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郝土匪酒后不靠谱

2010-01-25 | 11:21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1,714 views

第十一节、狠斗私字一闪念 十三、柱子哥的爱情,好像水晶





“你呸什么你呸,别跟个娘们儿似的!”郝土匪说。
“没事儿,没事儿。”刘海柱也不好意思说他在拘留所被张浩然“训诫”了一番。

郝土匪把刘海柱和二东子请进了屋里:“这不快过年了吗?我爸我妈我弟弟都回老家上坟去了,明天才回来,今天就咱们哥仨儿,可劲折腾。”那个年代有几个人能成天下馆子啊,都是在家里吃,谁家里没人就去谁家喝酒。

“好啊!你家有酒吗?”刘海柱一进房间就到处看是否有酒。
“有酒!一桶呢!这不过年嘛,我家打了一桶酒!”郝土匪是挺大方。
“不错,不错,今天那就好好喝喝。”刘海柱上了炕,盘着腿坐下了下来。
“柱子你腿咋瘸了?”
“在号子里跟张浩然打起来了。”
“没吃亏吧?”
“没有,等出来我非收拾一顿张浩然!”
“操,我帮你!干他!”
“不用,我自己能收拾他。”

刘海柱在被厂子开除以后,整天无所事事,他虽然热衷于在街头斗殴,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就是看谁不顺眼就跟谁打一架,看谁挨欺负了就替谁报报不平。他也不像东霸天等人那样手下有一群小兄弟,说平谁就平谁说灭谁就灭谁。

刘海柱的朋友不少,郝土匪就是其中的一个,但是刘海柱要是跟人打起来很少找像是郝土匪这样的朋友帮忙,多数时候都是自己解决,他也的确有能力自己解决。要是给我市在1982年初的混子划分几个层级的话,那刘海柱应该属于第三级别。第一级别是谁?东霸天、张浩然、卢松,这三帮实力不相上下,都是职业的混子,不但能混出名,还能混来几个钱儿。第二级别是谁?陈卫东、大虎、腾越、张大嘎子等人,他们也基本都是职业的混子,只是实力没东霸天等人强横。不但刘海柱属于第三级别的,就连郝土匪也得算。为什么说是第三级别呢?因为他们都是无业游民,成天在街头闹事儿,但是似乎没拉起一个帮派来,也没干过什么名动江湖的大事儿,单个拿出来或许还有点名,但是在人们心中就是三流。

这两个1982年初的三流的江湖中人坐在一起开唠了。郝土匪说:“我琢磨了,那只大黄狗先不杀了。”
“为什么啊?!”
“我发现这是只母狗,等开春让我家那公狗跟它交配,然后它能下一窝小狗。猫三狗四,小狗四个月就生出来了,等明年养肥了,咱可以吃好几只狗!”
“啊?!要明年吃?!”
“咋了,你担心你活不到明年?”郝土匪的话一如既往的崩耳朵。
“我操!我肯定能活到明年,我倒是看你悬。我就是觉得你这事纯属扯淡。”
“真的,我真想养你这只狗,让它多下点崽儿。咋了,你吃醋了,你想跟那大黄狗交配是不?”
“滚犊子,我说正经的。郝土匪你也20多岁了,成天也没个正事儿,你见玩猫玩狗的有一个正经人吗?现在这时代变了,你知道啥叫万元户吗?”
“我咋不知道啥叫万元户?!”
“操,那你见过万元户吗?”
“哎呀我操,柱子,咱俩成天在一起,我没见过万元户,你就见过了?”
“我……我的意思就是说,现在国家有了新政策,说个体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必要补充,懂不?这就是鼓励咱们赚钱,以后再也没有割资本主义尾巴这一说了。”

“行啊,柱子,几天不见,学问见长嘛,你这些东西都是听谁说的?”
“我呀,我听……”刘海柱刚想说听张浩然说的,但是忽然又想起自己刚跟他干完一架,不太好意思说是张浩然说的,刘海柱一琢磨,说:“我听收音机说的啊,我还用听谁说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天天都放这新闻,你别成天天什么《隋唐演义》,那玩意就是个消遣。”

