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三十八节、1988年的上半年是安逸的半年

2008-04-17 | 2:38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5,939 views

第一部 第三十七节、封神榜 第一部 第三十九节、陈卫东、赵山河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4 5:14:23
三十八、1988年的上半年是安逸的半年

二十年前全市这 五大混子既然能够成为传奇,就足以说明他们的确有一套,他们之间多数是敌对关系,谁也不服谁。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作为大混子谁都想成为全市唯一的大哥。 遗憾的是,当时连固定电话都不普及,就更不要说手机了。如果1988年的时候大家都有手机就可以联合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搞个“加油!大混子”,发一条短 信一毛钱,每人限投15票,然后我市出现“兵糕”“棍粉”“东瓜”“疯迷”等粉丝团体跑到体育广场等地进行拉票,这些大混子再时不时搞个粉丝见面会什么 的,或许不用PK就知道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大哥了。

让二狗带大家展开思绪,畅想如果当时这五大混子真能以拉票决定谁是胜者,那么拉票会上大家或许会如是说:

“我姓勾,我有精神病,我的精神病比较奇怪,只有打架的时候犯,平时从不犯。我杀人不偿命,因为我有精神病证”台下的“疯迷”肯定齐声欢呼:哦,哦,我有精神病、杀人不偿命。

“我在监狱里的时候连酒喝都没有,只能偷着喝酒精,现在落下一身病,惨啊!即使病成这样,现在我还得成天盗古墓,咱们国家待挖掘的古墓这么多,我容易吗我!”李老棍子在拉票时肯定这样说。李老棍子一讲完,台下的“棍粉”泪水涟涟。

“兄弟姐妹们!看过祖国的任何一个角落里的电线秆子上、公共厕所都有贴的治性病的广告吗?什么淋病梅毒、阳痿早泄那些性病,哥们儿我都已经得全了,就差 没有月经不调、赤白带下了。但没办法,我还是要战斗在组织容留卖淫嫖娼的第一线!”台下的“冬瓜”有的在嘶声呼喊:卫东哥你别急,我认识老军医。

“我们全家兄弟三人,现在只剩下我自己还能与你们见面。其它的两位兄弟都已为我市的流氓事业英勇入狱了。硕果仅存的我也已一只腿残疾,又刚刚被赵红兵连 击两枪,现在还不能下地,但我坚信,只要有朝一日我二虎再次站起,一定会成为全市最牛逼的混子!哦耶!”可能台下的“虎黑”黄老邪会悠悠的、淡然的轻声接 话说:Don’t 逼次,I’m各应,you are 滚犊子。

“我身边的这位赵红兵是我的战友,他年幼丧母、在老山前线上失去 了右手的三根手指,然后又被土豆打了一枪,现在手残疾成了这个样子。你们说!他手残疾你们还爱不爱他?!”赵红兵的亲友团成员小北京会这样为他拉票的。台 下的粉丝肯定是以女粉丝为主体,听到小北京问还爱不爱时这些女粉丝应该都会疯狂了、癫狂了、甚至癫痫了。

之所以在二狗的畅想中这五人都说出了自己悲惨的一面是因为二狗在写这文章时联想起了前两年二狗唯一看过的一次选秀节目,好象是东方卫视的,几个壮小伙子在台上哭得呜呜咽咽,看那架势就是:谁惨谁就当冠军!

所以…………

当然了,前面的那些只是畅想。他们无论谁想成为全市真正意义上的大哥,必须要走上PK台。

因为,他们没法找评委。杨二车娜拇之类的评委肯定没什么说服力,真正有说服力的评委就是市中级人民法院刑厅的厅长。他们不敢找人家,找就麻烦了。

他们登上PK台进行颠峰对决也不是固定在每个周末的收视高峰,因为打架总是需要借口的,借口说不定猴年马月才能找到。他们进行PK时规则也不确定,因为没有陈辰之流为他们安排。唯一可勉强确定的,就是他们的对手。

在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他们的对阵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赵红兵的主要对手就是二虎(后来还加了个三虎子)和李老棍子,一直停停打打,打打停停。
勾疯子的主要对手就是张岳、李老棍子(尤其是李老棍子团伙中的黄老邪)。
陈卫东的主要对手是刘海柱、张岳、李四。(张岳和李四后来都是各带领一帮兄弟,不打到一定程度不会向友军请求支援,尤其是在赵红兵入狱的情况下。)
李老棍子的主要对手就是赵红兵和勾疯子
二虎(三虎子)的主要对手就是赵红兵、张岳、李四等人。(赵、张二人轮番入狱,谁出狱谁带着一群人和二虎他们打)

他们打的架虽然在当时看起来纯属赔本的买卖,打来打去只混到个名声,自己非伤即残甚至入狱,在外人眼中看来非常难以理解。

但,这,就是江湖,这就是典型的八十年代中国一个中型城市的江湖。

他们连番大战的效果在十年后才真正开花结果,即使是当时参与他们恶战中的某个小弟,只要活到了十年以后而且还没残没进监狱,就都已经可以称为“黑社会大哥”了,都可以财源滚滚了。

