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他不会相信

2010-01-25 | 10:39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11,762 views

请大家去新浪为本书的主要演员选角,您的意见很重要. 四十五、被迫害妄想症





“张岳的忌日,快到了吧。”半晌,赵红兵问了李四一句。
“……”李四没答话。

此时,李四在广东时手下的第一狠角“魏倭瓜”早已经回了我市,就是为了李四随时一声令下,马上安排人撞死李武。“肇事车辆”准备好了,“肇事车主”也早就安排好了,肯定是个能跟赵红兵、李四等人都能撇清关系的死士。

据说李四做事儿极其缜密:既然撞了,就一定要撞死,肯定不会撞个半死不活。撞是第一方案,倘若李武一旦躲了过去,那么,第二套方案启动,一定会有人把李武按在车轮下,让车轮碾烂李武的脑袋。

赵红兵团伙最大的敌人,不是大虎,不是老古,而是来自于李武。现在的李武的实力还没超越赵红兵等人呢,就已经不把赵红兵等人放在眼里了,要是有朝一日李武得志,那还了得?!李武近两年和赵红兵、李四等人越走越远,一见面那些口是心非的恭维和客套也让赵红兵和李四明显的感觉到:李武绝非池中之物,等李武真的发达了,早晚有一天会因为沈公子等人多年以来对他的讥讽和鄙夷和他们反目。与其等李武翅膀硬了,还不如及早动手。

赵红兵、李四要收拾李武,绝不是一时意气。

以前的李四,做事儿极少犹豫。以前的赵红兵,也从不优柔寡断。但今天这事儿,的确不得不让他俩纠结。张岳活着的时候,可是一直对李武照顾有加,如今张岳没了,李洋又叮嘱了几句,这还能动手吗?如果不动手,那王宇的手指头能自己长出来吗?赵红兵和李四挺挠头,其挠头程度有如当年二狗读高中时背那三角函数积化和差公式,什么sinαcosβ= 1/2[sin(α+β)+sin(α-β)]什么的,看着看着脑袋就有要爆掉的感觉。

赵红兵和李四现在的感觉和二狗在背那公式时差不多,乱,真叫一乱。据说,李洋的电话之后,他们二人曾有如下对话。

“四儿,我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你说。”
“如果这样下去,我们不动李武,那么李武一定会动你我二人。”
“……”
“因为李武太了解我了,也太了解你了,他知道,以你的性格,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他找李洋给我打电话。”
“你的意思是:李武即使知道李洋给你打了电话,他也不相信我们真的就罢手?”
“对,因为他还了解你和王宇的关系。”
“那他为什么还给李洋打电话?”
“可能是想以折衷的方式把这事儿解决吧,他现在是惊弓之鸟。咱们越不动他,他心里越慌。等到他实在承受不了这折磨的时候,他就会来动我们,这是肯定的。”
“那你现在怎么想?”
“四儿,李洋电话来了,保李武。我们认识李洋这么多年,李洋可曾求过我们一次?要是有一天,我们真的把李武碾在了车轮下,我们还有脸再见李洋吗?”
“……”李四没说话。其实李四自从听见李洋的求情,就已经下定决心不动李武了。

李四还记得几年之前在广州天河的那个又脏又破的大排档里最后一次见到张岳。只要当时张岳说一句话,李四肯定会赴汤蹈火,没说的。但是张岳就是没说,就是把所有的事儿都自己抗了下来,甚至李四给他的枪他最后都没用,他就是怕出了事儿连累李四。或许李四动动嘴皮就能解决的事儿,张岳宁可自己孤身一人去珠海冒险。这就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能自己抗就自己抗。有张岳这样的爷们儿做兄弟,这是赵红兵、李四的幸事。李洋也绝对配做江湖大哥的女人,虽然赵红兵等人一向对她敬重有加,但是人家李洋从来都是恪守妇道,不该说话不该插嘴的时候从来都不多说一句。今天李洋说了这句话,李四可能不听吗?

“刚才老亮说李武和袁老三在一起的事儿,我想,这样的事儿,李洋怎么可能不知道?李洋可从来都不是个糊涂的人。李洋今天能这样跟我们说,肯定她权衡过的结果。对吧。”
“对,李武这事儿,咱们必须要给李洋面子。”
“四儿,既然我们都已经决定不动李武。所以说,咱们要安抚住李武,否则,肯定对我们也不利。”
“恩。”

赵红兵和李四这两个从不曾手软的江湖大哥,今天,被李洋一个电话给缴了械。表面上看起来再强大的男人,也有弱点。

但他们的对手李武,还在露着利齿。

“安抚他,绝对不能直接跟他谈和。因为他现在是惊弓之鸟,我们就这么和他谈和了,他绝不会相信。他会继续防备着咱们,说不定哪天就向咱们下手。”
“那你什么意思?”
“带着点条件去跟他谈判,或许他才能相信。”
“你想带什么条件?”
“起码要让李武交出那个砍掉王宇手指头的人。”
“交出来你能把他怎么样?”
“砸烂他的手指头。”
“……红兵,这事儿,其实跟李武的那个砍王宇的小弟关系不大。李武不扇王宇那个耳光,他的小弟敢对王宇下手?”
“我当然明白,但是这个砍王宇的人必须要办。”
“……”
“不忍心了?这不像你啊。你不这么干,李武是不会相信我们真的能放过他的。”
“红兵,我们已经决定了不动李武了对吗?”
“对!”
“那我们就和李武去认真的谈,事儿谈明白了,咱们和他彻底掰了,这事儿也就算了。”
“四儿,我再说一次,咱们不把李武的那个小弟给办了,李武是不会相信咱们就这样放过他!”赵红兵有点急了。
“别办了,这事儿谈完就算了。”
“绝对不行!四儿,你什么时候变得心肠这么好?!?!”赵红兵真急了。
“……”李四不说话,看着赵红兵。

