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二十九节、瓷器碰玉器

2008-04-17 | 2:26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3,798 views

第一部 第二十八节、那天我的血,已不再是为共和国而流 第一部 第三十节、不讲道义的混子,那叫下三滥!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20 20:19:20 
  (二十九)瓷器碰玉器
  
  与李老棍子街战之后,由于双方各打了一喷子,而且赵红兵和李老棍子都身受重伤,这件事在我市也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二狗认为:虽然这两帮人中没人报案,但公安局也应该有所耳闻,但却没有警察找到李老棍子或者赵红兵进行询问及调节,这也导致了日后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赵红兵虽然身受重伤,但李老棍子那边伤残更重,这一战,其实是赵红兵赢了,尽管赢得很惨烈。毕竟李老棍子当时是我市头号流氓头子,即使他和赵红兵他们打成平手,他也算是输了。虽然赵红兵以前在江湖上已经小有名气,但就是这一战,奠定了他和李老棍子平起平坐的江湖地位。
  
  这下,李老棍子的真正意义上的挑战者终于出现了。他不能不慌,不能不报复。他不能失去的东西只有两样:1,钱 2,江湖地位。
  
  在这一战中,李老棍子被刘海柱砍在胳膊上那一刀砍得皮开肉绽、臂骨裂纹。土豆被费四打了一枪击中了脸和脖子,虽然没有致命,但是完全毁容了,虽然他以前长的也不好看,但是毕竟还像个人,现在已经不像人了。黄老邪被小北京打得多处骨折,混身上下没一个好地方。扎赵红兵一刀的那个人,也就是被赵红兵踢到下阴那个人,几年后去了啤酒厂上班,据后来他的同事说:他那东西再也无法勃起了,赵红兵当年这一脚把他的两个睾丸踢得粉碎。
  
  据说从李老棍子住院的那天起,他就开始计划如何去医院给赵红兵补刀了。
  
  正所谓:高处不胜寒。
  
  在我市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无论谁被扣上了全市黑道一哥的高帽,那注定他将终日在不安中度过,有太多的人都在盯着这个实际上毫无意义并能惹来杀身之祸的名号。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在这个位子上稳坐两年。无论是谁,当他被戴上了这顶高帽的同时基本已经被判了死刑,只是缓刑几年执行而已。李老棍子之后的张岳、李四、李武、三虎子、勾疯子、老古等人莫不如此,只有最低调也是最少插手江湖事的赵红兵活到了现在。
  
  他们的结局可分为两类。1、被仇杀 2、被正法。如果仅仅是被打残或者被捕入狱,那只能说是他们的幸运了。
  
  至今,我市仍至少有上千号年轻人在向这个顶峰“奋斗”着,但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还没到半山腰、还没来得及看到顶峰已经锒铛入狱或终生残疾了。毕竟,不是人人都是张岳这样的黑社会天才。
  
  二狗曾经不解为什么赵红兵能活到了现在,而且还能活得这么好,在两年前的春节,曾就此事专门咨询过他。
  
  “二叔,当年四叔、张叔等人和你一起成名,都是全市名头响当当的人物,如今全没了。而你是他们公认的大哥,名声比他们还响,为什么你如今日子过得这么舒坦?”
  “二狗,我从小把你带大,你应该了解我做人的两条原则。1、绝不干缺德的事儿,四十年来我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儿都没干过,在这条道上,能坚持这条原则的没几个。2,绝不让自己毁在鼠辈手里”,“我的这两条原则是我能活到今天的原因”。
  
  “二叔,第一条我当然是懂,第二条我不大明白,难道只要你不想毁在鼠辈手里就一定能不毁在鼠辈手里?这是你能决定的了的吗?”
  “我是玉器,从不与瓷器碰。我想碰的,那一定也是玉器,如果有瓷器非要找我来碰,那么我躲着,如果躲都躲不开,我就去找愿意和他碰的瓷器去碰他”
  
