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四十节、太极梅花螳螂拳

2008-04-17 | 2:40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5,204 views

第一部 第三十九节、陈卫东、赵山河 第一部 第四十一节、天女散花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12 15:45:54
四十、太极梅花螳螂拳

当天晚上,赵山河就开始带着几个兄弟在全市的主要娱乐场所瞎溜达,目的是找到三扁瓜毒打一顿,给他的表哥陈卫东出口恶气.

前些日子二狗曾经看到清华的阎学通老师在凤凰卫视所做的一次关于台海问题的演讲,演讲的内容十分的精彩,演讲的具体内容二狗已经很难回忆完整,但有几句 话二狗印象很深:台湾问题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为什么在十七大报告中只提了一个根本利益就是领土完整?那是因为不能给台湾开了公投可以决定是否独立这个 先河,这个先河一开,必将大乱.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独立的权利,但绝对没有在别人领土上独立的权利.比如民主国家俄罗斯,也在武装镇压车臣独立。侵犯到了 一个国家的根本利益,那就意味着战争。

这就不难理解一向沉稳毒辣的陈卫东为什么会因为三扁瓜这点小事儿找来赵山河为其报复了。在 陈卫东眼中,他手下的妓女的权利不容侵犯,这是他的根本利益。虽然每个人都有来这里嫖娼的权利,但每个人都绝对没有免费调戏他手下妓女的权利。如果有人侵 犯了他这个根本利益,他就要进行武装镇压,绝不能让三扁瓜开了这个先河。

二狗依稀记得当年赵山河的发型是“圆寸”,也就是把头发 剃得只留下很短很短,紧贴着头皮,放在今天,依然十分时尚,他这个发型酷似美剧《越狱II》中的那个华裔FBI手机男。赵山河不但发型一直领导我市混子的 潮流,穿着打扮也时尚的很,当年他喜欢穿着一条喇叭裤,上身穿着一件全是全是纽扣的黑色夹克衫。当年,他这件全是纽扣的夹克衫全市只有一件,绝版。总而言 之,赵山河的这个造型,乍一看,很摇滚。

虽然赵山河造型出众,但这不是他成名的主要原因,他的成名还是基于其武艺高强,“单挑”挑遍全市无敌手。

据考证,赵山河离家出走四处拜师学艺几年中,学到的拳法叫“太极梅花螳螂拳”。八十年代离家出走去少林学武术的孩子酷似当前社会那些沉迷于魔兽之类网络 游戏的孩子,虽然在外人眼中难以理解,但人家却是其乐在其中,不能自拔。不同的是,八十年代学完武术回来的孩子各个身强体壮,双眼炯炯有神。而现在玩魔兽 的孩子看起来病病泱泱,目光涣散。疏优?疏劣?

赵红兵和小北京曾经说,赵山河的这路拳法顾名思义,是集中华武术之大成之作。拳法是螳螂拳的精髓重意不重形,出手是太极劲借力打力,梅花是说拳脚如梅花般纷至沓来让对手防不胜防。所以称之为“太极梅花螳螂拳”。

赵山河当年每次打架前口头禅就是:“单挑还是群殴?”赵山河之所以有自信给对手出选择题而不是必答题源于他对自己拳脚的自信。

据说有一次,赵山河自己一个人和我市的三个小混子发生了冲突。

赵山河又忍不住说了自己的口头禅,“单挑还是群殴”。

那三个小混子一听,靠,他自己一个人,谁傻逼啊跟他去单挑,趁着人多势众快把他拿下!“谁他妈的跟你单挑,上!”。说罢,三个小混子一哄而上,看样子是要围歼赵山河。

结果恰恰相反,这三个小混子被赵山河一个人给围歼了。

原来,赵山河虽然很客气的给他们出了个选择题“单挑还是群殴”,但是无论这三个小混子怎么选择都会把这道题做错,因为此题无解。

当年学武术的人通常都认为自己是个大侠,讲义气。赵山河也讲义气,但只对陈卫东一个人讲义气。

当天晚上,赵山河就找到了正在铁路工人文化宫打台球的三扁瓜。

“谁是三扁瓜!”赵山河带着三个人,走路大步流星,带着一股风就进了铁路工人文化宫。
“我就是!”三扁瓜放下了台球秆。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你得罪谁了吗?”赵山河气焰十分嚣张
“我管你是谁”三扁瓜挺不屑

