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被迫害妄想症

2010-01-25 | 10:40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11,424 views

四十四、他不会相信 四十六、车祸





李四被抓了,赵红兵倒是放心了不少:李四这下暂时安全了,李武暂时肯定还没能力渗透到看守所里。在看守所里,难道还有人敢动李四不成?以李四的知名度和本事,谁敢动?!

李四被带走第二天,赵红兵就接到了李洋的电话。

“红兵,李四是不是被抓进了?”
“是。”
“是不是和李武有关?”
“……不知道。”赵红兵确实当时还不能确定。
“红兵,李武的事儿,我只管一次。要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兄弟的事儿,你们怎么处理,我绝对不管。我上次打电话说情,那主要是因为他和张岳是从小玩儿到大的朋友,有时候他来我们家,偶尔跟我聊聊张岳小时候的事儿,我挺开心的。但要是他做事儿不上道,我绝不勉强你们,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赵红兵笑笑,没答话。

赵红兵暂时还真没时间顾及李武,他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把李四搞出来。赵红兵知道,李四这次进去可能就是由于他多年之前被通缉,李四虽然在广州犯过大案,但是已经有人顶了罪,案子已经结了。尽管在李四回来以后也办过二虎,但是和二虎的事儿已经私了,二虎连司法鉴定都没做。

虽然这次是上面下来的人直接办案,有点儿麻烦,但是想把李四搞出来,难度还不是很大。

赵红兵动用了自己的关系网,开始想办法保李四出来。

赵红兵当时尚不能确定就是李武点的李四,所以只能按兵不动。但是李武却表现的异常焦躁。

李武,是被吓的。

因为,李武在李四入狱之后患上了“被迫害妄想症”,据说,现代人中,有10-20%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妄想心理,而被迫害妄想症则是最常发的,常人的表现是比如站在阳台上,总担心被别人推下去等等。但李武的“被迫害妄想症”显然比谁都严重,据说在李四进去10天之后,李武就把自己家的防盗门全换了,又把自己的钢窗外面焊了铁栏杆,把自己家弄的跟个监狱似的。李四入狱20天过后,李武的老婆把住在一楼的那户人家养的狗买来然后给杀了,原因是,只要住在一楼那家的那只狗半夜叫一声,李武就立马翻身起床,抓着那被他焊得跟笼子似的家的窗户开始向楼下盯着看,紧紧的盯着,一盯就是俩小时,半夜楼下那狗要是叫三次,李武这一夜都不睡了。

李武越不睡,情绪就越不对,被迫害妄想症就越严重。他是被二虎在家里被人翻窗户进去给弄成了废人给吓坏的。

有时候,李武也必须不得不去参加一些社交活动,这完全是他硬着头皮去的。有一次,他在桌上和别人吃饭,他的一个小弟悄无声息的从后面拍了他肩膀一下,据说李武“嗷”的一嗓子蹦了起来,一张大圆桌都被李武给撞翻了。当李武回过头来看到是自己的小弟拍了自己一下时,当场就虚脱了。众皆愕然:怎么一拍就把李武吓成这样?

后来大家都知道了,无论是和李武说话还是和李武打招呼,一定要从正面。从李武的身侧或者身后跟李武打招呼,说不定李武当场就拔出枪来把人杀了。

据说李四进去一个月以后,李武就已经没人样了,形销骨损,两眼无神,至少瘦了20斤,老了5、6岁。

真正进了看守所的,看来不是李四,而是李武,李武把自己的灵魂囚禁了。

后来有人评价说:照这样下去,根本就不用赵红兵、李四去收拾李武。就李武这精神状态,他最多再顶半年,如果不进精神病院,那他肯定是吸毒缓解精神压力了。如果李武吸了毒,就照他这妄想症严重程度,很快就得对毒品重度依赖,那他李武离死也不远了。

李武当然惦记着黑赵红兵,但他连赵红兵的影儿都摸不着。

李武的社交能力和把握并利用别人心理弱点的能力确实比赵红兵、李四都强,但他显然是还没等开战,就输在了神经上。

赵红兵的每一根神经,都是铁打的。李四的每一根神经,也都是铁打的。就算是再高度紧张,他们也能自我调节并表现出冷静与镇定,这就是上过战场的人和地痞的区别。

什么叫惶惶不可终日?李武这就叫惶惶不可终日。他就快死在自己手里了。

在李四刚进去的时候,李四手下那群死士集体来找过赵红兵两次,其中有几个人,是从广州、佛山专程回来的。

“红兵大哥,肯定是李武干的,现在四哥进去了,我们听你的,你发句话,我们就弄死李武,弄死他就是白弄。反正现在四哥在里面,怀疑也怀疑不上四哥。”
“等等,别急,这事儿急什么啊?!”
“等?!要等到什么时候?”
“很快。”
“很快四哥就能出来?”李四的这些手下有点摸不清头脑,这李四刚被上面的人弄进去,都没经我市公安局的手,赵红兵哪儿有这么大的本事。
“恩,很快。”
“多久,还两个多月就过年了,四哥能出来过年吗?”
“别问了,很快。”

赵红兵心里有谱,他早就打探到了:李四没什么大罪,不是什么涉黑大案,无非还是当年砍东波那点儿破事儿。很快就得移交本市的公安机关处理,只要交给本市的公安机关处理,那就好办多了。

此时的赵红兵在想别的事儿。李四这次进去,肯定是得判了,判得是轻还是重是个问题。把李四搞出来当然重要,但让李四少判两年甚至获得缓刑更重要。

“沈公子,这大半年来,我和四儿资助的那些学生、孤寡老人的记录,你那有记录吧?”
“有。”
“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我。”
“你要用这个帮四儿。”
“对。”

