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非常六加七

2009-06-03 | 8:25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29,542 views

《黑道风云20年》孔二狗签名书发货记录查询帖 四十三、必以国士报之





家人生病住院我陪床,这是人伦,没办法。耽搁了几天,见谅,下次更新时间未知,或许是今天晚上,或许是后天早上,更或许是四天以后……请大家近期不要来了,在6月15日前后再来,届时,应该第四部结局了。看到近期某些人的留言,我心寒,第一次觉得心寒。

赵红兵是摔了杯子走的。

大家都说,跟赵红兵喝了这么多年酒,第一次看见赵红兵摔杯子。

这是彻底掰了。赵红兵走了,李武跟大家打了个招呼也走了。

“小心点李武吧,他为了钱,连鬼都不怕。他为了出名,连老古都敢往死了整。”费四提起了当年李武盗墓的事儿。直到现在费四还怕鬼,但人家李武当年为了钱,可是真能豁得出去。
“动咱们?他有那胆量吗?”沈公子挺不屑。
“我是说红兵要当心。”费四说。
“……”沈公子看着费四笑了。

太多年没人敢主动对赵红兵下手了,都知道那后果真的很严重。

“以后咱谁见到李武,就可劲儿拿话呛他,他不是想有面子吗?咱就让他没面子!”沈公子也站了起来,准备走了。
“王宇、丁晓虎,你们听见了没?”沈公子又朝另外被刚才那通骂战惊得目瞪口呆的两桌人喊了一句。
“……”丁晓虎等人没人敢答话。

无论是赵红兵骂李武,还是沈公子骂李武,李武在今天这形势下,忍了。那要是丁晓虎这样的人骂李武,那李武还不得翻脸?李武的确是怕赵红兵,但他还能怕丁晓虎他们?怎么说李武也是个社会大哥,走路前呼后拥一大帮,或许沈公子和赵红兵见到他就敢骂,丁晓虎等人肯定是不敢。

第二天,李武家的门被敲开,有人给李武送还了五万块钱。

李武,心里更有数了。

据说,在这顿满月酒过去了大概一个礼拜,赵红兵和沈公子被市公安局的几个人请去吃饭。这顿饭当然是李武的“大哥”牵头,同时,还有刑警队的人坐陪。赵红兵当然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但是还不得不去。

二狗认为这顿饭也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据二狗所知,我市公安局出面调停帮派间仇杀,这尚属首次。

而且,出面的不只李武“大哥”一人,更有刑警队的人,这就说明:赵红兵和李武的矛盾,已经引起了公安局的重视,他们如果真的起了冲突,必然会有多起刑事案件发生,全市至少一半的江湖中人得参与进去,甚至省城的社会大哥都会参与到其中。李武“大哥”请的这顿饭,于公于私都绝对说的过去。

这顿饭,吃了俩小时,前1小时50分钟,都在心照不宣的寒暄和扯淡,最后10分钟,散席了走到了酒店门口,那才是谈话的主要内容。

“赵老弟,那个车是你的吧。”
“呵呵,是啊,你咋知道的?”
“我咋不知道啊?你这车牌号是我们交警队前几天拍出去的,我当时就琢磨谁能把这车牌号拍到手。前几天听说了,这车牌号一出来,你的一个小兄弟就喊了个价。然后当时就有人抬价,你知道你那小兄弟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的?”赵红兵是让丁晓虎去拍的车牌。

“听说,你那小兄弟站起来指着那抬价的就说了一句话:操你吗,我是帮赵红兵拍的。”

“……那孩子就那样,不懂事儿。他说那话可不是我嘱咐的,我回去说说他。”
“也不能说是那孩子不懂事儿,他说完这句,就没人敢应价了。就你这车牌就用那点儿钱就拍来了,你这是自己挂上了,要是你不挂转手一卖,估计肯定能比你这车值钱吧!”
“我就是拍来自己用的,卖什么啊!”

