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三十一节、以牙还牙

2008-04-17 | 2:28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3,903 views

第一部 第三十节、不讲道义的混子,那叫下三滥! 第一部 第三十二节、婉约派流氓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21 23:45:24 
  三十一、以牙还牙
  
  李四这次谁都没想要找,他认为他自己就能解决这件事。费四非要跟他一起去,李四说什么都不同意,他可知道费四这人的凶悍本性,一旦打起架来,说不定惹出多大的麻烦。帮李四看台球案子的那几个小兄弟也都义愤填膺,嚷嚷着要跟李四去报仇,但也全被李四拒绝了。李四给他们的任务是:查一下老五的行踪。
  
  李四只想亲手为大哥报仇。
  
  李四是二狗见过的最能忍耐,报复心理最强的人。为了报仇,他能忍常人所不能忍,而且心思缜密,做事极少有漏洞。优秀的中国侦察兵所应具有的一切素质,都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事儿,如果换了是张岳,他会一刀把老五给杀了。如果换了是费四,他一定会冲到老五家去跟老五血拼。如果换了是赵红兵,他一定会光明正大的再和老五约一架。如果换了是孙大伟,他一定会哭着喊着来找这几位哥哥来给他报仇。如果换了是李武,他一定会用更卑劣的手段进行报复。如果换了小纪和小北京…………二狗的确不知道这两个满脑子馊主意的人究竟会想出什么办法去收拾老五,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没有一个人会像李四这样忍耐上几天,然后耐心的等待机会偷袭老五。
  
  一个星期后,李四手下的一个小兄弟告诉李四,老五这些天一直在人大招待所和一个暗娼混在一起。
  
  李四点点头,没说话。
  
  二狗认为“乱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乱叫”这句话绝对就是个真理。一只狗真想去咬人的话,它一定全神贯注的准备去咬人,哪有心情乱叫?二狗小时候见了太多出言恐吓、大言炎炎的流氓,这样的人一打起来,最衰的就是他,比如黄老邪、路伟。而像张岳、李四、费四这样的人,打架前话都不多甚至有点沉默,从不去恐吓谁,但是一出手就是要伤人甚至是杀人。
  
  李四虽然有信心一个人击败老五和他手下的那几个小混混,但他不想做无谓的冒险。他只想抓到老五落单的时候动手,他有100%的把握会拿下老五。用当年江湖上的话说,“四哥就喜欢玩阴的!”。后来还有人怀疑是不是李四在当侦察兵时在前线是不是因为急噪吃过大亏被领导批评过,给他心理留下了阴影,到了后来这么能忍。
  
  李四有点顾忌老五手中的那把五连发,所以,他要从背后下手。
  
  那天,李四确定老五又和那个暗娼进了市人大招待所以后,他从第二天早上七点就在人大招待所门口对面的一个小饭馆门口的位置坐了下来。自己一个人点了一桌子冷菜,没一个热菜,因为他知道,这次等老五出来,不知道究竟要等多久,再热的菜,也会凉的,不如干脆点一桌冷菜。点完菜以后,他又要了一瓶白酒。随后就把帐结了。
  
  老板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客人,一大早上来了以后点上一桌冷菜和一瓶白酒,然后先把帐结了慢慢喝。
  
  李四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小口小口的滋着酒,眼睛一刻也没离开人大招待所的门口。
  
  李四耐心着呢。
  
  老五和那个暗娼从人大招待所出来时,已经是下午3:00。这时,酒量极宏且好酒的李四居然在这六个小时中只喝了二两白酒!
  
  李四看见老五从人大招待所出来,抄起了早就看好的放在桌子上的特大号且极厚的玻璃烟灰缸。
  
  “老板,借你的烟灰缸用一下!”说着,李四拿着烟灰缸就走了出去。
  “哎,好呀!拿去用吧”老板更是一头雾水,这个奇怪的客人又借烟灰缸干嘛?
  
  这个老板哪里知道,李四是要拿这个烟灰缸去敲老五的牙!
  
  老五打掉了李四哥哥的一颗牙,李四要去敲掉他满嘴的牙!
  
  老五和那个暗娼出了人大招待所的门就朝北边走去,看样子是饿了,要去吃饭。李四手里拿着烟灰缸快步走到老五身后,抓着烟灰缸朝老五的后脑和脖子处就是重重的一击,同时又向老五的脚踝狠狠踹了一脚,老五当场倒地。
  
  后来二狗曾经问过李四,“为什么你总是朝后脑和脖子的连接处打?”
  “以前当兵的时候,教官告诉我们,那里是人中枢神经最密集的地方,如果想把人制服又不想杀人的话,重击那里是最好的选择”。
  “为什么二叔你们又爱向脚腕和膝盖猛踹?”。
  “打架的目的不是为了花哨,而是要重伤对方或者将对方击倒。而膝盖和脚腕是人的支撑点中最脆弱的地方,所以这是最好的选择”
  
  老五被击倒以后,李四迅速上前,单膝压住了他的左侧肩膀,抓起了老五的胳膊“啪”“啪”两下,把老五的两条胳膊关节都扭脱了。
  
  老五在一秒钟之内,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
  
  “你知道我是谁吗?”李四抓起了老五的头发。
  “不知道”老五还挺硬
  “告诉你,今天是李四敲的你的牙。今天敲掉的是你的牙,下次你在这么猖,我要的是你的命”李四说完这句,再没废话,举起烟灰缸就朝老五的嘴砸去。
  
