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人情债

2010-01-25 | 11:30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1,805 views

【声明】 第二十四节、灵芝





东霸天清楚的很,陈玮峰这下算是完了。要是个普通人干出陈玮峰这样的事来,或许只会判个十五年或者二十年的,因为毕竟是蔫土匪捅刀子在先。但陈玮峰不同,他在全市所有的派出所里都挂着号,恶名在外。同样的罪行陈玮峰就得罪加一等,而且,犯了事儿的陈玮峰又畏罪潜逃,再罪加一等。

这下陈玮峰还能有好?肯定不是死刑就是死缓。

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如果是东霸天跑路,或许还说不定真能在外面扎了根隐藏个十几二十年,因为东霸天这智商在那摆着呢。可陈玮峰哪有东霸天这智商啊?能在外面跑上个一年半载不被抓住已经是奇迹了。而且,陈玮峰跑出去的时候没带钱没带粮票,不再犯罪怎么活?肯定是跑到哪儿罪就犯到哪儿。这样下去,没几天就得完蛋。

在杨五家那冰房冷屋里,东霸天辗转反侧又辗转反侧,根本睡不着。别人犯愁还能挠挠脑袋,可东霸天连挠脑袋都不能挠?为啥啊?!纵横交错阡陌交通整整十道大刀疤,谁自己挠脑袋啊?!那得多虎。

半夜,冯朦胧来了,看样子是才录完笔供。坐在东霸天旁边一句话都不说。东霸天也没问,问也是白问。这哥俩儿沉默了足足十分钟。

“哥。”还是冯朦胧先说话了。
“恩……”
“你说陈哥要是被抓着,能判死刑吗?”
“……”东霸天没说话,他又不是法官,他要是法官,他宣判陈玮峰无罪。
“哥,你说如果我不找陈哥来吃饭,他或许就不会犯这么大的事儿,是吗?”

完了,冯朦胧心里有阴影了。

“二子,你别瞎琢磨。这蔫土匪是出了名的蔫坏,他盯着陈玮峰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不动手他明天也得动手,今天也好,他不是把蔫土匪给干死了吗?要是今天你不提醒他一声,说不定他就被蔫土匪捅死了。一个是捅死别人,另一个是被人捅死。你选哪个?!”东霸天就是会开导弟弟。
“当然是捅死蔫土匪啊!”
“那就对了!总比被人捅死好。再说,陈玮峰也未必会判死刑。”
“是吗?我觉得也未必是死刑。”

东霸天没再说话,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东霸天对谁都没耐心,就对弟弟有耐心,那耐心跟张浩然老师教导三十个流氓弟子差不多。

“白鸽呢?”东霸天问。
“在家呢,也刚回家。”
“恩。”
“哥,你也回家吧。现在出了人命,你在外面不安全。”
“我?你就别管了,你先回家吧!”

冯朦胧走了,东霸天还是睡不着。

冯朦胧的确不欠陈玮峰什么,但是东霸天却欠陈玮峰的,而且欠的还太多。具体的事儿就不说了,单说陈玮峰走上混子这条路,东霸天就居功至伟。如果没有东霸天,谁能想像小时候连蚂蚱都不敢动手去抓的陈玮峰会成为掐脖王子?而且还敢于在闹市的街头杀人?东霸天在不自觉中,一直在把忠厚的陈玮峰当枪使。

还有陈白鸽,东霸天不知道也没注意陈白鸽什么时候由一个小女孩变成了个大姑娘,等东霸天发现陈白鸽已经变成了个大姑娘的时候,陈白鸽已经跟他手下的那群小兄弟混在一起了。再后来,陈白鸽又去当了鸽子,彻底跌进了万丈深渊。

东霸天愧对这兄妹俩。

或许连冯朦胧都不知道他临上警车时的那句“陈哥让你照顾白鸽”对东霸天的冲击有多大。陈玮峰已经决定一辈子不理东霸天了,而且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真的能做到。但是在逃亡之前,还是把妹妹托付给了他。