  “二叔,那我不懂为什么我7、8岁的时候你和李老棍子那两年打翻了天?难道你那时候就不怕你这玉器碎了吗?”
  “那时候,我是瓷器,李老棍子是玉器”赵红兵笑了,扔给了二狗一个苹果。
  
  “恩,就算你那时候是瓷器,也是景德镇的瓷器”二狗也笑了,近些年来每年和二叔在一起的时间都不多,但每次和他的对话都感觉受益非浅,他谈话总是一针见血且极具哲理和人生感悟。
  “不是景德镇的,那时候我就是咱们当年北郊土产日杂门市卖的两毛钱一个的瓷器。我和李老棍子打了两年,我就变成玉器了。当然了,当时我和你四叔、申叔我们和李老棍子打架时我们没想到要扬名立万,只是看这个败类太不顺眼。”赵红兵又笑了。
  
  听完这一席话,二狗才明白江湖大哥为什么是江湖大哥,为什么赵红兵已经十年没动过手打架了而且做的生意也和黑道无关,到现在全市江湖中人聚会的时候还一定要把他请去坐在最中间,最当红的黑社会头子还要敬酒点烟道一声“红兵大哥”。这应该不仅仅是因为赵红兵从不干伤天害理的事儿,显然,他做人的哲学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李老棍子显然没有赵红兵这智慧。当时他还是玉器,却在紫月亮饭店门口之战结束后天天琢磨着要来碰赵红兵这个瓷器。
  
  
  赵红兵被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后,经过紧急抢救,第二天终于脱离生命危险,住在四楼的病房,这是赵爷爷安排的单间。小纪的伤无大碍,但也需要住院治疗,住在二楼的病房,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小纪已经是第三次住进了医院,小纪在医院住的时间太长了,见过的病友太多了,已经成了半个大夫,对所有的外伤都有所了解,经常和大夫讨论治疗方法。
  
  小北京担心李老棍子等来医院补刀,借来了三扁瓜那把五连发猎枪,日夜守在赵红兵的身边。记得二狗在赵红兵住院第三天去探望时,摸过赵红兵的头,滚烫。而小北京则看起来十分憔悴,没了往日的意气风发,沉默的很。
  
  “如果李老棍子找来,我一定要杀了他”在陪床这几天,小北京已经不止一次说过这句话。小北京这次绝对是动了杀人的念头,像小北京这样有主意的人,一旦动了这个念头,别人肯定谁也劝不住。
  “小申,这个仇我们的一定要报,你别总说要杀人什么的,我们知道你敢杀人,但也要看情况”李四劝小北京。
  “如果他不找来,那就等红兵伤好以后,留给红兵亲手报仇!”小北京说。
  “小申,你回旅馆吧,旅馆那边这几天都没人打理,一团糟,这边我来看着,怎么样?你总信得过我吧?”李四说。的确,李四的身手不在小北京之下。
  
  “那你那边生意怎么办?”小北京问
  “天也冷了,我那几张的台球案子也不摆出去了,废品回收那边有费四一个人也就行了,我最近没什么事 ” 李四说
  “恩……也好。但李老棍子找来,尽量别杀他,留着给红兵”小北京说
  “申爷,你能不能不把杀人总挂在嘴边?咱们市西边的火葬场每天火化上百号人,哪个是你杀的?”李四虽然和赵红兵的兄弟感情也极好,但是这次事情发生以后,李四表现得确实比小北京镇定。
  
  “李老棍子今天要是来,那么明天火化的就是他”小北京说
  “行了,行了,你快回去吧,你再不回去你就该累死在这里了,明天该火化你了。以后咱们俩倒班陪,行不行?”李四看见小北京几夜没睡,挺心疼
  “四儿,你好好的看着红兵,我一会和大夫护士都打个招呼”小北京有点恋恋不舍
  “知道了,把枪留下吧!”李四让小北京把枪留了下来。
  
