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布施【下,刚才博客宕机了,十点前已经写完了,敬请期待下节《制服诱惑》】

2009-03-28 | 11:30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30,730 views

关于下一部的预告,《1982年的流氓》 二十八、制服诱惑【上】





“先别问我布施给谁吧,四儿,咱谈谈理想吧。”
    “好。”
    
    两个头发都已经花白了的人,忽然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黑屋里开始谈起了理想。房间里,呛人的烟味,弥漫的酒气。
    
    对话,轻松了点。
    
    “说吧,小时候你的理想是什么?”赵红兵发问了。
    “小时候?当八路军啊,打反动派啊.咱们这代人,又有谁不是啊?”
    “恩,对,我小时候也是,当兵,消灭阶级,消灭压迫,把那红旗插遍全世界,解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做牛做马的台湾小朋友,做什么事儿都跟马恩列斯毛五大伟人保证保证。”
    “呵呵……”李四居然难得的笑了,可能,他想起了他那并不阴暗且充满阳光与憧憬的童年。
    
    “那我再问你个问题,你三十岁的理想是什么?”
    “……赚钱”李四沉思了一下,给了赵红兵这个答案。
    “那让你三十岁时再参军,你还会去吗?”
    “……”
    
    “会吗?”赵红兵追问。
    “如果到了国家危急存亡的时候,我肯定会。但如果没到那地步,我的理想还是赚钱。”
    “那就对了,你小时候的理想并不是你真正自己的理想,那是被强行灌输给你的理想。你三十岁时具备了独立的思考能力,那时的理想,才是你真正的理想。”
    “……对。”承认这个,挺难,但李四还是承认了。
    
    “那我再问你,你的目标达到了没?”
    “达到了。”
    “我觉得你也达到了,你的钱,可能几辈子都花不完了。今天咱们三个人在这里喝了这么多酒,醉成这样,可能花的钱还不够你海鲜酒店里点一个菜。”
    “红兵,你说这个干嘛。”
    
    “四儿,你是如何有的钱,钱从哪儿来,我从来没问过你,也没想知道过。但是我知道,你的钱,肯定不是在广州打工攒下的吧。”
    “呵呵。”李四没回答,但又笑了。
    “你的钱,归根到底,还是来自于老百姓,对吧。”
    “对!”
    
    “早晚有一天,你要还给老百姓。”赵红兵的话有点耸人听闻。
    “……”李四沉默。
    “你如果不还,会有人让你还,让你家产充公,多少家产都全部归零。”
    “……”李四继续沉默。
    
    “但你还有一种选择。”
    “什么选择?”
    “你自己把钱主动还给老百姓。”
    “怎么还?”
    
    “咱们这下面的几个敬老院的房子,都该修了,孤寡老人的伙食,也该改善了。咱们这的乡下,还有很多孩子读不起书,上不起学。咱们这的医院里,还有有钱看不起病的人,活活病死在医院里。”
    “我也没少捐款,上次跟二虎掐起来就是因为我在夜总会里捐钱。”
    “你捐的不是地方,你钱花的不是地方,再说,你那叫斗气,不叫捐款。钱,要花在刀刃上,钱,要你送到敬老院去,要送到读不起书的孩子家里,要送到医院里去。那才管用。”
    “全市那么多穷人,我帮得过来吗?”
    
    “当然帮不过来,尽你所能,以你现在的能力,已经可以帮很多人了.”
    “这就是你说的布施吗?”
    “对,这和咱们小时候的理想不接近吗?你不是在帮助劳苦大众吗?这些劳苦大众,今天,就在你的面前。”
    “那目的何在呢?”
    
    “帮助人,肯定是目的之一,但归根到底,这不是最终的目的.”
    “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救你。”
    
    “……”李四沉默半晌,不语。
    
    “这些人,能救我?”李四沉默半晌后,还是发问了。
    “能!”
    “……”
    “相信我,能!”
    
    古时,富人总爱布施,他们布施的目的应该不仅仅是大发慈悲,更多的是,他们都有些迷信,他们为了给自己积德,让自己的钱流出一些,保自己平安,也让自己赚更多的钱。
    
    现在,赵红兵要李四布施,首要的目的也不是大发慈悲,泽被苍生。今天的他们,已经不再迷信,不再相信积德行善能有好报。赵红兵让李四布施,目的是,保住李四的命。
    
    当然,无论赵红兵李四也好、古时的富人也罢,无论他们的初衷究竟如何,归根到底,他们是做了好事。
    
    “但,这些还不够。”
    “还需要什么?”
    “需要对领导布施。”
    
    “那能叫布施吗?”
    “随便叫什么,但是,能要你的命的人,太多。你非但一个都不能得罪,而且,关键人物你得各个“布施”。”
    “红兵,给穷人捐款也好,捐物也罢,我都心甘情愿,而且,我之前也一直在做,广东人挺讲究这个的。但是,你说给领导“布施”,这事儿,我……”
    “我知道你不愿意做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别急,会有人帮你做。”
    
    “谁呀?”
    “沈公子呗!”
    