完了,刘海柱虽然跟张浩然打了一架,但是彻底被张浩然洗脑了,刚从拘留所出来,就开始给郝土匪上课了。刘海柱现在懂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好为人师,因为教训别人的确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快感,有一种每个毛孔都舒张的自我满足。刘海柱现在在郝土匪面前就特满足,特有成就感。

“我听《隋唐演义》咋了,你不也听《隋唐演义》吗?”
“那玩意儿没劲,你听100遍你能成得了罗成吗?有那空你还不如自己开个公司去!”
“公司?我……”
“你什么你!酒呢!?”
“哎呀,柱子,我还差点被你蒙住了。你在拘留所去哪听收音机去?这些东西你以前不知道,肯定是在拘留所听说的。我操,拘留所里这么长见识,我也去揍曾老癞一顿去,我也进15天拘留所。”

郝土匪作势穿鞋就要下地,看样子是真想进拘留所。

“哈哈哈哈,你进了也啥都学不到,你脑子有问题。”
“滚远点,我看你智商才有问题。要不是还有几天就过年了,我真去再揍曾老癞一顿去,自从你把他揍了以后,这损种玩意儿天天在我家门口指桑骂槐的骂我,说我吃里扒外,我早就想揍他了。”
“你揍了他,他再报案咋办?你在拘留所里过春节?”
“也是啊,不能进拘留所。”郝土匪又把鞋脱了,坐到了炕里面。

这时,郝土匪听见二东子在厨房里弄得叮当乱响。

郝土匪问刘海柱:“你那朋友,就那二东子在厨房干啥呢?”
“你刚才去搬八仙桌的时候,我让他去门外勒狗了,现在应该是勒死了吧。”
“啊?!他去勒狗啦?我不说不让你勒么?”
“你说的时候他已经去勒了,现在应该是勒死了。”
“你……”
看见郝土匪有点急眼了,刘海柱喊了一嗓子:“二东子,狗勒死了吗?”
二东子掀开了门帘,手里拿着一个大水瓢,水灌得满满当当的,笑嘻嘻的说:“狗还没勒死呢,干勒哪儿能勒死啊,必须要勒得差不多的时候再给它灌一瓢凉水,这样狗才能死。”
“别勒了,别勒了。”郝土匪鞋都没穿就蹦下地,抓住了二东子的手。
“郝大哥,你抓我手干啥?!”二东子纳闷死了。
“郝土匪,你撒开二东子,我就问你,不杀狗咱们吃啥?”
“咱们吃猪肉!”
“哪来的猪肉?!”

“我乡下的大姑前两天刚杀完猪,给我家送来了半个肋排扇子,还有血肠子,肝。你们别杀狗了行不?我养了半个月,和这狗有感情了。”
“啥?”
“真的,有感情了。”
“哎呀,郝土匪,你行啊你!跟狗都能有感情。”
“柱子,咱吃猪肉行吗?别吃那狗了。”郝土匪几乎是哀求。
“你……”刘海柱楞了,早就知道郝土匪这人心眼好,但还真不知道他养了半个月抢来的大黄狗就能有感情。

二东子一看,郝土匪这挺大个老爷们儿因为这狗的事儿都快泪眼啪嚓了,赶紧说:“行了,不吃就不吃呗,又不是非要吃,咱们现在就出去,把那狗放下来呗。”
“好啊,好啊!”郝土匪忙不迭的穿上鞋,拽着二东子就往外走。

刘海柱一看,都出去了,那自己也出去呗。这仨人就走出了院门,那大黄狗又在那树上吊着呢。郝土匪冲上去就解绳子,刘海柱和二东子俩人在旁边唠:

“这狗流眼泪了?”
“没有吧?”
“好像是哭了,你看,是不是哭了?”
“哎呀,好像真哭了。”