  在这兄弟八人中,李四和赵红兵性格最为接近,都是话不多、讲义气、比较正直、做事情比较沉稳。和赵红兵相比,李四打架下手更黑,更是有仇必报。当年雪夜在二虎家门外零下20度的气温下足足等了一夜报仇就足以说明他身上的确有股隐忍的狠劲。
  
  九十年代,江湖上曾有句话说:“宁可得罪红兵大哥,也别得罪了四哥”。可见李四的确是惹不起。
  
  李四和赵红兵最相似的一点是:除了打架以外,其它违法的事儿绝对不干。小纪、费四、孙大伟则不同,他们只要是不太伤天害理且能赚钱的事儿,都会去干的。比如那次小纪等人要去挖古墓,李四就是宁可得罪了兄弟,也不去跟着干
  
  
  李老棍子的人来找赵红兵时,小北京刚刚走了不到一个小时,二狗也刚刚走了不到一个小时。
  
  他们没先找到赵红兵,他们先找到的是在二楼的小纪。
  
  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途径知道赵红兵和小纪是在第一人民医院住院的。但是可以确认的是:他们只知道小纪和赵红兵在这里住院,却不知道住在哪里,而且不知道他们根本就没住在同一个病房。他们是问的二楼值班室的护士知道的小纪住在二楼的某个病房。
  
  他们是四个人到的医院,领头的老五一瘸一拐,他被小北京扎的一枪刺腿还没好利索,他拿着一把五连发。他带的三个兄弟其中有一个带着一把沙喷子,另两个都拿着三棱刮刀。他们虽然带了枪来,但是他们绝对不是有目的来这里杀人,而是要再捅赵红兵几刀给李老棍子报仇,赵红兵是死是活听天由命。他们手中的枪的作用是吓唬人,真正用的还是管叉和刮刀。只有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才会开枪。
  
  据说老五等人推开小纪病房的门的时候,伤得不怎么重的小纪正在和临床的病友下象棋,由于小纪伤的不重,所以没有专门的人来给他陪床。而且大家也知道,李老棍子的人主要是想找赵红兵的麻烦,所以也没人去特意保护小纪。
  
   “谁是纪东海?”老五问
  
   小纪连头都没抬,光听这声音就知道是有人来补刀来了。
  
   “纪东海在隔壁”小纪向左一指,还是头都没抬,继续下象棋。
   “谢谢啊兄弟”老五没参与紫月亮饭店门口那一战,他不认识小纪。听到小纪这句话,转身出了病房。
  
   病房门刚关上,小纪忍着腿伤的剧痛跑到病房的窗边,打开了窗户就从二楼的病房跳了下去!
  
   小纪这下虽然摔的不轻,但还没有摔得腿断筋折,打了个滚就站了起来。
  
   “红兵!李老棍子的人来了”小纪边喊边向医院住院部的后面的传染病房方向跑,小纪熟悉地形,他知道他只要跑几步,就从医院的后门出去了,谁也追不上他了。
  
  尚在半昏迷状态的赵红兵肯定是没听到小纪这一嗓子,却被老五听见了。
  
  “妈的,上当了!”老五恼怒至极。
  
  老五冲到小纪的病房,推开窗户,拿着五连发就朝小纪刚才喊的方向开了一枪。当然了,黑夜中,这一枪什么都没打到。
  
  “你们谁他妈的报案我杀你们全家!”气急败坏的老五朝病房里的那几个病人吼
  
  这一声枪响,正在陪床的李四是听得清清楚楚。普通老百姓或许听到这一声枪响会认为是双响之类的,但曾上过前线的李四听到这低沉的“吭”的一声,一下就听出了这绝对是枪响。李四拿起小北京留下的五连发就走出了病房。开始向二楼跑去,他知道,小纪可能出事了。
  
  “上三楼,赵红兵肯定在这住院!”老五带着兄弟就冲上了三楼。
  
  李四跑到三楼半的地方就听到了几个人急匆匆的上楼的脚步声。他心里清楚的很:就是这几个人了,他们是要找赵红兵,现在带赵红兵跑肯定是来不及了,而且也没地方跑,只能和他们硬拼了,先下手为强。
  