这叫什么?这就叫信任。

欠陈玮峰的,东霸天基本上是没办法还了。现在东霸天能做的,是对得起陈玮峰对他的信任。

这血债,只能用人来还了。

东霸天必须现在就要见陈白鸽,因为现在陈白鸽的人身安全都有问题。蔫土匪死了,陈玮峰跑了,谁也不能保证土匪大院没人会对陈白鸽下手。

东霸天起床,穿衣服,出门,外面真冷,东北昼夜温差大,有时候白天都接近零度了,到了晚上又是零下二十度。冻得上下牙不停撞击奏出了交响曲的东霸天敲开了陈白鸽的家门,形容憔悴的陈白鸽拉开了大门,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来了”。

东霸天才注意到:陈白鸽现在不仅仅早已成了大姑娘,甚至脸上已经多少有了些沧桑。

白鸽今年是22岁还是24岁?东霸天有点儿想不起来了。

回到了房间,陈白鸽合衣钻进了被窝,盯着天花板,一句话也不说。两只一向流光溢彩的大眼,今天黯然失色。

东霸天坐在炕沿,认真的端详着陈白鸽,心里肯定泛出五个字:这孩子,命苦。童年父母双亡,青年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哥哥,早已是被众人所唾弃的破鞋,而且,前段时间又被轮。虽然最后东霸天为她出了头,她也挺感动,但是她真宁可东霸天不为她出这个头。因为这样一闹,两个团伙就有近百人都知道了这事儿,很快就会被全市的人都知道。以后想嫁人?不太可能了,谁能承受得住这个社会舆论?就算是来自农村的劳改犯,也未必会要她。

“吃东西了吗?”东霸天问。
“没。”
“你别太担心了,你哥哥那么聪明,不会被公安抓到的。”
“……”陈白鸽无奈的笑,是那种对生活丧失了希望的麻木的笑。
“你怎么想的?以后咋办?”

陈白鸽沉默了半晌,说:“哥,还记得我第一次当鸽子吗?”
“记得,怎么了?”
“那次,我真爱上了那个小伙子,我真不想回来了。”
“那你怎么不跟我们说呢?”
“我不敢说,再说,我已经答应了你们要回来。”
“你……”
“哥,我还想再当一次鸽子。”
“恩?”
“当一个再也不飞回来的鸽子。我要找个农村的穷苦人家嫁了,然后一辈子也不回这里了。”
“……”东霸天没说话。其实,东霸天在来之前已经打定了主意,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哥,你说行吗?”
“白鸽,你哥临走之前,让儿子嘱咐了我:让我照顾你。”
“恩,二哥也跟我说了。你看看,我就知道你们俩肯定能和好。你们俩这不是和好了吗?这样多好。就是不知道,我哥啥时候能回来……”陈白鸽的眼神里好像是有了点儿喜悦。

东霸天就算是铁石心肠,现在也该被眼前这个仿佛是在说梦话的姑娘打动了。他仿佛是回到了20年前,陈白鸽又成了他怀里抱着的那个咿呀学语的天真的孩子。

“你哥没事儿,你相信我,就算是回来,也不会判死刑。”
“我觉得也是,现在的人怎么都那么坏呢?怎么一动手就要杀我哥呢?警察也知道是那个人要杀我哥。”陈白鸽话多了起来。
“白鸽,刚才我说,你哥让我照顾你。”东霸天又重复了一遍。
“我都听见了啊,这还用我哥说吗?你不是一直照顾我吗?”
“我的意思是:我得照顾你一辈子。”
“你的意思是……”
“咱们俩结婚吧。”

陈白鸽愣了,她做梦也没想到这辈子还有人会向自己求婚,而且,求婚这人居然还是自己一直喜欢的东霸天。自从她十七岁那年被住在自己家的一个哥哥的朋友半夜爬上了床糟践了以后就一直自甘堕落,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脏了,配不上东霸天了,干脆堕落到底。可现在,东霸天居然张口就要跟自己结婚?!

