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四十五节、谢谢你们,终于抓到我了

2008-04-17 | 2:44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6,732 views

第一部 第四十四节、fight and die is death destroying death(下) 第一部 第四十六节、墨者红兵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18 12:37:20
四十五、谢谢你们,终于抓到我了

时间在那一刻定格。

土豆死了,死相非常难看,据说他死的时候表情很错愕,至死手还紧紧的抓着他的那把没能打响的喷子。猎枪的子弹从他的左侧脸颊穿过,直贯后脑,和一年以前费四轰他右脸上的一喷子相映成趣。

几秒钟前,这还是个鲜活的躯体,叫嚣着与三扁瓜比狠。如今,作茧自缚,这个鲜活的躯体已经变成了一具血污的躯壳,这具血污的躯壳下面,曾经包裹着一个卑微渺小且龌龊的灵魂。

手里依然端着猎枪的三扁瓜的表情和土豆一样满脸的错愕。他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他可是来废了赵山河的啊!可现在发生了什么?他枪杀了和他素无仇隙的土豆!他杀人了!

三扁瓜端着枪的手开始颤抖。据说,这是他拿了几年枪以来第一次开枪,就是这一枪,就杀了一个人。

可能,在他俩都认为自己是条汉子,是个敢做惊天动地的大事的汉子。可在这件事儿过后的二十年中,我市了解此事的混子每每提到这次枪战,对他俩的评价多数情况下都是三个字:俩虎逼!

关于虎逼这个词汇二狗在前文中已经做过名词解释,虎逼虽然做事不考虑后果,但多数情况下也是讲义气,敢做敢为。虎逼和汉子有一些的不同,汉子是讲义气、有 担当,又懂得适当的忍耐。 汉子和虎逼的区别很小,虎逼多一点耐心多一点头脑就会成为一条汉子。如果三扁瓜懂得忍耐,杀的是赵山河或者陈卫东而不是土豆,那么他也会被人称之为“汉 子”,而不是“虎逼”。

三扁瓜呆呆的站了6、7秒后,拿起枪转身就向饭店外面跑,他知道,他不得不跑路了。

等他想开摩托车跑的的时候,发现惊慌失措之下钥匙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他扔下摩托开始跑,很快,消失在了街的尽头,他开始了他的亡命天涯。

这个扔在了青原鹿门口的摩托车,成了公安局破案的第一条线索,这个摩托车在车管所登记的车主是赵红兵。

据说,三扁瓜在亡命天涯期间,曾在长白山上吃着野草与树根度日,还曾上过大兴安岭过着野人般的生活,也曾到过呼伦贝尔草原为当地的牧民打草,食不果腹,尝受过了人世间最痛苦的折磨。

两年以后,在霍林河煤矿的一个小工地打杂的三扁瓜被捕,当警察给他戴上钲亮的手铐时,三扁瓜长长的舒了口气,表情前所未有的轻松,一脸微笑。

“谢谢你们,终于抓到我了”三扁瓜对抓他的警察说,眼睛里流露出感激之情。

他过够了这样的日子,出现在他的面前的三个穿着绿色警服的人民公安,对于他来说,是阎王爷,更是救苦救难的南海观世音菩萨。

这就是生不如死。

共和国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但没他的容身之所,没有一个地方能让他安稳的睡上哪怕十分钟。或许,他曾经希望那天在青原鹿被打死的是他,而不是土豆。

当天晚上,赵红兵被刑警队带走,原因有二,一是凶犯停在饭店门口的摩托车是他的,二是赵红兵与上次在医院的枪案有关。公安局不找他找谁?

赵红兵在接受审问期间,无论被上了什么手段,始终一言不发。他知道,他晚说一会,三扁瓜或许就能走得更远一些。几天后,当刑警队锁定了凶犯并且确认赵红兵与此事无关将赵红兵释放。

满脸倦容的赵红兵见到小北京后张口刚想说话,就呕了一口血,紫红色的。

二狗曾经听到过一个笑话。说是有一个美国警察、一个英国警察、一个中国警察在一个森林外喝酒聊天,谁都不服谁,都认为本国的警察是全世界最厉害的警察, 后来英国警察就说:“我们来个游戏,比试一下吧!我们现在把兔子放进这个森林里,看谁能最快把它抓出来”。中国警察和美国警察纷纷表示赞同。这个英国警察 就抓了只兔子放进了森林里,随后英国警察派了100名特警进了森林,各个手持微冲,把森林翻了个遍,一天一夜,没抓到这个兔子,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美国 警察一看英国警察这样不行,他调来了直升机等先进设备,GPS什么的都用上了,200个人,三天三夜,也同样没能抓到这只兔子,郁闷至极。这时已经喝得醉 醺醺的中国警察站了出来,孤身一人摇摇晃晃的进了森林,英国警察和美国警察对中国警察的做法嗤之以鼻,“就这样也能抓到兔子?”。五分钟后,迷迷糊糊的中 国警察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只鼻青脸肿、鼻涕泪水全流出来的狗熊,只见这只狗熊边跟着中国警察走边哭着说:“大哥,你别打了,求求你真别打了,我就是兔 子,我就是那只兔子!”

