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二十八节、那天我的血,已不再是为共和国而流

2008-04-17 | 2:25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2,485 views

第一部 第二十七节、告诉三姐,我爱她 第一部 第二十九节、瓷器碰玉器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18 17:35:30 
  (二十八)那天我的血,已不再是为共和国而流
  
  黄老邪这辈子算是栽在赵红兵、小北京、刘海柱这三个人手里了,他成名以后所遭到的毒打全是这三个人所为,而且,每个人都不止一次毒打过他。无论怎么说,黄老邪在我市80年代到90年代初也算是个狠角,伤人无数,但是他一见到这三个人就双腿打哆嗦,连跑都不会。从87年7月赵红兵和李四把他差点打成植物人以后,整整一年多,他几乎每次都是养好伤不到10天就再次被这三人中的某一位打入医院住院。
  
   赵红兵和小北京推开门的时候,黄老邪正好回头,一双贼溜溜的小眼睛对上了四只炯炯有神的大眼。这次,黄老邪的三大克星一下来了两个。
  
   据说赵红兵和小北京看见黄老邪回头,两个人还齐齐的朝他微笑了一下。他俩都在想:找你黄老邪找不到,现在遇上了,看你往哪里跑。
  
   而黄老邪一见到这二位朝他微笑,他居然也裂着嘴勉强笑了一下。黄老邪笑的时候,估计是已经吓得肝胆俱裂了。
  
   “红兵,他怎么笑得这么难看?”小北京和赵红兵一边向他走去,一边对话。他俩身后还站着同样笑眯眯的李四等人。
   “他这就叫皮笑肉不笑”赵红兵和小北京边说着边走到了黄老邪跟前
  
  小北京和赵红兵这次没直接打,而是上去一把抓住了黄老邪的头发按了下来,不知道是他俩出手太快还是黄老邪吓破了胆,黄老邪居然连伸手挡都没挡,完全放弃了抵抗。他俩每人抓住一侧的头发。又像是提着个大兜子一样把黄老邪拖了出去,黄老邪像是一只驯服的小狗,被赵红兵和小北京提着头发的他猫着腰,连声都不出。
  
  小北京打了一辈子胜仗,从没挂过花,没想到一个多月前胳膊却被黄老邪这样的鼠辈扎了一枪刺,现在还没好利索,着实恼火。这次抓到了黄老邪,黄老邪是在劫难逃了。
  
  把黄老邪抓出了饭店,小北京抓着他头发一抡,黄老邪就地摔倒。
  
  那天,小北京由于被赵红兵踹下河把鞋弄湿了,所以他晚上出来吃饭前换了一双冬天穿的军勾。
  
  黄老邪倒地之后,小北京根本就没踢他,而是用军勾的鞋跟朝他身上头上乱跺。狠跺了起码30下,黄老邪倒在地上双手抱头,蜷着像个虾米。赵红兵、李四等人都没上手,他们都想就让小北京一个人好好出这口恶气。
  
  十几年后,由于总是组织容留卖淫嫖娼绰号已经改为“黄老破鞋”的黄老邪在回忆小北京的这次毒打时心有余悸的说:“开始他每跺我一下,我都感觉是被汽车撞了一下,后来越来越重,每跺一下,像是被火车撞了一下,我已经喘不过气来,我真希望他能拿刀快点杀了我。终于他跺在我的太阳穴上,我晕了,解脱了”。“我还被一脚跺在了脸上,把我的鼻梁骨跺断了,我以前要比现在帅很多”黄老破鞋还加了一句。
  
  看来无论岁月如何流转、绰号怎么改变,黄老邪装逼的情怀依旧。
  
  事后大家都知道了小北京那些脚跺得有多狠,黄老邪的小腿骨被跺断、肋骨跺断四根、鼻梁骨被跺断,其余的小伤无数,全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大家都说黄老邪就是命大,被打成这样还不死,果然是本市抗击打第一能手。
  
