二十六节及以后谢绝任何网站转载。

2010-01-25 | 11:33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2,962 views

12月6日《黑道风云20年》地坛书市签售预告 【几点声明哈,请关注】





今天不再更了,剩余部分周四24:00前贴完,贴完我就消失了,大家好运。

第二十六节、一把铁锨平天下

没错,刘海柱就是在一九八二年农历二月初二成名的。

很多人说,刘海柱几乎是一夜成名主要是和他的造型有关。因为刘海柱戴了个基本没人戴的斗笠,辨识度高。而且,又是在人流密集的二月初二,能不成名吗?

二狗认为大家说得有道理,混子中的明星跟球星是一个道理的,有个好的造型非常重要。比如说以前哥伦比亚球星巴尔德拉马那一头金发就获得了金毛狮王的美誉,走到哪儿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在足球场上总是一眼就被认出来。按理说以那金毛狮王的水平,他根本就不配拥有那知名度,但是他就是出名,咋办?

拥有独特造型的混子之星刘海柱其实并没有造型师或者形象顾问,他戴斗笠纯属妙手偶得之,无奈之举。不戴斗笠咋整啊?天上下个冰雹砸到自己脑袋的伤处或许就直接砸死了。但这个斗笠戴在他头上却十分拉风、浑然天成,绝对是他未来的商标式佩饰。

有付出,就有回报。脑袋破了个洞,换来了个别致的造型,或许也值吧。

刘海柱在过去一个多月中经历的炼狱,常人无法想像,那是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浑身剧痛的折磨,远不如周萌在临走的前一夜对他所说的话的刺激大。

刘海柱本来就浑,在这两件事的刺激下,更浑了。他带着五寸刮刀上街,不是想去伤人的,是想杀人的。刘海柱知道,像是二月二这样的节日,张浩然肯定是不甘寂寞的,是肯定要上街的。选择这天上街,肯定没错。

如果不是张浩然再在外面多“狠斗私心”一会儿,那他那天肯定就挂了。还好张浩然老师废话不是特别多,简单的批评了张老六几句就走了,这才幸运的和刘海柱擦肩而过。

佛曾经说过:“前生的千万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看来上辈子张浩然老师一定看了刘海柱很多眼,回了很多眸,这辈子才如此幸运没横尸街头。

那天,怀揣五寸刮刀的刘海柱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几乎走遍了全市所有的主要干道,但就是没找到张浩然。

中午,刘海柱走不动了,他找到了三扁瓜,他要以车代步。

据说三扁瓜第一眼看到刘海柱时根本就没认出眼前这人是刘海柱。当发现眼前这人就是刘海柱以后,着实吓了一跳。

刘海柱由一个干净利落的帅小伙变成了邋里邋遢的斗笠怪侠,这反差忒大。那斗笠把刘海柱眼睛都遮上了,也不知道刘海柱是怎么能看见东西。

“柱子哥,你这是咋了?”
“没咋的,借车用用。”
“啊,还借啊。”
“下午你单位有事儿啊?”
“事儿倒是没有。”

三遍瓜可忒怕刘海柱这混世魔王了,上次借给刘海柱车,刘海柱险些没弄出人命来。这次刘海柱气势汹汹的来,显然又是想弄出人命来,可三扁瓜这人实诚,一时想不出什么词来应付刘海柱。

“没事儿就借我!”
“别介了,柱子哥,这是拉东西的汽车,不是你撞人用的战车。”
“我啥时候说再去撞人了?”
“那你要干啥?”
“我去找人!”
“行吧,那我给你当司机行吗?”
“我是去办事儿去,不想崩你一身血。”
“柱子哥你可行了吧,你崩我身上的血还少吗?上车吧,我开车。”

三扁瓜看出来刘海柱这精神头好像是不对,所以从刘海柱上车他就撺掇刘海柱去买猪头肉。刘海柱没辙,只能跟三扁瓜去买。

找人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丢东西一样,想找的时候肯定找不到,当放弃找了以后,这丢了的东西就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就在刘海柱去买猪头肉的时候,这张浩然却忽然出现在了刘海柱的面前。

看来上辈子张浩然对刘海柱的回眸还是不够多,只换得了一次擦肩而过。第二次擦肩了就没躲过去。

因为佛还曾经说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据说刘海柱和三扁瓜是在商店旁边的公共厕所附近停下的。刘海柱先下了车去了厕所,三扁瓜后脚下了车。

本来应该再次与刘海柱擦肩而过的张浩然忽然发现了眼前这辆大解放有点儿眼熟。

眼熟就眼熟呗,就别凑近了。可这张浩然好奇心强,带着几个弟子就到了车跟前。

“喂,这车是你的?”张浩然问三扁瓜。
“是啊,我们单位的,平时我开着。”三扁瓜不认识张浩然。
“你认识刘海柱吗?”
“认识啊,我哥们儿,你也认识吗?”
“我认识!”

