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三十五节、农村黑社会

2008-04-17 | 2:34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5,809 views

第一部 第三十四节、我只是想找你来要点医药费 第一部 第三十六节、男儿有泪不轻弹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30 16:14:40
三十五、农村黑社会

八十年代东北的农历春节极其热闹,在正月十五以前很少有商铺营业,所以这段时间大家都很闲,亲朋好友们整天聚在一起喝酒聊天,酒喝多了,难免会发生一些斗殴,所以,在春节期间,最忙的就是医院和公安局了。

大年初九,兄弟几人聚在了李四的台球室,讨论如何对付二虎,准备讨论一会就去饭店喝酒。那天二狗和晓波也跟着去了。当天大概有十几个人在李四那里打台球,他们兄弟围着李四的收银的桌子。

“咱们去年打了一年架,想不到过个年还得打架”。去年重伤过两次的小纪抱怨
“这就叫树欲静而风不止”小北京坐在李四的桌子上笑咪咪的说。
“呵呵,说这些都没用,反正这次架我们必须打”赵红兵说。二狗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赵红兵和小北京为什么关系那么好,他俩一个是一句废话都不愿意多说,另外一个是多数情况下只说废话。
“不就是个二虎吗?他再来我再挑了他的筋,看看能不能接上”费四根本就不怕曾经是他手下败将的二虎。

“费四,二虎肯定怕你,因为你是大虎啊”小纪说。“虎”是东北方言,翻译成标准汉语就是“莽撞、无所畏惧、做事只图一时痛快不计后果”,这个词的词性是 形容词,通常和逼联用,“虎逼”这个名词既是褒义,也是贬义。因为无论谁被称作虎逼,都可足以证明此人打架勇猛,但同时,也说明此人无头脑。
“恩,也是,张岳进去以后费四就是咱们兄弟里的头号虎将了”孙大伟一本正经的调侃着费四。
“别瞎扯,我肯定还废了他”费四又瞪起了他那双大眼。

赵红兵生平从不怕任何人,但是他说过,他一怕张岳棱着眼睛撇着嘴咬牙,二怕费四瞪着眼睛喘粗气。这是这二位想杀人的时候的典型面部表情。等这二位有了这 个表情的时候,就算是赵红兵,也拦不住了。但是张岳和费四还是有区别的,张岳是如果没人拦着一定要把对手弄死,就算对方被一刀捅倒了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他 还要再补上几刀确认把这个人杀死了才罢手。而费四是要把对方弄倒失去战斗力,是死是活那听天由命。李四、小纪、小北京等人虽然杀人的胆子绝不在费四之下, 但是他们主要是被惹恼了以后敢去带有目的性的故意杀人,却不大会在激战中失手杀人。

敢在激战中杀人的人可怕还是敢去带有目的性杀人的人可怕?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一会该吃饭了,咱们说说为什么二虎今天才找上门来要医药费”赵红兵说。

一提到这事儿,大家也都有这疑惑。一时,大家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小北京说话了。

“我认为有五个原因”小北京这话一出口,大家都知道,小北京又要长篇大论了,都静静的听着。小北京继续说了下去。
“首先,二虎被费四废了以后在医院里躺了小半年,在这小半年他没办法报仇,等他出院以后,咱们已经开始与李老棍子连续恶战,他也乐于坐山观虎斗。
第二、他最得力的助手,也就是他的弟弟三虎子,在医院那次折了进去,所以二虎那边也是元气大伤,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和我们抗衡。
第三、他是无赖,成天靠讹人家的钱活着,而现在咱们手头也算有几个小钱,他又有医药费的借口,不讹咱们他讹谁?
第四、现在四儿在江湖中的地位和一年以前大不一样,一年以前只是个出手狠辣的毛头小子,但经过和李老棍子的几次恶战,现在已经是名字响当当的人物,二虎 可以败在一个毛头小子手里,但是他不能败在和他齐名的人的手里。败在一个毛头小子手里,他可以说是遭了暗算。但如果败在一个和他齐名的大哥手里,他以后就 要矮上三分。在四儿成名的同时,二虎的心理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所以,他就算是豁出了老命也得把这面子赚回来。
还有第五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四儿现在安安份份的经营台球室,如果他总派人来闹,那肯定是无法继续经营下去。商人,都是求财的。他抓住了四儿这个心理弱点,所以敢来讹钱”