“恩,反正这车牌号你动了心思,别人肯定是不敢拍了,更别说挂了,毕竟这号全市就这么一个。得有什么胆子的人敢挂这号……”李武的“大哥”开始唠“正事”之前,“恭维”了赵红兵两句。作为一个公安局领导,能说出这样的话,真不容易。

“哪儿的话,我就是要图个吉利,我是真不知道丁晓虎他们怎么拍的这号,我也不差那几个钱。你要是觉得好,这号你拿去。”
“哈哈,别扯,我要是挂上这号,明天就得有人调查我。赵老弟啊,我的意思是,现在你混的真够可以的了,这车牌号挂你车上行,要是挂别人车上,肯定有一帮人惦记。你现在是不缺名声也不差钱儿,对不?!”
“……”赵红兵笑笑,没答话,他也没法答话。

“我就说啊,混到你这步真不容易,该有的你都有了,听说你又有了个大胖小子,你现在真是啥也不缺了。要是以你赵老弟的身份,要是再去社会上扯淡,那有点忒掉价了吧?”

赵红兵明白了,进入正题了。

“看你说的,我多少年没扯过淡了,你看我这岁数,还扯得动吗?”
“呵呵,是吧。听说你和李武这些天闹了点儿小矛盾?”
“就吵了几句,咋了,我们吵几句你都知道了?你们这本事真不小啊,呵呵。”
“你们之前关系不都挺好吗?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现在都老大不小了,当年在一起的穷哥们儿,还有啥可吵的啊。要么改天,我把李武也叫出来,你们哥俩儿唠唠?”

“我和他也没啥大事儿,以前关系是不错,但是现在,真不是一路人了,一起喝酒还是算了吧。”赵红兵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谁都说不进去话。
“赵老弟啊,你这么说,那我也不能说啥了。反正,你自己把握个度吧,吵两句也就算了,别把事儿整大了。咱们俩朋友归朋友,但别让朋友犯难,对不?你说你要是把事儿整大了,我该咋办?是办还是不办?要是把事儿弄到我也压不下来了,你说咋整?”

赵红兵乐了:“大哥你看你,我就和李武吵吵了几句,你怎么跟我和李武拼起来了似的?不至于,真不至于。”
“那最好了,老哥我岁数大了,磨叽点儿,别在意。我这活儿就不是人干的,你理解就行了。”
“理解,咋不理解。”

在这顿饭后,李武更是加强了戒备,招兵买马,他明白:赵红兵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不肯跟他喝上一杯和气酒,那就说明这事儿肯定没完,赵红兵的手段李武太了解了,自己不防着点儿,说不定哪天自己家里也进来个蜘蛛侠。

据说李武还联系了九哥,那时候九哥还没死。

“九哥,红兵这段时间和我有点不对付。”
“你们还能不对付?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九哥是通过李武认识的赵红兵。
“有点小误会,九哥,我觉得红兵现在真是看不上我,听说他跟别人喝酒时,也不忘磕碜我两句。”
“你们咋还整成这样啊?红兵不是那样的人啊!”

“九哥,我知道你和红兵的关系,我也知道,我给你打完电话,你肯定马上就给红兵打电话。反正,你要是给红兵打电话,麻烦你告诉他:兄弟我的确是差了点儿事,但是对他赵红兵,我从来都把他当大哥,到今天也是。”
“呵呵,我跟他说说。”

李武黑白两道是没少下了功夫,能打电话的打电话,能请吃饭的请吃饭,他目的不是想让这些人都帮助他,他就是为了如果跟赵红兵真的起了冲突,这些人能够袖手旁观不帮赵红兵就行了。

李武,始终为和平努力着。

其实当时的赵红兵也未必是想真要把李武整成什么样儿。他的根本目的就是:压住李武,逮着机会就折李武面子。

李武也尽量少跟赵红兵、沈公子等人打照面儿,无论去哪儿吃饭,看见赵红兵、沈公子等人的车在门口停着,肯定立马掉头就走。

但是有些事儿,光靠躲,肯定是躲不开的。

满月酒过去了小两个月,终于,李武还是很不巧的遇见了李四。

更不巧的是,当时李武和袁老三、小坤等太子党在一起。

他们碰面是在我市的一家比较大的歌厅里,李四、王宇俩人在和几个社会上的朋友唱歌喝酒。当时,是晚上11点左右,李四和李武等人碰面的具体地点,在那个歌厅的厕所门口。厕所,又是厕所。低着头、夹着包自己往洗手间走的李四,迎面遇见了李武、袁老三两人。据说,李武正在提着裤子跟袁老三吹牛逼。