二狗虽然没在现场,但是二狗知道,这大黄狗肯定哭了,换谁谁不哭啊?成天被人勒,剩口气时再放下来,好不容易缓过来,然后再被勒,然后再放下,再勒……这狗肯定想:我下辈子肯定不再当狗了,有折磨狗的,但是没你们这么折磨狗的。我落在你们几个手里,真是上辈子做的孽啊,我下辈子再投胎,非投胎成个老虎,我咬死你们我。

想到这,这狗眼泪就下来了,哗哗的。

就在郝土匪刚把这狗放下这会儿,卢松路过了这胡同口。土匪大院本来就不大,郝土匪家是把头的第一排,无论干什么总能被院里的别人看见。

“郝土匪,杀狗呢?”
“不杀了,不杀了。”
“那你们在干嘛?”卢松停下了脚步。
“我们……玩玩。”
“有你们这么玩儿的嘛……”

这时,卢松忽然看见了站在郝土匪旁边儿的是二东子和刘海柱。这俩冤家一个是他大爷,另一个亲眼见证了他认大爷的全过程。卢松显然有点不好意思,转身就要走。

“那啥,你们慢慢玩儿,我先走了啊!”卢松跟郝土匪打了招呼,就想溜。
想不到郝土匪这人特热情,跑了两步一把抓住了卢松:“纯土匪啊,你别走啊,我今天正好来了俩朋友,你是咱们院儿的大哥,说什么也得陪陪是不?”
“我……我有事儿。”卢松还是想走,可是被郝土匪搂住了脖子,他这1米55的小个儿,根本动弹不得。
“给你介绍俩朋友,这俩朋友都不错,认识认识,认识认识。”
“我真有事……”
“啥事比喝酒重要啊!来,来,来……”

郝土匪搂着卢松的脖子,连拉带拽就把卢松拉进了家门口。郝土匪虽然不是跟卢松混的,但是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关系相当不错。

刘海柱和二东子站在奄奄一息的大黄狗旁边目瞪口呆:这个郝土匪咋还把卢松也拉进来喝酒了……

可郝土匪哪儿知道这些啊,进了屋就说:“那啥,我和二东子我俩下厨房做点儿菜呢,今天好菜好酒,柱子先跟卢松唠唠,一会儿我们就上菜。”郝土匪这人真不见外,今天刚认识二东子就好意思让二东子和他一起下厨房。

刘海柱和卢松虽然以前只见过一次,但是互相都听过对方的名字。刘海柱敬重一言九鼎的卢松,卢松也敬佩刘海柱是条汉子。俩人唠得挺热乎,但是闭口不谈卢松认大爷这茬。

不一会儿,郝土匪和二东子把菜做好了,酒也烫好了。四个热菜,全是杀猪菜:酸菜炒肉、干白菜炒肉、炒肝尖、蒸血肠子。这四个菜在当年,那是相当硬了,绝对硬菜。一小壶酒也烫好了,四个小酒盅摆上了那张小八仙桌。

卢松被让到了主位上,其它三个人每个把一个沿,正好坐了四个人。热乎乎的炕头、热乎乎的杀猪菜、热乎乎的酒,四个人开喝了。

“纯土匪啊,这是二东子,这也是我的新朋友,但是这小兄弟相当不错,他跟柱子是朋友,柱子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也知道我和柱子的关系。所以,这二东子也是咱们的朋友。来吧,你们俩喝一盅吧!”
“……来,喝一杯。”二东子也不太敢抬头看卢松。
“来。”卢松更臊。这么大人了,出去跟人家打赌,输了还认个大爷,多丢人啊。而且关键是,没几天又跟这大爷一起喝酒了。
俩人碰了一杯,一仰脖喝了。
“咋了,你们认识?”
“恩,认识,认识。”二东子还是头都不抬。
“早说啊!操!”郝土匪还是没明白咋回事儿。
“……”卢松讪笑,不说话。