“告诉你,我叫赵山河,陈卫东是我表哥,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有事儿说事儿,别他妈的墨迹”
“别装,容易受伤”
“小逼崽子,不就是来找我的吗?别你妈墨迹了!”三扁瓜说着走了过来,三扁瓜虽然身手不怎么样,但是生平最不怕打架。

“单挑还是群殴?”赵山河又很绅士的习惯性问了一句。
“单挑?挑飞你!”三扁瓜说着一脚就踹了过去。

赵山河轻轻向后一闪,抓起了三扁瓜的脚腕向后一拉,三扁瓜当场倒地,赵山河紧接着开始朝三扁瓜身上乱踢,踢得极重。

看样子,赵山河是真想让三扁瓜住几个月院。

赵山河的三个小兄弟成天跟着赵山河混,也有些拳脚,三扁瓜的兄弟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两分钟以后,台球室里一片狼籍,地上躺着呻吟的三扁瓜和他的几个兄弟。

“记住!我打你就是个玩儿,划你就是个船儿,以后没钱别他妈的去我哥那穷得瑟!”赵山河扔一句话,扬长而去。

当天晚上约9点左右,浑身是伤的三扁瓜去找正在赵红兵的饭店喝酒的刘海柱。这天,刘海柱和赵红兵二人又喝多了,躺在旅馆的三楼睡得很死,无论怎么叫也叫不醒。只有小北京还相对较为清醒。

“三哥,怎么弄的?”小北京虽然和三扁瓜以前打过一架,但是后来完全消除了误会,俩人关系相当不错。
“小申,下午时我去钢窗厂那边溜达,和陈卫东骂了几句,晚上他就让他表弟来找我了”
“陈卫东,就是开青原鹿的那个?”小北京虽然没彻底醉倒,但是也有七八分醉意了
“就是他”

“他怎么就那么牛逼?”小北京一向有一股老子天下第一的爷气。
“叫醒柱子哥吧”
“不用了,你看他俩还能起来吗?我去吧!”小北京说

在二狗的记忆里,这貌似是小北京唯一的一次为赵红兵以外的人出头。小北京谁都不服,从来没把哪个混子放在眼里,但他到现在都不曾承认过他是个混子或曾经 是个混子,因为他虽然极其擅长打架但从来就没想过要混黑社会,他打架只是为了保证自己和赵红兵不受欺负。他这次帮三扁瓜,最重要的是他有着一颗感恩的心, 毕竟在和李老棍子打架时,刘海柱和三扁瓜等人二话没说就抄起家伙就来帮他们,在和二虎打架时,三扁瓜又冒着风险把枪借给了他们。如今三扁瓜被打成这样,他 再不出手也枉被大家尊称一声“申爷”了,尽管“申爷”二字在大多数情况都带有开玩笑的意味,但小北京每次听到都觉得十分受用。

“我让厨师热热菜,三哥你们在这慢慢吃,我一会儿就回来”小北京说完就走了出去
“小申,行吗?我们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们先吃口饭吧”小北京拎起了头盔走了出去

在打这次架之前的一个多月,小北京和赵红兵刚刚买了台红色的幸福牌摩托车,这摩托车噪音极大、车身很重、马力很足,骑在马路上很是招风。小北京喜欢高速 飚车,每天骑着这摩托车招摇过市。二狗从小就被逼接受过极速体验,极速体验和濒死体验差不多。通常是马路上的人刚刚听到小北京摩托车发出的轰轰的噪音然后 转身去看时,已经只能看见小北京摩托车后面冒出的白烟了,可见小北京的车开得有多快。当然,随着小北京年龄逐渐增长,车速也一天一天的慢了下来。二狗再次 感受到1988年小北京的幸福摩托的速度是在乘大巴去浦东机场的路上经常可以看见的磁悬浮。当年,小北京把他们俩那台红色幸福摩托的速度开得和那磁悬浮速 度差不多。

唯一敢坐小北京的摩托的就是赵红兵,尽管赵红兵不敢开得那么快,但是他敢若无其事的坐在小北京的摩托上,他对小北京的 为人和骑摩托车的技术有着同样的高度信任,这是他俩通过无数次把性命交到对方手上才铸成的无可比拟的相互信任。可能,赵红兵对小北京技术的信任要超过小北 京对自己技术的信任。

