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黑社会 第十一节、暗战

2009-01-19 | 8:33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37,203 views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十节、新天地彩蝶轩,那20年后的和平饭店。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十二节 较量





第四部、黑社会
  
  十一、暗战
  
   据说大虎远比赵红兵消失的彻底,从那次赵红兵挂掉电话,大虎完全人间蒸发。据后来知情人士说,大虎当时挂了电话就开着车消失了,后来虽然大虎团伙的成员基本每天都能接到大虎的电话,但是即使是大虎最亲密的兄弟,也不知道大虎究竟在哪儿。
  
   大虎当时怕的可能并不怕赵红兵,而是赵红兵最好的兄弟——李四。
  
   大虎清楚的很,一旦让李四抓到他,他或许不用死,但是下半辈子肯定要在轮椅上过了。李四有多毒,是个人就知道。
  
   赵红兵在南山之战过后再也没参与过江湖上的是非,而大虎也认为,即使是南山之战。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张岳,而不是赵红兵。
  
   大虎,根本就没意识到赵红兵的可怕。在大虎的眼中,赵红兵虽然当年也挺生猛,但毕竟是当年了,如果拿现在的赵红兵跟张岳和李四比,赵红兵简直是善男信女。张岳现在折了,只要防备着李四,赵红兵就没什么可怕的了。毕竟,人家大虎的手下,养着一群曾经的重刑犯。这些重刑犯,有如一群困在笼中的猛虎,只要放出笼,一定会伤人。
  
   在大虎手下的7、8个刚释放没几年的重刑犯手下中,有个首领,绰号“迷楞”,“迷楞”是东北话,意思大概就是:迷迷糊糊,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架势。大虎,就是想让他带人去对付赵红兵。
  
  迷楞虽然绰号叫“迷楞”,但只是外形比较迷楞,人可真不迷楞。据说在省属重刑犯监狱中,他是公认的两个大哥之一。在狱中的地位远比大虎要高,大虎当时只是个中队勤杂,是要给迷楞溜须拍马的。
  
  迷楞当时约37、8岁,他从17岁开始,他的人生经历只需要两个词就可以描述:1,跑路。2,坐牢。也就是说,如果迷楞没在跑路,那么他一定在坐牢。如果迷楞没在坐牢,那么他一定在跑路。
  
  由于迷楞不是在跑路就是在坐牢,在外面混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不仅仅二狗没见过他,就连赵红兵团伙中的主要成员也没几个人见过他。但据说,此人的外型及性格酷似李四,都是又黑又瘦,面颊骨很高,又都是每天一副睡不醒的架势,又都不爱说话。
  
  这样的人,是挺可怕。
  
  虽然迷楞的人生可以简单到用四个字形容,但迷楞的一些经历也得说是个传奇。
  
  1980年,迷楞17岁,在省体校读书,据说他足球技术高超,早晚会是省队的队员。甚至有可能入选国家队。但在1980年夏,他暑假回家时和当时在我市已扬名立万李老棍子、张浩然一伙在我市体委足球场看台下发生了冲突,迷楞在遭到张浩然毒打之后,去西郊的三姨家拿了个镐头,骑自行车回头去找张浩然拼命。
  
  而后,就是一场血战,迷楞一人力敌张浩然等七人。80年代初,正是李老棍子、张浩然一伙在我市最嚣张的时候。迷楞敢于一人和张浩然等人火拼,足可见其胆略。
  
  那一场恶战,迷楞被打了个半死,但是迷楞也把张浩然手下的一个兄弟一镐把抡成了植物人。
  
  后来官司打的不错,迷楞只在看守所里呆了一年多就放了出来,根本都没进监狱。
  
  从看守所出来以后,迷楞没球可踢,又身无长技,也开始了混社会。80年代混社会不像是2000年后,那时候混社会的人的经济来源就两样:偷和抢。
  
  偷,迷楞是不屑于干的,但他却收服了我市的10来个小偷,由这些小偷养着他。当时在我市小偷届名声最响的大民、二民哥俩,都是他的手下。在迷楞出狱不久,还不到20岁的他居然结婚了,据说老婆还挺漂亮,他和他老婆在83年还生下了一个姑娘,这个姑娘是二狗的下下届同学,她继承了他爸爸的运动天赋也继承了她妈妈的美貌,但学习成绩极差,是二狗所在高中特招的每级仅有两个的体育生。
  
  这父女二人,性格挺像,女儿的性格也很暴躁。由于此女每天下午都在我校操场练体育,常年穿着一条紧身的运动短裤,露出两条雪白浑圆的大长腿,再加上如花的容颜,基本上吸引了全校男生的关注。然后,全校男生都将其戏称为“大白腿”。二狗和此女不熟,只知道她爸爸是迷楞,她真名叫“徐X”,仅此而已。
  