    说起沈公子,俩人都会心的笑了。
    
    的确,拥有沈公子这样的朋友,谁想起来,心都暖暖的。
    
    “这些事儿,沈公子一直在帮我做。”赵红兵继续说
    “也算我一股,钱咱是不缺的,和领导沟通这样的事儿,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帮助些穷人,只要能找到这样的人,我愿意亲自去帮助,不敢劳人家沈公子大驾。”
    “我就知道你乐于做这样的事儿,而且,这样的事儿,最好你自己去做。”
    “……恩。”
    
    黑暗中,俩人互相都看不到表情。但显然,俩人都轻松了。
    
    今天的对话,拨云见月了。
    
    “几点了?到晚饭时间了吗?”小黑屋里,根本就不知道几点了。
    “不知道,快了吧。问这个干嘛?”
    “沈公子晚上请人吃饭,他让我也去。”
    “请谁吃饭?”
    “检察院的刘检、冯检,也许,还有谢科长。”
    
    ……李四没说话,捏了捏赵红兵的肩膀。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个江湖大哥,两个过命的兄弟,前后脚走出了那间阴暗的小黑屋。
    
    夕阳对这两个在小黑屋里呆了10来个小时的男人来说,还有点刺眼。
    
    夕阳下,他俩衣着光鲜,宝马香车。
    
    夕阳下,赵红兵显得自信满满,英气勃勃,一双大眼神采奕奕,又变成了我市江湖中的人人敬仰的老大。
    
    夕阳下,李四又恢复了懒洋洋没精打采大烟鬼的样子,又变成了谁一见心都一哆嗦的社会大哥。
    
    又有谁能想得出,几个小时前,他俩曾像受了欺负的孩子一样,蜷曲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抱头痛哭,流涕。
    
    又有谁能知道,这两颗看似坚强得不可摧毁的心脏,其实,早已经伤痕无数。不知,还能经受多少风浪。
    
    也或许,摧毁它们,只需要一个小风浪。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关于下一部的预告,《1982年的流氓》 二十八、制服诱惑【上】

  1. 二狗,问你一个个人小说唯一不解之情节:沈公子苦恋三姐,在脸上刺了真爱的见证—燕子,由此可知,沈公子在外表上比红兵等更具备社会中人特征,而书中与官方交往的代言人正是沈公子,常理推断,沈公子个人魅力与交往能力暂且不论,单是其外貌特征注定其与官方交往的难度远远大于红兵之人…???

  2. 不懈的刷新,终于看上了,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以后的日子有盼头了。

  3. 狗哥 恩 你比我大 我东北的 你说的这些事 似乎 有些 我也听过 从一开始在中国人上看到这个帖子 开始跟 到现在 呵呵 也过去很久了 我从没说过什么 一直就这样看 你 让我想到了过去很多 在东北的事情 我自己 我的那些大哥 呵呵 谢谢你 我会继续看 继续等 什么时候北京售书的时候 给个信 一定去 继续努力 保重身体。。。。。。。。。。。

  4. 让我想想制服诱惑是什么意思,诱惑应该是老黑拿钱诱惑白道,制服诱惑按说是抵制住了诱惑,难道大哥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5. 三年了,今天特想象红兵和李四一样关在小黑屋里痛哭一番,遗憾的是我身边没有红兵李四他们那样过命的兄弟!

  6. 正常顺序应该是二十八节:诱惑,二十九节:制服。白道经不住金钱的诱惑,被黑道制服了。:)

  7. 终极猜想你连红兵李四为什么哭都看不懂就不要再猜制服了!
    既然你要猜我就再给你提个醒吧:”制服”诱惑并不是说抵制住,制服了诱惑,而应该是”制服”的诱惑,身上穿的那套,穿制服的代表什么阶层懂不?应该就是那些个谢x科,xx局了!

  8. 也有可能是红兵给李四镀了层制服,花钱弄个X大代表之类的,反正我们这边兴这套!不信的百度一下,07年底快08年的时候,公X安X部副部长带队,异地调兵打掉我们这边两黑团伙时,那些头目就是X大代表!抓捕现场捉到的,也就是酒席现场同时被戴上黑头套的X大代表一大把,文涛拍案中也说过这个事!

  9. 惭愧。制服原来是名词。那是不是大哥们抵制不住制服的诱惑要买个官当当?

  10. 刚才顺便百度了一下:公X安X部副部长带队,乖乖不得了!

  11. 你们都猜错了,提醒一下:制服诱惑,象张柏芝那样的。叫制服诱惑。
    应该由黑入黄了???哈

  12. 不知道里面的人物有东北的乔四厉害吗,谁了解内幕啊,透漏下……

  13. 读了牛虻这篇文章,看来红色基因不是 “永不变色” 而是变得很快,说变就变!如刘少奇、林彪、江青、张春桥……

  14. 读了牛虻这篇文章,看来红色基因不是 “永不变色” 而是变得很快,说变就变!如刘少奇、林彪、江青、张春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