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四十四节、fight and die is death destroying death(上)

2008-04-17 | 2:43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6,444 views

第一部 第四十三节、有多少爱可以乱来 第一部 第四十四节、fight and die is death destroying death(下)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16 1:51:04
四十四、fight and die is death destroying death(上)

浑身剧痛的刘海柱挣扎着坐在了马路牙子上,“扑”,朝地上重重的吐了口唾沫,吐出来唾沫是紫红色的,基本全是血,血里面还有两颗牙。

刘海柱又连续的吐了多口,直到唾沫的血色变得淡了,他才停了下来。他发现,他的左眼角也被打裂了,左眼里全是血水,一时间看不大清东西。

“柱子哥,没事儿吧?吃口西瓜,水分大,漱漱口”修自行车摊旁边一个西瓜摊的小贩,递给了刘海柱。刘海柱为人一向仗义,这个小贩虽然是夏天才来到这里卖西瓜和刘海柱接触时间不长,但对刘海柱的侠义之风很是敬佩。
“没事儿”刘海柱吃了一口西瓜,多少缓过来一点,毕竟他虽然狼狈,但是身上的伤都是皮肉之伤。
“柱子哥,我刚才看见你们俩在地上滚着打,真想拿起西瓜刀砍那个小子,但是我怕一动手,他后面的几个人就全上了,柱子哥,我带你去医院吧”
“等会儿”其实现在刘海柱依然是浑身剧痛,但他始终连哼都没哼一声,他想休息十几分钟,然后再去医院,他现在的头还是晕晕乎乎。
“那先进我这瓜棚凉快一会儿”我市八十年代没有城管,路边也可以搭西瓜棚。
“恩”

就是刘海柱休息这十几分钟,等来了黄老邪。

原来,黄老邪和土豆带着几个兄弟一直远远的看着赵山河和刘海柱的这场世纪之战,看得心惊肉跳,目瞪口呆。等路都走不稳赵山河走到他们面前时,他们才缓过神来,应该赶紧把赵山河送进医院。

走到半路,黄老邪忽然想起来,似乎有一件重要的事儿没做。

是的,的确有一件最重要事儿没做。那就是,今天,黄老邪还没有装逼。他这样视装逼为生命的人,在今天这样的大场面中,不装装就走,他对得起谁?!人生能 装几回逼,此时不装何时装!如果错过了今天,以后很难再有面对鼎鼎大名的刘海柱的装逼的机会,这有如世界杯决赛上射失必进球!先不说他不装逼是不是对得起 自己,他首先就对不起毛琴,那个性感漂亮的女人,那个被他炉火纯青的装逼技巧俘虏的女人。

黄老邪决定,回头!回头去找刘海柱,装装逼。装完以后无论是面对毛琴还是对江湖中人都可以有点吹牛逼的本钱。

毕竟,装逼和吹牛逼二者之间相辅相成,不可分割。

“土豆,你们送赵山河去医院吧!”黄老邪停下了脚步,对土豆等人说
“老邪,干嘛去?”
“我还有点事儿要办”黄老邪微微一笑。其实他本来想说的是,“我还有点逼要装”。
“恩,你先走吧!”

黄老邪转身走向了了刘海柱的修自行车摊。走路的时候,他一步三晃。“今天刘海柱你虎落平阳,该被我刘海柱欺负欺负了”黄老邪心想,越想越高兴。

他万万没想到,他今天这逼可装大了。他装了一辈子逼,就数这天教训最惨痛了。

“刘海柱,你还认识我吗?”洋洋得意的黄老邪来到了西瓜棚子,走到了刘海柱的面前。
“黄鼠狼,滚你妈远点”刘海柱最烦黄老邪
“你都被人干成这逼色了,你还得瑟呢?”黄老邪今天感觉特轻松。
“滚!”如果不是刘海柱一抬胳膊一抬腿都会引发全身剧痛,刘海柱早就起身揍黄老邪了。

“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来吗?”意气风发的黄老邪今天一副老大的派头,还给刘海柱来了个疑问句。
“你挨打没够啊?”刘海柱一说话嘴巴子都疼。
“告诉你,赵山河是我弟弟,你要是明白,快把人交出来,我知道那天打人的是谁,不就是那姓申的嘛”甭管人家赵山河愿意不愿意,黄老邪已经认了赵山河当弟弟了。毕竟赵山河管毛琴叫姐姐,而黄老邪又和毛琴是露水夫妻。
“你是个鸡巴?”刘海柱火冒三丈。刚才黄老邪烦他他还能忍受,但他忍受不了的是黄老邪居然还威胁小北京。

“操,你现在还敢装逼,真鸡吧尿兴,儿白!”黄老邪这样的装逼犯最爱贼喊捉贼。

黄老邪话还没等说完,忽然觉得头皮一麻。他被刘海柱钢叉的般的五指抓住了头发。

刘海柱另一只手抄起的,是放在他面前的方桌上的一把西瓜刀。

“嗷”“嗷”两声杀猪般的嘶嚎,黄老邪肩膀和后脑已经各中一刀。

挨了两刀的黄老邪奋力双手抓住刘海柱抓他头发的手腕,猛的将头一抬,顺势一脚,踹在了刘海柱的肚子上,刘海柱剧痛之下松开了抓住黄老邪的手。

黄老邪转身就跑。他有“畏柱症”,生平最怕刘海柱。本来刚才看到刘海柱伤成了这个样子已经不怎么怕了,但是万万没想到刘海柱这只病虎忽然又振作了起来发了威,黄老邪吓得可不轻。

黄老邪玩命的跑。被黄老邪踹了一脚的刘海柱怒火中烧,已经忘记了身上的疼痛穷追不舍。

一切有如几年前,昨日重现。

又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委琐男在前面亡命狂奔,不时的发出“嗷”“嗷”的嘶号,后面追着一个光着膀子,戴着斗笠拿着西瓜刀的男人。

据说,那天黄老邪被追了近两公里,一共被西瓜刀切了29刀。而且还听说,黄老邪其实爆发力很强,百米速度不慢,但是没什么长劲。而刘海柱则恰恰相反,爆 发力一般但是耐力惊人。当两个人大概跑到300米的时候,刘海柱追了上来,给黄老邪背部来了一刀。黄老邪惨叫一声以后加速了步伐,拉开了几步,但再跑70 米左右,刘海柱就又追了上来,又是一刀。就这样,一直给了黄老邪20几刀,刘海柱才罢手。

这时的黄老邪,后背基本已经被砍烂了,没一处好地方。他那件夏维夷风格的花衬衫,已经成了拖布头一样的红色条子。

据说,整个八十年代,我市追着砍人的事件层出不穷。但追着砍上两公里的仅有两例。而且这两例全发生在刘海柱和黄老邪之间。

这仅仅是个巧合吗?

显然不是。

二狗认为,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可能发生在刘海柱和黄老邪之间。

因为,很少有人像刘海柱一样,一怒之下不把人的身体切成蜘蛛网不罢休。更很少有人像黄老邪一样,挨了几十刀还可以高速奔跑。

不得不佩服黄老邪的抗击打能力,换了别人,即使不被砍倒在地也会被自己流的鲜血吓晕。

更不得不佩服刘海柱,换了别人谁有这耐力和耐性跑上两公里去追一个已经被吓破胆的对手?

这二位,都是我市八十年代的奇人。

奇人相遇,总会有点奇迹发生。

当天下午,三扁瓜知道了刘海柱因为他的事儿而挂彩,三扁瓜拿起了他那把五连发,去了赵红兵的旅馆。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四十三节、有多少爱可以乱来 第一部 第四十四节、fight and die is death destroying death(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