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杯酒,喝出了不同的江湖》——东北的土匪头子VS江南的流氓大亨

2010-01-25 | 10:52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8,315 views

紧急通知 三件事啊,嘿嘿





【这是东方文化周刊给我出的命题作文,我简单的写了点儿,大家7月22日见,近期我的确手头有事儿,见谅】

2009年,中国火了个小沈阳,上海火了个周立波。周立波的“海派清口”在上海不是一般的火,想看场他的表演还真是一票难求。

在周立波的段子中,有这样一段:“哥们,你知道中国哪里出流氓不?上海出流氓,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你们东北出土匪。要知道,流氓,是从来不打人的,打人的就不是流氓。我们上海流氓看谁不爽只说一句话:把他做掉!去做的可都是东北人!”

我万万不能苟同周立波这句话。如果拿杜月笙跟张作霖比,恐怕杜月笙他老人家也没这胆子。只要多少有点文化的中国人就知道,那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根本不具备可比性。

不过话说回来,周立波这段话倒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一个问题:东北的黑帮显然更加鲁莽,而江南的黑帮则更工于心计。

下文中,我想通过我亲历的两次酒局,来让大家来感受下东北的江湖与江南的江湖究竟有何不同。我绝非要褒贬其中某一方,而是要描述一下各自不同的特色。

看过我写的长篇小说《东北往事—黑道风云20年》的人一定会对张岳这个人物印象深刻。此人的爷爷系当年纵横我市及周边几市的土匪头子,匪号镇东洋,这镇东洋身上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老远一看就知道此人必定是个啸聚山林的绿林好汉。

做为土匪头子孙子的张岳,也是我市九十年代的黑社会头子,现已被正法。在这里,我不是想要讲张岳的故事,而是要讲一个张岳的细节,这个细节,在我的书中也不曾出现过。

我记得在我7、8岁时,曾经见过张岳等一群“黑社会大哥”聚在一起喝酒。喝酒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这些人经常聚在一起喝酒。但是在喝酒的过程中,张岳的一个细节的确是令我终生难忘,回味至今。

我活了28年,就没见过任何人像张岳一样拿酒杯。我也相信,这样的拿杯姿势不但咱中国当今社会没有,而且,全世界现在都没有。张岳的拿杯子的姿势绝对是独一无二。

正常人端杯喝酒是怎么端?大拇指在一侧,另外的四根手指在另一侧,轻轻的捏着杯子,碰杯,喝酒。

可是人家张岳是怎么端杯?他是这样的:大拇指和小指放在杯子外侧,食指、中指、无名指搭在杯子的内沿,提起杯子,跟大家用力一“撞”,然后一饮而尽。

现在我简单还原一下张岳那天喝酒的情景:

一个白净秀气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人,用他特有的方式“提”起满满一杯酒,食指、中指、无名指三个手指的第一指节都浸在了酒里,可他根本不在乎卫生不卫生,提起杯子以后仿佛是用尽全身力气跟大家一“撞”,他这一撞,把所有人的杯子的酒都撞洒了,可他还是不在乎,一仰脖,一大杯白酒一口就全干了。他干了,别人也只能干杯了。

“张岳,你就不会好好拿着杯子喝一次酒?!”一个一向和张岳关系不错的人看不过去了。
“你管我呢?!”张岳棱了这人一眼。
“你看看谁像你那样拿杯子?”
“我就这样拿杯子舒服!”
“你把我们的酒都撞洒了。”
“我愿意,你服吗?!”张岳看样子是被说得有点儿火了,想动手。
“都别说了,不就是碰洒了点酒吗?继续喝酒,喝酒!”有人在打圆场。
“来!喝!”张岳再次以那特有的姿势提起杯子,再次把别人的酒都撞得洒了一身……

当时我还真不懂张岳为什么以这么奇怪的姿势拿杯子,直到前段时间和一个朋友聊起这事儿,听了朋友的回答我才豁然开朗。

我的朋友是这样回答我的:“你知道山寨大王是怎么喝酒的吗?原来的山寨大王都是用碗喝酒,那时候没杯子。做为山大王肯定不能双手捧碗喝酒啊,小喽啰才双手捧碗喝呢。那山寨大王怎么喝酒呢?他就是用你所说的那姿势,拇指和小指放在碗的外沿儿,中间的三根手指捏住碗的内沿儿,这样大碗喝酒,那才真是有派头。你说的这个人的喝酒姿势,是纯粹的土匪姿势,而且绝对是土匪头子姿势……”