三扁瓜还没等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张浩然等人已经抓住了他头发,这一通狠踢!

“你们打错人了!”三扁瓜喊。

刘海柱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三扁瓜被张浩然等人围殴。刘海柱一摸怀里的五寸刮刀,糟了,放车上了。

刘海柱向旁边一瞥,正好看见了在厕所门口放了一把镐头和一把大尖锹!啥叫尖锹啊?!就是有尖有刃磨得铮亮的那种铁锹!

想都没想,刘海柱扯过尖锹就抡向了人群,第一下就端端正正拍在了张浩然的脑门上。

张浩然身体素质真好,这一锹居然没把他拍倒,他抬眼一看眼前这人不是刘海柱吗?捂着脑门转身就跑。

张浩然的流氓弟子还没等反应过来说怎么回事儿呢,刘海柱已经变招了,化拍为削,横着抡起了尖锹。

据说那尖锹特别锋利,抡起来跟青龙偃月刀似的,横着这一划拉,又至少划伤了俩。

此时张浩然的流氓弟子们估计也认出了眼前这人就是开车回轮想轧死他们的刘海柱,既然精神领袖张浩然老师已经跑了,那快跟着跑吧!犯不上跟这亡命徒较劲。

流氓弟子们全跟着张浩然跑,头戴斗笠的刘海柱在后面穷追不舍,边追边拍,拍得前面跑的人狼嚎鬼叫,抱头鼠窜。

追了大半条街以后,张浩然老师的弟子们在高速奔跑中都发现了,这刘海柱主要是想揍张浩然,尖锹一直在朝张浩然的脑袋上抡,虽然一直没抡着,但是显然是在向张浩然使劲。

“只要自己离张浩然远点儿,那肯定没事儿!离张浩然越近越危险!”

想明白以后,这群弟子的私字全闪念了,连一直灵魂深处闹革命的张老六的私字也闪念了,全都四散跑开,就剩张浩然一个人沿着马路跑。

果然,刘海柱就穷追不舍张浩然一个人。

从地上爬起来的三扁瓜看着越追越远的刘海柱明白了:今天刘海柱就是想拍死张浩然!

三扁瓜想上车开车去拦住刘海柱,三扁瓜正要上车的时候,忽然看见了左胳膊上绑着绷带一瘸一拐的郝土匪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郝土匪,快去拦着柱子!他今天要出大事儿!”
“咋了?”
“那个戴斗笠的,就是柱子!他疯了今天,快拦住他!”
“啊,好!好!”

说着话,郝土匪就从厕所旁边拽过了镐把,拖着镐把也一瘸一拐的追了上去。

三扁瓜彻底崩溃了:本来想找个拉架的,结果找来了个助拳的。

刚才三扁瓜一着急,忘了郝土匪的外号是啥了。

土匪么!谁见过土匪拉架?!

二十七节、还有一把镐

郝土匪的一只胳膊打着绷带,而且腿还是瘸的,怎么能跑得快?而且刘海柱已经追了将近半分钟了,快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了,郝土匪肯定是追不上了。

不过郝土匪怎么错过帮刘海柱报仇的机会?只见郝土匪倒拖着镐把,一瘸一拐的朝刚才被刘海柱打散了的张浩然弟子们跑了过去,据目击者说,瘸了腿郝土匪跑动的姿势跟以前的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巴西球星加林查似的,虽然一瘸一拐,但是速度也着实不慢。

镐把这东西又长又重,郝土匪虽然力气不小,但单手抡肯定不能抡得虎虎生风。再加上行动不便,其实没什么杀伤力。可是张浩然的弟子们刚才已经被玩命刘海柱吓破了胆,一看眼前这个胳膊上打着绷带的倒拖着镐把的郝土匪显然更是个亡命徒,他们连想都不想就各自朝小胡同跑去。

转眼间,刚才在商店前耀武扬威的张浩然等十来个人,全都消失在了大家都视野中。

一个人都没打到的郝土匪不依不饶,拖着镐把站在街中间骂:操你妈,有种你们都别跑!

打不到人的郝土匪开始郁闷得骂街了。

郝土匪也是个好光棍,有人见过胳膊上缠着绷带打架的吗?而且还是单手拖着个镐把打架!