  在打架中,小北京就是爱用气势取胜,可能世界上打架没有能比用鞋跟“跺“人更能击溃对方心理防线的方式了。
  
  那是把人踩在脚下的凌辱。
  
  适用于对待黄老邪这样无恶不作的流氓。
  
  
  “挨打的是老邪!”
  “那个人就是赵红兵!”
  小北京刚刚把黄老邪跺晕,耳边就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昏黄的路灯下,冲过来了三十余人,领头的,是李老棍子。
  
  原来黄老邪是来这里为李老棍子等人订桌点菜的,他由于腿上挨了小北京的一枪刺伤还没好,所以今天他没去河边赴战,他自己先过来在这里点菜,遭到了这飞来的横祸。
  
  “谁是李老棍子?”赵红兵也朝对方走了过去,他身后,李四等十几个兄弟紧随其后。
  “我是”一个戴着能遮住半边脸的大黑框眼镜的看起来阴森森的人回答说
  
  “我是赵红兵,我在找你”赵红兵说得平平淡淡
  “刚才在河边让你跑了,现在我就废了你”李老棍子说着就拔出了一把三棱刮刀,他身后的兄弟也亮出了武器。
  
  赵红兵等人一看到对方都亮出武器,心里齐声暗叫:坏了!
  
  他们的武器都在奔跑中扔到了江里!现在他们全是赤手空拳,面对着这群手持凶器的狼,今天非吃大亏不可!
  
  写到这里,二狗想起了2007年春节回老家过年时,二狗爸爸说要养一只藏獒,然后二狗就上网查关于藏獒的资料,误入了百度的“老虎吧”,掉进了“老虎和狮子谁厉害”的一个大水坑里,那个水坑至少有上万个回帖,已经吵了好几年,全是在争论究竟是老虎厉害还是狮子厉害。在感叹国人的确有闲情逸致的同时二狗也困惑了,究竟是老虎厉害还是狮子厉害呢?第二天是大年初一,赵红兵一大早来二狗家拜年。二狗问:“二叔,狮子厉害还是老虎厉害?”赵红兵不加思索的回答: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想弄清楚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老虎和狮子放在一个大坑里都饿上三天,扔下一只山羊,老虎和狮子谁活着出来那么谁最厉害,无论怎么样争论还是做一些其它的实验和比较,都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这就是赵红兵式的思维和解决问题的方式:从不去做无谓的争吵,只愿意去做一些能证明问题的实践。
  
  赵红兵和李老棍子,一个是老虎,一个是狮子,他俩谁更厉害今天就要实践了,这场恶战就算是玉皇大帝、基督耶酥、穆罕默德、如来佛祖、李宏志老师齐齐驾到,也无法阻止了。
  
  但,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决斗,因为赵红兵这只老虎已经被拔了牙,他的兄弟们的武器已经全扔到了江里。
  “李老棍子,今天我一定宰了你!”小纪今天见到了扎了他一刀的李老棍子,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咆哮着喊
  “操你妈,我崩了你”李老棍子身后的一个兄弟举起了沙喷子对准了刚刚说要宰了李老棍子的小纪。后来知道,这个拿着沙喷子的人,就是李老棍子手下下手最狠的土豆。
  “就他妈的你有枪!?”费四站了出来,手中拿着孙大伟的沙喷子,对准了土豆。唯一在两个小时前奔跑时没扔掉武器的孙大伟这次这把沙喷子派上了用场,这把沙喷子也是赵红兵他们当时唯一可用的武器。
  
