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春节不高兴

2010-01-25 | 11:28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1,900 views

第二十节、血债 第二十二节、白鸽





东霸天对胡司令可没对陈玮峰那么客气。陈玮峰敢和东霸天当场掰了,那因为他和东霸天这么多年的交情在那摆着呢,而且,东霸天也觉得愧对于他。

胡司令敢吗?东霸天三脚踹完,胡司令一句话也不敢说了,缩在墙角头都不敢抬。他可是尝到过东霸天的手段。

东霸天这三脚踹完,转身就去了陈白鸽的房间。

“我先走了,你好好养身体。”
“你别走。”陈白鸽抱住了东霸天胳膊。
“……”
“别和我哥哥打架了行吗?你们俩咋能打架呢?你们这是误会,我哥是啥人,你还不知道吗?”
“……我知道。”
“你们俩和好吧,行吗?”陈白鸽的眼睛肿着。
“我头疼,我去医院换药去了,你好好休息。”

东霸天确实头疼,他再虽然乖张暴戾,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人,陈玮峰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投入感情的几个人之一。对于陈玮峰的感情,东霸天这半个精神病,还是很看重的。但陈玮峰今天就这么不给面子走了,以东霸天的性格,也不可能去主动找陈玮峰道歉去。

这边东霸天乱撒气踹了胡司令的时候,火气更大的陈玮峰也没闲着。

陈玮峰是骑自行车走的,由于他跟蔫土匪和那两个女人是前后脚,所以他不到三分钟就追上了推着自行车跟着两个女人走的蔫土匪。

陈玮峰这正在气头上的莽汉蹬着自行车超过了这三个人才想起了这三个人就是蔫土匪他们三个。想到这,陈玮峰猛的一掐车闸,腿支在了地上。回头一看,蔫土匪正瞪着那双小母狗眼盯着他看呢!

蔫土匪这小母狗的眼神,一看就不是好眼神。他也不可能是好眼神儿,昨天刚在解放公园俩人对掐差点儿没掐死,能是好眼神吗?

“我操!你看我干啥?”
“……”蔫土匪不说话,继续瞪着小母狗眼盯着陈玮峰看。
“我让你看!”陈玮峰摔下车子,转身就朝蔫土匪走了过去。

蔫土匪毫无惧色,推着自行车继续瞪着陈玮峰,眼神可坚定了。

陈玮峰掐住了蔫土匪的脖子:“你看啥?!”
“……”蔫土匪不说话、不还手,脸上就写着俩字:不服。

“咣当”一声巨响,蔫土匪连人带自行车都被陈玮峰推倒了。

“看!看!我让你看!再看我整死你!”

话说完,陈玮峰扶起自己的自行车,怒气冲冲的蹬上车就走了。留下了跌坐在地上但仍瞪着他的蔫土匪。

在这个大年三十晚上,貌似本书中的人物就没一个开心的。外面的鞭炮响个不停,这些人却都是越听越烦躁。

刘海柱不开心,脑袋被张浩然凿了个窟窿的刘海柱不但要承受肉体的痛苦,还要接受周萌肯定会离开他的事实。过年了刘海柱也不敢回家,回家还要挨他爸爸一顿毒打,现在刘海柱哪儿还经得起他爸爸那一通虎虎生风的二杠子啊!连走路都费事,更别说闪转腾挪了。

李灿然不开心,因为他还在病床上躺着。医生都说了:没个百八十天,别想出门做事儿。李灿然可以接受挨东霸天一刀,也能接受被东霸天毒打一顿。但是他绝对不能接受被东霸天把裤衩子都扒了塞到冰窟窿里的羞辱。只要他能下地,他一定玩命干残东霸天,他等着呢。

东霸天也没心情再吟诗了,他春节只能睡在杨五家。他头疼,睡不着,困急了想睡会,刚一睡下就疼醒,再加上跟了他二十几年的陈玮峰离他而去,东霸天心情极度躁怒。

卢松不开心,头盖骨被人干裂了,过春节只能在医院躺着。而且,自己还搭出了五百块钱才办成了答应亲戚的事儿。以后,再见到人家东霸天就得矮上三分,气啊!

郝土匪不开心,左胳膊折了,左手腕也折了,虽然幸好腿没折,但是走路也是一瘸一拐。他和卢松一个病房,俩人在病房里过年,在病房里吃饺子。郝土匪惦记俩人。不,一人一狗。谁也不知道刘海柱消失了去哪儿了,是生是死也不打个招呼。还有那大黄狗,两三天没人喂了,也不知道饿死了没。

蔫土匪不开心,别人过年他磨刀,他又拽出了那块磨刀石,泼上点水就“刺啦刺啦”的开始磨刀。辛弃疾醉里挑灯看剑,蔫土匪夜里挑灯看刀。大过年的,蔫土匪那双小母狗眼在电灯下盯着磨得跟纸片儿那么薄的刀刃,糁人不?

癞土匪不开心,自己大庭广众之下耍赖耍了半个小时弄来的一瓶茅台,被卢松说句话就要去了。当时觉得没什么,现在想想真后悔,这大过年的,连瓶好酒都没有。

陈玮峰不开心,自己从小跟东霸天一起混,当东霸天任人欺凌的时候身边就一个人就是自己。现在东霸天混起来了,结果东霸天居然为了欺负了自己妹妹的仇人的两个女人跟他动手,能不伤心吗?伤心死。再说,自己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陈白鸽这下彻底出名了,被那么多人轮了能不出名吗?姑娘家家的,以后咋嫁人?