街上的行人们都吓得躲得远远的,尽管我市在八十年代街头斗殴不断,可今天这么离奇的斗殴的确是没人见到过。一个头戴斗笠手持的铁锹的人在前面追,一个人追打十几个。本来大家都以为结束了,结果后面又杀出来一个胳膊上缠着绷带的倒拖着镐把的同伙,这同伙又彻底把人全都打散,然后,还站马路中间骂街。

这场架虽然不怎么血腥,但是却似乎比解放公园的那场人尽皆知的大决战还有名。不仅仅是因为有太多的市民看到了这场架,而且还有两个很特别的因素:

首先这场架在这人数上就不对称,但是却先后出现了一个人追打十来个人的场景。而且使用的武器也绝非常规武器,混子们上街打架当年都是菜刀、枪刺什么的,可这俩人使用的却是铁锨、镐把这样的农具。那时候大家都在听评书,成天听到的都是程咬金的板斧、罗成都铁枪什么的长武器,但是在现代生活中却没见过。到了今天,他们终于在街头见到了所谓的长武器。

其次是这俩人的造型实在是忒别致:前面的那个又高又瘦戴的斗笠应该是全市仅有的一顶,而后面那个缠着绷带上了战场的瘸子显然是有决一死战的劲头,绝对是光棍中的光棍。

基于以上两点,观众们能不记住吗?见到了这么好玩儿的热闹能不传播吗?所以,这场离奇的遭遇战在短时间内迅速传播,成为了热议的焦点。刘海柱和郝土匪这两个当年三流的混子,迅速声名鹊起。

郝土匪的骂街功夫虽然跟癞土匪有差距,但是毕竟是土匪大院长大的而且还是癞土匪的邻居,耳濡目染了太多癞土匪撒泼骂人的东西,所以郝土匪站大街上舌绽莲花的怒骂,也成了本次街头斗殴的一景。

在郝土匪的怒骂中,大家都听明白了:这俩造型别致的人打的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张浩然!

“郝大哥啊,快上车吧!追柱子哥去,他今天是非搞出人命不可!”三扁瓜是真没记性,郝土匪是拉架的人吗?

郝土匪上了三扁瓜的车,俩人开着车朝刘海柱和张浩然俩人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且说这条街是我们全市最长的四条大街之一,即使在当年,这条街的东西走向就起码有六、七公里。三扁瓜一直开到了街的尽头,才终于看见了刘海柱。

这刘海柱正自己一个人往回跑呢。

这是咋了?刘海柱刚才撵别人,现在又被别人撵了?

三扁瓜把车一刹,一瘸一拐的郝土匪就跳了了车:“柱子别怕,我来了!”

刘海柱连推带搡把刚跳下了车的郝土匪推上了车:“快走!”
“咋啦?!”
“三扁瓜开车!”

原来,张浩然这厮特聪明。别人跑了都是没方向没目的,可张浩然自从看见刘海柱开始玩命了他就知道自己只有跑到一个地方是安全的:军分区。即使跑到了派出所也不安全,刘海柱或许连派出所都砸了。

张浩然跑这一路,可真没少被刘海柱的铁锹拍到,肩膀上、后脑上都挨了好几下。如果不是刘海柱在高速奔跑中吃力吃不准,或许张浩然早就被刘海柱拍倒了。

到了军分区门口,狼狈不堪的张浩然一闪身就钻到了卫兵后面。据说早已红了眼的刘海柱还要抡铁锹拍的时候,卫兵举起了枪:别动!

刘海柱不知道这枪里是否带弹,但是他却看到了四个大红字:“军事禁区”。当过兵的刘海柱看到了这四个熟悉的大红字的时候一下想明白了自己究竟到了什么地方。这地方,可真不是他撒野的地方,此时的刘海柱虽然是见到了阎王爷也不怕,但是见到这几个字却怕了。毕竟,刘海柱接受了党国这么多年的教育,他觉得冒犯了这个地方,那跟冒犯了亲爹没啥区别。

所以,不管有没有人追来,刘海柱是转身就跑。跑了没多远,就上了三扁瓜的车,顺利逃脱。毕竟这是个治安案件,不归军队管。张浩然也没敢跟卫兵说太多的东西,看见刘海柱跑了,张浩然也跑了。军分区的人其实并没追。

郝土匪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刘海柱坐他腿上。被一个大男人坐在腿上的感觉肯定不怎么样。

郝土匪说:“我看没人追来,咱们下车吧!”
刘海柱说:“对,把车开回市区,然后咱们下车!”
三扁瓜问:“干啥啊?”
刘海柱说:“接着干啊!”
“啊?!”三扁瓜彻底被刘海柱击败了。
“对,接着干!”郝土匪大力支持刘海柱的决定,刚才他一个人都没打着,正郁闷呢。
“啊!?”