“综合以上五点,我们就可以分析出二虎为什么过了一年多才来找我们了”小北京继续说
“精辟”李四由衷的赞叹。
“那我们就让二虎看看我们是不是做了生意以后就怕他了”小纪被二虎扎过,终于有了报仇的机会。

“找人,约二虎明天晚上出来,就约到你的台球室,跟他会一会”赵红兵说完,捻灭了烟头。
“他们有枪,我明天去跟三扁瓜再把那支五连发借来”李四说
“用不用把柱子哥再找来?”孙大伟有点胆怯
“不用了,我们自己解决,刘哥已经帮我们够多了,现在他也有自己的小生意,别去烦他了”赵红兵说。
“走吧,喝酒去!”小北京说

李四随后找了个小兄弟去通知二虎,让他明天晚上过来“拿钱”。然后几人浩浩荡荡的去了饭店喝酒。

席间,赵红兵又喝多了。小北京和小纪轮流背着他回旅馆。

费四、李四带着二狗和晓波回到台球室,说是有烟花放。孙大伟过了一会也跟了上来,他说好象是忘了锁租书室的门。当时大约是晚上七点左右。

接下来这场血战是二狗亲眼目睹,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但二狗依然清晰的记得那天血战的每一个细节。

二狗还同时记得的,是那天血战的时候,天空上还有很多绚丽的烟花。这些烟花在记忆中只有图像,没有声音。一如记忆中血战的场面,只剩下了一个个仿佛黑白 电影一样的片段,没有嘶杀声,只有汩汩的鲜血。每一个场面,都足以让正常人吓得肝胆剧裂。那天,在图书馆门前那条一向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没人围观这次群 殴,没人敢围观这次群殴。

李四回到台球室以后,拿出了一大把“钻天猴”,让满头裹着绷带的王宇带二狗和晓波出去放。

晓波放第一个钻天猴的时候就伤到了,钻天猴上天的时候,烧到了眼睛和鼻梁之间的那个部位,晓波是个坚强的孩子,连哭都没哭。

不过这可吓坏了李四等人。毕竟是刚把赵红兵的侄子带出来就伤到了,回头没法面对赵红兵。

“大过年的,不吉利,有血光之灾”孙大伟打趣说。孙大伟又说中了,他简直就是中国当代的诺查丹玛斯。

孙大伟话音刚落,王宇就冲了进来。“二虎他们来了,来了两车人”二狗先冲了出去,看看究竟有多少人。一出去发现的确是两车人。

一辆农用三轮蹦蹦车上,起码坐了二十人,挤的七扭八歪,像是杂技团一样,人正纷纷往车下跳。另外是一辆三轮摩托,就是东北常见的那种用摩托车改装的三轮 车,前面是摩托,后面是一个小棚子,从后面开门。通常里面可以坐3到4个人,但是那天那辆三轮摩托的后门开了以后,人一个接着一个的从那个后门跳了出来, 二狗现在回忆,那天从那辆三轮摩托上跳下的人起码有九个!天知道他们在里面是用什么姿势挤的,直到2007年冬天二狗看了《色戒》未删减的版本,发现汤唯 居然可以在那么高难度的姿势下还在惬意的呻吟,才明白,原来人的潜能真是无穷的,也就不难理解那个小三轮摩托上为什么能挤了10来条壮汉。总之,二狗每当 回忆起那天那个三轮摩托后门上跳下来的人,就想起电子游戏《名将》里第六关那些从一个个暗门中走出小兵,仿佛无穷无尽。

郊区的流氓团伙就是有城乡结合部的特色,不但交通工具比较农村,而且使用的武器除了枪刺、管插以外,还有镰刀、镐头等农具。

那天,二虎等人没带枪,全是冷兵器。可能,他们来市区也只是想立威,不是想杀人。

一分钟后,二虎等人站在了门口。从三轮摩托上出来的人各个拼命的抖手和腿,估计是麻了。

“你们还要命吗?!?!”费四根本没废话,边吼着边举着一把铁锨冲了出去。这把铁锨,也是那天孙大伟、李四、费四、王宇等四人唯一的武器。

费四这一冲加上冲着人群没头没脑拍的这一铁锨,不但极具气势而且打得二虎等人措手不及。

李四等人跟着这一铁锨冲了出去,他们想跑。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被堵在台球室里,这就是个死局。