赵红兵不是狗熊,他虽然没有狗熊般强健的身躯却有着比狗熊坚强一万倍的精神。赵红兵能够顶住,全是凭着“义气”二字支撑。

赵红兵出来以后第二天,他的饭店里来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高欢的妈妈。

“阿姨你来啦,小申去泡茶”赵红兵赶紧招呼。

只见高欢的妈妈径直朝赵红兵走了过来,“扑通”一下给赵红兵跪了下来,双手抓住了赵红兵的腿。

“求求你,放过我女儿”高欢的妈妈满脸是泪。
“您怎么了?”赵红兵被惊得不知所措,赶紧连拉带拽被高欢的妈妈扶了起来。
“求求你,放过我女儿,我不想让我女儿将来守寡”高欢的妈妈继续说着这句话,依然抽泣不止。
“阿姨您这是怎么了?我和高欢很好啊”赵红兵依然不解。

“我知道你在外面的名声,我也知道你现在又和一起杀人案有关。你这样下去,我女儿肯定得守寡啊!我求求你,放过我家女儿吧”高欢的妈妈说着又要下跪。
“………………”赵红兵明白了,高欢的妈妈是知道了他的一些劣迹,想逼他和高欢分手。
“……我和高欢现在很好啊”赵红兵从来没想过要与高欢分手,他一直以为他们一定会白头偕老。
“你知道吗?你这样会害死了我的女儿”高欢的妈妈带着哭腔喊

“那您说怎么办?”
“和我的女儿分手,永远不要再和我的女儿联系”
“那您为什么不问问高欢的意见?您也可以去说服她啊”
“她不听我的话,如果你不和她分开,那我今天就死在这里”高欢的妈妈已经泣不成声了

“阿姨你冷静,休息一会”赵红兵也动容了,他很善解人意,他能够理解高欢的妈妈的所作所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源自母亲对于自己女儿真挚的爱。
“求求你了…………”高欢的妈妈呜咽着,说不出别的话,只会说这句话。
“…………我晚上就和高欢说分手的事儿,阿姨您放心吧”赵红兵思考良久,轻声的说出了这一句,赵红兵此时心乱如麻。他,真的放不下高欢,但又不得不同情眼前这个他的至爱的母亲。
“谢谢你了”高欢的妈妈又跪了下去。

赵红兵再次扶起了高欢的妈妈,“阿姨您放心吧,晚上我给高欢打电话”。
“谢谢你了…………”高欢的妈妈浑身颤抖着。

赵红兵和小北京二人把高欢的妈妈送回了家。

可能在高欢的妈妈心中,赵红兵是个恶魔,是个她女儿即将要嫁的恶魔。

“你真的要和高欢分手?”在回来的路上,小北京轻声的问。
“恩……”
“你舍得和高欢分手?”小北京也有点急了
“恩……或许我和高欢分手对高欢真的有好处。”半晌,赵红兵回答出了这一句。“也许,高欢的妈妈说的是对的”

小北京不再说话,递给了赵红兵一支烟。

当天,赵红兵给高欢的宿舍打了电话。

“什么时候放假?”赵红兵故作轻松
“还有一个礼拜了,很快就要又见到你了”电话那边的高欢兴高采烈。
“恩,高欢,有件事儿想跟你说”
“什么事儿?”

“……我们分手吧!”赵红兵鼓足勇气,憋出这一句话,说这句话时,他的心在滴血
“你怎么开这样的玩笑?呵呵”高欢仿佛听出了语气有点不对,声音有点颤抖,但还是故作轻松,她希望这句话是假的。
“我没开玩笑,真的”赵红兵下了狠心又说出了一句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高欢的声音很轻。这个女孩子就是这样,越是激动的时候表现的越冷静。

“我喜欢上了别人”
“这不可能!”高欢说
“我们分手吧,现在我不喜欢你了”赵红兵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尽量使自己的语音不颤抖。
“我不相信!刚才你说的是骗我的,对吗?”高欢的声音颤抖了。

“没有,我不喜欢你了,你回来以后,我们也不要再联系了”
“你…………”

没等高欢说完,赵红兵挂掉了电话,颤抖的手毅然决然的挂掉了电话。他怕再听高欢说一句以后,他改变了主意。

电话挂掉,赵红兵柔肠寸断。

当晚,赵红兵和小北京二人喝了四瓶白酒,小北京人生中第一次醉酒,赵红兵当晚被送到医院,饮酒过量导致胃出血。

赵红兵和高欢再次见面时,已是六年之后,那时的高欢,已身为人母。

赵红兵几天后从医院出院以后回到饭店,收到了高欢的一封信,信封上的字体依然隽秀。赵红兵没有拆开,把它放了起来。

他不敢看。

他什么大事儿都敢干,但他看不得心爱的女子心碎。这封信,分明就是高欢那颗碎了的心。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四十四节、fight and die is death destroying death(下) 第一部 第四十六节、墨者红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