迎面儿遇上的,躲都躲不开。

李四一抬头,看见面前站着的正是李武,没说话,横了一眼。

“四儿……”
“混的挺牛逼呗?”李四抬了抬他那大眼皮。
“……”
“操!”李四低着头、夹着包进了厕所。

对话就是如此简短,但李四对李武的不满和不屑却是表达了个淋漓尽致。

李武那本来就白净的脸顿时尴尬得刷白,和袁老三俩人木立当场,没话可说,想发作,又不敢。

李四上完厕所就自己先回了家,但几分钟后李武的包房里却炸了窝。

“李四牛逼啥?武哥你怕他干啥?!”
“都说李四牛逼,他还真敢把咱们咋地?”
“武哥你太给他面子了,你给他面子他是个人,你不给他面子他又是啥?!”
“今天晚上咱们就收拾他,太欺负人了!”

虽然袁老三始终没作声,但这群不知道李四厉害的太子党,却各个借着点儿酒劲儿“义愤填膺”。

“拉倒吧,都是兄弟,他们几个不把我当兄弟,我可把他们当兄弟。”李武自己也觉得挺憋屈。
“凭啥?!武哥,今天你不动手,我们几个也过去把那李四做了!”

人这东西都是人来疯,几瓶酒下去,几个人一嚷嚷,平时不敢干的事儿也就敢干了。再说这群太子党,一向挺目中无人的。

“拉倒吧,都早点回家吧!”李武始终都是难得的理智。
“找他去!”
“别扯淡,赶紧回家!”

拉都拉不住,小坤等几个人掐着啤酒瓶子就去了李四的包房。

李武一声叹息:这下完了。

李武没出去。

小坤等人出去没超过2分钟,李武就听见外面叮铛的打了起来,啤酒瓶子破碎的声、惨叫声、怒骂声……

这是咋了?李四不是走了吗?

原来,这帮人没找到李四,倒是找到了王宇,都知道王宇是跟李四玩儿的,两句话说完就打了起来。王宇酒喝的有点多,一出门口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被小坤等人摁在了地上,啤酒瓶子大皮鞋,全朝王宇身上招呼了上去。

“都他吗的别打了,那是我兄弟!”李武还是冲了出去。

当年王宇是跟李武玩儿的,虽然后来跟了李四,但是跟李武的关系也还一直可以。

小坤等人停手了。

“操你吗刚才谁打我?!”站起了身的王宇灰头土脸。
“我他吗的打你!”

得,又打起来了。

“别他吗的打了!”李武又冲进人群,把这两帮人拉开了。

王宇什么时候挨过这样的欺负,刚被李武拉开,王宇就又冲了上去。

“王宇,看清楚了,是我。别他吗的打了!”李武是真急。
“武哥,你闪开,我今天非整死这帮小崽子!”
“王宇你别动!”

看见王宇一副不打出人命不罢休的架势,李武也恼了,毕竟,这帮太子党是为李武出头的。李武拦了两次让王宇少挨了不少揍,但是王宇居然还要打。

“武哥,这没你事儿,你让开!”
“这些全是我朋友,你要是想打,先打我吧!”
“这没你事儿!”王宇红眼了。
“你他妈的跟谁说话呢?!”李武终于爆发了。

一忍,再忍,在这个当年的小弟面前,李武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再忍下去,实在是颜面无存了。

“没你的事儿!”王宇还要冲。
“别他妈的动!”李武推了王宇一把。

王宇伸手就拨开了李武推过来的手。

“你老实点儿!”李武火更大了。
“你让开!”
“你跟谁说话呢?!”
“这没你的事儿!”
“我操你吗!”李武抬手就是一耳光。

李武俩月来所受到的羞辱,终于转化成了这一耳光。

王宇挨了这耳光一下没反应过来,他真没想到李武能动手打他。

“你老实点儿!别给脸不要!”
“你他吗的打我!”
“打你又咋了?!跟李四混了就不认识我了是吧!”
“我操你吗!”

