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节、是兄弟吗?【下】

2010-01-25 | 10:47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10,432 views

四十九、是兄弟吗?【上】 五十、醉生梦死【一会儿有事儿,开会回来,再改一下第五十节,重写一遍,然后,就结束了】





日期:2009-06-19 13:07:24

四十九、是兄弟吗?【下】
这个歌厅,就没有别人,全是一群江湖中人,谁没事儿大年三十跑出来唱歌啊,这歌厅今天是黑社会包场了。
人都在二楼。
“红兵大哥,武哥在里面等你们。”有小弟跟赵红兵说了一句,挺客气。
李武所在的那个超大的包房里,起码坐了20个人,还有10几个是站着的。

映入赵红兵眼帘的李武,吓了赵红兵一跳:半年不见,这李武像是老了好几岁,都瘦得脱相了,一脸的憔悴,本来眼睛挺大,现在那眼皮耷拉着老远一看跟李四似的。
“红兵大哥、大伟你们都来了。”李武站了起来。“坐,都坐下。”李武好像是在热情款待去他家的客人,一点儿都不像在跟仇人对话。
“李武,过年好。”
“过年好,过年好。”李武也问好。“大家都认识吧?”李武问。
“认识”,“认识”,“当然认识”。
赵红兵、李四等人坐定了,赵红兵挥了挥手,丁小虎等人都出去了。李武挥挥手,他的小弟也基本都出去了。据说当时的情景是,丁晓虎等人坐在李武所在包房左面的包房,李武的小弟坐在右边的包房。这两帮人虽然互相有的也认识,但是各坐在一个包房里,都不打招呼,各个都手持长短不一的枪支和刀具,大家都知道,一会儿如果大哥们谈不拢,各个就得抄起家伙该崩的崩、该捅的捅。以前的那点儿交情,那算什么?

今天是大年夜,在这里没饺子吃。如果动起手来,这必将是我市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次火拼。因为,当前我市其它的任何一伙儿,都绝没有赵红兵这个团伙的火力,这样的热武器火拼,只会发生在赵红兵这个团伙分裂之后。
“红兵、四儿,小纪,今天过年,咱们兄弟几个喝一杯。今天这么多老朋友都在这里看着咱们,咱们都是自家兄弟,咱们兄弟几个有点误会,喝完这杯酒,咱们还是兄弟。”李武这几句话,不知道准备了多久。现在说出来,还是挺让人难以拒绝的。
“……”没人回话,没人提杯子。
附和着李武举起杯子的,只有孙大伟。
“……”李武挺尴尬,他早就想到了会尴尬。
“兄弟我的确有做得不太对的地方,我先把这杯酒喝了。”李武一口把酒喝了,胸口有些起伏不定。可能,他也觉得自己委屈。
“……”还是没人说话。
“四儿,红兵,你们不是说来谈和的吗?你们说话啊!”孙大伟急了。

“李武,小五呢?”李四终于说话了。
“在隔壁的包房里,我的兄弟在陪他喝酒。”
“让他过来吧。”
“可以,但是,四儿,你得答应我件事儿。”
“说。”
“咱们是兄弟,就算你不把我当兄弟,我一样把你当兄弟。刚才我说了,咱们俩是误会,真是误会,你要是想听我解释,那我就解释,如果你不想听我解释,那也无所谓。今天这么多社会上的朋友在这,我就想问你一句,我现在就让小五过来,我绝对没动他一指头,我们以前的一切恩怨,全都一笔勾销,今天过大年,过了这大年,咱们还是兄弟。行不行?”
没等李四说话,来“主持公道”的黄老破鞋发话了:“四儿啊,李武啊,亲兄弟也打架,你看有几个亲哥俩儿从小到大没红过脸的?真没几个,但是你们看有亲哥俩儿打完一架然后就一辈子不来往的吗?绝对没有,都是打完就和好。你们就像是亲兄弟一样,闹点儿矛盾是正常的。你看我和红兵,以前不也打架吗?你看现在我们……”黄老破鞋说着说着还搂住了赵红兵的脖子。不管怎么说,装了四十多年的黄老破鞋今天算是说了句有用的话。

“不行。”李四自己一仰脖,“倒”下了一杯啤酒。
“四儿,咱是来谈的,你就说说为什么不行吧,要么,你说个条件……”
“王宇的手指头怎么办。”
“王宇没跟你说这事儿的来龙去脉吗?我是动手打了他,但是是我的兄弟一时没控制住砍了他,砍的时候也没想到他用手去挡……”
“我没问你他是怎么伤的,我是问你他手指头怎么办。”
“我给钱了。”
“给钱他手指头就能长出来了?”
“四儿,你话不能这么说,那你想怎么办?因为他这两根手指头就要我命?昨天晚上,要不是我躲得快点儿,我活不到今天了,因为王宇两根手指头,你想要我命,今天这么多人,你让随便让谁评评理,你看谁能说你四儿这事做的对。”
“昨天的事儿,你算在我身上也可以,我承认,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我承认。那我问你,我这次进笆篱子,是你点的么?”
“……”
“是还是不是!”李四那眯着的小眼睛冒了寒光,一直低沉的嗓音骤然拔高。

