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三节、流氓世家

2008-04-16 | 12:54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9,166 views

第一部 第三节、国庆节闹灯会 第一部 第四节、血战市六中学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7-12-27 19:30:44 
  三、流氓世家
  
  一向与人为善的二狗之所以罕见的对高中同学说出了“滚”字,是因为二狗没有在他的言语中听出一点点对美国炸我们南联盟大使馆的愤慨,没有从他的眼神中没有读到一丝丝对客死他乡的三名中国人的同情,更没有从他的手舞足蹈的谈吐中看出哪怕一分一厘对此事的悲哀。
  
  就这样的一个人,他凭什么举着国旗去游行?或许,他只是想去凑热闹吧。
  
  遗憾的是,6年以后的2005年,上海,人民广场临近延安东路的天桥上,加了一通宵班准备回家的二狗又亲眼看见了一群嬉皮笑脸的举着“抵制日货”的大横幅游街的学生。看到他们那洋溢着兴奋与激动的脸庞上那空洞的眼神,听着他们喊着仿佛中国已经征服了全世界一样欢快的“抵制日货”口号声,二狗实在不能跟着兴奋起来,反而心中感到一阵又一阵的凄凉。
  
  当时二狗还拉住了一个笑的最欢、喊的最响的男孩子问:“同学,这次是因为什么游行啊?是因为又去参拜靖国神社了还是………?”该同学支吾半天,竟无法回答二狗的问题。二狗的心沉到谷底。二狗相信游行的人群中真的有很多爱国且有思想的同学,并且也钦佩他们。但从心底,二狗鄙视在游行队伍中那些打着爱国的旗号以参加这盛大的集会为目的的人。
  
  赵红兵去游行还要被嘲笑,那是因为他是流氓,他是黑社会头子,他是几进几出监狱的人。二狗相信,经历过战火并为其付出了三个手指头的赵红兵爱国程度未必比那些在街上游行的其它的人低。
  
  人一旦被定义成流氓,连爱国都变成了笑料。
  
  
  由于重伤害办公室主任李树森,赵红兵蹲了半个月的小号,随后就被放了出来。由于赵爷爷的关系,公安局也算网开一面。而且李树森也怕得罪在本市树大根深的赵家,没继续追究赵红兵的刑事责任。这位李主任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后又去上班了,不过再上班以后气焰是差了很多。
  
  从小号出来后,赵红兵像是变了个人,成天沉默不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其实凭着他爸爸的关系,他完全可以再去银行上班,但他没有,姐姐们怎么劝他也不去。他在他的那张床上足足躺了一个多月才偶尔出门转转。一向严肃的赵爷爷这次也没过多的批评赵红兵,因为赵爷爷虽然严肃的很,但是却是个讲道理的人,他明白他的儿子除了踢那一脚外做的都没错,说的都有道理,而踢出那一脚更多的是被李树森那句“你这个残废”戳到了痛处一激动才做出的傻事。所以没必要过多的追究。
  
  其实赵红兵在想失去工作以后究竟要做些什么,他想了很多。比如想过和小纪一起去经营废品回收站,也想过自己承包一辆大巴跑运输,还想过自己经营一个小杂货店。总之,只要当时能够想到的职业,赵红兵基本全考虑了,当然,混黑社会他当时的确是没考虑。
  
  二狗的爸爸和妈妈无论是从情感上还是从道义上都站在赵红兵这一边,他们在愤怒的同时也替赵红兵出谋划策,当时二狗爸爸建议赵红兵在火车站前承包一家旅馆,二狗爸爸和这家国营旅馆的负责人以及上面的领导都很熟,希望赵红兵能在87年初把这家旅馆承包下来。经过不怎么艰难的谈判,基本敲定了这件事。在确定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后,赵红兵人明显开心了很多。
  
  在2,3个月后,春暖花开的一天,赵红兵骑着自行车前面带着二狗,后面带着侄子晓波去五金门市买自行车的辐条,准备帮姐夫修自行车。正在路上骑着,忽然后面有人大喊:“红兵!“”红兵!
  
