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三十六节、男儿有泪不轻弹

2008-04-17 | 2:37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5,349 views

第一部 第三十五节、农村黑社会 第一部 第三十七节、封神榜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31 4:10:38
三十六、男儿有泪不轻弹

赵红兵心里万分愧疚,如果不是 他当时闹花灯时和二虎等人发生冲突,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李四和费四与二虎结仇,他俩或许到现在还在安安份份的上班。如果不是他坚持不给二虎医药费、要与二虎 火拼,也许二虎就不会在今晚动手重伤李四等三人。看着眼前这个半昏迷的曾经冒死在医院里开了三枪保护他的李四,赵红兵心都碎了。

越遇上大事,赵红兵就越沉默,在医院里,他只说了一句话,说完以后静静的站了大概半个小时,转身走了。小北京紧紧的跟了出去,他知道赵红兵要去干什么。

赵红兵和小北京二人向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后来曾经有人开玩笑说,他俩除了在和各自的老婆上床时不在一起,其它的时间都是在一起的,连上厕所都是一起去,二十几年来,一直是这样。

从医院出来以后,赵红兵和小北京直接去找了三扁瓜借枪,小纪留下来陪费四他们。

这次,赵红兵这个团伙的战斗力降低到了极点,曾经的兄弟八人中两人入狱,三人重伤,能动的只有赵红兵、小北京、小纪等三人,已经无力再组织力量反扑了。这血海深仇,不能不报,怎么报?只能玩阴的,奇袭!

“红兵,借枪干什么?不会又是打架了吧?”三扁瓜从他家的煤堆里拿出了那把五连发,由于李四在几个月前在医院开了三枪,三扁瓜现在还担惊受怕,生怕哪天公安局找到这把枪。
“不打架,明天我们去南山上打点野味,我们饭店现在要吃野鸡野兔子的比较多,市场也没卖这东西的”小北京接过话说,他知道赵红兵撒不了谎,替赵红兵说了。

“打打兔子什么的还好,可别再拿它打人了,要是你们再拿它打人,我就把这把枪送给你们哥儿俩了,省着以后犯事儿还把我咬出来。我现在可算知道了,你们几个是真敢开枪杀人啊!”虽然三扁瓜这把枪拿了几年,还真一枪也没开过,但是这枪到了赵红兵等人的手中没几天就打响了。
“呵呵,送我?那我就笑纳了,明天叫我们服务员把钱给你拿来,我缺个枪玩儿呢,我以前当兵就是因为喜欢枪”小北京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能和人贫几句。

“唉,两个小祖宗,只要你们别拿这枪再去打人,我送给你们还倒贴钱”三扁瓜愁眉苦脸。其实三扁瓜的性格和他的大哥刘海柱差不多,都是性情中人。虽然小北 京打伤过他,但是一杯酒喝完,三扁瓜再也不记这个仇,把赵红兵等人都当成自己的兄弟,他现在是真知道赵红兵他们这帮人胆子太大了,没他们干不出来的事儿。
“呵呵,三儿,我们走了”小北京再没答话,和赵红兵转身走了。

赵红兵和小北京从三扁瓜家出来以后,叫车去了东郊毛纺厂宿舍。赵红兵记忆力很好,他清楚的记得二虎家的方位。

晚上十点左右,赵红兵和小北京来到了二虎家门口。

一年多以前,赵红兵他们曾经一行七人来到过这个门前,那时他们各个意气风发,多数都有正经八本的职业,视打架为生活中的调剂品,结果就是在这个门前,遭 受了出道以来第一次重挫。从那以后,他们已经经历了无数次恶战,每天都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打架已经成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如今,那天来到这里的七人只有 赵红兵和小纪两人还是活蹦乱跳的,但即使是赵红兵和小纪,也全在87年差点被扎死,而且赵红兵的右手,被土豆轰了一喷子以后也接近报废。

赵红兵站在二虎家的门口,怎能不唏嘘不已?但这次,赵红兵不再会敲二虎家的门了,吃一堑,长一智。

赵红兵对小北京使了个眼色,二人齐齐几下就窜上了二虎家门房那不到2米多高的房顶。

是的,二狗曾经在听小北京曾经旅馆前的评书联播中说过,他们班身手最敏捷的就是他俩,当时执行任务时一个接近90度的绝壁,只有他俩能攀登上去。小北京所言非虚,纵然赵红兵右手已经接近完全残废,但是依然连抓带蹬两下就到了房顶。

二虎家是典型的中国八十年代东北民居,是一个两进的房子,前面的一排是仓房,也叫门房,也就是仓库和地窖的所在地,通常比较矮,后面是主房,也就是主人 休息吃饭的地方。门房和主房之间是一个长约10几米的院子,用来停放自行车之类的。二虎家的房子是一排七家的尖脊大瓦房,每一家中间都由一个院墙隔开。

这两个曾经的优秀侦察兵持猎枪去袭击一个普通民宅,确实有点杀鸡用了牛刀的意思。此战,无论对方有多少人,胜利终将属于赵红兵和小北京。二虎他们这群土 流氓无论是基本功、战术素养还是配合的默契程度,怎么能和训练有素的赵红兵、小北京两人相比?而且,他俩是在搞夜间偷袭,中国侦察兵最擅长的就是这个。

