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三十九节、陈卫东、赵山河

2008-04-17 | 2:39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7,721 views

第一部 第三十八节、1988年的上半年是安逸的半年 第一部 第四十节、太极梅花螳螂拳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9 16:11:22
三十九、陈卫东、赵山河

当赵红兵在1988年上半年每 天醉生梦死时,市区北面的陈卫东一伙迅速壮大了起来,陈卫东团伙当年的主营业务是色情业。“一九八八年,我学会了迷踪拳,打败了霍元甲,抢走了赵倩男”从 这首1988年我市的童谣就可以读出当时人们对于男女关系的态度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保守。

陈卫东是老流氓,83年严打前是与李老 棍子、刘海柱、张浩然等人齐名的大混子。此人又小又瘦、形容委琐、一肚子坏水,但他至死都认为自己是个帅哥、本市的第一帅哥。据说长得歪瓜劣枣的陈卫东不 但自认是个帅哥,而且他还有偶像,他的偶像就是〈水浒传〉中的浪子燕青。他也学着浪子燕青的样子给自己纹了身,二狗当年就曾经见过一次,纹的是几条呲牙咧 嘴的龙,纹的这几条龙不但画功极差,而且颜色深深浅浅,完全是粗制滥造,乡镇级水平。

如果说赵红兵和刘海柱等人尚有几分侠义精神的话,那陈卫东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败类。1988年前后,陈卫东年约35岁,但已经有些驼背了,外号陈罗锅。据说,当年他性病缠身,而且他的几个小兄弟也是,医学上这叫交叉感染。

陈卫东几乎和刘海柱、李老棍子、张浩然等人在87年同时出狱,他们在号子里都相互都认识,但是关系都不怎么样,据说在狱中刘海柱就经常收拾陈卫东,而陈 卫东也最怕刘海柱。出狱以后,刘海柱去修了自行车、李老棍子盗古墓和贩卖文物、张浩然砸杠子后被张岳捅死。可以说,他们三人的所作所为无论是好是坏,和普 通民众的关系都不大,但陈卫东的所作所为却是臭名昭著,因为他所从事的行业是组织卖淫。

自陈卫东1987年出狱后,他就以敏锐的 市场洞察力发现了色情业是当时我市的朝阳产业。据说他为了分析这个行业搞了不少实地调研,深度接触了不少行业人士(采集的样本多数都是妓女),据说他这性 病,就是在他搞调研时不幸染上的,可见他为了他的事业,的确全身心的投入并且付出了太多。如果他不是搞这个色情业,而是搞石油的,那么他一定是王进喜。

陈卫东当年的调研报告二狗无法得到,但是二狗为了使大家了解当年我市色情业的情况,凭借自己的构思和当年的实际情况,简明扼要的杜撰了一份《1987年 度我市性产业研究报告》。二狗的职业是咨询顾问,虽然写故事差点,但是特别擅长写个研究报告什么的。二狗想:这份《1987年度我市色情产业研究报告》的 主体应该涵盖三个部分:(一)色情产业市场总体环境研究、(二)市场竞争情况研究、(三)嫖客群体构成、市场细分、嫖娼行为及习惯研究。另外还应该包括未 来展望和最终结论与建议。

(一) 妓女市场总体环境研究
1、 首先采用PEST分析法分析,也就是从政治、经济环境、社会环境、技术环境四个层面进行分析,也就是分析进入这个行业的外部宏观环境:

政策环境:虽然我市八十年代对于卖淫嫖娼者处罚甚为严重,被抓住以后通常妓女罚1000元还要拘留,而嫖客则至少罚500,也同样要拘留,但政策日趋宽松的趋势明显。而且只要和派出所搞好关系,问题不大。

经济环境:由于是传统重工业基地,八十年代东北经济在全国处在领先的水平,宏观经济条件好,为色情业的繁荣昌盛提供了先决条件。

社会环境:在八十年代,妓女和嫖客虽然都为我市民众所不齿,但在金钱和欲望的驱动下,已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其中。写到这里二狗想起了前些天看到的一篇 写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家Lena Edlund关于性经济学的研究成果的文章《Prostitutes Incomes》,具体的文章二狗已经找不到了,但对其中的一句印象极为深刻,翻译成中文的意思大概就是“没有男人愿意娶妓女,所以妓女的收入相对比较 高,妓女通过出卖贞操来换取金钱,即,妓女通过出卖后半生的幸福来换取眼前的金钱”。。