  赵红兵回头一看,惊喜的喊:“张岳!”
  张岳下了自行车,“红兵,什么时候复员的,怎么不去我家找我”
  “唉,别提了,你呢?毕业了?”赵红兵说
  “是啊,分配回来了,现在在粮食局上班”张岳说。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大学不是要四年吗?我还以为你现在没毕业呢,所以没去找你”赵红兵说
  “我只上了专科线,3年就毕业了”张岳笑着说
  边说着边走到跟前,俩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谁都不会想到,这次久别重逢的握手完全改变了这两个年轻人的命运。虽然这次握手与毛主席和尼克松握手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是这次握手就本市黑道的影响却根本不比毛尼握手差。
  
  二人紧接着好一通叙旧,听了聊天二狗才知道。他俩是高中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张岳是个清瘦秀气白白净净的年轻人,谈吐文雅且举止斯文,一双大眼睛透着一股精明劲。几个月后二狗就知道了这个浑身透着书卷气的年轻人的斯文外表全是假象,他发起狠来恐怕十头牛也拦不住。
  
  张岳家堪称我市的第一流氓世家。张岳的爷爷在30,40年代就是纵横我市及周边几市的著名土匪,匪号“镇东洋”,意思就是压住小日本。当年打着抗日救国的旗号到处抢夺,手下常年百十来号人,见到日本鬼子就抢日本鬼子,见到地主就抢地主,见到土匪就抢土匪,完全没规矩没章法,绝对的愣头青。虽然是见谁抢谁,但是还是有区别对待的。对于同胞他基本是只抢不杀,对于日本鬼子抢完再杀再把鬼子的头割下来示众。当时我们这里属于伪满州国的地盘,每个乡镇都会有几个日本兵把守,但通常都不会超过十个,几个日本鬼子怎么会是百十来号如狼似虎土匪的对手?日本鬼子是真怕他,“镇东洋”这绰号来的一点都不含糊,“镇东洋”行踪飘忽不定,谁也奈何不了他。
  
  二狗听过他的一个确切事迹就是勇闯我市的伪满警察公署并且打死打残了三个持枪警察。据说是当年他去警察公署要人,要一个月前被抓的两个兄弟。进了警察公署大院以后,他站在门口就大喊一声:我就是镇东洋,赶紧把我兄弟放了,否则我烧了你们警署。
  
  这个警署值班的就是三个警察,一听见他这声吼,全拿着枪出门了。出门一看镇东洋正站在警署的院子门口耀武扬威,这三个警察上去就要抓他。镇东洋以为凭自己的匪号完全可以震住这三个小警察,哪知道这三个警察胆子也不小。镇东洋手里拿着两把匣子炮,先是鸣枪示警,目的是让警察别过来。可是由于当时没有电视机,有了电视机镇东洋就应该知道鸣枪示警应该朝天下打,而不是朝地上打。
  
  镇东洋当时就鸣枪示警朝地上打了一枪,结果不知道是因为他喝多了还是枪管没矫正,他这一枪竟然打在自己脚上了!
  这三个警察一楞:嗬,感情这镇东洋来我们警署自残来了!
  “抓!”
  镇东洋一枪打自己脚上正气没地方发,拿起匣子炮就朝警察开打,这几个警察也开枪还击。他们四个人互射了十几枪,结果是三个警察二死一重伤,镇东洋居然除了“自残”那一枪外毫发无损。
  
  据说,在四个人对射的时候,那三个警察全是边开枪边躲,而镇东洋则站着纹丝不动只管开枪,根本不躲。试问这股狠劲几个人能有,天生就是土匪头子的气质!不躲的人毫发无损,东躲西藏的三个警察却二死一伤,这不是传奇是什么?!
  