1988年的整个上半年,赵红兵等人基本没有与其它团伙发生冲突,打了近两年的架,可算是休息了半年。二狗认为主要原因有如下几点:

1、 最爱挑起事端的费四等人长期住院,小纪也长期混在医院。赵红兵和小北京把饭店和旅馆经营得红红火火,广迎八方客,没空去打架。
2、赵红兵等人已经闯出了名号,借给小混子几个胆子,也不敢去招惹赵红兵等人。而以前和他们发生过激烈冲突的李老棍子、二虎等势力较大的团伙也从心里边 怕了这几个永不服输(说难听点就是死缠烂打)的退伍兵。李老棍子、二虎等人都是混子,混子毕竟不是黑社会。那时候中国还没黑社会。
3、 毕竟赵红兵等人当时都不是以打架为生的人,他们打的架多数是被人欺负以后的反击。而且在八十年代,打架绝对不是赚钱的买卖,绝对是赔钱甚至赔命的买卖。他们打架的精神支柱是义气和侠气。
4、 赵红兵从不为兄弟及刘海柱以外的其它人出头。当时赵红兵名气已经相当不小,经常有一些混子受了欺负找到赵红兵,想让赵红兵为其报仇。遇上这样的情况,赵红兵总是帮忙调节,从不会出手相助。这是赵红兵做人的哲学,他从不欺负人,也不和与自己人没矛盾的人动手。
5、 最重要的,赵红兵从不主动生事。

赵红兵的饭店生意相当不错,虽然店面不是很大但是小北京经营有方,饭菜质量一流,很快就成了火车站一带最红火的饭店。虽然他们的饭店和市区里面的大饭店比还是有相当的差距,但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

赵红兵的朋友其实并不是很多,当时除了这些兄弟以外和他走的比较近的只有刘海柱。赵红兵成天闲得无所事事,而当时的兄弟多数又在医院躺着,所以他总琢磨着找刘海柱和他拼酒。

二狗认为赵红兵在那段时间特别爱喝酒有如下几个原因。

1, 小北京实在太能干,把该赵红兵干的活都干了。
2, 高欢不在身边
3, 他自从看了孙大伟借给他的《名剑风流》以后,认为自己比较像书中的俞佩玉,然后喜欢上了古龙,古龙小说中的大侠通常爱酒如命。所以赵红兵深受影响。

酒品如人品,赵红兵和刘海柱两人其实酒量都极差,但是酒胆和酒品都极好,只要两人一见面,肯定全喝多,倒霉的必然是小北京,他总要照顾两个醉鬼。赵红兵 有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逢酒必醉,虽然他酒后从不闹事,但是有三个致命的恶习。一是醉酒以后喜欢展示自己惊人的弹跳能力。二是醉酒以后走到哪儿睡到哪儿。 三是醉酒后喜欢随便在街上找一条彪形大汉然后跟踪,秘密跟踪,只跟踪盯梢,其它的赵红兵不干。

每个人醉酒以后都有毛病,有人爱哭 有人爱笑有人爱唱有人爱冲动有人爱睡。但是像赵红兵醉酒后有如此奇怪的毛病,二狗见到的还真不多。前两条毛病尚可以理解,但第三条毛病着实令人费解,不仅 令人费解,而且十分糁人,试想,如果是你半夜在街上走,忽然发现后面有个人在跟踪你,你能不怕?

当然了,赵红兵自己回忆说,他酒后的第三条毛病极少发作,印象中只发作过三次

至于前两条,二狗从小到大没少目睹过,尤其是在八十年代末赵红兵特爱喝酒的那段时间,二狗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目睹一次,而且这俩毛病还总并发。

二狗依稀记得有一天下午,赵红兵带二狗去铁路二中看打篮球。之所以是“看打篮球”而不是“打篮球”,那是因为赵红兵的右手已经连球都拍不成了。但赵红兵非常热爱篮球运动,高中时打得特别好。所以虽然那时候已经打不成了,但是还是希望看别人打,过过眼瘾。

去看篮球的时候,赵红兵已经醉得连路都不认识了,还是二狗给带的路。

那天铁路二中的篮球场上有六个高中生在打半场,水平可能是衰了点。赵红兵拽了把椅子在篮球场边,眯着眼睛半睡半醒的看着这群高中生冷笑。

“你他妈的笑啥,要么你上来试试?”有个学生被赵红兵的冷笑激怒了,嘴里不干不净。当然了,这个学生肯定不知道他眼前这位就是赵红兵。
“拿来!”赵红兵没计较那个学生嘴里不干不净,伸左手要来了篮球。

只见赵红兵单手运球,从场边带球几步就跑到了篮下,借助跑之势腾空跃起,单手灌蓝!成功!

在场的学生都惊了,赵红兵个头也就是180cm左右,这个身高他们全学校应该也没一个可以扣篮的!