技术环境:当时我市尚无冰火九重天、红绳等先进技术引入。妓女的技术水平并不很高,和普通的家庭主妇差不了多少。

2、 色情业整体市场规模及分布情况

据二狗估计,1987年我市的色情业总产值仅约在50万元左右,但在随后的几年里发生了井喷式增长。1987年我市的色情产业主要分布在三个地方:火车站、进入市区的几条国道入口处、市区北面的大型国营工厂聚集区。

(二) 市场竞争情况研究

这部分是对竞争对手做一些必要的了解,在此采用最常用的4PS的分析方法,也就是针对产品、价格、渠道、促销及服务等几项重要指标进行研究。

价格:通常每嫖一次人民币50元,据说的是当时长江以北统一价,虽然并无工商机关进行约束,但是多数商户比较自律。当时通货膨胀较为严重,但很少有哄抬鸡价的情况出现。

产品:也就是妓女。多数是以郊区周边的农家姑娘为主,而这些农家姑娘多数是被半恐吓半诱骗卖淫。当时80年代只要能够生活下去,在中国,愿意当妓女的女人少之又少。

渠道:当时的妓女流通渠道在我市以旅馆和饭店为主。其中饭店这个渠道约占全市色情业营业总额的40%,而旅馆则约占50%,其它10%都是暗娼。

促销:通常,嫖完以后,无论是吃饭还是住店,都可以打一点折扣,根据实际情况不同,折扣点也略有不同,约8-9折之间。

服务:据二狗揣测,当年在售中服务中肯定没有阿SA对陈冠希的那种服务,而售后服务也没有帮助推荐老军医之类的服务。总之,服务质量很差。

(三) 嫖客群体研究

这就涉及到了市场细分。陈卫东肯定没学过统计学,因子分析、聚类分析什么的肯定不会,所以他也就不能根据嫖客在嫖娼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一定的共性给予其分类并随后提供制服、SM等差异化服务。看来,无论在任何行业,没点文化都不行。

陈卫东能做的,可能只能是根据简单的人口统计特征和社会统计特征对嫖客进行分类。也就是根据年龄、收入、职业等等进行分类。最终,他应该是圈定了三个目 标嫖客群体:1、大型国营工厂的中青年工人。2、市区的小混混。3,过路的旅客。这三个目标群体中,大型国营工厂的中青年工人应该是其最主要的客户来源。

消费行为及习惯简单简单的说就是:喜欢酒后乱性、办完就走、通常即使妓女不要求也会主动戴套、很少有嫖客和妓女发生感情等。

通过以上研究陈卫东等人应该得出了最终结论,搞色情业,挺好!他们最后决定通过在市区的北面开一家大型的饭店的方式组织卖淫嫖娼,既可以通过饭店吸引顾客,也可以拿饭店当作幌子挂羊头卖狗肉。

在八十年代,在我市,组织卖淫的人是极度被人鄙视的。即使是街上的小混子,也瞧不起这样的人。那为什么陈卫东还能混得出去?二狗认为有三个原因。

1、 陈卫东在83年前就已经成名,是名副其实的老混子,以前打过不少恶仗,名气不小。
2、 虽然从事色情业为人所不齿,但是他通过组织卖淫的确赚了不少钱,有钱人办事总是容易一些。
3、 他的表弟,当年看完电影〈少林寺〉以后就离家出走,说是要去少林寺学武术。虽然少林寺肯定没去成,但是的确学了一身武艺回来,号称当年我市单挑第一,有不少小兄弟跟着他混。陈卫东的表弟总带着人帮他打架。

陈卫东的这个表弟当年不到20岁,真正成名是在陈卫东死以后,也就是96、97年。那时候古惑仔正在热播,大家发现陈卫东的这个表弟无论是外形、气质还是性格都和“山鸡”极为相似,所以,在这里,二狗就把他称之为赵山河。

陈卫东和赵山河的关系,是“狼狈为奸”这个成语的最好注解。

据说,狼虽然恶毒,但是智商不怎么样,真正坏的其实是“狈”,这个动物前腿比较短,经常趴在狼的背上,总给狼出馊主意。狼的狠毒加上狈的阴险,这还得了?!