到了刚才开战的地方,刘海柱和郝土匪又下车了。刘海柱还是提着铁锹,郝土匪还是提着镐把。

三扁瓜连车都不敢下了,趴方向盘上发愁:这俩浑人究竟想干啥?!是不是不打死一两个人不罢休?

刚才的围观群众们还没等散去呢,这俩人就又回来了,真热闹啊!人们都老远看着有没有新的热闹发生,人是越来越多。

刘海柱和郝土匪这俩浑人根本不畏惧群众的眼光。刘海柱在前面倒拖着铁锹走,郝土匪倒拖着镐把一瘸一拐的在刘海柱身后跟着,铁锨头子和镐把头子和油漆马路的撞击声很刺耳,嘎巴嘎巴的响,让人听起来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在这个二月二的下午,这俩人着实的风光了一把。他俩在街上又溜达了一大圈,才离去。街上,一个张浩然的小弟也没了,都吓跑了,连围观群众都噤声不敢大声呼吸,他们的确被这俩人的气势给震慑了。

他俩那别致的造型和亡命徒的范儿,深深的烙在了当天所有围观群众的脑海中。这一天,刘海柱和郝土匪俩人真就立了棍!

如果当时相机、摄像机普及的话有人把这俩人给拍下来,那会是一个多么经典的镜头啊!不过没有相机和摄像机也无妨,因为这样能给后人以更多的想象空间。

此战过后,曾有人做了一句简短凝练的评价:刘海柱一杆铁锨平XX。(XX是我市的名字。)

不知道做这评价的人是不是受当时热播的《隋唐演义》之类的评书的影响,所以才说出了这么雄浑的一句总结语。

可以确定的是,有了“刘海柱一杆铁锨平XX”这句话以后,此事传播起来更加方便快捷了,而且,被赋予了传奇的色彩,让其它的小混子听起来更加悠然神往。

其实更准确的应该是:一杆铁锨一把镐,一路平XX。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刘海柱和郝土匪俩人一起立了棍,张浩然是彻底被撅了棍。如此看来,架似乎真的没必要打太多,只要打几次能让自己迅速成名的就行了。刘海柱在农村打的那次架,虽然比这次更凶险,但是显然这次更有成就。

其实当天晚上刘海柱还跟郝土匪俩人还砸了张浩然的那个色情窝点,只是张浩然的人早已跑了没能打到,刘海柱只是砸了些玻璃什么的。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

张浩然老师是彻底被刘海柱吓破了胆,跑路了。他没拍死刘海柱的胆子,但他要是留下来早晚得被刘海柱拍死。没有杀人和不怕死的胆子就不要混社会,更别当社会大哥,否则下场一定很凄惨。张浩然老师现在应该是很明白了。

不过张浩然老师再怎么说也是破鼓顶着个响名,虽然被刘海柱追得满街乱窜,但是毕竟成名已久而且拥有流氓弟子弟子三十。所以,他还是有一定号召力的。

在跑路之前,张浩然老师还召集了弟子开了个会。看来传道授业的搞不好就得颠沛流离,即使当年的孔老夫子也是如此。所以张浩然自认为跑路也没啥丢人的,正常现象。

在这个有点悲怆的告别讲演中,张浩然主要讲了以下几点:

“我可能是要去长春,但是还未必真去长春。”张浩然可能是怕小兄弟们走漏风声,所以没敢说得很绝对。
“我如果去了长春,主要目的还是想先把公司开起来,公司主要就是卖君子兰。前段时间我听广播说了,现在国家严禁第一农副产品倒买倒卖,但是对于第二、第三农副产品还没什么限制,这对于咱们公司来说,的确是个机会。现在看,咱们的公司要快点整。”

张浩然研究国策还真下功夫,他这种文化程度的人能理解什么是第二、三农副产品,忒不容易了。尽管张浩然在这次斗殴中是彻底栽了,但是他的商业理念还是很能折服他的三十个流氓弟子的。

“咱们那个点儿最近几天还是先别开了,刘海柱这疯狗说不定哪天还来。等过段时间,咱们换个地方,还是把这个点儿再开起来。大家都注意点儿。我觉得我们这个东西和搞君子兰一样有前景,我过三、四个月回来,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们已经能开了七、八个点儿。或许将来,咱们全市的男人上街时就连白天都提着个手电筒!”