刘海柱跟卢松一盅又一盅的喝,二东子跟郝土匪也陪着。看样儿,刘海柱跟卢松俩人是相见恨晚。

这四个人每个喝了5、6两以后,卢松舌头也有点大了,搂着二东子脖子发话了:“二东子啊,前两天那事儿,我是栽了,今天咱们喝了一个多小时酒,你也没提过,我谢谢你,我敬你一杯。”

二东子也是个性情中人,万万没想到卢松会这么说。卢松这么大一个江湖大哥,不但愿赌服输了,而且今天还说出这种话来,的确是个纯爷们儿。二东子非常感动。

二东子光脚丫子跳到了地上朝卢松跪了下来:“大爷。我今天还你,以后我是你兄弟!”

卢松也光脚丫子跳了下来,拽起了二东子:“兄弟,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以后遇到事儿的时候瞧得起你卢大哥,招呼一声,能帮忙我肯定没说的。今天我把这话撂在这,我这唾沫星子……”
“就是钉子!铁钉子!”刘海柱接茬了。

卢松大笑,笑声把房顶都快掀开了。这个1米55的小个子,大笑起来颇有大将之风。

“来,咱们俩喝一壶!”
“好!”

卢松一口就干了一小瓷壶,二东子眼睛一闭,一咬牙,也干了一小瓷壶。

喝完以后,俩人光着脚丫子又蹦上了炕。

在拘留所里,刘海柱知道了为什么卢松会是土匪大院的老大。到了今天看卢松的行为,刘海柱知道了为什么卢松外号叫“纯土匪”。

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交遍天下英雄豪杰、一笑泯恩仇。这样的胸襟、这样的行事,这不是土匪什么是土匪?简直就是刚从寨子里下来的。

郝土匪看了半天没明白是咋回事儿,但看到这两个人喝得豪迈,郝土匪也自己给自己倒了一壶。

人家的酒都是烫好了的,喝完了没那么大劲儿,郝土匪自己给自己倒了冰凉的一壶,一口也喝了下去。

刘海柱一看郝土匪这么喝,心说:完了,这郝土匪又该不靠谱了。郝土匪不喝酒的时候比谁都靠谱,但是喝完了却是极其不靠谱。多年的朋友,刘海柱太了解了。

卢松喝得也有点大,开始跟刘海柱畅谈人生了。

“柱子,你小时候的理想是啥?”
“我小时候啊,我小时候想当将军,干倒美帝,干倒苏修。尤其是苏联,我们国家150多公里的土地,抢回来,操。”
“对!好!”卢松和刘海柱又喝了一盅。

这时,整张桌子也就是刘海柱最清醒,其它三个人都是小一斤酒下去了,意识全模糊了。

“那柱子,你知道我的理想是啥吗?”
“啥?”
“我想当工人,当厂长,我想大练钢铁,造飞机大炮,赶英超美。”
“赶英超美任重道远啊。”
“是啊”
“你那飞机大炮还是打仗用啊?”
“必须打仗,必须的。”
“来,喝!”

听到刘海柱和卢松说这些,半天没说话的郝土匪轻蔑的笑了。

卢松有点恼火儿:“郝土匪,你笑啥?我们混子就不许爱国了?再说我们说小时候的理想,又不是说现在的。说说也不行啊。”

郝土匪不抬头,低头喝酒,又是轻蔑的笑。

刘海柱纳闷:这郝土匪酒量见长啊?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还没事儿?还知道蔑视我们?
刘海柱问:“郝土匪,你在那笑啥。”

郝土匪又轻蔑的笑笑。

“你说!”刘海柱也恼了。
“你们几个,肤浅!”
“咋肤浅了?”二东子歪着脑袋问,二东子都快喝睡着了。
“肤浅!!!”
“咋肤浅你说说啊!”
“我是说你们几个的理想太肤浅!”郝土匪的笑容中还带着蔑视。
“那你说说你理想是啥!!”刘海柱急了。
“说出来吓死你们!”
“你说!你说是啥!”
“我告诉你们……”
“你快说!”
“我的理想是:反清复明!!”
“啥?!”刘海柱唾沫星子都出来了。
“反——清——复——明!”郝土匪拿着筷子一字一顿,表情十分肃穆。
“啥?!”