  放下“大白腿”徐X不表,话题还是回到她爸爸迷楞。
  
  在生下大白腿后不久,迷楞由于重伤害他人再次被列入通缉犯行列,只不过罪名不是很严重,所以公安也没尽全力的抓他,他得以在我市的市内继续“跑路”。据说,在迷楞在我市市内“跑路”的2-3年中。连续犯了13起重伤害。根据某些“社会人”讲:这13次重伤害,加在一起够判个死刑了,但是迷楞基本每次都不是主犯,尽管下手时他最狠最黑,但最后量刑的时候轻了不少。
  
  二狗知道85年底迷楞被捕时的那次事件,现在叙述出来让大家了解一下迷楞这个人。
  
  在我市市内跑路的迷楞,每日朝不保夕,日子过得相当惨淡。在85年底,有人出200块钱,让他去修理一个东郊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兽医。
  
  “修理”这个词可轻可重,可以是痛殴兽医一顿、可以是吓唬吓唬这个兽医、也有可能是把这个兽医干残。
  
  迷楞拿到200块钱想都没想,直接选择了把这个兽医干残。
  
  据说他拿到这200块钱后,先是去当时我市最好的一家饭店里,请几个朋友饱餐痛饮了一顿,花了100块出头,然后又自己买了双棉鞋,花了几十块,穿着新棉鞋,兜里装着剩下的几十块钱,怀揣一把宽背大砍刀,带着醉意直接去了东郊那个兽医开的兽医店。
  
  那个兽医也不是什么善茬,而且还会个三拳两脚,虽然上来就被迷楞在脸上狠狠的迎面砍了一刀,但镇定下来以后居然和迷楞徒手撕扯了起来,这个兽医不愧是成天和驴马打交道的,力气极大,在撕扯的过程中居然还把迷楞手中的宽背大砍刀给夺了过来。迷楞手中的刀被抢过去以后,自己也身中几刀,酒醒过来不少,回身拿起了个气管子,和这兽医拼了起来。
  
  此时,正好有一派出所一片警路过,在80年代初时我市的片警也有手枪,此警察看见了两人在血战时距离他俩7-8米,当时就鸣枪示警。他这一鸣枪吓到了那兽医,那兽医住手了,但是人家迷楞却不住手,拿着气管子还朝兽医的头猛砸。这片警一看这悍匪连鸣枪都不怕,也恼了,当场又开一枪,现场制暴。直接命中迷楞大腿,迷楞当场倒地。
  
  迷楞被捕,被以多起重伤害罪名起诉,判刑15年。迷楞入狱后约3个月,他老婆失踪,在我市,再也没有人见过他老婆,他的女儿大白腿由她爷爷奶奶抚养。也就是说:大白腿在没记事儿的时候,迷楞就已经进去了,在大白腿上高中以后,迷楞才被放出来。
  
  通过迷楞受雇伤人这件事儿的整个过程来看,迷楞这样的人的确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一个群体:不但凶狠暴戾,而且更可怕的是他好像根本就没打算活几天,他每多活一天他都觉得自己赚到了。
  
  拿来半条命换来的200块钱不是攒着,不是好好去花,而是去把它浪费了,因为他可能觉得自己活不过明天,所以就先把它花了。正常人的生活计划是按年过,迷楞却是按天过、按小时过。
  
  活完今天算今天的,明天的事儿就不去考虑了。
  
  入狱后,犯了14起重伤害而且还曾经一镐头打出来个植物人的迷楞开始了他人生中最辉煌的日子——迷楞这一辈子最光辉的岁月就是在狱中。
  
  由于迷楞早就活腻了,所以他在监狱里是人见人怕,毕竟像他这样早就活腻了的人不是很多。很快,他在狱中成了大哥。吃香的、喝辣的,谁见到他都得递烟、叫大哥。
  
  据说迷楞在99年出狱以后还经常怀念自己在监狱里的日子:“要不是我有个姑娘,我肯定还回去,在里面的日子比在外面舒坦多了,现在我爸我妈没了,我得照顾我家姑娘,要不我早回去了!”
  