  搞掂警察后,镇东洋从容的救出了那两个兄弟,扬长而去,一时传为佳话。
  
  按理说,既然你镇东洋是抗日救国,日本鬼子投降以后你也该收山了是不?他不收山,没日本鬼子那就抢地主。后来人们都说镇东洋这人好啊,不但杀日本鬼子还杀富济贫。二狗爸爸却不这么说,他说:镇东洋杀富的确是杀富,因为他杀穷人也抢不到什么。他的确是济贫,那也是他们土匪在谁家留宿,看谁家实在揭不开锅了他扔几块大洋,算是住宿费和伙食费。他眼中就一个字:“钱“。没那么崇高的精神。
  
  镇东洋就是这么个浑不吝,日本鬼子,伪满政府,国民政府拿他都没什么辙。但是1947年他是折在共产党手里了,看来共产党在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的确是攻无不克的。1947年底,他被共产党活捉,活捉之前他还杀了几个共产党挂在我市的城楼上示众,抓到后不久,就被押在我市西边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边上和几个其它的土匪一起执行枪决。结果在马上就要开枪执行死刑的时候,这镇东洋跳进了大河中。从此:他是死是活无人知晓。但可以确定的是:没人看到他的尸体,他也再也没有回来过。
  
  镇东洋没挨这一枪,但他可能做梦也想不到40几年后,他的孙子却挨了这一枪。
  
  镇东洋留下一个儿子,也就是张越的爸爸。
  人们都夸镇东洋的儿子仁义,明白事理,一点也不野蛮。直到1966年红卫兵去他家抄家时大家才知道,镇东洋的儿子的确是仁义,但是疯劲上来恐怕镇东洋也比不了。
  
  1966年,由于张岳家是土匪出身,红卫兵自然是要去抄他们家。一大早,一群大约10几个红卫兵闯入张岳的家要抄家,没等进屋,张岳的爸爸就冲了出来。
  
  根据当年闯入他家红卫兵之一也就是赵红兵的表姐回忆说:当时看见一条瘦骨嶙峋的大汉手持一个挑水的扁担冲了出来,只见这大汉浑身赤条条,只穿一个红色的三角裤衩,这个三角裤衩根本遮不住他胯下那东西,十分性感。
  
  据说:当时也是很多女红卫兵第一次看见那东西,都羞愧的转过头去。看样子,他是早上还没起床。二狗不禁感叹他真是聪明啊,几乎全裸的跑了出来基本就已经消灭了对方一半有生力量,在那个年代,女红卫兵看见这阵势谁还好意思上?而且据说大革命时女红卫兵打人的比男红卫兵凶多了。
   “你要干什么,我们是来抄家的”红卫兵喊道
  “操你妈,小逼崽子们,谁上前一步我就打死谁”张岳的爸爸吼道
  赤手空拳的红卫兵们已经在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的情况下抄了太多的家,他们哪知道,这次他们是遇上硬茬子了。
  “打!”领头的红卫兵解下腰上的武装带抽了过来
  只见张岳的爸爸不慌不忙,武装带抽下来他根本不躲,而且是迎武装带而上,同时挥起了手中的扁担。
  “啪“武装带的铁头结结实实的抽在了张岳爸爸的头上。鲜血顿时流了下来。
  同时,张岳爸爸的扁担也砸在了那个红卫兵的头上,红卫兵顿时倒地。
  
  满脸是血的张岳的爸爸吼着继续挥扁担冲上,有如下山猛虎一般在他家狭小的院子里把这群连武装带都来不及解的十几个红卫兵打的狼哭鬼嚎。
  
  头上挨那一武装带,也是张岳爸爸唯一挨的一下。
  
  但是,女红卫兵他一个都没打,看来,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打女人是流氓的优良传统。
  
  “滚!”张岳爸爸喊
  “你等着”那个领头的红卫兵被人扶着爬起来晃晃悠悠的说。
  
  一个小时后,100多个红卫兵骑着自行车风尘滚滚的冲进张岳家的胡同,气势汹汹各自手里都拿着家伙。这次,一个女红卫兵都没来。
  
  而张岳的爸爸正坐在家院子前的门房顶上等他们。身上,穿的还是那条红色三角战裤。手里,拿的是一把锋利的砍柴刀。身后,站着的是14岁的大儿子张飞,手里拿的同样是把砍柴刀,只不过穿的是要比他老爸整齐多了。看来,那时侯老一辈的人更加开放。
  
  孔二狗认为,如果我市成立一个“解放后流氓纪念馆”的话,第一件该入馆的物品就是这条红色三角裤衩。因为,这一仗我市50岁以上活着的人,全知道。那年,张岳的爸爸一定是本命年,否则一个大男人穿什么红色三角裤衩啊?
  