“为啥白天上街要提手电筒啊?!”张老六不解。
“养成习惯了呗!以后来的顾客越来越多,咱们哪有那么多手电筒啊?只能让客人自己带。”
“啊?!”流氓弟子们都被张浩然的宏伟蓝图给惊呆了。
“怎么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你们连想都不敢想怎么能赚钱呢?”
“恩,恩,恩。”流氓弟子们觉得张浩然说得有道理。

试想一下:全市的男人大白天的都提着个手电筒上街,这是一个多么宏大的一个场面啊!尽管张浩然有吹牛之嫌,但这毫无疑问是个伟大的突破,是个壮举。敢于这样想的人,本身已经很伟大了。

因为,张浩然在不经意间已经达到了营销的最高境界:改变消费者的消费习惯!

张浩然的流氓弟子们,佩服张浩然的也正是张浩然的头脑。即使张浩然在斗殴中败北,这流氓弟子三十还是对张浩然不离不弃。

“小六子!”
“我在。”
“我走以后,咱们点儿的事你负责。”
“啊?咋还又是我啊?”
“你有头脑。”
“我……我不行啊!”
“你行!”

看来,张浩然很欣赏张老六。不过现在这关节上,谁被张浩然欣赏谁倒霉。现在张浩然的意思明显就是:我撤了,兄弟们上!你们当炮灰去,我在后面看看结果然后再决定是冲还是撤退。

张老六是个很好的狗腿子,但是怎么可能是刘海柱的对手呢?张老六听到张浩然的人事安排以后吓死了。

“我真不行,那要是刘海柱再打上门来怎么办?”
“你怕他干啥?再说他还没完了?过段时间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

张老六肯定心说:你张浩然不怕他你跑啥?!让我抗雷我行吗我?!

张浩然似乎也觉得刚才那句话说得有点不妥,他沉吟了一下,说:“小六子啊,前两天东霸天让咱们给他买点儿烟抽,你给他送去了吗?”

“送去了啊,送了一条中华烟。”
“东霸天怎么说?”
“冯哥说他太喜欢你了。”
“哈哈,是吗?!”张浩然好像心情好了很多。

只要是个正常点儿的男人,被另外一个大男人说“喜欢”,肯定的起一身鸡皮疙瘩。但是此时的张浩然不同,他是病急乱投医想起了东霸天,此时一听说正如日中天的东霸天“喜欢”他,颇有些喜不自胜。

“是啊,冯哥还说了,啥时候跟你聚聚呢。”
“哎呀,我这要出去开公司了,怕是没时间啊。”
“那咋办?!”
“这样,小六子啊,你明天再给东霸天拿过一条烟去。”
“好勒!”这样的狗腿子活儿,张老六最爱干了。
“你让他帮个忙,跟刘海柱说说,这事儿就这么拉倒吧!架打到这份上,不能再继续了。双方都有不对的地方,该拉倒就拉倒吧。”
“啊?我去说?我哪能跟冯哥说得上话啊。”
“你就说是我说的啊!”
“还是你去吧,我怕我不行。”

张浩然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这事儿去求东霸天去,只好让张老六代劳。

“我马上就出去开公司了,真没时间。”
“我真不行啊!”
“你好好跟东霸天说说,他肯定帮忙。”
“他认识刘海柱吗?”
“都是在东边玩儿的,肯定认识。就算不认识也没事儿,东霸天说话,刘海柱只要想继续混,肯定得给他面子。”
“要是刘海柱不给面子呢?”
“呵呵,这就不是咱们操心的事儿了。”张浩然说完,很诡异的笑了笑。

还得说张浩然是个识时务的俊杰,当他发现自己的确没那跟刘海柱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的胆子之后,他就主动放下身价,把自己当成二流,然后去求东霸天。而且他还让最能阿谀奉承的张老六去讨东霸天的欢心,可见张浩然的确是个擅长玩头脑的人。

“那……那我就去了。”
“恩,多说点好听的。这点小忙,我相信东霸天还是愿意帮。”
“恩。”

张浩然把“公司”的事儿安排好了以后,就彻底消失了。他再回来,已经是七个月以后了。

第二十八节、资产阶级的革命性

击败了卢松的东霸天彻底成了江湖中毫无争议的一哥,而刘海柱和郝土匪这俩浑人又把张浩然拉下了马。就这么不到俩月的时间,江湖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本来是三极的江湖,变成了单极。

现在的东霸天有点像冷战刚结束后的美国,一超独大,指哪打哪。像是陈卫东、大虎这样的本来就是二流的江湖大哥,根本不敢凑这热闹,只敢远远的观战再感慨感慨。在1982年初,谁见到东霸天不打憷?听到这名字就哆嗦。