陈白鸽石化了,呆呆的看着东霸天。

“白鸽,咱们俩结婚吧。”
“……不用结婚,你照顾我就行了。你的心意我明白,我哥哥要是知道了也肯定高兴。但结婚,真的不用了。”
“白鸽,咱们结婚吧。”东霸天说话神经质归神经质,但是从不拖泥带水,除了吟诗以外根本没废话。
“真不用。”
“听我的,结。”
“……你,你不嫌我脏吗?”陈白鸽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以前的事儿,我不管,以后,你就我这一个男人。谁敢碰你一指头,我杀了谁。”
“哥……我可能,再也怀不了孕了。”陈白鸽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别叫我哥了,以后我是你丈夫。”
“哥……”陈白鸽哭了。
“明天我们就去领证去。”

陈白鸽哭得说不出话来。

东霸天拉灭了电灯,衣服都没脱就钻进了陈白鸽的被窝。

光东霸天的这些朋友,钻进过陈白鸽被窝的至少就有十个。可东霸天真没钻进过这个被窝,因为以前东霸天一直把陈白鸽当小妹妹,两个人太熟了,哪有哥哥对妹妹下手的?

俩人一晚上啥也没干而且一句话也没说。早上醒来,东霸天的半边棉袄都被陈白鸽哭湿了。

“去见见我爸妈吧。”东霸天说。
“什么时候?”陈白鸽睁开了眼睛,俩眼睛都是又红又肿。
“现在。”
“我不去!”
“冯大爷、冯大娘肯定不会同意的。他们都知道我……”
“恩,对,那我们也要去打声招呼对不?”
“我怕冯大爷、冯大娘骂我。”
“他们骂过你吗?”
“没。”
“要骂,也是骂我,走吧!”
“不走,他们肯定接受不了。”
“对,我知道,我就是打个招呼,虽然他们没怎么养我,但是毕竟生了我。我必须要去说。”
“我……”
“早晚也是一刀,早痛快早心宽。”
“恩。”
“去洗把脸,好好打扮一下。”
“恩。”

见父母的结果这俩人早就知道了,但他俩还要认认真真的走完这个仪式。

满脑袋绷带的东霸天牵着陈白鸽的手进的家门。陈白鸽曾经无数次进过这个院,但她却从来没这么满脸通红的进过这个院。

陈白鸽好像也忘了上一次脸红是哪年的事儿了,17岁?18岁?

东霸天的家人全在家,爸、妈、弟弟都在。

“爸,我要跟白鸽结婚了。”东霸天做事就是痛快。

东霸天说话的时候,陈白鸽一直低着头。

东霸天的爸爸、妈妈、冯朦胧一起瞪大了眼睛,都说不出话来。半晌,还是没一个人说话。最尴尬的不是东霸天,是陈白鸽,她那脸,烧的慌。

“爸、妈,我要跟白鸽结婚了。”

东霸天的爸爸,终于说话了:“恩,这样,白鸽你先回家。你们……你们的事儿,我们再探讨一下。”

“恩。”陈白鸽转头就走,自从进来,她的头一直就没抬起来过。

高级知识分子就是高级知识分子,就是有涵养,换了别的人家早就说不好听的了。东霸天爸爸是解放前的大学生,高级职称,东霸天的妈妈也是。这老两口,在全市也算是排名前十的大知识分子了。