  听了没?啥人都有,还有怀念在监狱里的日子的。
  
  迷楞在出狱以后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大虎安排给他的物流公司客户经理,工资还不低。说是客户经理,但迷楞基本上啥事儿也不干,只是每天带着其它几个释放的重刑犯,吃吃喝喝,到了月底领工资,再拿着吃饭喝酒的发票找大虎报销。
  
  大虎每次都是乐乐呵呵的给他报销,三万两万的连眼都不眨。大虎知道:想在我市占据一席之地,迷楞的这样的人必不可少。
  
  迷楞也知道,大虎这么可劲儿的养活着他,早晚一天要用到他。所以,迷楞也是坦然受之。
  
  出狱以后的迷楞不缺吃,不少穿,日子过得还不错。迷楞不管那么多,今朝有酒今朝醉,除了自己的女儿能让自己牵挂外,迷楞在这世界上什么都不留恋,他早在10几年前就不留恋了。
  
  二狗在读大二的时候,还听说了迷楞出狱后的一件悍事,这事儿和大白腿也有关。
  
  当时大白腿依然住在她奶奶家,也就是我市第五人民医院的宿舍楼,那六层楼的楼房在80年代初的时候绝对算是我市最好的住宅,但是到了2000年前后,绝对算是最破败的住宅了,当年的红墙已经斑驳,楼道里全是灰尘没人打扫,楼门还是木制的,新的楼房的楼门早就是铁的了。大白腿的奶奶和爷爷已经去世了,所以,大白腿独自一人住在那。
  
  迷楞出狱以后也在家住了几天,但是大白腿总赶他走,说是迷楞总半夜醉酒回家打扰她学习。其实她是想一个人住自由,她是经常带男孩子回家,而且还带不同的男孩子回家。
  
  迷楞觉得自己在世上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了,就这么一个牵挂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迷楞也没多说,让大虎送了他个三室一厅自己去住,然后让自己的女儿继续一个人住在爷爷奶奶家。
  
  大白腿这孩子二狗也算是认识,据二狗了解,其实此女虽然性格暴躁,但是品质还算不错,在同学中人缘还可以。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风流,喜欢帅哥,而且喜欢上谁一定要搞到手,三两个月就换个男朋友。由于她人长的漂亮而且身材好硬件条件出众,所以俘获帅哥基本没什么难度。二狗估计我校至少不下10个帅哥倒在她石榴裙下。
  
  据说有一天晚上八点多,在我校学生该上晚自习的时候,迷楞忽然回五医院的家中去拿东西,结果他一开门正好看见自己的女儿和一个男孩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XXOO。
  
  迷楞十分平静,随手关门,然后下楼。
  
  半小时后,迷楞敲门:“完事了没?开门!”
  
  大白腿和那个男孩子吓死了,谁也不敢开门。都琢磨着:这下,他还不得杀人啊!
  
  此事中的那个男孩子二狗不认识,和现实中对不上号究竟是哪个人。但据二狗身边的八卦同学说,此男绝对是个帅哥,是他们那个年级的校草,后来流星花园热播时,此男被我校女生称为“花泽类”,而这花泽类平时很是腼腆,一说话就脸红,学习成绩也一向不错,就是不知道那时候怎么被大白腿勾搭上了,那段时间,大白腿几乎成了全校女生的公敌。
  
  “没事,开门!”迷楞语气很温和。
  
  门终于被打开了,大白腿开的门,据说那花泽类当时就坐在他家四楼的窗台上,只等迷楞一动手,他就跳楼。
  
  “孩子,下来啊!”迷楞罕见的温柔。
  “我……”花泽类本身就很腼腆,见到了江湖中传说的迷楞,更是连眼皮都不敢抬。
  “下来啊!坐那干嘛!下来,坐!”
  “我……”花泽类从窗台上下来了,双腿颤抖,不敢说话。
  “坐!”
  
  虽然迷楞表现的很温柔,但是大白腿和花泽类还是大气都不敢出。
  
  迷楞端详了花泽类半天,端详完,笑了。
  
  “你小子,长的不错,难怪我女儿会喜欢你。”
  
  花泽类和大白腿还是不敢说话。
  
  “你今年多大了?”
  “……17.”
  “哦,和我女儿同岁。你怎么这么老实?”迷楞看出眼前这孩子被他吓傻了。
  “叔叔……”
  “你叫我啥?”迷楞吼了一嗓子。
  
  花泽类和大白腿都吓坏了。
  
  “叔……”花泽类颤抖着说。
  “爸……”大白腿以为迷楞要动手了。
  
  “你要和我姑娘一样,叫我爸!”
  