费四这一铁锨拍在了二虎的肩上,二虎双手抓住了铁锨的把,奋力要夺。紧跟在费四身后的李四奋起一脚,踹在了二虎的胸口,本就是腿跛的二虎撒开了抓住铁锨的双手。

费四又拿起铁锨乱抡了起来。二狗看得清楚,费四杀得眼红以后像是一头疯狮,只要眼前是人他就抡铁锨,他眼前已经分不清是敌是我,他有好几下砸在了孙大伟和王宇身上。

对方人太多而且手里都有家伙,他们无法突围。

最先挨扎的是走在最后面刚出图书馆的门的孙大伟,他被一管叉扎在了大腿上然后倒地,紧接着被两三根钢管猛砸,孙大伟双手抱头被雨点一样的钢管猛砸,根本 没有机会再站起来。二狗记得,当时拿着钢管狠砸孙大伟的最狠的那个,肯定是个农民,因为他砸的姿势一点都不像是在打架,而是像农民在耪地。

李四看见孙大伟倒下,回头去救孙大伟,离开了费四,四个人开始保持的很好的队型散了。

李四抢过一支管插,连砸带捅,打跑了围在孙大伟周围的几个人。他伸手去拉孙大伟的胳膊,一拉之下李四觉得软绵绵,好象孙大伟已经没什么反应。原来,孙大 伟的胳膊已经被钢管打得断了几处。李四单手抱起了孙大伟的腰,一把推回台球室:“快回去!”。李四把孙大伟推进台球室以后,站在了门口。同时,他的肩膀窝 被枪刺狠狠的扎了进去。李四挥起手中的管插砸在了刺他的人的天灵盖上,那人应声倒地。紧接着,李四腿上和腰上又被刺进了两刀,李四剧痛之下还是拿着管插连 捅了两人。

李四身负重伤还在奋战的时候,失去了李四保护的费四在拍倒了几个人以后也被夺去了铁锨,身中四刀倒地。刚才他抡的铁锨现在被二虎等人来拍他了。费四在七八个人的刀和钢管的围攻下,再也没机会站起来。

王宇夺过了一把锋利的镰刀,闭着眼睛一通乱抡,杀出一条血路,冲了出去。他是那天他们四人中唯一冲出去的人。

一分钟后,李四倒地。双手抱头,蜷得像是个虾米。

暴打两分钟以后,二虎等人终于停了。

地上躺的,是李四和费四,这两个当年废了二虎的人。当天,积雪很厚,台球室里的灯光,照在外面的洁白的雪地上,可以看见有十几块大黑斑,那是血。有费四的,有李四的,还有二虎的人的。

二狗现在想:之所以记不起了当年所有的声音,是因为声音太惨烈,二狗不敢回忆,故意从记忆中将其抹去。而血腥的场面虽然二狗更加不愿意回忆,但是场面太血腥,在记忆中挥之不去,反而增强了记忆。

人越想故意去忘的东西越忘不掉。

“是你割了我的筋,今天我要来割你的筋,血债要用血来还”二虎拿起一把剔骨钢刀,一瘸一拐的走到了费四身边。“给我按住他!”

二虎切了费四的手筋和脚筋,和费四一样,他也只切了费四的一根脚筋。

二狗清晰的记得,二虎挑完以后,还用刀把狠砸了几下伤口。

至于当时费四发出什么样的声音,二狗忘了。

半小时后,李四和费四被送到医院。一小时后,赵红兵等人赶到医院。

“我还记得二虎家,现在我去三扁瓜家借他那把五连发”刚刚酒醒的赵红兵只说了这一句话。

大家当天还都纳闷孙大伟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整整一夜都不见人。二狗和晓波整整找遍了图书馆,也找不到他。

第二天,大家都看到了孙大伟。孙大伟自己一个人走到了医院,一瘸一拐,手臂耷拉在肩膀下晃荡着。他整整在图书馆三楼的女厕所里躲了一夜,他不敢出来,他怕了,真怕了。

他见到躺在病床上的李四以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大伟,我知道你讲义气,但是以后咱们打架,你还是少参与吧”第二天赵红兵见了孙大伟以后对他低声说。

孙大伟还是没说话,点了点头,眼睛里全是泪水。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三十四节、我只是想找你来要点医药费 第一部 第三十六节、男儿有泪不轻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