  一下,两下,三下………………
  
  格着一层脸皮,烟灰缸撞到牙上没什么声音,李四只能凭手感感觉是否敲掉了老五的牙。
  
  老五这人也很硬,剧痛之下只是闷哼,没求饶也没喊叫。
  
   “把嘴张开!”已经连敲了十四、五下的李四喊。
  
  老五的下巴都已经被李四的烟灰缸打折了,张不开嘴了。李四看他也的确张不开嘴了,重重的朝老五的嘴又敲了一烟灰缸。
  
  随即,转身离去。
  
  身边留下了一群被这凶残的场面吓得目瞪口呆的围观群众。
  
  李四没有直接走,他还要回饭店把烟灰缸还给饭店老板。
  
  “老板,谢谢,我把这烟灰缸放这里了啊!我走了”李四微笑着对饭店老板说完,把沾满了老五的血的烟灰缸放在了桌子上
  “啊,好……兄弟你放在那里吧!”目睹了李四行凶全过程的饭店老板战战兢兢。
  
  事后得知,老五下巴被打断,鼻梁骨被打断,还被打掉了九颗牙。
  
  我市这么多年来,多么凶残的案件都出现过。但是专门去敲牙,恐怕只有李四干过。
  
  这事也只有李四能干的出来。
  
  
  老五彻底被李四打服了,他虽然无知且无畏,但是李四那样一下接一下的卯足了力气去敲他的牙齿,他是真怕了。从那以后,老五很少在社会斗殴中出现,也慢慢脱离了李老棍子的团伙。蹬了一段时间的“板的”后又开了一段时间的公用电话厅,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小型超市,生意还可以,日子也算是过得红红火火。只不过绰号已经变成了“五金牙”。
  
  李四这次也算是救了他,否则老五按照以前的轨迹发展下去,是不是现在要想见到他必须要到南山公墓呢?谁也不知道……
  
  这次敲了老五的牙以后,李四的名气更大了。成了当时这个团伙里名气仅次于赵红兵的人物。日后人们再提起赵红兵他们时,已经不再说“红兵他们”,而是“红兵、李四”他们。
  
  当年在我市,一个混子想要成名,恐怕至少要打五十次架,生死的大战起码要有5-10次,成名非常不容易。赵红兵他们已经算是成名最快的了,这是因为赵红兵他们和其它混子走的路不同,他们只和当时社会上名头最响、手头最硬的混子打,而且每次都是小胜或者惨胜。
  
  混子成名不容易,但想失去名声却非常容易。比如老五,这次被李四打得面目全非,他还不敢去报仇,他辛辛苦苦拼了命打了几年积攒下的名声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恐怕在这世界上,最艰难的职业就是混黑社会了。如果混黑社会也算是一种职业的话。
  
  记得意大利的球星巴乔曾经说过:不要叫我球场上的艺术家,我只是个运动员。运动员和艺术家最大的区别就是人们只会记得艺术家的颠峰成名之作,而人们能够记住运动员的,却常常是其最失败的经历。比如每当人们提起我,都会在第一时间想起我在九四年世界杯决赛中射失的那颗点球。
  
  混子是运动员,不是艺术家。
  
  老五,就是在决赛中射失了点球的运动员。巴乔后来爬了起来,他却再也没有爬起来。虽然,他没有“爬”起来对他未必是一件坏事。
  
  
   在赵红兵养伤期间,张岳判了,两年。
  
   在李四打完老五以后不几天,李洋来看赵红兵了,那时,赵红兵也快出院了。
  
  “红兵,最近和高欢联系了吗?”李洋问。她们三个整天在一起的女孩子,只有她没有考上大学。
  “联系了啊,她最近过得很好!”赵红兵说
  “恩,我也和他联系了。张岳判了,知道吗?”虽然李洋只和张岳出来吃过一次饭,玩过一次。但是她比较喜欢张岳,认为这辈子非张岳不嫁了。
  “知道,才两年,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年,在看守所里也算刑期的,再过一年半也就出来了”
  
  “恩,我前几天去六监看他了,他现在过得很好”李洋说
  “我出院以后也去看看他,我真的很想他。那天还是我硬要他去自首,也不知道这是对是错”
  “你没错,让他投案就对了”
  “恩,我出院了就去看他”
  
  十天之后,赵红兵出院。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六监看了张岳。据说,张岳本来皮肤就白,在看守所的那段时间,他的皮肤又白了许多,没有血色。
  
  “红兵,你来了”看样子张岳在监狱里过的很舒服
  “呵呵,来看看你,你现在怎么样?”
  “前几天李洋来看我时说你出事了?红兵!等我出去!”
  “我们的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你在里面还好吧?没人欺负你吧?”
  
  “我被欺负?哈哈哈哈”张岳笑了
  “哈哈”赵红兵也大笑了起来。他也知道,能欺负张岳的人可能的确是还没生出来呢
  “你也别在里面再惹别的事儿,好好改造”赵红兵劝他。虽然赵红兵也不是什么善茬,但他显然比张岳理智多了,总是苦口婆心的劝张岳别惹事。
  “我不惹事,绝对服从党和政府的教育。过段时间,或许我还能弄个中队长当当”
  “祝你升官”
  
  探监回来的赵红兵对小北京说了一句话:“现在我怎么看张岳的眼睛那么阴鹫啊?”
  “以前张岳的眼睛就不阴鹫吗?”正在认真练书法描红的小北京头都没抬,说了一句。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三十节、不讲道义的混子,那叫下三滥! 第一部 第三十二节、婉约派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