刘海柱以为是自己喝多了听错了,转头去看卢松,只见卢松那双本来就已经凸在外面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一句话也不说。

刘海柱再看二东子,二东子正捂着耳朵使劲摇自己的脑袋,看样子也是被这句“反清复明”给弄糊涂了。

“看把你们几个吓的。”郝土匪脸上又挂上了轻蔑的笑容。
“我也吓着了……”刘海柱松了口气,他本来以为郝土匪喝多了呢,现在看来是开玩笑呢。
“我就是要反清复明,你们至于吓成这样吗!?”郝土匪眼睛里全是仇恨。
“哎呀妈呀!”刘海柱明白了,这郝土匪是真喝大了,赶紧抱住郝土匪说:“好的,兄弟,明天我们一起去反清复明好吗?”
“不行,我今天就要反清复明,今天就要!”
“别介,现在已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了!”
“那我也要反清复明!你别他吗的拉我!”

郝土匪一把挣开刘海柱,跳下了地,转身就往外跑。
刘海柱赶紧跟着下地:“兄弟,穿上鞋再反清复明啊!”
还没等刘海柱把鞋穿上,郝土匪左手菜刀,右手斧头进来了:“走!我们一起去反清复明!”郝土匪说得咬牙切齿的。
“啊?!现在?你把菜刀放下,斧头放下!”
“菜刀斧头闹革命!”郝土匪说完拎着菜刀斧头就跑了出去。

刘海柱哭的心都有了,郝土匪这么出去得惹多大的事儿啊。

刘海柱跟着郝土匪跑了出去,卢松也跟着跑了出去。

“你要想反清复明,必须得先杀他!”卢松在院子里喊。
“杀谁啊!”郝土匪停下了脚步,眼睛充血。
“杀它!”卢松指了指那气还没顺过来的大黄狗。
“它?”

郝土匪端详了大黄狗一会儿,“咣”“咣”两声扔掉了菜刀和斧头,刘海柱赶紧捡起来。

只见郝土匪那坚毅且凶悍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温柔,一会儿,又浸满了泪花。

“狗啊!不是我想杀你啊,是他们想杀你!!”
郝土匪抱着狗的脖子哭了起来:“真不是我啊!”

刘海柱现在哭的心也有了。你郝土匪喝酒就喝酒呗,现在咋还一喝就喝穿越了呢?!你穿越也就穿越呗,还搞什么人狗情未了。

这狗不知道是真被郝土匪的哭声感动了还是刚被勒完没劲儿,反正没张嘴就咬郝土匪一口。

卢松叹气:这郝土匪,从小喝酒就这样,愁死。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十一节、狠斗私字一闪念 十三、柱子哥的爱情,好像水晶

  1. 所以,在追求精神的同时,好好爱自己。 我们努力想把他变得优秀,教他为人处世,教他穿衣打扮,最后才发现,自己离他越来越远。

  2. 以前我外婆帮养堂妹也是要吃白白的饭和青菜,后来回来了。现在人养的太瘦了,好看是好看,主食不吃的。观念还是不一样哈,像我吃点饭垫一垫的

  3. 以前我外婆帮养堂妹也是要吃白白的饭和青菜,后来回来了。现在人养的太瘦了,好看是好看,主食不吃的。观念还是不一样哈,像我吃点饭垫一垫的

  4. 作者你写的真好。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我们亏欠的最多的人,是为我们付出很多很多的人。很多时候看到一些女孩不好好关心自己的妈妈时就会很心痛。我们小的时候最先学的儿歌之一是《世上只有妈妈好》。真的,没有哪个妈妈不心疼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