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二节、 “不服者,上!”(上)

2008-04-17 | 2:51 am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43,322 views

第二部 第一节、 出狱(下) 第二部 第二节、 “不服者,上!”(下)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2 9:55:33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二、 “不服者,上!”(上)

四年多以前的社会中的颇具墨家侠义之风的混子道德体系已经被摧毁,新的混子道德体系却还没建立。

九十年代是我市最为暴力、血腥的年代,失去了道德约束的各路“豪杰“终日大打出手,狠角层出不穷。去年二狗春节时曾经听一位同乡评价说:九十年代,我市年龄在16-25岁之间的男孩子,各个都是古惑仔,没几个没有提刀砍过人的。

这句话虽然有些夸大其辞,但也十分能说明当时的混乱。八十年代的年轻人所具有的一些纯净的崇高理想在九十年代物欲的冲击之下已荡然无存,那些失去了理想与追求的年轻人们都把斗殴比狠在社会上扬名立万当作了人生最大的追求。

八十年代赵红兵等人虽然是经常打架,但毕竟还是讲规矩的,绝对不欺负老实人,打架仅在混子之间进行,即使混子间打了架,谈和以后的都是朋友,这是江湖规矩。但九十年代的混子就是完全不同了,谁狠谁说的算,就靠欺负人赚钱。

二狗想:虽然赵红兵在八十年代可以凭着胆色和义气在仅仅两年多的时间里迅速成名,但是如果把他放到九十年代,或许他就有点不合时益了。九十年代,适合的是张岳、李武、三虎子这样一身匪气的人,而不适合赵红兵、小北京这样一身侠肝义胆的人。

幸好,赵红兵已经在九十年代之前成名了并且登上了神坛,更加幸运的是,九十年代,我市的几位江湖大哥多是赵红兵的兄弟。

社会的沧海桑田和人性的日渐贪婪并不足以使出狱后的赵红兵震惊,真正使他震惊的是他的侄子:晓波。

赵红兵发现,他已经不认识他的侄子晓波了。

1992年,晓波14岁,是我市市中心十余所初中高中13-17岁年龄段的学生混混中首屈一指的人物,心狠手黑的程度和社会上的混子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是当时20岁出头的社会上的混子,也要让他三分。

那年晓波的身高已经至少有175cm,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和赵红兵颇有几分相似,虽然脸上仍略带稚气,但无论谁都得说他是个小帅哥。他虽然形似赵红兵,但他的眼睛和眼神却又像极了张岳。

当时社会上的人都评价说,赵晓波和赵红兵一个样,都不是什么好人。二狗和晓波一起长大,清楚的知道晓波的那些年的所作所为。二狗心里明白,赵晓波和赵红兵绝对不一样。

晓波继承了他们赵家的领导能力和他二叔的浑身是胆,却没有把侠义之风很好的继承。换句话说,晓波只继承了赵红兵打架斗殴和领导混子的本领,却没有继承赵红兵侠义之风。

徒具躯壳,却没有灵魂。

二狗记得晓波那时候干的坏事可以分为三类。1,打架斗殴。2,抢钱、讹钱或讹烟。3,逃学出去搞对象。

晓波打架的本领根本就不次于他的二叔,纯属无师自通。或许是他从小就看到叔叔们视打架为儿戏,无论对方有多少人拿着什么家伙他都从不畏惧,所以他也是从不怕打恶仗,而且每逢恶仗必胜

二狗印象深刻的是赵晓波被学校开除那次,也就是赵红兵出狱前几天。那年晓波上初二,在学校外面已经树强敌无数,但晓波从不畏惧,二狗认为晓波之所以有心 理优势基于以下两点:1,二叔在江湖中的名气使晓波确认他身上的确带有“社会大哥”的优秀遗传基因,他自信他必将成为新一代的社会大哥。2,惹到了谁都不 必担心打击报复,急了他就去离学校不远的电子游戏厅去找李四,找不到李四他就去找张岳。这二位叔叔一出面,全市哪个混子敢对晓波动手?不过话说回来,晓波 还真没去校外找过几次人,他在同龄人中的大哥地位是靠他真刀真枪的打出来的,当然也不排除有些社会上的混子畏惧他那群叔叔的名号,不敢对他下手。总之,九 十年代初晓波之骄横在我市的学生中一时无两。二狗从中也沾了不少光,当时感觉晓波就是二狗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干哥们儿十分荣幸。

二狗和晓波在同一所中学,只不过二狗要比晓波低一届,那年二狗上初一。那是一天晚上放学,二狗亲眼目睹了晓波的威风。

那时二狗所在的学校禁止在校内骑车,所以同学们都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晓波和他的几个平时要好的同学推着自行车向校外走。这时,他们发现,校门口外有十 几个高中学生模样的人正抽着烟倚在自行车上等人。晓波他们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一周前和他们结仇的三职高的学生,今天他们明显有备而来,各个都把手伸到书包 里,显然书包里藏着家伙,个别比较长的管叉还露在外面。

晓波继续推着车往校门外走,他才不怕这些比他大了几岁的学生呢,但晓波的几个同学看样子是比较怕,不过有晓波走在前面,他们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晓波走了出去。

晓波等人推着自行车刚刚出了校门还没等骑车自行车就听见那十几个三职高的学生喊:“就是他们!”。

只见三职高的学生各个从书包中掏出了匕首和管叉,朝晓波等人冲了过来,气势如宏。

半秒钟内,胆色高低立判!

刚才跟在晓波身后的几个同学全都扔下自行车,转头就往校内跑。

只有晓波一人掏出挂在腰间的军匕,迎面冲了上去,气势更盛,毫不畏惧!晓波,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晓波迎面抓住冲在最前面的的一个高大男生的领口后朝他的胸口连刺两刀,晓波这就是想要他的命!被刺的人虽然也抓住了晓波的领口而且手里的管叉虽然也砸在了晓波的头上,但显然没有什么杀伤力。

他被晓波连刺两刀后松开了抓住晓波的手,捂着肚子坐在了地上。

晓波刺倒一人以后觉得左胳膊一凉,又一个人的匕首扎在了他的肩膀上,晓波回头又是一刀,扎在了那人的脖子上,被扎的人转头就跑,他虽然敢扎人,但他可不是晓波这样的亡命徒。

三职高的学生们这下是见识到了晓波的狠劲。他们本来想凭着年龄大几岁欺负晓波,哪想到眼前的晓波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孩子!

三职高的学生怕了,虽然手持刀具但也无一人敢上前。

“不服者,上!”晓波手持带血的匕首,棱着眼睛挑衅的朝着三职高的学生喊。这句半文半白的话是晓波的口头禅,意思就是:谁不服再就上来和我打,我奉陪到底。晓波棱着眼睛的表情像极了一个人,张岳。

三职高的学生没一个人敢动手,甚至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晓波冷笑一声,扶起自行车跨上:“还有谁不服?”

对方依然无一人应声。

晓波蹬着自行车扬长而去。

被晓波连捅两刀的那位命大,抢救了一日一夜后活了过来。随后,晓波被学校开除。在赵红兵出狱前的几天,晓波终于成了一个职业混子。

晓波除了热衷于打架外,另外的一项恶行就是抢钱。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二部 第一节、 出狱(下) 第二部 第二节、 “不服者,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