陈卫东是狈,赵山河是狼。虽然狼更加凶残,但是他是要听狈的。而且陈卫东这只狈,要比赵山河这匹狼大上15、6岁。

陈卫东的饭店兼妓院开在市区北面的钢窗厂附近,约有20几张桌子,饭店里的妓女通常还兼服务员。饭店刚开张时,生意并不好,主要是附近的人不知道这个饭店是个妓院。

很是恼火的陈卫东居然想出了个极度香艳的办法吸引顾客。

他的办法是:让他店里所有的妓女统统裙子里不许穿内裤,在给客人上菜时要刻意的走走光。上午或者下午不忙的时候轮流去饭店外站着,没事儿更要有意无意的走走光。

这一招虽然有伤风化,但是极其奏效。很快,他的饭店就已经门庭若市了。

他开的饭店的名字叫“青原鹿”,很快我市就出现了一句顺口溜“要想家庭不睦,请到城北青原鹿”。可见他这个饭店有多么的伤风败俗。虽然陈卫东人品低劣,但是在经营妓院方面口碑还可以,很少去敲诈勒索顾客在经营期间在饭店里也很少有打架斗殴。

1988年6月份的某一天下午,中午喝了不少酒的刘海柱的兄弟三扁瓜和两个朋友路过了陈卫东的饭店,看见了正在陈卫东饭店门口骚首弄姿的几个女孩子。

“妹妹你大胆的向前走啊!向前走………!”三扁瓜的一个朋友喷着酒气冲着饭店门口的几个妓女唱着当时热播的《红高粱》插曲。
“风啊,刮啊,刮啊,把她的裙子刮起来”三扁瓜希望来一阵风,把她们的裙子吹起来。

三扁瓜等人虽然总和刘海柱在一起,但是他们没有过着刘海柱那样的苦行僧生活,他们还是很好女色的,喝醉酒了,见到妓女,当然要调戏一下。

据说,这些妓女和陈卫东多数都有着不正当的关系。

“东哥,那几个人在那穷得瑟,看见了没?”一个妓女向坐在饭店门口台阶上的陈卫东诉苦。“得瑟”这个词也是东北话,其它的中文词汇很难准确诠释这个词,大概是有嚣张、飞扬跋扈、招人烦等几层意思。

陈卫东放下手中的小镜子和木梳,站了起来。小镜子和木梳是陈卫东的必备家务什儿,基本是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据说,他经常对着镜子唱费翔的《读你》,“读你千遍也不厌倦”,照着小镜子的他每每唱到这一句,就会严重和这歌词产生共鸣。帅哥,自恋一些没什么。

“兄弟几个,进来吃饭不?”陈卫东说
“吃什么吃?没看我们都喝完了?”三扁瓜最爱酒后惹事,上次和潘大庆酒后在厕所里打了一架就是明证。
“那你在这里聊赤我们的服务员干嘛?”陈卫东说。(“聊赤”就是东北话中骚扰的意思)
“服务员?是小姐吧?”三扁瓜笑嘻嘻的说。

“兄弟,说话注意点”陈卫东说。据说当天只有陈卫东一人在饭店,他也不敢和三个人打。
“你让谁注意?你是谁啊?”三扁瓜不认识陈卫东,跃跃欲试想上去动手,
“我叫陈卫东,去打听打听去,这片谁不认识我姓陈的?”陈卫东不但自恋自己的容貌,而且还对自己的名气十分自信。
“我叫三扁瓜,去市区打听打听去,谁不认识我姓张的”三扁瓜学着陈卫东的语气说

“行啊,你也把号留下了。改天我去找你会会去。”陈卫东知道凭自己肯定打不过他们三个。
“不敢来找你三爷你他妈的是孙子!”三扁瓜嚣张的说
“对,谁他妈的怂谁是孙子”陈卫东一看今天打不起来了,高兴着呢。

说完,三扁瓜等三人大摇大摆的走了。“不敢来找你三爷你是犊子”三扁瓜临走时又重复了一遍,可能在他心里认定陈卫东不敢再去找他。

三扁瓜等人刚刚离开,陈卫东就对服务员说“把赵山河找来!”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三十八节、1988年的上半年是安逸的半年 第一部 第四十节、太极梅花螳螂拳

  1. 孔先生的书好, 框架清晰, 布局严谨,故事生动,文字幽默。
    好书。 最难能可贵,它又是一本MBA教材,SWOT, PEST, 服了!
    本尊应该是Marketing出生吧, 能把理论用成这样,还很多case study.真是打从心眼里佩服!

    BTW,赵山河不是山鸡吗?

  2. 还有大卫。艾克的品牌行销理论! 真牛!
    有这个水平不去混 干啥都一顶一的!!

  3. 看了就气人知道吧,我从来就没理会过什么换电池的评论,就昨天看到有人说要封他号我就说了句不要去理会他就行了,接着就有人说我是他小号,还有这两SB就说我贱,换了是谁也受不了啊,一点素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