  当时两伙人的距离大概是3米左右,沙喷子三米以外把人打死的可能性不大,但其威力不可小视,挨上一枪就是几十颗铁砂,打到身上或许有些一辈子都取不出来,陪伴终生。
  
  “你崩一个试试?”费四继续喊。
  “操你妈!别激我”土豆喊
  
  费四双眼一瞪,咬牙就要开枪。
  
  和费四相识多年的赵红兵看到费四这架势就知道他肯定会开枪!费四这个敢用手去抓军匕刀刃的人什么不敢干?赵红兵和李四齐齐窜上去抓土豆的枪管。
  
  “轰”“轰”,费四和土豆的枪先后打响。
  
  费四先开的枪,这一枪打在土豆的脸和脖子上。
  
  几乎在同一时间,土豆这一枪也打响,多数铁砂都打在了要去抓枪管赵红兵的右手手掌上。赵红兵已经断了三根手指的右手,几乎被打烂。
  
  赵红兵是看到土豆扣了扳机用右手堵的枪口。
  
  冲在最前面的赵红兵右手挨了这一枪以后,紧接着感觉小腹一凉,一把军匕齐根扎了进去,赵红兵左手抓住拿只拿着军匕的手,一脚踢中了他的下阴。同时,赵红兵的大腿又被冲过来的李老棍子用三棱刮刀扎了一刀。
  
  小北京一脚踹飞了李老棍子,双方混战了起来。
  
  李老棍子的人各个有刀,赵红兵等人顿时处于下风,胆子小的已经四散跑开。但小北京、李四、费四等人不能跑,因为赵红兵已经重伤跑不动了。他们如果跑了,赵红兵今天非被李老棍子扎死。
  
  除了李四抢过来一把刀以外,其它人全是赤手空拳。只打了不到30秒,小纪的腿上和胳膊上已经各挨了一刀。
  
  再这样下去不用三分钟,今天这哥几个非全死在这。
  
  正在这时,一辆只剩下了两个轱辘的自行车向人群连冲带撞杀了进来。
  
  骑自行车的的人头戴斗笠,脚踩黄胶鞋,身披黑色披风,手持宽背大砍刀。
  
  赶来赴宴的刘海柱和他的几个兄弟到了,他们手中可是各个有家伙,两个小时前在河边跑时绑在手中都没扔掉。
  
  自行车倒地,刘海柱的宽背大砍刀第一刀就砍向了李老棍子的头上,李老棍子躲闪不及抬左手一架,被刘海柱一刀砍在了胳膊上,紧接着刘海柱又是一刀,这刀砍在了转身向后跑的李老棍子的后背上。
  
  宽背砍刀可不同于西瓜刀和菜刀这些轻型武器,这可是能要人命的。
  
  “都他妈的住手!谁再动我崩了谁”三扁瓜也赶到了,手里拿着一把五连发猎枪。
  
  这东西可比沙喷子威力大多了。
  
  没有一个人再动。
  
  二狗听说,自从原子弹问世以后,世界上的大规模战争少了很多。看来原子弹这种杀人的第一凶器,才真是真正救世的菩萨。
  
  三扁瓜手中的五连发,就是原子弹。
  
  三扁瓜不是费四,他也不敢贸然开枪,只是想震慑住对方。
  
  刘海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赵红兵。
  
  “快送红兵和小纪去医院!”刘海柱喊
  “你们快点滚!”看到了重伤的赵红兵,刘海柱没心情再和李老棍子打了。
  
  
  小北京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抱着赵红兵上了车。
  
  
  几个月以后,小北京和赵红兵曾有一次对话。
  
  “其实你抱着我上车的那一刹那他还是有意识的,我清楚的看到那辆出租车是蓝鸟,但这以后的事情,我就全不知道了”。赵红兵说
  “上车以后,车里录音机放的歌是《十五的月亮》和《血染的风采》,司机要关掉收音机,我没让他关”小北京说
  “为什么不让他关?”
  
  “我想你听到这样的歌,你就不会死,因为你虽然失去了意识,但是听着这两首歌,会让你想起老山前线。当录音机里唱到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时,我对你说:红兵,你记着,班长让我们好好活着”
  “可那天我的血,已不再是为共和国而流,”赵红兵幽幽的说
  
  小北京没再答话,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据那天同车的李四说,在送赵红兵去医院的路上,是他唯一一次见过小北京落泪,而且哭相很难看,虽然小北京忍着一声都没哭出来,但是眼泪和鼻涕全流了下来。浑身颤抖着的小北京也不知道擦。
  
  可能是,小北京这条玩世不恭的铁打的汉子,以为又要有一个战友死在自己身边。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二十七节、告诉三姐,我爱她 第一部 第二十九节、瓷器碰玉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