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盗亦有道1982

2010-01-25 | 11:16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1,527 views

第八节、我的唾沫星子,那也是钉子 第十节、商业计划





卢松出去以后,刘海柱没少跟二东子唠。本来刘海柱挺瞧不起这些扒手的,但他和二东子聊了几回发现,这小偷有点儿与众不同,虽然算不上是个侠盗,但是也算是盗亦有道。二东子平时几乎从来不跟别人说自己偷东西的事儿,但是他也觉得刘海柱这人嘴严实、值得信赖,在身边没人的时候多少跟刘海柱透露了点儿。

刘海柱问:“平时你都去哪儿干活儿啊!?”
“从江浙到两广,除了西藏新疆,我都去溜达过。”
“没被抓过?”
“……呵呵,只有一次险些被抓。”
“在哪儿?”
“北京火车站。”
“说说。”
“我师傅说过,有几种人的钱拿了是要遭报应的。所以我从来不对寡妇、老太太、求医看病的、学生这样的人下手。前年冬天我出去干活儿,一路擒了肥羊无数,本来已经打算收工了,不再出货了。但是到了北京站,我又发现了一只肥羊,这人一看就是国家干部模样,戴着个眼镜,穿着中山装,从保定一上车就死死的摁着上衣口袋。我一看就知道他那上衣口袋里有货。我是有原则的,出去的时候干活儿,回来的时候基本不干活儿。但是我最恨保定人了,保定府出小日本狗腿子,这人肯定是狗腿子后代。”
“扯淡!敌后武工队也是保定的,你怎么就不想想他是敌后武工队的后代。”
“我当时忘了敌后武工队了,我就记住保定府的狗腿子了,所以,这货,我必须出!”
“想出就出呗,找那么多借口干什么。”
“嘿嘿,我盯了他一路,等他下车一抬手,我就下了他的货。”
“……”刘海柱刚刚在前几天看到了二东子的手段,他太相信二东子有这本事了。
“这人走了几步一摸口袋,开始大喊:我的钱丢了,抓小偷啊……呵呵,这样的事儿我见到的太多了,根本没当事儿,我就若无其事的向前走。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你别跟说评书似的行吗?!”
“走了几步我听见那男人不喊了,我回头一看,这30多岁的老爷们儿,跌坐到了雪地中间,俩手抱头,浑身颤。我一看就知道,他肯定哭呢。啥事儿让这么一个老爷们儿哭成这样?我挺好奇,我走了过去拍了拍他问:大哥咋了?啥东西丢了?”
“……”刘海柱听得挺入神。
“这老爷们儿把脸一抬起来,我就看见了他那眼泪和鼻涕都混在一起了,我干了这么久的活儿,还没见过一个老爷们儿哭成这样过。当我听见他说这是我女儿看病的钱的时候,我居然良心发现了。我拿着他那包着钱的手绢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大哥,你看看这是你的钱不?刚才掉地上了。”
“你还他了?!”
“咳,麻烦就出在这。我师傅跟我说过,只要到手的货无论如何也不能还回去,我真是后悔没听老人言。这老爷们儿把包着钱的手绢接过去以后,抓着我的手千恩万谢,说什么也不让给我走,让我给他留地址,要给我送锦旗。我哪敢给他留地址啊,我只好敷衍几句。这时,反扒的警察也赶过来了,一看见有捡到东西物归原主这事儿,非要带我进去做记录。这把我吓的,可我走还走不开,只能跟这警察和这丢东西的老爷们儿进了铁路派出所。结果,好家伙,反扒的警察的习惯就是盘问,我几句谎话说出去以后被越问越慌,可这警察还越问越多。大冬天的,我满脑袋汗。后来这反扒警察真怀疑我了,问我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的撒谎。幸好丢东西这哥们儿力保我,他说我肯定不是小偷,哪儿有小偷偷了东西再物归原主的,硬把我从铁路派出所给拉了出来。出来以后,这哥们儿再次对我千恩万谢,还说要让他女儿认我当干爹孝顺我,我心里这个不舒服,赶紧找了个借口走了。唉,这事儿真悬啊……”