小北京和赵红兵第一天把摩托车买来时赵红兵的三姐也在,小北京嚷嚷着要送三姐回家。三姐从小没少乘过轿车但 却从没乘过摩托车,感觉很新鲜,就上了小北京的摩托。不必说,肯定是一路风驰电掣。据说,那天小北京把赵红兵的三姐送到她家楼下时,赵红兵的三姐已经吓得 不会下摩托车了,呆呆的在摩托上坐了一分钟后放声哭了起来,哭得花容失色。为此事,赵爷爷严厉的批评了小北京。

忘了说了,小北京送赵红兵三姐那次不但是三姐第一次坐摩托车,也是小北京人生中第一次骑摩托车。上车之前,小北京刚刚认真的看了一遍说明书,刚刚知道了哪个是离合、哪个是油门、怎么挂铛。

“你早晚得骑摩托上了树!以后别开那么快了”第二天缓过神来的三姐对小北京说
“三姐,我还没和你结婚呢,我能死吗?”小北京痴痴的看着三姐那圆睁的杏目。
“要想死的快,就骑两脚踹”赵红兵笑吟吟的评价说

根据我市交通部门统计,至公元2000年,在我市九十年代购买摩托车的近900名消费者中,幸存(请原谅二狗用“幸存”这个词)至今而且身体没残疾的只剩下了不到200人。当然了,小北京就是这幸存的200人其中之一。

小北京一阵风似的单身一人杀到陈卫东的饭店时,陈卫东的饭店依然门庭若市。毕竟,陈卫东的饭店和普通饭店不一样,虽然其它的饭店这时间已经打佯了,但人家陈卫东这边才刚刚开始。

小北京到了青原鹿门口,摘下头盔挂在了摩托车的车把上,摩托车火都没熄。

“陈老板在吗?”小北京进去以后微笑着问服务员
“在呀,你是?”服务员听小北京一口地道的北京话,还以为是陈卫东生意上的朋友呢
“我的他朋友,找他有点事儿,麻烦您帮我叫一下”北京人是出了名的礼貌,对服务员说话都称呼“您”而不是“你”。
“好呀,你等一下”
“谢谢”

几分钟后,獐头鼠目的陈卫东东张西望的走了过来。
“谁找我?”
“陈老板,您好,是我找您”小北京边客气的说着边伸出了手走了过去,貌似要和陈卫东握手。
“你是?”陈卫东虽然也伸出了手,但是他也是满腹狐疑。
“呵呵,您不是认识我了?”小北京离陈卫东越来越近

当小北京和陈卫东的双手要握在一起寒暄时,小北京突然一拳重重的打在了陈卫东的小肚子上,随后抓起了陈卫东的头发就是一电炮。

陈卫东还没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已经被小北京打倒在地了。

原来,小北京听三扁瓜说赵山河会武术,他以为陈卫东也会点武术,所以笑里藏刀打了陈卫东一个措手不及。

小北京随手抓起了身边的一个白酒瓶子,抓着陈卫东的头发开始朝陈卫东猛砸。小北京抓人家头发的手型和普通人不一样,他抓住人家的头发以后手指向右扭上90度再用力向上一扳,抓的是结结实实。

陈卫东再怎么说也是称霸一方的枭雄,活了一辈子还真没挨过几次打。这次,不但被打而且还是被抓着头发打,这可能是他最狼狈的一次。被偷袭了,没办法。

后来小北京说,虽然地痞流氓打架时爱抓头发,但是如果抓到一个多少会点武术的人的头发绝对不是件好事。因为抓头发这样的低级擒拿破绽太多,最少有七种方法可以破解。他之所以敢抓着陈卫东的头发连踢带打,是因为他艺高人胆大,陈卫东随便怎么样也跳脱不了他的手掌心。

“三扁瓜是我的朋友,而且还是刘海柱的兄弟,以后你再敢欺负他我杀了你”小北京对着满脸是血躺在地上陈卫东吓唬。

说完,小北京转身快步离去。

这时,赵山河出现在了饭店的门口。据说当天是他喝多了,刚出去吐,吐完正好看见小北京打完陈卫东转身要走。

“把他给我拦住!”陈卫东踉跄的站了起来对着赵山河喊。

“单挑还是群殴?”已经喝得迷迷糊糊的赵山河又给小北京出选择题了
“单挑!”小北京斜着眼睛冷笑着看着赵山河声音洪亮且干脆的说。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三十九节、陈卫东、赵山河 第一部 第四十一节、天女散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