  “啊,叔……”花泽类一时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你叫我啥?让你叫爸,没听见啊!”
  “……爸!”
  “你要对我女儿负责。”
  “……是,爸”花泽类汗如雨下,他琢磨着如果和他女儿上次床就要负责的话,那迷楞得至少认10个女婿。
  
  迷楞,是一眼就看中了花泽类这孩子。
  
  这孩子不但满足他择婿的首要条件:老实。而且这孩子长的那得说说百里挑一,可比迷楞强太多了。
  
  迷楞是真喜欢。
  
  第二天晚上,迷楞就带着大白腿去了花泽类家,具体过程和其中的纠结不谈,并且二狗也不清楚。只说说最后的结果:暂定二人的婚事,暂时由花泽类认他当干爹,等这二人结论婚再改口,这也是我市的习俗。
  
  这腼腆的花泽类忽然多了个爹,还是混黑社会的爹。
  
  话说回来,花泽类这爹对他真不错,中午有事儿没事儿去我校门口最好的饭店点上7、8个菜,然后请自己的女儿和“姑爷”吃一顿,什么菜好点什么。
  
  他听说花泽类喜欢打篮球,就花了2000多块买了篮球、运动衣、鞋什么一整套的送给花泽类。
  
  花泽类的同学都跟花泽类开玩笑:“哎呀,成黑社会家属了?!”。
  “……”花泽类有苦难言,才17,居然就订婚了,而且对象还是大白腿,他或许本来只是想和大白腿玩玩。
  
  后来大白腿和花泽类在一起腻了,甩了花泽类,但是迷楞还是对这个干儿子不错,经常请他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从此事中可以看出迷楞这个人如下几个特点:
  
  1, 本性还算善良,虽然坏事儿没少干,但还不是丧尽天良那种。从他女儿和花泽类分手后,他还对花泽类那么好就可以看出来。
  2, 对自己女儿溺爱到了极点,到了黑白不分的地步。这是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牵挂,他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女儿。
  3, 他可能知道自己随时会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做好了准备,在女儿17岁的时候就急吼吼的给女儿定下个女婿。尽管没最后成功。
  
  
  大虎和赵红兵起了冲突,当然,要去找迷楞。
  
  迷楞知道:大虎用他的时候到了,既然接受了大虎那么多钱被大虎养了那么久,就该为大虎卖命。
  
  大虎手下的这群猛虎,即将要出笼了。
  
  出笼,咬赵红兵去。
  
  
  和大虎相比,赵红兵消失得并不彻底,还有人能在市区里看到他,只是他行踪极其飘忽,说不见人影立马就不见人影。
  
  大虎派出了一群饿虎,赵红兵知道,当然知道。
  
  多年以后,我市的江湖中人都知道:此时的赵红兵,虽然看似逃避,但绝对不是仅仅在逃避,而是在这几天,打出了他手中的第一张牌。
  
  他要用这张牌,对付迷楞和迷楞手下的那群亡命徒。
  
  这张牌,在他手中已经握了近10年,过去的10年中,他一直苦心经营着这张底牌。此时,牌即将打出。
  
  在赵红兵和大虎电话对骂后的第四天。
  
  我市的某四星级酒店二楼的咖啡厅里,坐着两个人。其中的一个,鬓角斑白。另一个,头发很短,但却满头白发。
  
  老远一看,这是俩老头子在喝咖啡。
  
  仔细一看,这俩老头子都不超过40岁,只是都不染发,看起来沧桑而已。
  
  鬓角斑白的,是赵红兵。
  
  满头白发的,是表哥。
  
  没错,赵红兵的第一张牌就是表哥,曾经崩断了陈卫东一条腿的表哥,曾经捅了严春秋一刀的表哥,曾经在省属重刑犯监狱坐牢近10年的表哥,曾经被赵红兵称为张岳团伙中唯一可成大器的表哥。
  
  那所重刑犯监狱里,有两个大哥级人物。其一:迷楞。其二:表哥。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十节、新天地彩蝶轩,那20年后的和平饭店。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十二节 较量

  1. 沙发。。。哈哈。。。冬天好冷。但是看的我热血沸腾。爽

  2. 沙发吗?不会吧,万年潜水的也得出来亮亮了!

  3. 表哥重出江湖….太戏剧性了,二狗,感情你小说里每个人都能反复使用的啊

  4. 看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好像是弄到了一个沙发。不容易啊!
    说实话,二狗写的东西真的很是不错,贴近生活,看得很有感触。
    支持二狗!

  5. 太精彩了!二狗,真的是没说的。什么时候去上海请你喝酒,真想当面看看你是什么样和一个人。加油!

  6. 哈哈,真早,二狗你书不是1月5号出吗?
    怎么现在还没有啊,我就在书店上班,都催到半个月了都没到
    过年出版社又不发货了,你的书什么时候出啊?

  7. 沙发?
    一直跟着更新看,貌似还没坐过沙发:)

  8. 都玩钱了怎么还派狠角色出来玩命?看来黑社会大哥不心狠手辣还真混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