刘海柱听了这话楞了半晌,他想不到二东子居然是这么一个人,好像的确跟其它的小偷不一样。

刘海柱问了句:“二东子,你把钱还他后悔吗?”
二东子也楞了楞:“……后悔,唉,也不后悔,要是我把他钱拿了,他女儿的病没法治,我那得造多大的孽,造孽是要遭报应的,我不后悔可不是为他女儿啊,我是怕自己造孽遭报应。”二东子这人真奇怪,别人都拼命证明自己的是好人,可是二东子总是拼命证明自己是坏人。
“那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儿你怎么办?”
“操!不可能再遇到了。”
“我就问你遇到了怎么办,是还还是不还。”
“……还!”
“好!”刘海柱重重拍了一下二东子的肩膀:“出去以后,我请你吃狗肉!”
“真的?”
“……真的!”刘海柱一激动把自己那只不知道是否还在人世的狗给答应出去了。虽然还没想好自己那只大黄狗要是被郝土匪吃了咋办,但是先把牛吹好了。
“那好,就等你的狗肉了!”
二东子和刘海柱击了下掌。
刘海柱又说了一句,让二东子懵了。
刘海柱恬着脸说:“我进来之前的确是有条狗,但是可能是已经被我朋友吃了。这样吧,要是被我朋友吃了,你就再去偷一只。”刘海柱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
“啊?我偷?!”
“是啊,你不是能偷吗?”
“……我……”
“哎呀,对了,你会杀狗吗?我那只大黄狗勒了好几天了都没勒死,你把狗偷来然后勒死,然后咱们吃。”
“我操,我去偷然后我杀,到底是你请我吃狗肉还是我请你吃狗肉?”
“当然是我请啊,狗肉在我家里炖!”
“我操!?”
“是啊!对了,你家有酒吗?你把狗偷来杀了来我家时顺便再带点酒。”
“哎呀我操……”二东子快被刘海柱整疯了。
“我都给你想好了,我有个朋友叫郝土匪,他家有只大黑狗,哎呀,那狗特别肥,比我那个黄狗肥多了,到时候你就偷那只……”
“操!”二东子捂着耳朵,不听刘海柱说话了。
刘海柱一脸无辜的看着二东子,他的确无辜,他的确想请二东子吃狗肉。

刘海柱这次进来还真没白来,见识了卢松又认识了二东子。不过,认识这二位只是个开始,并不是结局。真正对刘海柱日后产生影响的是另一位。卢松和二东子都给刘海柱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可是这位却让刘海柱真真正正走向了江湖。

且说卢松走了以后,刘海柱本应睡头铺。那个年代很少有经济犯、贪污犯之类的,进拘留所的多是一些在街头打架斗殴的,刘海柱虽然在当时并不是顶级江湖大哥,但也是小有名气的混子。但刘海柱这人不爱出风头,卢松走了他也老老实实的睡在自己的铺位上,毕竟这是拘留所不是看守所,一共也就是那么几天的时间,睡了头铺也没什么意义。反正,刘海柱睡在哪儿,也没人敢惹他。

在刘海柱十五天拘留的最后一夜,看守所里来了一位彪形大汉。本来来个彪形大汉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彪形大汉在八十年代初的中国却不常见,因为那个年代的人普遍偏瘦,各个都营养不良的样儿,忽然出来一个浑身肌肉疙瘩的人,的确是有些扎眼。

这人不但长的扎眼,做出的事儿更扎眼。

这彪形大汉一进屋,做的第一件事儿不是跟大家打招呼,而是直接走到头铺,三下五除二把头铺的被褥扯到了地上,然后一抬手,扔上去了一床新被子,自己脱了鞋就躺了上去。

见过嚣张的,但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这些拘留所的常客们,随便哪一个不敢带刀子在街上扎人?这人是谁?怎么敢在这里这么嚣张?

一屋子人,没一个人说话。也许并不是不敢说话,更多的觉得惊诧。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了本来应该睡在头铺的张老六,看张老六作何反应。这张老六虽然不是东霸天那样的江湖大哥,但毕竟也是一号人物。这彪形大汉这么做,是在是太折张老六面子了。

哪知道张老六一脸堆笑的朝那彪形大汉走了过去:“大哥啊,这被子是我的,你招呼一声我就搬走了呗,你干啥扔地上啊!”
“是小六子啊。哎,小六子啊,给大家唱个曲儿吧!”这彪形大汉眯着眼睛,头都不抬,懒洋洋的躺在铺上。
“唱什么呢?”这张老六还真听话,还真要唱。
“恩,《打金枝》吧!”这彪形大汉看来不怎么文艺,但挺曲艺,喜欢听曲。
“浩然大哥,这个我唱不太好。”张老六面露难色。
“唱不好也得唱,我爱听。”

听到这里,大家都明白为什么这个彪形大汉为什么这么嚣张、这么不受规矩了。

啥叫规矩?规矩就是由强者制订,然后由弱者遵守的行为规范。因为他是张浩然,所以他有权力不守规矩并制订规矩。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八节、我的唾沫星子,那也是钉子 第十节、商业计划

  1. 看来目录里没有的文章就是没人看啊。慢悠悠的坐沙发一个。我听说杀狗不是靠灌水吗?

  2. 确实存在。令当事人昏迷,失去知觉,还会失去短暂记忆。有强烈副作用,剂量把握不好会造成严重伤害。

  3. 老子孔子都是人类轴心时代的代表人物,西方人对于他们祖先之人类轴心时代的代表人物只有继承从不批否。中国一些反孔批儒者何以愚蠢至呀?令人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