赵红兵和小北京上了门房顶,开始向正房里看究竟房间里有几个人,他俩也担心又像是上次一样,他家聚着十几号人,拿着三杆枪。如果再是这样,他俩今天晚上 的事儿就不好办了。经过观察他俩发现,二虎家三间房间里只有一个房间是在亮着灯,但是他家的窗户上钉着塑料布,窗户上又上了霜,无法看清里面究竟有多少 人。

小北京手一挥,沿着墙头跑向了主房,赵红兵随后跟了过去。他俩都可以在宽不到15厘米的墙头上快速奔跑!而且还是猫着腰!2,3秒钟,他俩就窜到了主房的房顶。他俩的脚步极其轻盈。据说,连邻居家的狗都没叫。整个过程中他俩唯一惊动的,是二虎家主房屋檐下的一窝麻雀。

赵红兵和小北京在主房的房顶上呆了不到五分钟,房间的灯灭了,但没有一个人出来。赵红兵和小北京心里明白,这是电视台转播结束的时间到了。八十年代,我 市的闭路电视(现在叫有线电视)还没多少,看无线电视的转播通常到10点多钟,电视上就出现一朵大红花,上书“祝您晚安”四个大字,这个时间,通常也就是 市民集体睡觉的时间。

灯熄了却没人出来,这说明二虎的兄弟肯定不在这里,否则不可能这么早睡。

为了印证他俩的判断,小北京掀起了房顶上的一块瓦,用膝盖一顶,瓦片碎成两半。小北京抄起一块朝二虎家的门房的大铁门掷去。“当”的一声脆响,邻居家的狗都叫了来,小北京紧接着又扔了一块,又是“当”的一声脆响,方圆半里的狗都叫了起来。

“谁呀?”房间里一个苍老的声音喊了一句

外面当然没人答话。

小北京又掰碎了一块瓦。“当”“当”两下又掷在了二虎家的大铁门上。

“谁呀”伴随着这句苍老的声音,刚才熄灭的房间的灯打开了,紧接着门灯也打开了,门灯也叫天灯,通常在每家正房的门正上方,房檐下的位置。二虎家的门灯 是个足有200瓦的大灯泡,赵红兵和小北京就趴在这个灯的正上方,他俩都知道,这个高强度的灯是个盲点,正常人看到这盏灯的时候,都需要一小段时间来适应 光的强度,而再看清这灯后面那黑压压的一片,又需要一小段的时间。而这段时间,他们瞄准、射击都够了。

正房的门打开,一个佝偻的背影走出,下身穿着一条毛裤,外面披着一件军大衣。显然,这是二虎的爸爸。他,不是赵红兵和小北京要攻击的对象。

“谁呀,这么晚敲门”这个佝偻的背影走向了门房的大门。

当二虎的爸爸临近大门时,赵红兵和小北京齐齐从近3米高的房顶跃下,掀开二虎家的主房的门帘子就钻了进去,赵红兵在前,小北京在后。

这时,他俩已经对二虎家有了初步的判断,扔了四块瓦片都没有人有反应,足以说明二虎家今天晚上没有任何准备。而二虎可能在的房间,一定是房间西面是其它两间之一。因为刚才亮灯的东面的房间,显然是二虎爸爸所住的房间。

赵红兵快速撞开了西面房间的门,顺势一个前滚翻窜到了炕前,小北京紧随其后,顺手拉开了房间的灯,然后单膝跪地,一只手托枪,一只手扣着扳机瞄着炕。两个人的动作极其连贯,一气呵成,毫无纰漏。

炕上空无一人。

他们紧接着又以同样的方式撞进西边第二个门,炕上同样空无一人。

他们从进入第一个房间到发现第二个房间也没有人,前后加起来不超过10秒。

后来小北京说,赵红兵一个前滚翻窜到炕前是为防备等他拉灯的一刹那有人从炕上翻起。如有人在那一刹那起来,赵红兵将一击将其制服。而他单膝跪地持枪瞄准是为防备炕上睡着两个及以上的人。别说那天炕上没人,就算是有五个六个持枪的人,也会败在赵红兵和小北京的手下。

赵红兵和小北京随后快速窜到刚才亮灯的东边的那间房间,以同样的方式进入了那见房间。

这次,他们发现,床上半躺半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俩。

小北京一挥手,赵红兵和他一起出了房门,走到了院子里。他俩都明白,二虎今天没回家。他俩毕竟不是土豆,他们肯定不会对二虎的亲人下手。

据说从他俩到二虎家门口的那一刻起,两人就没有一句语言上的沟通和交流,全是靠眼神和手势。

在院子里,他们迎面遇上了走路颤颤巍巍的二虎的爸爸。

“你们是谁?”二虎的爸爸还顺手抄起了顶门的门杠。
“市刑警队的”小北京从容的回答。
“来我家干什么?”
“你养了个好儿子”