“是。”江湖中人最鄙视背后“点”人的,到了今天,李武也算条汉子,没抵赖,承认了。
“你不点我,王宇这事儿也真就这么算了。但你点了我,我找人黑你一次,说得过去吗?”
“说得过去。但是一报还一报,你进几天笆篱子,我在鬼门关上溜达了一圈,勾销吗?”
“勾销。”
“那喝杯酒,我们还是兄弟。”

“等下,王宇的手指头呢?他是我亲兄弟,本来我真不想跟你要说法了,但我今天就是要跟你要说法。”
“四儿,说个数。”
“这事儿,和钱没关系。”
“你要怎么样?”
“我要你手指头!”
“……四儿,你太不讲理。你问问王宇,那天是王宇不对还是我不对。”李武说得不能说不真诚。
“……”其实,李四那句“要你手指头”的话也就是一句气话,他莫名的进了看守所,换谁谁不火啊,看着眼前各个零件都完整的李武,再想想跟了自己十几年的王宇,李四是真想让他掉两个零件。但李四也就是想想,不会去真干。李四也知道,那事儿也不能完全赖到李武身上。
“我手指头在这,你拿去,我绝不吭一声。我要是吭一句声,你就再剁我一根手指头!”李武把手拍在了桌子上,眼眶子通红,眼眶子里,全是眼泪。
“四儿!”赵红兵急了,怕李四真动手,给李四使了个眼色。

“四儿,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呢?”
“四儿”
大家都劝李四。
李四看着眼前这个眼眶子通红的李武,想起了当年,这哥儿几个都穷得叮当乱响,一起坐在那个小破130货车上,放着“霍元甲”的磁带去乡下收废品,车上,抽着烟吹着牛逼,何等的快乐,每天能多赚10块钱,晚上吃饭就多了两瓶白酒,多赚了20块钱,晚上就多两个菜。今天,都已经身家千万,却到了现在这个田地。
想起这些,李四,下不去手。
“你手指头我不要了,你把砍了王宇的那个兄弟交出来。”李四也想给自己个台阶下。
“他去新疆了,他的帐算我身上,我手指头就在这。”李武眼泪流了出来。
李四拿起一整瓶啤酒,仰脖倒了下去。今天,李四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能,李四那小眼睛的眼眶子,也红了。

“李四,你装的也太大了吧!”说话这人嗓门不小。
说这话的人,是袁老三,李武根本没叫他来,他是听说李武要和李四谈判跟着别人跟来的,李武根本就没叫他,但是他来了李武也不能撵他走。
一瓶啤酒刚倒下自己肚子的李四正有气没处撒呢,听完这句话,猴子似的他“蹭”的一下跳上了不锈钢玻璃的茶几,“我操你妈!”李四那手中的空酒瓶子抡在了袁老三的头上。啤酒瓶“哗”的一下碎了:“操你妈,这有你说话的份儿吗?”李四拿着啤酒瓶子的茬子指着袁老三。
袁老三抄起一瓶啤酒刚想站起来,就被三只大手按着脖子给牢牢的按在了沙发上。“别你妈的动!”按他的人是费四和小纪。

“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

站在茶几上的李四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对象,茶几上一排空啤酒瓶子,李四每说一句“这有你说话的份吗?”就在袁老三头上敲碎一个,响声真清脆。
袁老三被费四和小纪两个人按着,动弹不得,满脑袋都是被啤酒瓶茬子扎出的血,血流满面。
“四儿,别打了,他是我找来谈和的。”
李四砸下了7、8个啤酒瓶子后,李武拉住了李四的胳膊。
今天,李武是这里的主人,他不能看着李四这么打下去。
听见了这边儿的动静,赵红兵、李四的小弟和李武的小弟,都聚在了包房的门口,他们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四十九、是兄弟吗?【上】 五十、醉生梦死【一会儿有事儿,开会回来,再改一下第五十节,重写一遍,然后,就结束了】

  1. 上一篇眼泪没流下来,这篇终于忍不住流下来了!!! 还是两个字感动!!!
    其实这事也不能全怪李武,要怪只能怪袁老三那火人.每件事都是他们挑起来的.

  2. 李武这人我琢磨不清,小聪明绝对杠杠的,大聪明有时有,有时就一点也看出不来。

  3. 无限月读导致除被须佐能乎护住的鸣人他们第七班以外的所有忍者都被引入了梦中世界。身为火影的纲手也毫无招架之力同样坠入了梦境世界——。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在木叶村里,眼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