赵红兵还打电话给了五妹。

“四儿资助外地学生的银行转账记录,你还有吗?帮我弄一份儿。”
“有,我可以去拉。”
“好,准备一份。”

几天后,赵红兵请了一顿饭,来了30多人,这些人,全是李四资助过的对象:学生、军烈属、孤寡老人。

“李四,现在进去了,就因为前些年收拾了东波一顿,现在被抓起来了。”
“东波我们知道,那是流氓,收拾他这样的人,是替天行道。”
“对,都知道东波就是流氓,但是没办法,现在这案子被翻出来了。”
“他那么好的人现在被抓起来了,还有天理吗?”
“所以,我厚着脸皮,请各位帮个忙。”
“李四是我们的恩人,我们能帮得上他啥忙肯定帮,那还用说吗?我们怎么帮,你快说吧!”
“这事儿也不难,李四不是资助过你们吗?你们就把李四帮你们的这些事儿,如事写出来,不用夸张,写完以后,再联名写个信。”
“这有啥难的,他帮了我们那么多,我们写出来那是应该的。”
“就算让我去法院门口下跪请愿,我也干,没有他,我儿子今年根本就上不了大学。小李这么好的人收拾了个流氓还被抓,真是冤枉啊!”一个老头情绪比较激动。
“老大哥你别激动,李四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战友,他真是个好人。大家帮忙写点儿东西,这对以后李四打官司肯定有帮助。”
“应该的!”

赵红兵明白“民意”的重要性,这东西可以说非常有用,也可以说完全没用。就算是他赵红兵疏通了关系能让李四轻判,但总得给人家轻判的理由吧?总不能“强行”轻判吧?!

赵红兵这边儿进展挺顺利,他和沈公子几乎天天都请人吃饭,想早点把李四捞出来。赵红兵还嘱咐丁小虎、二龙、王亮等一向控制不大住自己情绪的人,这节骨眼,千万别跟李武的小弟和那些太子党再起冲突,先把李四捞出来再说。

赵红兵这事儿办的可以说的滴水不漏。

五妹隔几天就给赵红兵打电话:“四哥春节时能放出来不?出来呆几天也行,等过完年再回看守所。”尽管五妹是李四的老婆,但她还是习惯管李四叫四哥。
“努把力,有戏。”
“我们家姑娘想他了,开始时我糊弄我姑娘说:你爸出门去广州了,春节时候差不多能回来。我姑娘可当真了,现在天天数日历,倒计时呢……”
“我努努力。”

赵红兵也听到了李四在里面传出来的话:“跟红兵说说,早点儿把我弄出去,最好春节之前我能回去,我想我姑娘了。实在不行,我回去就大年三十过个年,过完年我就回来。”李四的想法和五妹是一样的,在我市看守所里那些有钱有势而且罪名又不大的嫌犯,逢年过节“请假”回家,挺正常。这些人多数都没什么重罪,有家有业有财产,不可能为了躲避几年的徒刑跑路。

赵红兵这边儿办得越顺利,李武就越心惊。他是怕李四收拾他,所以想办法把李四搞了进去。如今李四真的进去了,李武更心惊了,这李四出来还不得要他的命?

据说李武太后悔当时把李四弄进去了,现在他李武,更加骑虎难下了。

过了2002年元旦,赵红兵把事儿办得都差不多了,该疏通的关系也疏通了,基本可以确定:李四肯定不会判什么重刑,而且,春节期间可以“请假”回来。

在赵红兵“办事儿”的时候,李武根本不敢从中作梗,虽然他已经得了“被迫害妄想症”,但他现在还报有侥幸心理,希望赵红兵和李四能放过他。他当然知道,他作梗一旦被赵红兵知道了,那他肯定是彻底完了。

他在考虑:李四大年30早上放出来之前,是不是要跑。

跑?不大好,总不能一跑就不回来了,再说一跑就显得自己心虚了。
不跑?这更加可怕,要是李四出来把他也弄成二虎那样人不人鬼不鬼怎么办?

李武的被迫害妄想症日趋严重,据说过了腊月20,李武已经水米不进了,家门都不出,天天盯着窗外。据说那时候李武的手机白天时候几乎总在占线,因为李武在打电话,打给谁的不知道,但他这电话一共就两句话,这两句话,李武每天都来回来去的说:

“你说李四不会真把我怎么样吧?”李武的这句话是祈求对方说出“李四不会把你怎么样,”,他需要这样的安慰,十分需要。
“春节这几天来我家过吧,成天跟家人过年也没啥意思,今年,你大哥我带你们过年,咱们好好喝喝。”李武不敢跟别人说他是不敢一个人呆着,只能这样说。

过了腊月25,李武把老婆孩子都撵回娘家了。家里,聚着10多个小兄弟,据说,那几天他家已经成了个小军火库,长枪短枪好几把,枪刺斧头一大堆。没这些玩意儿,李武根本睡不着。

赵红兵当然知道李武现在的情况,他也担心神经已经要崩断了的李武真的在李四出来之前干出什么事儿来,他嘱咐了魏倭瓜:一定把你四儿的老婆孩子照顾好,防止李武狗急跳墙,也得找人盯着李武,看李武有没有什么动作。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四十四、他不会相信 四十六、车祸

  1. 九十年代初,还是在高中时,我们也经常打群架,我就是军师,因为当时我已通读三国N遍了,喜欢出谋划策,还有就是从小就被贯了“劳心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我一直认为自己动手就是劳力者。呵呵,我在上海,有空聚聚

  2. 刚刚提交我发表的七夕专题文章,就看见你的。我也很没耐心看长文章,所以我也习惯写文章分个段,而且每段字数不多。你没有注明七夕专题吗?怎么今天就发表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