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三十节、不讲道义的混子,那叫下三滥!

2008-04-17 | 2:28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3,895 views

第一部 第二十九节、瓷器碰玉器 第一部 第三十一节、以牙还牙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21 16:53:26 
  三十、不讲道义的混子,那叫下三滥!
  
   李四逃跑后约一个小时,警察找到了赵红兵。是三楼的一个值班的护士报的案。
  
  根据后来警察的问话,可以判断这个护士应该是这样对警察说的:“他们开始冲进来了四个人,问我有没有叫赵红兵的病人住在三楼,我查了一下资料没有这个人,他们就转身走了,刚走不到半分钟,我就听到一声枪声,我出去以后,看见一个人双手端枪猫腰屈腿快速冲到308号病房,然后朝里面打了一枪。然后我就吓得躲了回去,我没有看见开枪的人的样子,但他身手极度敏捷,持枪和奔跑的姿势比电视上看到的还专业,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你叫什么名字?”警察问
  “赵红兵”赵红兵昏昏沉沉,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再度晕过去
  “刚才楼下发生了枪战,知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
  
  “你的伤是怎么回事?听医生说你挨了两刀还被火药枪打了一枪”
  “被打的”
  “被谁打的?”
  “不认识”
  
  “不认识为什么打你?”
  “不知道”
  “你别总说不知道,我们这是对你的安全负责”
  “真不知道”赵红兵说了这些话,很费力
  
  “你不要以为说不知道我们就没法破案了”
  “我真不知道”
  
  警察也没法对这个已经重伤的人再继续问下去了。
  
  警察正对赵红兵这一问三不知极度恼火时,一个更让他们恼火人出现了,小北京又回来了。小北京回到旅馆就看到高欢给赵红兵寄来的一封信,他想让赵红兵高兴高兴,就忍着疲倦把信送了过来。
  
  “哎呦!警察叔叔好!”小北京边问好边行了个少先队员的队礼
  “你是谁?”警察也乐了
  “赵红兵的战友”
  “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我是北京人”
  “来我们这里做什么?”
  “和赵红兵在这里做生意啊,我们在火车站旁边开了个旅馆,你们不知道吗?我们那里可没有卖淫嫖娼的啊!不过我可以告诉您哪家有卖淫嫖娼的”小北京说完,一脸坏笑的坐在了赵红兵的旁边。
  “我们是刑警队的,我们是来调查刚才的枪战的,你卖不卖淫不归我管”
  
  “呵呵,看您说的,我去卖淫,谁买啊”小北京听到刚才有枪战,心里一惊。不过他还是看起来很镇定,和警察调侃了起来。
  “呵呵,你别贫。刚才你说赵红兵是你的战友?你们当过兵?”
  “是啊,82年的兵,85年复员的。您当过兵没?”
  “当过”问话的警察听到小北京这么回答,朝身边一个警察点了点头
  
  “我和赵红兵都是侦察兵,您呢?”小北京最爱跟人拉近乎。
  “我和你一样,也是侦察兵。你们还有没有别的战友在这里?”
  “唉,没有了,我们班的战友牺牲了几个,留部队的有几个,只有我和赵红兵复员了”小北京虽然玩世不恭,但是一说起牺牲的几个战友总是特别不舒服。
  “刚才在三楼的枪战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怎么啦?有枪战?!死人了没!坏人抓到了吗?用不用我帮你们去抓?”小北京虽然继续耍着贫嘴,但他十分想知道刚才枪战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心里已经明白肯定是李四跟李老棍子的人打起来了。
  “谢谢,不用。不过据我们了解,他们其中的一帮人是在找赵红兵”
  “啊!是吗?!警察叔叔,那您可得保护好赵红兵”
  “恩,我们怀疑枪战的另一方和你们有关。赵红兵的伤是怎么回事儿?”
  