当然,也有西霸天李灿然这样的本拉登似的恐怖分子想袭击袭击东霸天,可是东霸天会怕吗?尽管后来西霸天李灿然证明了自己不是本拉登这样的小绺子土匪,但是当时在东霸天眼中,他就是个本拉登,顶天也就是个萨达姆,根本不在话下。东霸天不是都诗朗诵了么:“蚍蜉撼树谈何易。”

张老六给东霸天送烟时表情那个卑贱啊,就跟几百年化外之国给天朝上供似的。因为张老六这人本来就卑贱,而且他现在随时都有被刘海柱拍残的危险,所以更是没法不卑贱。

卑贱这东西和谦恭是两回事儿,尽管谦恭到了一定程度就是卑贱了,但是本质完全不同。谦恭让人觉得受到尊敬和舒服,而卑贱则让所有人都反感。

东霸天对狗腿子张老六就挺反感,而且对他送那条中华烟也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他东霸天还缺几盒烟抽不成?当时他跟张浩然要烟无非也就是想挫挫张浩然的威风。

“冯哥,你认识刘海柱吗?”
“认识啊,不熟。”
“最近他总找我们麻烦,你能不能跟他说说……”
“哈哈,你们怎么惹上他了?”东霸天也知道刘海柱有多浑。
“一点儿小事呗,你能不能帮忙说下。”
“你们那谁,那张浩然怕他了?”
“那倒不是……”
“怕就怕呗,还说啥不是?”
“真不怕……”
“不怕那还找我干啥啊!你们自己解决,把那刘海柱干残不就行了吗?”
“冯哥,别啊,我不是那意思。”
“什么不是那意思啊,你们不怕还找我干嘛?这事儿我不管……”
“冯哥,别呀,我们……”
“你们什么你们?你们下个月的烟,什么时候给我?”

东霸天就是霸道,不帮忙,但是烟却照要不误,因为这烟不是帮忙得来的,是他从张浩然那讹来到。东霸天清楚着呢。

“啊……下个月初。”张老六想不到东霸天如此“厚颜无耻”。
“好,那我等你烟。对了,告诉浩然啊,我真的特别喜欢他,没他我哪儿能天天抽上中华啊,我是真喜欢。”
“啊,好……”

张老六灰头土脸的走了。他这样的人,灰头土脸是常态,因为他的自身定位就是狗腿子。狗腿子不灰头土脸谁灰头土脸?

张浩然太低估东霸天了,居然想把东霸天当枪使。他以为就东霸天这个精神病,给点好处再恭维几句就得意忘形了呢。哪知道东霸天的精神病特征是其智商太高的外在表现形式,人家东霸天的智商,可能比他张浩然都高。

张老六走了以后,胡司令问东霸天:“这张浩然也不行啊,让刘海柱吓成这样。”
东霸天叹了口气,沉吟了一下说:“毛主席说过:资产阶级具有天然的革命不彻底性,因为他们舍不得放弃很多东西。而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却有可能是整个世界。”

那个年代的人谁不会几句毛主席语录啊,都是张口就来,但是绝大多数人都不懂那些晦涩的绕口令似的句子,该用的时候乱用一通。但东霸天不同,他是个能把握精髓的人。

“你说的啥意思啊?”胡司令脑子转弯太慢。
“我没意思。”东霸天不是张浩然,他懒得跟智商低的人沟通。
“啥资产阶级无产阶级的,咱们不都是无产阶级吗?”胡司令求知欲也挺强,他应该跟张浩然老师混,不应该跟毫无耐心的东霸天混。
“张浩然就是混子中的走资派。”
“啊?那谁是无产阶级啊?”
“柱子啊,他不是谁是?听我弟弟说,连厂子都把他开除了。”
“那咱们算走资派吗?”
“咱们是无产阶级中的资产阶级。”
“啥?!”
“啥也没有,你快去琢磨琢磨我盖房子的事儿吧!”
“恩,是啊,是啊!”
“你要是碰见柱子,你告诉他,我要请他喝酒。”
“我和他不熟啊!?”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呢?”
“恩,是啊,是啊!”
“……”东霸天懒得搭理胡司令了。

张浩然没能请动东霸天,但却给东霸天提了个醒:刘海柱这小子,是个可用之材。东霸天刚刚失去了陈玮峰这个左膀右臂,迫切需要有人能补上这个位子,他看中了刘海柱。当然了,东霸天并不知道刘海柱和他弟弟是情敌,如果知道这事儿,东霸天肯定不会找刘海柱当左膀右臂。

东霸天得罪的人太多,可能自己也忘了,有个最大的无产阶级混子李灿然正躺在病床上磨刀等着呢。李灿然这赤贫,比谁无产的都彻底,而且,他还领导着好几个跟他一样的无产者,穷啊,那是真穷啊。