说完,赵红兵和小北京开门不紧不慢的走了出去。院子里留下了目瞪口呆的二虎的爸爸,二虎的爸爸还真相信了赵红兵和小北京俩人是刑警队的。因为,他自己的三个儿子究竟啥样他最清楚,现在二虎是他三个儿子中唯一一个没正在蹲监狱的。

后来曾经有人因为这二人在二虎家扑空这件事儿挪榆过赵红兵和小北京:“二位向来冷静,怎么这次没看好就下手?这不是打草惊蛇了吗?”。
赵红兵和小北京各回答了一句。
“当天我的酒还没彻底醒,我实在等不及了”赵红兵说
“奇袭就在于一个奇字,再者说,就算抓不到二虎本人,也要给他精神上极大的摧残,让他知道,我们想去他家要他的命,是探囊取物。”小北京得意的说。

二人出了二虎家门,还很有礼貌的把铁门关上了,曾经的解放军战士,和土流氓的素质就是不一样。

“可能是四儿和费四他俩也打伤了二虎的不少喽罗,他们一定去了医院,咱们挨家去医院找人。今天晚上找不到二虎,以后就难办了”赵红兵说。

赵红兵和小北京刚刚离开胡同口约30米,准备走上正路叫车,一辆打着刺眼强光的三轮摩托迎面驶了过来,速度还不慢。

“丫真操蛋,打什么大灯啊”三轮摩托迎面开过以后,小北京忍不住骂了一句。

“小申,你看!”赵红兵低声对小北京说。

这辆三轮摩托停在了二虎家的胡同口,摩托车后门打开,下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一瘸一拐,根据走路的姿势判断,一定是二虎。

赵红兵和小北京回头快步朝三轮摩托车走过去,距离约15米的距离,二人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俩知道,十五米的距离,已经进入了小北京猎枪的有效射程。但走得太近,如果二虎等人也有枪,那么小北京的枪法优势就无从体现了。

“二虎!”赵红兵喊了一嗓子。他喊这嗓子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提醒二虎,而是为了确定眼前的这个瘸子究竟是不是二虎。与此同时,小北京已经做好了射击的准备,就等二虎答应。
“哎,谁呀?”二虎转过后来。

几乎是在二虎回答的同时,“吭”,小北京手中的猎枪打响,一声低沉的闷响。

二虎“嗷”的一声惨叫,这枪打在了他的大腿上。

“二哥,上车!”二虎身边的兄弟拉起二虎向三轮摩托的后门冲去,二虎本来就行动不便,这次又挨了一枪行动更是不便,还好当时他们距离三轮摩托的后门只有2,3米的距离,连拉带拖几步就到了三轮摩托的后门口。

二虎的兄弟先窜了车,拼命的往三轮摩托上拉二虎。

“吭”小北京第二枪打响。

这一枪正中二虎的屁股。

随后,二虎被他的兄弟拉上了三轮摩托,关上了后门。三轮摩托随即加满油门,向前方驰去。

小北京和赵红兵都没追,整个过程他俩甚至连一步都没动。只是小北京像悠闲的打鸟一样不紧不慢的开了两枪。尤其是第二枪,正是开在二虎他们最慌乱的时候,和第一枪有个明显的时间差。

赵红兵这边越是冷静,二虎那边越是慌张,心理上的战术,没有人比小北京运用的再好。

等三轮摩托大约开出十米,小北京又冷笑着朝天上漫无目的的开了一枪。这也是当天小北京打的最后一枪,这一枪,是小北京学李四去年在医院开的第三枪,纯粹是吓唬人玩儿的。

这一枪,果然又引起了正在加速的三轮摩托上的一片惊呼。因为,小北京的前两枪实在太准了,例不虚发。这第三枪人人自危。三轮摩托上的人,在黑暗中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究竟有多少人、多少支枪,就已经转身上车逃命了。

赵红兵和小北京的目的达到了,他俩本来就没想杀了二虎,只想给二虎来上几枪,给李四、费四、孙大伟报仇。

“二虎不会报案的,他伤费四不比咱们伤他轻。如果进去,他和咱们同罪”在回去的路上,赵红兵说。
“他也不敢报案”小北京说。小北京从来都这么自信。

晚上十二点左右,小北京和赵红兵回到了医院。费四的麻烦是大了一些,刚刚手术完,做的全麻,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神智还不清醒。李四情况好一些,已经躺在了住院部。

“四儿,事儿,小申已经替你办好了”赵红兵抓着李四的手,轻声的趴在李四的耳边说了一句。

李四下巴刚刚被接上,打了封闭,还说不出话。

李四紧紧的攥着赵红兵的左手,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赵红兵。李四眼泪随后淌了下来,泪流不止,嘴角和脸部的肌肉不停的抽搐。

这个爷们儿,动了情。

这是男儿泪,英雄泪。只为兄弟之情而流。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三十五节、农村黑社会 第一部 第三十七节、封神榜

  1. 这咋没人评论呢哈哈 我评论了 狗哥 我郑重的和你说我这是看了第四遍了 555555555555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