  “怀疑我们?冤枉啊!我刚才回旅馆去了,然后收到了这封信,我是给赵红兵送信来了,我们旅馆的服务员可以证明!冤枉啊!”小北京看起来冤枉死了。
  “我们也没说是你,我在问你赵红兵的伤是怎么回事!”
  “被坏人打的,警察叔叔,你可一定要抓到他们啊!”小北京从他和警察的交谈中基本确定了李四肯定没被抓住,塌实了许多。
  “被谁打的?打成了这个样子”
  
  “不知道”小北京故作良民状。他的良民形象的确是能欺骗得了大部分群众,但是他还是骗不过这些目光如炬的刑警。
  “被打成这样为什么不报案!”
  “哎呦,我还真把报案这茬儿给忘了!这不赵红兵才脱离危险吗?!我也准备这几天就去派出所报案,明天早上一上班,我就去,成不?上次我们旅馆有客人丢了钱,我报了案,你们来了以后问我问了两个小时,然后又做笔录又按手印的,小偷到现在不也是没抓到?还有一次我们旅馆的客人丢了手表,我又报了案……”
  “行了,等过几天赵红兵的伤好了一些,我们会再来的,明天早上你来我们刑警队吧!我们也不打扰病人休息了”
  
  “哎,您这就走了?上次我们客人的手表…………”小北京看样子还没说够
  “那不归我们管,明天早上别忘了!我们走了”
  “警察叔叔,再见”
  “别抬举我了,我可没你这么大的侄子”警察甚是恼火,哭笑不得。
  
  警察前脚走,后脚赵红兵的三姐进了病房。
  
  “三姐,来啦!我正和红兵念叨你呢,我说呀……”小北京又要开始贫
  “你这破孩子刚才是不是跟那两个警察又耍贫嘴了?”赵红兵三姐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北京。
  “三姐,敢情着您刚才一直趴在门外听我们聊天了啊!”
  “谁有空听你们聊天!我刚才进来时听见那俩警察说:刚才那小子怎么那么贫啊!我一想除了你还能有谁?”
  
  “是这样,那俩警察遇到点麻烦,想咨询咨询我,听听我的意见,我也是想协助他们破案,人民警察也不容易”
  “你少给警察添点乱就什么都有了!算三姐求你,以后你们别出去惹事了行吗?这次多悬啊”赵红兵的三姐这几天看起来也有点憔悴
  “可以,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让我亲我一口”小北京每次看见赵红兵三姐白里透红的脸蛋就心神荡漾
  “你实在想亲的话,三姐给你买头母猪,你亲它去吧”赵红兵三姐遇见骚扰她的人实在太多了,她的嘴练得厉害着呢。
  “不干,你比母猪好看多了”小北京认真的说
  “你说什么?”赵红兵三姐微愠
  “我说错话了,三姐你没母猪好看!”小北京扇了一下自己的嘴巴
  “你………………”
  
  第二天,小北京就去了刑警队“报案”,结果可想而知,他又是胡说八道了一通,耽误了警察的办案时间。
  
  在八十年代中后期,我国对猎枪的管理并不十分严格,民风历来彪悍的我市时有枪击案发生。李四这次枪战,警察没有找到受害人且枪战中无人死亡,警察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的确和赵红兵有关,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二狗相信如果警察真的想查的话,那么线索千条万缕,黑道上只要是个人就知道这次枪战的双方是谁,警察能不知道?只是警察是真的没有把这事当回事儿,警察的底线是别搞出人命。
  
  
  高欢给赵红兵寄来的信纸叠成了一个“心连心”的造型,赵红兵收到后苦恼不已,他以前右手虽然断了三根手指头,但是折纸和拆纸没有任何问题。如今右手又被火药枪打了一枪,只剩下一只手能用,连拆信纸都拆不了。高欢每次给赵红兵写信,赵红兵都珍藏着,“心连心”的造型虽然简单,但是折起来很复杂,他怕把信撕坏,舍不得用一只手拆。在收到信的第二天晚上,无奈之下他让小北京帮他拆开。当天,二狗也在旁边。
  