  这100多号红卫兵看见这场景,先是楞了一楞。没想到张家父子俩已经在这里等他们了。
  
  “崽子们,怎么来的怎么滚回去”张岳爸爸在屋顶上说
  “今天就是要抄你的家”这回领头的红卫兵年龄更大,气势也更盛。
  说着,领头的红卫兵解下了腰上的武装带,身后的红卫兵们也下了自行车,举起了手中的角钢,凳子腿,菜刀。
  “操你妈”,张家父子先后跳下了房,和这群红卫兵的距离不到一米。
  这时,红卫兵才发现,张岳的爸爸连鞋都没穿。
  “让开!”领头的红卫兵喊。
  “儿子,他那条武装带不错,给我抢过来”张岳的爸爸没答话,淡淡的跟他儿子说了一句。
  然后只听见“啊”的一声,张飞手起柴刀落,一刀砍中了领头的红卫兵的右臂,武装带,落在了地上,张飞顺手捡了起来。
  
  红卫兵们呆住了,他们本来100多号人是来抄家的,可居然在一瞬间变成了弱者,领头的居然在转眼间被人缴了械。半分钟过去,没一个人敢动手。
  
  “儿子,给我砍”张岳的爸爸吼道
  
  只见这父子二人杀入了红卫兵中间,如入无人之境,红卫兵们什么时候见过这阵势,各个手都软,拼命的想往后退,而胡同比较窄,在前面的想往后跑跑都跑不掉。这父子二人有如切菜一样把这群乌合之众砍的狼哭鬼嚎。红卫兵中,没一个人敢还手,全被这气势和杀气所压倒。
  
  二狗听说:当老鼠见了凶猛的猫以后通常都是放弃抵抗,连跑都不敢跑,浑身抽搐,只等着被吃。
  
  三分钟后,胡同里的角钢和凳子腿满地都是。人,只剩下毫发无损的张家父子。
  
  朝阳升起,一缕阳光照在张岳爸爸那只穿着一条红色三角裤衩的瘦骨嶙峋的身上,暖暖的。
  
  据事后不完全统计,起码有40多个红卫兵在这仗中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虽然致命的没有。从那以后,我市的抄家和武斗少了很多。有人说,这是红卫兵们被张家吓破胆了。
  
  在那个荒唐的年代,或许只有真正的斗士才能抵挡住那群根本不知道革命为何物却被“革命”冲昏了头脑的红卫兵小将们。如果当时中国多一些像张岳的爸爸那样的猛士,或许,文化大革命对中国社会的危害程度会小一些。
  
  这一仗,可能是张岳爸爸人生中的第一次打架,也是最后一次。因为从这以后谁敢惹他?再者说,前文提到张岳爸爸人很仁义,从不欺负人。
  
  这也是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张飞的第一次打架,也是最后一次打架。因为恢复高考以后,张飞就考上了南开大学(要么就是天津大学,二狗没考证)法律系,目前是某省高法的一名法官。
  
  但这父子俩不用遗憾以后没机会显露身手,没参与这次打架的张岳,在80年代替他们都打了,而且完全是青出于蓝。显然,遗传基因在起作用。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三节、国庆节闹灯会 第一部 第四节、血战市六中学

  1. 但是1947年他是折在******手里了,看来******在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的确是攻无不克的。

    ******是指什么啊?

  2. 植物也是有生命的,微生物细菌也一样有生命,空气中就有无数生命,呼吸一口气就已经杀死了很多生命,所以不杀生必须不能呼吸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