好像,李四从来没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赵红兵。

半晌,李四叹了口气:“红兵,你别问我心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我只想问你,你什么时候心肠变得这么狠。”这么多年来,李四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质问赵红兵。

赵红兵被李四问了一怔,对,自己的心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赵红兵自己也不知道,的确不知道。赵红兵当兵时的确是嗜血而且杀人不眨眼,但那是面对敌人。赵红兵刚复员时的确生猛,几乎打遍了当时全市所有的大混子,但那是在以暴制暴。那赵红兵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狠毒的?赵红兵自己真想不清楚,第一次入狱以后?第二次入狱以后?张岳被正法以后?什么开始变得如此狠毒的?赵红兵自己心中没有答案,反正赵红兵自己知道:砸烂人家一只手只为了让谈判的对方相信自己的诚意,这样的事儿,自己10年前,不会去做,5年前,也不大可能去做。

也就是说:赵红兵狠毒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儿了,从他20岁时他就明显比别人狠毒,不过那时候只是针对敌人和对手。赵红兵为了自己的利益对谁都能狠毒,那肯定是近几年的事儿。

男人的正常成长轨迹,难道就是年龄越大越狠毒吗?江湖中的男人,难道不狠毒就无法生存吗?

虽然每个人都不希望上面两个疑问句的答案是“YES”,但是,真正的答案可能就是“YES”。

“……四儿,可能我这么做的确是过了点儿。但是,我们绝对就应该这么干!要他一只手,换平安,或许是换的就是我们的命,你说,你愿意换不愿意换。”
“我不信我们主动和李武谈和,李武还能对我们下手。我们都放过他了,他还能找我们麻烦?”
“我再说一次,李武不会相信的!”赵红兵的眼睛都红了。
“我会让他相信!”
“他不会相信!。”
“红兵,我问你,你非得要李武的那个砍了王宇的小弟的手吗?”
“对,必须要。首先,我们要让李武相信,其次,我们也得帮王宇找回点儿公道。要,必须要。”
“这样吧,你打电话问问沈公子,他如果同意你说的,那我也听你的。”
“别问沈公子,沈公子不是混社会的人,别把他牵扯进来。再说,你问他也白问,他听我的。我说什么他听什么。”
“红兵,我以前也听你的,以后也听你的,你说什么我也听什么。但这次,我不听你的。”
“……”
“这事儿,就是李武干的,和他那小弟关系真不大。既然咱们俩已经决定放过了李武,就干脆全放过把!”
“不是那么回事儿!你怎么不懂我的意思呢?!”
“我懂你的意思,这次,听我的,行吗?”
“……”
“就听我这一次!”
“……行。”

赵红兵什么时候心开始变得狠毒的的确挺难说清楚,但是李四的确就是最近开始越来越心软的——尤其在张大、张二跪在他面前之后。

李洋接到了赵红兵的电话:“这事儿,跟李武说下,就这么算了,我们不找他的麻烦。”

是赵红兵、李四等人主动跟李武掰的,他们不可能去和李武当面谈和,只能让李洋当传声筒。

挂了电话,赵红兵对李四说:“以后出门,记得和魏倭瓜在一起,少自己一个人出门。”
“……”李四看着赵红兵笑了,他笑赵红兵多虑。这么多年,他李四黑过的人无数,自己倒是从来没被黑过。
“别笑,我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出门。”
“……”李四接着笑。

事实再一次证明:赵红兵是对的。

只是,李武的报复方式,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在王宇被砍后约20天,也就是那年的国庆节期间,李四的家门被两个中年男人敲开了,都是便装。

“是李XX吗?”来者说话显然有北京口音
“是。”
“我是XXX刑侦三处的,走吧。”

李四被李武“点”了。当然,李武绝不承认是他“点”的李四。但谁都知道,只要李四在外面一天,他李武就觉得如坐针毡。

两天后赵红兵才弄明白:这次抓捕李四的行动,连我市的公安局都没通知,人家XXX刑侦三处的人,下了飞机直扑李四而来,难怪连一点儿风声都没有。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请大家去新浪为本书的主要演员选角,您的意见很重要. 四十五、被迫害妄想症

  1. 从天涯赶到易读再赶到这儿,这两天真累,不过累并痛快着,看老弟的贴子,当浮一大白

  2.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你他妈凉夕有问题吗?!我看你全家都有问题,你很不要脸的说凉夕我看你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不用看你的脸都知道你是一个双面人,心胸狭窄,厚脸皮,嘴贱,有神经病,就你这种人才会喜欢念什么鬼嗨的人,还有,谁他妈会复制你这一条鬼东西,他妈的不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