  小北京拆开了以后大声朗诵了起来:
  
  “一别已月余,甚念。前日,我登上了香山。看那秋风起,北雁南归,不知你是否,也和我看到了天边的那同一只大雁。在这关山千里外、万里他乡中的香山,秋风秋雨秋木秋花秋意甚浓,幸好,你我还可以看到同一轮秋月…………”小北京生情并茂的朗诵完感叹:太他妈的肉麻了。赵红兵羞得脸通红,但还没法下地,只得任由小北京读下去。
  
  “如今,我生活在共和国的心脏。看今日之中国,官倒猖獗,高干子弟借其父兄之名巧取万民之膏……我尝与同窗说:我等乃读书人且身为女流,无它,惟有一腔热血,既然我们深爱着这片土地,就要誓死以热血与这丑恶相博……”小北京朗诵到这里不继续念下去了。
  
  “红兵,敢情着你和高欢闲着没事儿还探讨国家大事、国家命运啊!”
  “我没有,高欢喜欢谈论这些”
  “高欢这是要造反啊!!!” 小北京吓死了
  “你没看懂啊?什么造反?这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八十年代,在那次事情之前,中国最不缺高欢这样有思想的热血青年。按现在的标准看,那个年代可以说中国年轻人99%都是愤青。二狗倒是希望能生活在那个年代,那么像二狗这样的愤青就可以在人堆里不显上露水、泯然众人矣了。二狗相信:一个民族的血性,绝不会被鲜血所冲刷干净。
  
  赵红兵收到这封信开始愁了,现在只有一只手好用的他怎么折一个“心连心”回信给高欢呢?总不能告诉她自己斗殴受伤了吧!
  
  赵红兵让小北京按着高欢的样子叠一个“心连心”,可小北京虽然聪明绝顶但是对折纸这样女孩子干的活儿实在一窍不通,琢磨了整整一个礼拜才学会叠“心连心”,但是,叠的一道工序不对,“心连心”中间的那段显得特别的窄。
  
  “红兵,我学会了叠心连心,我也要给三姐写信”小北京挺兴奋
  “恩……就你那破字,还是别写了吧”躺在床上的赵红兵还忘不了冷嘲热讽
  “我可以把字练好然后再写,我也和三姐讨论国家大事,讨论哲学”
  “滚远点”赵红兵笑骂了一句
  
  小北京后来有没有给赵红兵三姐写信二狗不知道,但是可以确认的是从那以后小北京的确是经常拿着一本“庞中华”字帖练字,而且后来还练了毛笔书法,到了现在他写的毛笔字已经是龙飞凤舞,专业级水平了。
  
  小北京究竟是不是为了给赵红兵三姐写信练的字呢?二狗的确不知道。
  
  
  这次枪战之后,李老棍子手下的三员大将都受了伤,他也一时没法组织力量对赵红兵反扑。而赵红兵伤的不轻,在床上也是老老实实的躺着,也无力找李老棍子报仇。
  
  他们这是休战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这平静又被李老棍子的手下老五打破。这次他不但打破了平静,而且坏了混子的规矩。据说老五这次是他自己想报仇,并不是李老棍子让他去的。
  
  前文提到过,老五这个人长着一双无知且无畏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口,透过这双无知的眼睛,就可以想象老五是个多么粗鲁的人。
  
  多年以后,二狗才发现这个人不但是无知且粗鲁,而且还又脏又邋遢。
  
  大概是1994年的夏天,赵红兵的三姐带着二狗去市体委新开的露天游泳馆游泳。那天赵红兵的三姐穿了件黑色的比基尼,当年全市的女人没有几个敢穿这么暴露的泳装,但是一向比较时尚且受过高等教育的赵红兵的三姐敢于和国际接轨,她看见挂历上的女孩子这样穿她也就买了一件穿了。赵红兵的三姐一到游泳馆就吸引了几乎所有男人的目光。后来二狗听人家评价说:“赵红燕穿什么都不过分,毕竟人家漂亮,身材好,穿什么都不算臭美”。
  
  但五分钟后,再也没有一个人看赵红兵的三姐了。因为老五来了。
  
  已经混得十分落魄的老五在94年前后的职业是蹬“板的”,他是趁着露天游泳馆的人不注意,逃票进来的。只见他进来以后,把衣服一脱,里面就剩下个已经分辨不出颜色的三角裤衩。“扑通”一声就跳进了水里,大家赫然发现,他手里竟然还拿着一条毛巾!!!!!
  