王宇还没等骂完,一把雪亮的片儿刀砍了下来。

王宇下意识的用左手一挡。

左手的四根手指头齐刷儿的落在了地上。

紧接着,又一刀砍在了王宇的头上。

王宇转头就跑……

半小时后,有人给在医院里的王宇送去了两根手指头,大夫认识,那是中指和小指。

“武哥让我送来的。”
“两根?他少了四根手指头。”大夫说。

电话再打过去,那边说:“掉了四根?在地上只找到了两根,可能是人太多,太混乱,现在都打扫干净了,找不到了。”
“……”
“我不要了”王宇说。

王宇的中指和小指都接上了,很离奇,一只左手,只剩下拇指、中指、小指,没有了食指和无名指。

几年以后的春晚,范伟嘲笑假装脑血栓病人的赵本山说:“你那手型是啥意思啊?!是非常六加七啊?!”第二天,大年初一,王宇就有了新外号:“非常六加七”。因为,王宇的手型和赵本山那“非常六加七”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黑道风云20年》孔二狗签名书发货记录查询帖 四十三、必以国士报之

  1. 越看越爽了,狗哥的签名书到手了。哈哈,真开心

  2. 沙发,难道是真滴?我骄傲啊,二狗,慢慢来,我拿你小说当上班啦,争取看到退休,那才有意思呢

  3. 守了几百个日子。我坐个沙发我容易吗!建议二狗给每个沙发守护者免费赠书一本!真送不出送个照片啊…打折卡啥的咱也乐意啊!

  4. 自己写自己的,谁爱说啥说啥。希望二狗每天开心。

  5. 呵呵,把二狗的作品从头看到尾,现在又开始看第二遍了,真是过瘾!赞!!!

  6. 一个字,悲.都不忍心在看下去了.但二狗写的太好了.又不得不看.

  7. 狗哥,我4月20号付款了,为什么发书单里没有我的名字啊?请核查,邮箱里我给你发信了。
    ==============
    如果是要签名书+2张照片的,冲印足量的照片昨天才拿到,这两天会统一发出。

  8. 狗哥啊,您别心寒。一小撮分子是坏不了咱这锅汤的。

  9. 书到了,上来汇报一声。二狗的签名很酷啊,照片也很酷。不过那张带眼镜的的白净小生是谁啊?王宇?富贵?呵呵。

  10. 狗子  别整些没用的,又是出差时间比看你帖子的人多,你怎么现在有点爱吹牛比了?写就好好写,别说些没用的.你发了大财这些人还是这些人你还是你.心寒都是自己找的.有那个心真的就把书写好,人这一辈子不管做什么事,做成一件就很满足了.写书也是一样.

    =====================
    呵呵,我是二狗,那我以后不说话了,就当个自动发贴机吧。无论我说什么,只要说一句,都会有人不满,难,真难。

  11. 这一节又是历史转折点,表现为如下几方面:

    1. 赵红兵不和解。到目前为止,赵红兵基本没有主动攻击过谁(至少二狗没介绍过)。他在争斗占了上风的时候也从未主动去扩大事态。也许之所以李武敢去撬他的墙角也就是认为自己即使越线了但是服软认输就行了,犯错成本很低。但是这次事件很怪,红兵大哥不但“挑起”了争端,主动扩大事态,并且破天荒地在“胜利”之后仍然拒绝调解。更怪的是这件事发生在自己的结拜兄弟上。请注意是结拜兄弟。如果说他的理智动机是清晰的,那么他的moral动机是什么呢?是什么造成他的这个重大改变呢?

  12. 没想到是因为王宇而挑起的血战,我一直以为是别人,或许是沈公子什么的…. 其实这事是早晚的事,毕竟李武一直跟红兵不亲,红兵是觉不能忍受一个跟自己不亲的社会大哥存在的.

    二狗,你的书现在在我们公司传阅,一批85后的小朋友上班啥事不干,就看你博客呢,影响力实在太大了…..要不啥时候咱们喝点小酒???