其实此时的刘海柱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在一夜之间出了那么大的名,他还为没把张浩然拍死懊恼呢。带着斗笠、胡子拉碴的刘海柱现在比较沉郁,也就是跟郝土匪这样多年的哥们儿才能说上几句话。

刘海柱还总被郝土匪责备,郝土匪说:“你干这事儿怎么去找三扁瓜却不来找我呢?三扁瓜和咱们不是一样的人。你怎么能把他拖下水呢?”
刘海柱辩解:“我和三扁瓜是哥们儿……”
“哥们儿就更不应该去找人家了?你以为人人都像咱们似的光棍一条?”
“那你说我应该找谁?”
“找我啊!二东子也行啊!”

郝土匪批评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现在的刘海柱确实有点浑,确实有点不琢磨事儿。

“二东子干嘛呢现在?”
“前几天还来看我了呢,还带了不少东西。二东子虽然是咱们的新朋友,但是真是够意思,这样吧,柱子,咱们去找二东子喝酒吧。”
“不喝!”刘海柱曾发誓再也不和郝土匪、二东子俩人同时喝酒。
“为啥?”
“头疼,暂时还不能喝酒。”
“那咱们就去找二东子唠唠吧!”

刘海柱、郝土匪这两个我市历史上两个造型最别致的混子一起溜达着去二东子家了,路上,不少人对他俩指指点点,但他俩显然不以为意。

二东子一见刘海柱就伸手想摘他的斗笠:“从哪儿弄来的?”
“别动!”
“咋了?”
“脑袋被砸漏汤了,现在好像这玩意儿和脑袋长到一起了。”
“操,你不怕感染啊?!”
“没事儿。”
“那你咋洗头啊?”
“过去一直没洗!”
“那你刮刮胡子总行吧!”
“懒得刮。”

二东子显然有点震惊,因为刘海柱一向是以干净出名,裤线从来都是笔直。就算是进了拘留所,刘海柱的铺位肯定也是所有人里最干净的。这刘海柱咋了?头上挨了一下就变成邋遢大王了?

“你还真是埋汰!”二东子嘟囔了一句。
“收拾那么干净有啥用?”
“那你把帽子沿往上提提啊!你这样能看见人吗?”
“能。”

刘海柱用斗笠挡住自己的眼睛应该是一种心理暗示,他不想让别人看见他的眼睛,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心事,伤心事。越是外表看起来强大的人,心中越是有个脆弱的孩子。

这仨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蔫土匪被捅死、卢松和东霸天的决战、东霸天跟陈白鸽结婚这些事儿上。与世隔绝了一个多月的刘海柱听到了前两个消息时没怎么吃惊,但是着实被东霸天跟陈白鸽结婚这消息给惊着了。

“咋了?柱子?”其实郝土匪跟二东子俩人听到这事儿时吃惊的程度根本不比刘海柱小。
“没事儿,没事儿,那陈白鸽是我妹妹的同学,我妹妹说她小时候挺好的。”
“呵呵,大了可不怎么好。”
“别说人家的事儿了,还是说说咱们吧。咱们咋也得有个营生吧?”刘海柱说。
“啥营生啊?张浩然干那事儿我可不干。”郝土匪说。
“谁让你干那事了?”
“那你说干啥?”
“干啥……”刘海柱也想不出。

不仅仅是刘海柱他们几个想不出,那时候全中国的年轻人没几个能想得出的。只要没工作,就是在家闲呆着,呆得久了,自然就会呆出事儿来,打架斗殴成了娱乐活动。张浩然这样的人真是太凤毛麟角了,但是,张浩然干的似乎也不是什么正经事儿。

“干脆,咱们也去跑盲流去算了。”郝土匪说。
“我哥前年冬天出去跑盲流,现在还没回来。当时说是去割苇子,可是我去了那里找过他,没人说见到过他。”
“……”郝土匪和刘海柱面面相觑。
“是生是死不知道。”
“那你还想找他吗?”
“我这几天就出去了,找他,顺便把今年的活儿干了,每年我都这个时候出去。”
“二东子,不是我说你,你非要干这个吗?”
“那我去干啥?!”
“干啥……”刘海柱又呓语似的重复了一次。
“干啥?!你以为我想干啊。”
“你家还缺钱啊,你动动手指头钱不就来了么?”
“我哥不要我的钱,说我的钱脏。”
“那他就去割苇子?”
“是我在家挤兑他,说他没钱,他才去的。”