陈白鸽不开心,抛去肉体上的创伤不谈,就说精神上的,一个是亲哥哥,一个是从小玩儿到大一直照顾自己的邻家哥哥,居然一朝之间翻脸,而翻脸的始作俑者还是自己,能不难过吗?

张浩然也不开心,现在君子兰生意越来越火,可是自己做生意的本金却还没有弄到,“手电照裸女”这项目还没正式启动,自己的自行车就被碾了个稀巴烂。那时候自行车通常都是家里最大的财产,张浩然本来就抠门,这么一大笔财产说没就没了,能开心吗?再说,天知道刘海柱跑哪儿去了,说不定哪天这浑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抡起菜刀给自己一通剁。张浩然这心,能不提溜到嗓子眼吗?

二东子也不开心,他不开心是惦记俩人。第一个人是他的哥哥大东子,大东子出去跑盲流
已经整整跑了两年了,今年春节又没回来,连个信儿都没有。从腊月二十三开始,二东子的妈妈不管天多冷,就站在胡同口里拄着拐棍呆着,天亮就出去,天黑就回来,连着七八天。二东子问他妈妈在干嘛,他妈妈说溜达溜达。零下二十多度,有老太太这么溜达的吗?二东子知道他妈妈在等他哥,他也知道他哥今年肯定又回不来了,甚至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哪年跑盲流的不死几个在外面?二东子扒窃扒遍中国,其实也是想能找到他哥哥点儿信,可是就是音讯全无,急人不?除了哥哥,二东子也惦记刘海柱,二东子认识刘海柱的时间不长,可是二东子却交定了刘海柱这个朋友,如今刘海柱也跟大东子一样失踪了,而且还是重伤的情况下失踪的,二东子能不担心吗?

冯朦胧不开心,昨天见到哥哥时还好端端的,怎么今天就变成了这样。自从记事儿以来冯朦胧的家就没吃过几次团圆饭,现在好不容易父母放出来了能过个团圆年了,结果哥哥又不回家过年了。冯朦胧始终不明白哥哥为什么混社会,就连哥哥帮他报仇他都不乐意:有啥事儿非要动刀子解决啊?!

大黄狗也不开心,从元旦到今天,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自己最清楚,鬼门关打转好几次没进去,好不容易这几天不勒它了,结果又不给它饭吃了。不但没饭吃,连水都没的喝,只能吃积雪度日。这是个他吗的什么地方?!渣滓洞?!纳粹集中营?!这帮憋犊子究竟想干什么?!它早已绝望,心灰意冷,对生活丧失了信心,甚至想过自杀,绝食自杀。但是想想自己临死还没咬刘海柱一口,它死不瞑目,它得活着。

看了没?混社会就是这么惨!这大过年的,全市人民都在高兴,都在欢腾,就这群混社会的,各个食不甘味。就连误入黑社会歧途的大黄狗都这么悲凉。

所以说,只要有条活路,还是别去混社会。

对了,还有个不开心的。谁呀?!黄中华!别人不开心是有理由的,可黄中华不开心是根本不需要理由的。因为黄中华跟二狗一样都是文艺青年,不莫名其妙的感伤感伤能叫文艺青年吗?!文艺青年感伤需要理由吗?

米兰昆德拉曾经说过:“我们常常痛感生活的艰辛与沉重,无数次目睹了生命在各种重压下的扭曲与变形……”。所以,对于黄中华这样的小布尔乔亚来说,无病呻吟是常态。在西边望着江对面的火树银花,黄中华唯有轻声叹息。对,他寂寞,他比烟花还寂寞。

当然了,黄中华不开心是没什么杀伤力的,他肯定永远也不会有蔫土匪那样的杀伤力。

在“春节不高兴”的这些人中,谁有杀伤力?!据二狗分析,有四个极具杀伤力,都带着仇恨呢,现在二狗列举一下,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一、 蔫土匪(人):他磨刀霍霍向玮峰,动了刀就想干死陈玮峰。
二、 刘海柱(人):这人从来就没吃过亏,张浩然把他脑袋开了个洞,他就算不把张浩然干死,起码也要在张浩然脑袋上开个同样的洞。
三、 李灿然(人):此人之野蛮世所罕见,和他斗殴,那简直就是在跟百兽之王干仗。即使是东霸天也是打了李灿然一个措手不及,要是真刀真枪的比划一下,鹿死谁手还真是个未知数。
四、 大黄狗(狗):那还用说吗?它要是再见到刘海柱,肯定玩命。

这四个带着仇恨的人(狗),都想置对方于死地。过了春节就干!

第一个动手的是谁?!

蔫土匪!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二十节、血债 第二十二节、白鸽

  1. 你神经病啊!?你有本事你画一部出来!这高神剧情你不懂吗你就在那里胡说八道乱评论的人,白痴一个啊!!没能力就别嫉妒别人漫画家的才能了!!

  2. 你神经病啊!?你有本事你画一部出来!这高神剧情你不懂吗你就在那里胡说八道乱评论的人,白痴一个啊!!没能力就别嫉妒别人漫画家的才能了!!

  3. 有人说,为什么你要去管别人的事情,为什么要去听别人讲他们的烦恼?!别人只会把你当成一个垃圾桶,只会向你发泄一些不顺心的事情,管好自己就行了,你以为你很闲吗? 是的,可是,做一个听众有什么不好?我愿意为别人分担一些烦恼,不管我有心事的时候,你们能否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