  老五是来游泳池洗澡来啦!!!!
  
  只见他用毛巾在身上一搓就是一堆泥卷子!连续猛搓。
  
  看得前来游泳的人瞠目结舌,在目瞪口呆之后几分钟纷纷上岸,偌大的游泳池,成了老五的澡堂子。
  
  而老五则面不红,心不跳,视其它人为无物,继续用力的搓着他身上的泥卷子。
  
  从那以后,赵红兵的三姐再也没去过那个露天游泳馆。
  
  由“游泳馆搓澡”那件事儿可以看出,老五这个人不但粗鲁无知且埋汰,而且他连起码的道德都没有!他一个人把澡洗了,别人还怎么游?
  
  黄老邪虽然的确不怎么样,但是人家最起码还装装,老五是连装都不装。
  
  他这样的人,干出了坏了规矩的事儿,一点都不奇怪。但他,一定为他干的这事儿后悔。
  
  在枪战以后的一个月,伤得不重的老五打听到了那天开枪的人是李四。他对李四的枪法很打怵,但是他还想报仇,怎么办?他想出了个阴损的办法:去李四他家找他家人的麻烦。
  
  在老五找李四家人的麻烦之前,我市的混子没有一个因为斗殴去找对方亲人麻烦的,这样的事儿为当时的混子所不齿。但人家老五不考虑这个。
  
  老五去李四家的时候,只有李四的大哥在家。那天是中午,李四的大哥早上上班没带饭,回家来吃了。
  
  李四的大哥刚把饭做好,就听见自己家玻璃“哗”的一声,碎了。
  
  “谁家的孩子?”李四的大哥以为是哪家的顽童干的,边说边走出了院子,推开了门
  “我干的!”老五瞪着那双无知且无畏的眼睛,身后还跟着3、4个小混子
  “你为什么打碎我家玻璃?”
  “打你家玻璃?我还想打你呢!你是李四什么人?”
  
  “我是他大哥”
  “打的就是李四的大哥”
  
  老五上去就抽了李四的大哥一耳光。
  
  李四的大哥也不是好惹的,上去就还了一耳光。
  
  随后,几个人围攻上来。李四的大哥可没有李四的身手,几下就被打倒在地,门牙也被打掉了。
  
  
  下午李四就知道了这件事,他看到门牙被打掉的大哥以后沉默不语,回头就去医院找了赵红兵。
  
  “老五去了我家,把我大哥打了”李四双眼在冒火
  “这叫什么玩意?!他还是个男人吗?这叫下三滥!”赵红兵也怒了
  “恩,没见过这么混的”
  “四儿,等我出院,咱们去找他”赵红兵基本快痊愈了,但还是要在床上躺一段
  
  “红兵,不用了,我自己能解决,我过来只是和你打个招呼”
  “四儿,别急,等我出院,咱们一定好好修理他”
  “不用了,红兵”李四说完就走了出去
  “你小心点!”赵红兵看李四这个样子,知道老五是没好了,他真怕李四一怒之下把老五杀了。
  “我有分寸”李四远远的回了一句。
  
  
  老五可能不知道,他这次绝对是踩过了李四的红线。就算是老五把李四打一顿造成的后果可能也没有比他打李四的大哥一顿后果更严重。
  
  自己的亲人因为自己遭到一顿毒打,又有几个人能够承受?
  
  人,都是有底线的。一旦被人踩过了这个底线,就会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二十九节、瓷器碰玉器 第一部 第三十一节、以牙还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