我听完这席话乐坏了,这朋友说得还真准。看来,这张岳连喝酒的姿势都从他那土匪头子爷爷那继承了。此时我再回忆张岳喝酒时那提杯、撞杯的架势和当时脸上那混不吝的表情,那真是活脱脱的土匪头子,尽管这张岳长得书生气十足,但就喝酒这一下,就让他的土匪后代身份尽显无疑。

当然我描述张岳的“土匪头子”喝酒的姿势并不是目的,我想表达的是:张岳这简单的一提杯一撞再一仰脖,蕴含的东西还真不少。不信?我说来听听。

他“提”杯子时有三根手指头的第一个指节都浸在了酒里,可他根本不在乎究竟是卫生还是不卫生,手指头究竟有没有病菌,这就说明他做事根本不计后果。他鲁莽。

他碰杯时根本不在乎是不是把别人的酒撞洒,一副唯我独尊的劲头,这能说明他什么?他霸道。

他喝酒时从来没喝过半杯,不管是啤酒还是白酒,从来都是一仰脖喝得一杯不剩,这说明他什么?他豪迈。

他喝完以后因为别人说了他几句话就要翻脸动手,这说明他什么?他冲动。

就喝这一口酒,一个东北鲁莽、霸道、豪迈、冲动的纯爷们儿的形象就鲜活的出现在了大家面前。我认为,用以上这几个形容词去形容东北自古至今的江湖中人都可以。

因为这东北历来是少数民族和流放犯人的聚集地,19世纪中叶开边以后又涌入了太多的山东好汉,而且据说直至解放前,东北的男人数量还远远要高于女人的数量,直到最近这些年东北的男女比例才平衡。这群爷们儿在东北广袤的土地上又找回了野性,放倒了一片片原始丛林,又放倒了一个个张着血盆大口的猛兽,他们啸聚在山林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和寒风斗争,再和冰雪斗争。

在这样靠最原始的武力获得主导权的环境里,自然会产出一大批大秤分金银的土匪。慢慢的,就形成了东北特有的“土匪文化”。直到现在,东北的男人还都多少带些匪气。这也包括我,我被上海的朋友们称之为“半个土匪”。

江南一代,绝没有土匪生存的土壤。为什么呢?正所谓“自古苏松半天下”,也就是说:苏州府和松江府缴纳的钱粮可以占全国所征集的赋税的一半!可见苏州府和松江府自古就是富庶之地。以前所谓的“苏松”所涵盖的区域,大概就是今天的苏州、无锡、上海这江南一带。在这个锦绣繁华的烟雨江南,可能会出现东北那群要与天斗争与兽斗争与人斗争的野性的汉子吗?绝不可能。

江南只会出现杜月笙、黄金荣那样靠着智商一步步上位的“大亨”。下面,我再谈谈我所见识的江南流氓大亨。

大概是在5年多以前,那时候我刚刚大学毕业,有一天,我一个在很有影响力的杂志社当记者的高中同学给我打来电话。

“二狗,我现在出差到了上海。”
“有空吗?过来喝酒。”
“你有空对吧,有人要请我喝酒,你一起来吧。”
“我认识吗?不认识我就不去了。”
“不行,我在上海只认识你,你最好陪我一起去。”
“为什么让我陪你去?”
“有人爆料到我们社,关于上海一起经济案件的爆料,我们社派我来调查一下。结果我刚来了两天,就有人给我打来了电话要请我喝酒。”
“……你去喝这样的酒,恐怕不合适吧。”
“这酒,不喝可能不行。”

我从他这电话中听出了我这高中同学的担心,无奈,只能硬着头皮跟我这同学去“赴宴”了。

当晚,在上海某个知名的会所,我见到了请这顿酒的东家。那人的年纪,肯定比我和我那同学俩人年纪加在一起还大,见到他我当时就有张口叫叔叔的冲动。这个“叔叔”很瘦,穿着讲究的西装,白衬衣,没打领带,看起来像是个成功商人甚至知识分子。尽管如此,我却一下就嗅到了他身上的江湖味——此人必是江湖中人无疑。