陈白鸽出了大门以后,东霸天的爸爸说话了。他说话有些抖,显然是气的,但是,条理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楚,说话慢条斯理:“为了这个家,你没少受罪。我和你妈都知道你受了多少罪。但是,你受罪不能成为你堕落的理由。你现在在外面做了什么事儿咱们暂且不谈,咱们就说白鸽吧。白鸽小时候是个好姑娘,我们都知道。但是现在白鸽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们清楚吧。”
“对,我清楚。”
“恩,清楚就好,咱们这个家庭,是全中国最民主的家庭,我是户主,尊重家庭成员的任何选择。我今天就是想提醒你一句:别冲动。”
“我没冲动。”
“没冲动?好吧!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好好做人,工作我帮你安排。我和你妈的工资加起来一百七十块,咱们家是全市最富裕的,只要你好好做人,无论你看中谁家的姑娘,我保证能给你娶到家。第二,跟白鸽结婚,但前提是以后你不是我儿子了,你以后也别回这个家了,我以后更不想看见你。当然,即使这样,我要祝你幸福。”
“爸,妈,我选第二条,把户口本给我,我要去领结婚证,过几天我让朋友捎回来。”

户口本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东霸天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爸,妈,保重。”

说完,捡起户口本,头也不回就走了。

冯朦胧急了,追到了院子里,抓住了东霸天:“哥,你疯了?你是不是疯了?”
东霸天重重的甩开了冯朦胧的手:“这事儿和你没关系。”

到了陈白鸽家,东霸天说:“收拾两床被褥。”
“怎么了?”
“去我朋友家结婚去,去我朋友家住去。我爸说不想再看见我。”
“哥……”陈白鸽眼眶又红了。
“我是你丈夫。收拾吧!”

抱着两床被褥,陈玮峰和陈白鸽离开了家,一起离开了家。

他们的新房,就是杨五家的那个又矮又破的门房。

上午,陈白鸽和东霸天领了结婚证。
下午,陈白鸽上街买了喜字和几包糖。喜字贴到了门房那不足一平米的小窗户上。
晚上,东霸天在杨五家里找出了一挂鞭和俩双响,放了。

这婚就这么结了,没酒席,没人闹洞房。

东霸天说:“现在比较仓促,以后婚礼还是要办,不但要办,还要大操大办。”
“……”陈白鸽又哭了。

和陈白鸽这样的破鞋结婚还大操大办,这得招多少人笑话?东霸天不怕,东霸天在乎过什么?有啥事东霸天干不出来?“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爱朗诵毛主席诗词的东霸天肯定知道这句话。

东霸天那鞭炮放完没多久,小门房那关都关不严的破门响了。

“谁呀?”
“我啊,二子。”

东霸天把门一打开,就闻见了一股酒气。果然,冯朦胧满脸通红。

“哥。”
“你来干啥?”
“哥你是不是疯了?”站在门房门口的冯朦胧话都说不清了。
“你要是喝多了,就赶紧走。”
“我没喝多,你怎么能跟白鸽结婚呢?白鸽她……”
“她是你嫂子,叫嫂子。”
“她不是我嫂子,她不是……”

东霸天“咣”一脚,把冯朦胧踹出了三、四米。

冯朦胧捂着肚子,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又向门口走了过来:“哥,你就打我吧,你打我我也不同意你跟白鸽结婚。”

“咣”,又是一脚,这一脚更狠,冯朦胧躺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滚!”东霸天吼了一声,关上了门房的破木头门。
“哥……”
“滚!”

外面没动静了,看样子冯朦胧是走了。

陈白鸽抱着东霸天哭,东霸天也哭了。从小到大,他就没动过弟弟一指头。

俩人抱着哭了多久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别人结婚都是喜事,都乐呵。

外面门又响了,“咣、咣、咣。”

“谁呀?!”
“我呀,二子。”

东霸天暴怒,蹦下了炕,陈白鸽拽都拽不住。东霸天拉开门,看都没看就又是一脚,冯朦胧又被踹飞了。

“滚!!!”

月光下,躺在地上的冯朦胧扬了扬手中的一个褥子,说:“哥,你们这炕没法生火,我怕嫂子着凉,我给嫂子把咱们家羊毛褥子送来了。”

东霸天一回头,陈白鸽哭得更厉害了。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声明】 第二十四节、灵芝

  1. 龙井茶叔叔才是真正的打飞机行动者,而且是给刚刚见上帝的雷洋打飞机,就在小汽车里 龙井茶叔叔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