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三十二节、婉约派流氓

2008-04-17 | 2:32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3,606 views

第一部 第三十一节、以牙还牙 第一部 第三十三节、混子,更需要品牌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23 15:02:46
三十二、婉约派流氓

据说老五住进医院时,黄老邪垫在鼻子下的石膏才刚刚拆掉。

老五和黄老邪二人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这要是再继续打下去,非出几条人命不可”李老棍子在老五的病房里说
“那大哥你说怎么办?”黄老邪确实是被打服帖了,巴不得快点停战。
“和他们谈谈吧,不打了,再打下去两败俱伤,公安局还得找上门来”李老棍子说。李老棍子这个人绝对有杀人的胆子,但他只愿意为钱去杀人,他觉得和赵红兵 他们这样打下去,实在是没有必要,自从医院枪战以后,李老棍子就觉得赵红兵他们的确是不好对付的,现在老五又被打成这样,李老棍子也有点怕了。
“唉,也只有这样了”。黄老邪很无奈

“恩,那这样,老邪。你找个时间约他们谈谈吧?”
“我?!”黄老邪一听让他去谈,吓都吓死了。他一见到赵红兵和小北京两腿就打哆嗦。
“恩,咱们这些人里就你最有文化了,你不去谁去?”李老棍子还给黄老邪戴了顶高帽。
“唉……你说的也是,我倒是有点文化。我去就我去吧”黄老邪最喜欢听别人说他有文化,一顶高帽被戴上,连小北京和赵红兵他都不怕了。

赵红兵听到李老棍子要来找他和谈的消息也挺高兴,毕竟这近半年来成天这么提心跳胆的日子过得实在不怎么样。而且他们也算是在这连续多次的斗殴中占足了便宜,该报的仇也报了,该打的人也打了。

停战,赵红兵现在也是求之不得。

当天晚上,第六届群殴讨论会在一片喜庆的气氛中召开,在八十年代,赵红兵这兄弟几人绝对算是有钱人,赵红兵和小北京经营的旅馆生意非常好,小纪、费四、 李四经营的废品回收生意也相当红火,孙大伟的租书店收入也还可以。所以当时这哥儿几个一吃饭就是去全市当时最好的饭店。会议的主题是:一,讨论当前敌我形 式。二,选出谈判代表并确定谈判大方向。三,总结对李老棍子的作战经验。刘海柱、三扁瓜等人也应邀列席会议并发言。

一、 对当前敌我形式的判断

1、 李来棍子方已经伤残惨重:土豆被送到省城治疗,黄老邪现在出门还需要拄拐杖,老五刚刚入院不久。李老棍子虽然已经基本伤愈,但由于手下的大将重伤太多,目前已经无力组织反扑。
2、 李老棍子方已经打得身心疲惫:毕竟连续已经打了小半年,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李老棍子恐怕也过够了,而且他手下的黄老邪和老五也已经被我方彻底打服
3、 我方的伤残情况:目前在紫月亮饭店门前受伤的赵红兵和小纪已经基本痊愈,如果再次发生斗殴,我方可全员出战。
4、 我方斗志昂扬:尤其是李四的医院狙击战和人大招待所对老五的偷袭,极大的鼓舞了我方的士气。

总之,目前的形式对我方极其有利,虽然在开战之前我方处于劣势,但由于作战方针得当及刘海柱大哥的支援,我方目前已处于上风。

二、 选举谈判代表

选举谈判代表的要求是:能说会道脸皮厚,一定不要是我方曾和对方发生过激烈冲突的人,以免在谈判中再次发生冲突。

谈判原则是:绝不赔偿对方的医药费,而且要李老棍子向小纪道个歉。

经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孙大伟最合适。

“大伟,咱们这些人里,就你最能说了”赵红兵说
“咳……我倒是说说还可以,但是申爷更能说啊!”孙大伟还挺谦虚
“大伟,小申曾经毒打过黄老邪,还捅过老五,他不大合适”李四说
“那实在不行,我就去吧”孙大伟其实最爱干这事,就是假装谦让一下。

三、 总结对李老棍子的作战经验

从小纪被捅、医院殴打黄老邪、旅馆内小北京扎了老五和黄老邪、紫月亮门口大战、医院枪战、李四砸烂老五的嘴,和李老棍子已经连续打了六架,这六架中还有 三次动了枪。对李老棍子的作战是精神与战斗力的双重胜利。赵红兵、小北京从精神上击溃了黄老邪,李四更是彻底击败了老五,费四的那一喷子把土豆打得以后估 计没法出来见人了,而刘海柱砍李老棍子那两刀更是极具气势。

虽然成功的地方比较多,但是也有不足之处。比如费四那一枪开得不是时候,如果那一喷子不打响,那么赵红兵也就不会身受重伤。

会中高度评价了李四在对李老棍子作战中的优异表现,一致认为李四是决定本次战局天平倾斜的关键性人物。

会后,孙大伟决定约李老棍子的人到回民区的一家小饭馆谈。

赵红兵和李老棍子都是慧眼识珠,各自选出了本团伙的婉约派混子进行谈判,事实证明,这二人也是谈判的最佳人选。如果是各自选出了本团伙中的豪放派混子如费四等人进行谈判,说不定又在谈判桌上打了起来。毕竟,两帮都不愿意再打下去了。

婉约派混子和豪放派混子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婉约派混子通常比较喜欢装逼,而豪放派混子则很少装逼,只热衷于打架。尽管二狗认为,孙大伟和黄老邪就是九年义务教育失败的典型代表,他俩都属于半文盲,但不可否认的是,孙大伟和黄老邪的确各自代表了两个团伙中装逼的最高境界。

如果说装逼的行为的确是一种境界的话,那么在八十年代我市,孙大伟和黄老邪分别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月圆之夜,紫禁之颠,一剑东来,天外飞仙。

如今两大装逼犯即将激情碰撞了,世纪之战即将开场,有如火星撞地球,激情四溢。

他俩,是否能轻轻的擦出那淡蓝色的火花?点亮那代表全球最高装逼水平的圣火?

我们拭目以待!

那天,是冬至日。

冬至日,要吃饺子,所以孙大伟把黄老邪约到了一家饺子馆。

据说谈判的那个夜晚,天空十分作美,下了纷纷扬扬的一场大雪,给这场世纪之战平添了几分悲凉的色彩。

月如钩,寒鸦凄厉,杜鹃泣血,深锁寒冬。

雪夜中,一个孤单的背影走向一家破旧的小饺子馆,路灯下,依稀可以见到这是一个壮硕身躯的背影,他身穿八十年代流行的烟色风衣,足踏军勾靴。仅仅从背影看,这不是孙大伟,这分明是许文强!强哥!

“滋“,出租车的刹车声,车门开了,但没见下来人,只见从车厢里先伸出了一根残疾人用的拐杖。黄老邪,到了。

“黄老邪?”
“恩,您是?”
“孙大伟”
“你好”

爱装逼的人之间都有心灵感应,他俩见面后相视一笑,一起走进了那家饺子馆。

雪花,落在了孙大伟的身上。

孙大伟轻轻的吹了吹。

孙大伟吹的不是血,是雪。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三十一节、以牙还牙 第一部 第三十三节、混子,更需要品牌

  1. 这么经典的一节怎么都不回复?????没天理了

  2. 太逗了,不过二狗兄的文采不错。让我想起了鲁迅笔下的孔乙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