“来了!”他起身,示意服务生倒了几杯红酒。
“我叫阿斌。”他略带矜持的笑容让我感觉是在参加一个上流社会派对。

阿斌举起了酒杯,我看见了他那双像是弹钢琴的女子般修长纤细的手。他手中的高脚杯碰我杯子的力道,大概是张岳的万分之一。而且,碰杯时,他脸上的表情比空姐还温和。

我秉承着半个土匪的习惯:一口就把这一杯红酒给干了。
我抬头看才发现,阿斌原来只抿了一口,当时我的表情可能是有点局促,可能,当时涉世未深的我是摄于阿斌的雍容和优雅。

阿斌也看出了我的局促,笑笑,也一口把那杯红酒干了。

这一晚上,阿斌接了几个电话,开头语不是“X局长”,就是“X主任”。
这一晚上,和阿斌一起来的几个人,除了几句简单的客套话,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完全唯“阿斌”马首是瞻。

我的理念一向是:“喝酒就是为了喝醉才喝的,既然不喝醉,还喝酒干嘛?”结果这一晚上,嗜酒的我感觉像是没喝酒一样,很是憋屈。

后来,我听别人说,这“阿斌”的确是个江湖大哥。再后来,我听我那高中同学说,这“阿斌”最后还是进去了,而且牵扯出来的案子还不小。

和张岳比,这阿斌多了点善解人意,少了些霸气。
和张岳比,这阿斌多了些克制,少了些冲动。
和张岳比,这阿斌多了些精明,少了些鲁莽。
和张岳比,这阿斌多了些优雅,少了些豪迈。

张岳的理念是肩膀齐为兄弟,喝酒时两个人能吵起来甚至动手。阿斌的理念是等级一定要森严,他说话的时候,小弟根本没说话的份儿,在阿斌面前,他的小弟就像是当年杜月笙、黄金荣收青帮徒弟一样,看来,阿斌也遗传了当年上海滩大亨的精髓。

我实在无法给这两个江湖大哥分出高下。我只能说:张岳是练九阳神功的,而阿斌是练九阴真经的。这俩人一个过于阴柔,另一个过阳刚。这可能也就是东北江湖和江南江湖的区别。

这同一杯酒,张岳和阿斌喝出了不同的味道。

文章的结尾处我必须补充一句:别入江湖,以上这两个江湖大哥的真实原型,现在都已经被正法了。混黑社会,没好下场。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紧急通知 三件事啊,嘿嘿

  1. 强烈挺这句“喝酒就是为了喝醉才喝的,既然不喝醉,还喝酒干嘛”。我平常不喝,要喝就要喝到微醉,不能大醉,因为前几年大醉后太难受。

  2. 等他缓过劲来?除了咱中国,这个世界从古至今有哪个国家能跌下去又“缓过劲来”?能一次又一次“缓过劲来”的只有咱中国。再说,就算英国能“缓过劲来”,他能缓到哪里去?能把日不落的大英帝国“缓”回来么?

  3. 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在黑摔跤手,你都是一个脑残,就算你说的是对的,你也没办法去左右wwe的走向,我从来没有去骂过任何的摔跤手,包括山羊,就算你不喜欢他但也不要去贬低他骂他,你在扯二连篇的说这不好说那不好,只能体现出你这不喷不黑就会断jj的先天性心理,你就从

  4. 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在黑摔跤手,你都是一个脑残,就算你说的是对的,你也没办法去左右wwe的走向,我从来没有去骂过任何的摔跤手,包括山羊,就算你不喜欢他但也不要去贬低他骂他,你在扯二连篇的说这不好说那不好,只能体现出你这不喷不黑就会断jj的先天性心理,你就从

  5. 留言板变成感谢平台是笔者我很想看见的如果我的这篇文 能让大家回想起曾经值得感激的画面我很荣幸。

  6. 但是各种动画电影电视剧里充满了各种吃可乐饼吃章鱼小丸子吃炸肉饼炸薯饼吃关东煮我的天原来是不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