不过,他们更惊的还是在后面。

“卡拉”一声,赵红兵由于酒后没掌握好火候加之篮筐质量差,他居然把篮筐也给拽了下来。赵红兵撒手以后,那个篮筐和固定篮筐的那块板子耷拉了下来…………

学生们都很景仰,“谁把蓝扣成这样?!真厉害”有学生问。
“他,在椅子上睡着了的那个!”
“他怎么睡成那样?”

只见赵红兵已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刚刚建立起来的灌篮英雄形象马上被其极其难看的睡姿给破坏了,前后不到二分钟。

二狗还记得有一次,又是个夏天的周末的晚上,赵红兵和刘海柱又喝多了,小北京想扶赵红兵去旅馆的三楼睡觉,结果一转身的功夫,赵红兵不见了。

十分钟后,赵红兵不知道从哪里登上了三楼的楼顶。

“刘哥,我能从这个三楼的楼顶跳到对面的那个二楼的楼顶!”三楼顶上的醉猫赵红兵笑嘻嘻的朝正走出他们饭店刘海柱喊。

刘海柱抬头一看,旅馆这个三层楼和对面的二层楼距离至少有15米,就算是世界跳远冠军也未必能跳那么远!

刘海柱吓得酒醒了一半:这要是真跳了,赵红兵还不得非死即残?

“红兵,我知道你肯定能跳得过去,我叫小申也过来看你跳,好吗?等我把他叫出来”刘海柱了解赵红兵的性格,赵红兵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总惦记着小北京。
“刘哥你快点”

刘海柱三步并作两步进了饭店:“快上三楼顶上把红兵抓下来,他要跳楼!”

小北京转身就往楼上跑。

刘海柱走出饭店的门,准备继续稳住赵红兵。

当走出了饭店的刘海柱再抬头看三楼的楼顶时,已经看不见了赵红兵。

半分钟后,映入刘海柱眼帘的是气喘吁吁在三楼楼顶的小北京。

“红兵呢?”刘海柱真是着急
“他躺在楼顶上睡着了”小北京无奈到了极点。

“红兵,你以后再喝多我就拿根绳子把你捆起来,省着你到处乱蹦,早晚有一天我得被你吓死”每次赵红兵酒醒以后,小北京总是怒气冲冲。
“嘿嘿……下次不这样了”一向稳重的赵红兵每当被别人提到他喝多以后乱跳乱蹦总是脸红着讪笑。

二狗想:可能就是因为赵红兵平时太沉稳了,不爱说话又不爱动,所以喝多了以后才这么“热爱运动”,暴露出了人的本性。

至于赵红兵酒后跟踪路上行人的次数虽然不多,只有几次。但有一次被人家报了案,赵红兵在一条彪形大汉身后无声无息的跟踪把人家吓了个半死。

等派出所找到跟踪人家到了门口并继续坚持在人家门口盯梢的赵红兵时,赵红兵酒还没醒。

“你为什么跟踪人家?”
“我是侦察兵!”赵红兵在醒酒室里醒完酒被提审,但是酒还没完全醒。
“你都复员多少年了?还侦察什么?”
“就算是普通公民也有维护国家权利的义务!”

“这和你跟踪人家有什么关系?”
“他可能是特务!”
“啥?特务?哪的特务?这年头还有特务?你凭啥说人家是特务?如果真是有特务,我应该把你送到国家安全局吧!”
“不知道,反正我听见了发电报的声音,我不会听错。我听到电报声以后我就看见了他,然后我就跟踪他”

“电报?”
“是的,电报声,没错”

当晚赵红兵就被放了,派出所认为他是酒后出现了幻听、臆想。

小北京去保他的时候,酒已经醒了一大半的赵红兵还在坚持说他听到了电报声。“我们怎么会听错电报声?”
“恩,你听不错,快回去睡觉吧!”小北京郁闷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另外两次赵红兵跟踪人家,也都是在1988年上半年,他都说是听见了电报的声音,但是不知道从哪发出的,所以他只能看到可疑的人就去跟踪。而且每次赵红兵就算是酒醒以后也坚称自己听到了电报声。

据一则没被核实的消息说:十多年以后轮子功闹事时,我市的国家安全局真的截获了一组秘密电报,抓住了潜伏在我市几十年的国民党特务,而且抓到是现形。

赵红兵听到这则没被核实后的消息以后激动万分,如获至宝。逢人就说:“我说了我当时是听到了电报声,但是没人相信我”。

二狗倒认为此事可信程度不高。首先为什么赵红兵只在酒后听到过电报声,平时却听不见。其次是轮子功闹事时已经是九十年代末期,全球通的手机都有了,那时候还用发什么电报?打个电话不就结了?

总之,1988年的上半年是赵红兵过的最安逸的半年,在这半年里,他主要的两个仇人都和他在表面上谈和了,他不用担心被人暗算,成天喝得晕晕忽忽,只等着高欢放暑假。

要是生活永远这样安逸,就好了。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三十七节、封神榜 第一部 第三十九节、陈卫东、赵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