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二节、 “不服者,上!”(下)

2008-04-17 | 2:52 am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45,228 views

第二部 第二节、 “不服者,上!”(上) 第二部 第三节、 九十年代城市里的山大王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2 12:20:20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二、 “不服者,上!”(下)
  
  
  当时年仅14岁的晓波当然不敢去抢成年人的钱,他只去抢同龄人中的零花钱。放学的路上、台球室、游戏厅这三个地方是晓波主要抢钱的地方。
  
  当时我市的大型街机游戏厅不下20家,赵晓波终日游荡其间,他从不去李四的游戏厅闹事儿,一是不敢,二是因为李四的游戏厅里游戏机不多,多数都是连线扑克机,在那里玩的多数是成年人
  
  二狗曾亲眼目睹晓波在游戏厅里抢钱。
  
  “兄弟,我今天还没吃饭呢,给我点钱我买俩面包去”趁游戏厅老板不注意,晓波掏出刀子对正在打游戏机的孩子说。
  “大哥,我没钱”被勒索的孩子看起来很紧张,哆嗦着的手连操纵杆都拿不稳了。
  “没钱?”晓波边说着边去搜这小孩子的身了。晓波经常对二狗说:搜身这东西比较专业,又快又好且无遗漏的搜身一般人根本做不到,而他,无论小孩子把钱藏在哪里,他都能找得到。
  “操,没钱,这是啥!”晓波搜出了五块钱和几个游戏币后打了那个小孩子一耳光。
  
  小孩子不敢说话,眼巴巴的看着晓波。
  
  “敢骗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告诉老板,今天我就杀了你!”晓波抢了钱,然后再恐吓一句。
  
  晓波不仅抢钱还抢游戏币,他自己虽然不打游戏机但他卖游戏币。老板卖一块钱四个卖一块钱五个,反正游戏币是抢来的,不卖白不卖。
  
  其实游戏厅的老板也知道晓波经常来抢钱,但是没办法,都知道他是赵红兵的亲侄子,虽然赵红兵还在狱中,但张岳等人可是都在外面,如果真收拾了晓波后患无穷。
  
  二狗认为虽然晓波的这一系列行为和张岳类似,都是通过暴力手段赚钱,但晓波的确不如人家张岳。毕竟张岳是帮人家要帐,得到的报酬是劳动所得。晓波则是赤裸裸的抢。
  
  并且,晓波在那时就已经有女朋友了,那个女孩子大概比他大两岁,也是辍学在家。
  
  赵红兵听到晓波的所作所为后挠头不已,总想找机会和晓波谈谈。但是晓波现在大了,有了自己的朋友和生活圈子,不再粘着二叔了。别说赵红兵找不到机会跟他谈,就连他爸爸平时都见不到他的踪影。
  
  在赵红兵出狱后一个多月的某一天,赵红兵借口过生日,请了三桌朋友,又请了一桌小孩子,也就是二狗和他的那些侄子侄女们。按理来说赵红兵和朋友们一起吃饭,不该带二狗这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孩子,但是赵红兵就是为了能够见到晓波,另摆了一桌。
  
  赵红兵当时肯定心想:你二叔过生日,还特地找人请了你,你总该来吧?
  
  晓波来是来了,但是比谁来的都晚,看样子迷迷糊糊,头发乱七八糟,一看就是前一天又不知道在哪里过的夜,肯定没回家。
  
  “晓波,你过来坐”坐在赵红兵旁边的张岳朝晓波招手。
  “张叔”晓波睡眼朦胧的走了过来
  “你昨天晚上又没回家吧!”赵红兵强压着怒火,尽量克制。
  “昨天晚上在同学家住的”
  
  “谁家?为什么不回自己家住?”赵红兵气得有点哆嗦了
  “我不愿意回家”晓波头都没抬,随口回了一句
  “是谁把你从小养到大?你有种你别姓赵!永远都别回家!”赵红兵本来想坐下来好好和晓波谈谈,但是看到晓波这一身痞气,实在按捺不住了。
  “…………”晓波看见二叔真生气了,也不敢答话,但是表情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啪!”赵红兵狠狠的抽了晓波一个耳光。“你给我说话!!!”赵红兵那段时间总听到他哥哥对他诉苦,赵红兵今天是真怒了,他从小把晓波带大,从没动过晓波一个指头,今天抽了晓波一个耳光,而且极响。
  
  “哇………”晓波居然哭了。
  “二叔……我是不敢回家……我一回家我爸爸就打我……现在连二叔你也打我”晓波哭的很伤心。
  
  刚才在气头上的赵红兵抽了晓波一耳光后也觉得出手太重了,看见了晓波哭得很伤心,赵红兵也心软了。
  
  “晓波,别哭了,晚上我带你回家,我跟你爸爸说,让他不打你,好吗?”
  “恩…………”晓波哭着点了点头。
  
  赵红兵的哥哥脾气极其暴躁,一看到孩子犯了错误就大打出手。绑在树上抽,吊起来打都是家常便饭,他可能认为,只有下狠手才能让孩子不敢再犯。他哪里知道,他这是在给他的儿子传达一个信息:只有暴力才能解决问题。在赵红兵哥哥的暴力手段之下,晓波也日趋乖张暴戾。而且一犯了错就不敢回家,怕被爸爸打死,只有在外面瞎混,过着半流浪的生活。
  
  “晓波,今天二叔只跟你说一句话,这是你爷爷送我的一本书上写的。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意思就是说:用兵逞强就会遭到灭亡,树木强大了就会遭到砍伐。强大的总是在下边,而柔弱的却总在上面。你懂吗?”赵红兵轻声说。其实赵红兵这句话不但是说给晓波听,也是说给在座的张岳、李四等人听。毕竟大家都是兄弟,没有尊卑之分,赵红兵也不好意思去教育张岳等人该如何行事。
  “恩……”晓波似懂非懂
  “红兵,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我倒不那么认为……”张岳想和赵红兵讨论讨论
  “呵呵,不说了,咱们吃饭喝酒吧!来,祝我们的好大哥红兵生日快乐!”小北京打断了张岳,他也怕赵红兵教育侄子变成了张岳和赵红兵二人的争论。
  “生日快乐!”大家举起酒杯,开怀畅饮起来。
  
  饭吃了大概半个小时,张岳的传呼“嘀嘀嘀”的响了。
  
  “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儿,先走了”张岳看了一眼他传呼上的留言
  “呵呵,什么事儿,那么急?不会是李洋急着要等你回家交作业吧!”小纪坏笑着说
  “别瞎说,我和李洋还没结婚呢,交什么作业?这是我们公司的事儿”张岳边说着边穿上了西装外套。
  “张岳,需要帮忙的话我带几个人过去?”李四说。李四清楚,这不定是张岳的哪个手下在讨帐时遇到了麻烦。
  
  “四儿,不用,这点事儿我自己就能办,你们继续喝酒吧!”张岳说得轻轻松松,转身往外走。
  “张岳!”赵红兵叫住了张岳。
  “啥事儿?”张岳回过头来
  “小心点,有事儿给小申打传呼。我们大家都在这里,等你回来咱们继续喝,你不回来我们谁也不走”赵红兵其实很担心张岳,但是毕竟他是主人,大家刚刚坐在一起吃上饭,他也不好意思先离开。
  “呵呵”张岳朝赵红兵笑了笑,没说话,转身走了。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二部 第二节、 “不服者,上!”(上) 第二部 第三节、 九十年代城市里的山大王

  1. 70只PM大都是我XY时期刷的,而且放置了大半年,宝石我除了刷了几只新MEGA玩玩,其他时间哪有时间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