  出乎李四意料的是,这些人根本就没上赵红兵所在的四楼,而是到了三楼的护士值班室问三楼有没有叫赵红兵的病人。
  
  李四看见他们去了三楼值班室,决定不追去,留在三楼的楼梯口,这个地方不但有墙做掩体,而且还有逃生的路,可攻可守可逃,他们几人想上四楼,必经此楼梯。
  
  果然,一分钟后,这几个人从三楼的值班室出来了,开始朝三楼的楼梯口走来。“赵红兵肯定在四楼了”他们中间有人说
  
  李四这下更确定他们就是来找赵红兵补刀的了,这个枪法极好的退伍侦察兵要出手了!
  
  看来,这群连野兔子都打不到的土流氓不得不和这位身经百战的退伍解放军战士比比枪法了。
  
  李四听他们的脚步声来判断他们距离楼梯口的距离,当他们走到离三楼的楼梯口15米左右时,他端起枪探出了头,他知道,猎枪这个东西毕竟不是军队里的步枪,超过20米,枪法再好也很难打得准,五连发的有效的精准射程就在20米之内。毕竟李四只是想伤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主动杀人,他可不想枪失去了准头失手把人打死。
  
  “吭”李四的五连发在老五等人猝不及防间骤然打响。
  
  这一枪打在了老五身边的那个拿着沙喷子的兄弟的腿上,被枪击中那位惊得把手中的沙喷子都给扔了
  
  。在15米左右的距离,李四可以拿五连发指哪儿打哪儿
  
  “操,中埋伏了”老五一声惊叫,拖起了受伤倒地的兄弟就进了右手边的一个病房,后来知道,这个病房里只住着一个老头。
  
  李四后来开玩笑说,老五这句“中埋伏了”让他想到了《乌龙山剿匪记》,让他真动了剿匪的念头。
  
  李四双手持枪以低姿迅速向刚才老五等人躲进去的病房冲去。
  
  倚到病房门口他开始冷静的听病房里面人的脚步声,他准备根据脚步声音判断,隔门透射!
  
  约5秒后,李四隔门朝里面就是一枪,他这次又是朝着人腿打的,他可不想杀人。李四的枪法和耳朵都很准,这一枪又打中了一个人,后来知道,他这枪是擦着老五的小腿过去的。
  
  这一枪打完,里面也传来了一声枪声,这是老五隔着门朝门外开了一枪。
  
  这样胡乱打的一枪怎么可能打到一直倚靠在墙边的李四?
  
  李四朝里面又是一枪,这次是李四胡乱打的,他知道他再打一枪里面的人的精神防线非崩溃不可。
  
  事后,小北京和赵红兵对李四从冲下四楼、以三楼楼梯为掩体、偷袭成功、低姿快速奔近、隔门透射等一系列动作赞不绝口。“如果让我去,我或许也能把他们都打跑,但是肯定没四儿干得这么漂亮”一向骄傲的小北京如是说。
  果然,在李四最后这一枪过后。老五等人都推开窗户跳了下去,小纪刚才跳的是二楼,老五等人跳的是三楼,幸好,这个病房的正下方是自行车棚。
  
  这一次,李四打出了威风,一战成名。
  
  在确定对手逃跑了以后,李四把枪藏在怀里去了二楼小纪的病房。
  
  “小纪呢?”李四故作没发生任何事情,微笑着问。
  “刚才跳楼跑了!”小纪的病友说
  “他没事吧!”
  “没事!那小子腿有伤,跑的却比谁都快”
  “呵呵,那我走了”
  
  李四故做镇定的走出了小纪的病房,出了病房他撒丫子就跑!
  
  他知道,今天在医院里两帮人一共开了五枪,警察非来不可。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二十八节、那天我的血,已不再是为共和国而流 第一部 第三十节、不讲道义的混子,那叫下三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