  13. 我一直支持你哈,更新慢点没关系,有事情上天涯说一声,我们一定支持你

  14. 看了很久了,第四部也要结束了,四哥可能即将死亡,说2句,给自己留个纪念。
    二狗说的“大哥”吃饭躲“大哥”这事我还真见过,我家这里的2个社会人,在20年前是穷哥们,在10年前是哥们,后来就变成了朋友,据说他们看见另一个人的车,立马掉头,对于这事社会上谣传的版本不下100.因为他们是社会大哥,所以他们的座驾我们这个小县城的人都认识,有一天,我和几个朋友在一个烤肉喝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出去放水,看见了大哥A的车,等我放水结束的时候就听见那面骂了起来,原来是大哥B也来了,他看见了A的车,准备走,下面的小弟牛逼闪闪的说一些酒花“大哥怕他干什么、、、”等等。大哥B在骂自己的小弟,大概意思就是“你们跟我图什么啊,赚钱要紧”。
    本人文化不高,乱说几句。

  15. 黑社会也是社会,想躲哪躲得开撒,王宇成残疾人了心里苦,当年多挺拔的小伙!

  16. 二狗不要心寒,真正的狗迷,决不会这样的。
    应该说血战不是王宇挑起来的,是太子党惹得货,一群纨绔子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拍车牌那段绝对的晓虎风格呀

  17. 还有王宇怪可惜的,这会真成了红兵大哥的小弟了,看手就行了

  18. 第四部也要完了。。。。。留个纪念吧

    地方太子党太怂

  19. 前排占座。二狗的友情链接的第1个连接不上啊。

  20. 二狗,你别心凉~兄弟们有时候催你,是因为喜欢你写的文章。(除了个别挑事的人。)有些人可能话不好听,但是绝对没有恶意。你家里有事,你就先忙着,人之常情,我们不会不理解的。

  21. 俺用Google Chrome浏览器。这东东发留言时灵时不灵。只好分开发。

    2. 公安局出面。一方面,国家暴力机构专政机关介入并且调解(!)“江湖”纠纷,背后的代表意义俺就不多说了。另一方面,也说明了TG的曾经的铁拳—-公检法,其暴力程度大大下降了。这是社会文明发展的一个折射。试想,红兵大哥武功再强,智力再高,财势再大,比当年的杜月笙、红枪会、一贯道、乌龙山土匪等反动会道门如何?TG铁拳到处,那些人数以十万计的反动会道门土崩瓦解灰飞烟灭。那里用得着公安局长“劝解”刑警队长作陪?试想,如果是严打期间,尤其是第一次严打,红兵大哥能不能逃出性命都可能成问题。这说明天朝的文明程度大大提高了,而黑社会组织却是这个文明进程的副产品。

  22. 你三姐夫要调动工作到省高法了,我也得跟着去啊。”三姐说得挺轻松。个人认为其实红兵也是半个太子党。但不是从小养尊处优的。还是那个年代教育出来的人顶事。

  23. 3. 对待“社会大哥”的态度。TG王朝曾经信仰严格的善恶二元论,不是好就是坏。几十年前甚至十几年前,即使在东北这个“胡子文化”泛滥的地方(笑)(注:胡子在东北是土匪的意思,再笑),黑社会也是一个“坏”的东西。当文明程度发展的时候,二元论逐渐让位于多元。人们心中开始接受好和坏之间的东西。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呢? 俺也不知道。

  24. 看了二狗的4部小说了,从天涯看到这里,一直都是潜水,这个是第一次留言。看到这次更新,好像是故事的一个高潮又到了。加油啊。

  25. 二狗应该注意修正一下路线了。

    因为感觉“编”的迹象越发明显。

    编筐编篓全在收口,努力,把最后一段写好。

  26. 二狗别心寒,混天涯就得选择性无视

    别因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至少俺算你一个朋友

  27. 家人康复挺顺利的?
    有空多陪陪家人
    这是好事儿
    不要等有个病灾的才尽孝心
    常回家看看,至少多打电话

    不过话说回来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生存在这样的江湖
    你都已经有了传说
    不用太去在乎太多
    毕竟,路是自己的

    这评论跑题挺远的
    确是有感而发
    以上

  28. 为人尽孝,人之常情。不需要解释什么,二狗。
    我最近也在医院照料父亲,不要说看看小说,就连工作都要为之让路。多保重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