三个人长时间的沉默,不仅仅是因为刘海柱一不小心触及了二东子的伤心事,更因为大家都觉得:赚干净的钱,挺难。

“那什么,柱子啊,你跟张浩然打架凭啥不叫我?!”二东子岔开了话题。现在的对话有些太沉重,不岔开不行了。
“我叫你,你行吗?”
“我操,我戳他眼睛。”
“哈哈哈哈哈哈!”三个人一起大笑。

这大笑笑得实在不怎么开心,都有点虚假。三个挺真诚的人,都在虚假的笑。

现实这么残忍,不大笑两声奖励奖励自己还有法活吗!?谁活得容易啊。现在的刘海柱,也就是面对二东子和郝土匪还能笑得出来。跟别人在一起,刘海柱连假笑都笑不出来。

刘海柱忽然想起件事:“二东子,借我点钱。”说这话的时候,刘海柱特别不好意思。
“多少,说吧。”
“不少,我得挺长时间才能还你。”
“没指望你还。”
“你说啥呢?那我不借了!”
“别介,那你抓紧还我。”
“我短时间还不了。”
“你……”

二东子彻底拿刘海柱没辙了。刘海柱也无奈,他已经太久没领到一分钱了。他拿这钱,是要还周萌。上次迫于无奈拿了周萌钱,可他这老爷们儿怎么能用人家周萌的钱呢?再说,人家周萌已经明确表示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这钱,更得抓紧还了。

钱拿到手以后,刘海柱又叫来了三扁瓜。

“三扁瓜,明天上班的时候把这钱给周萌,我上次住院,是周萌垫的钱。这是我还她的。”
“你哪儿来这么多钱?”三扁瓜也知道刘海柱太久没有收入了。
“从二东子那拿的。”
“哦。”
“这钱必须交给周萌,一定要让她收下。”
“知道了,这点小事儿。”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三扁瓜就找到了周萌。

“柱子哥让我把这钱还你。”
“我听说他前些日子又打架了,是吗?”周萌没接钱。
“也不算了……咳。”三扁瓜总是拙于言辞。
“我问你,他哪里来的钱?”
“从朋友那里拿的。”
“哪个朋友?”
“叫二东子的那个。”
“二东子!!!”二东子的名声太大,连周萌都知道。
“怎么了?柱子哥说了,这钱你必须拿着。”三扁瓜是真不辱使命,硬把钱塞到了周萌手里。
“这钱脏,我不要。”话说完,周萌把钱甩在了地上,留下了尴尬的三扁瓜。

临下班时,周萌提着她那个上面写着“上海”的大袋子找到了三扁瓜,从里面掏出了六个笔记本,这六个笔记本,全是刘海柱在过去三、四年中送给他的。刘海柱不懂得什么叫浪漫,只会送女孩子笔记本。

“这个给刘海柱,还给他。”周萌说。
“这……”三扁瓜不敢接。
“你不接,我扔到地上了。”
“别,别。”三扁瓜接了过来。
“跟刘海柱说,想还我钱可以,那他就要拿干净的钱来还我。脏钱,我不要。”
“恩。”
“你必须跟他说。”
“一定。”三扁瓜不但搞砸了还钱的事情,还回收了六个笔记本。

晚上,三扁瓜找到了刘海柱。

“柱子哥,周萌不要钱。”
“哦……她怎么说?”
“她说:钱是脏的,不要。”
“……”刘海柱不说话。
“这笔记本,她说还你。”
“哦……”刘海柱接过了笔记本,手好像还有点颤抖。
“她还说:你要是真想还她钱,那你拿干净的钱来。”
“……”

刘海柱没说话,又用力的向下拉了拉斗笠的前帽檐,端着一摞笔记本,转身走了。

在此之前,刘海柱的斗笠堪堪遮住眼睛。从此以后,刘海柱的斗笠连鼻梁都遮住了半个。人们都怀疑斗笠戴得这么低还能否看见眼前的东西,但刘海柱在之后的几十年里,无论骑车还是步行,的确是没撞到树上过。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12月6日《黑道风云20年》地坛书市签售预告 【几点声明哈,请关注】

  1. 三扁瓜还拉架呀,自个都虎的不行。看黑道里头咋给捉住的….

  2. 看着你的书,感觉又回到了东北,又有了小时候那时的社会生活的缩影,估计你也是70后吧,一直在看你的风云,前2天偶然才看到你还出了前传,。。。。,到你博客一看26章节以后已经删除,不知能否赐小生一个后面章节的^_^,

  3. 你妈,农民工靠的血汗钱,你JB中国词含义太深,职工开会,农民工去不了,MB的员工开会都去,你职工(正式工)有奖金福利,农民工呢,我们员工都很不错的,年底了奖金职工发,员工(农民工)就没有,你公务员,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