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二十六节、海枯石头烂

2008-04-17 | 2:23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32,693 views

第一部 第二十五节、小静版芍药使者 第一部 第二十七节、告诉三姐,我爱她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17 12:52:30 
  (二十六) 海枯石头烂
  
  李老棍子如果能找上门来,是赵红兵和小北京最期盼的事情,同时,他们也作好了在恶战中正当防卫失手杀人的心理准备.1987年的整个9月,赵红兵和小北京都在焦急等待的不安中度过,他们太期盼李老棍子能找上门来与其痛痛快快的恶战一场.尤其是小北京,他再也不每天黄昏时分出去讲评书了,而是在旅馆的吧台前不停的走来走去,在那吧台前十几平米的水泥地上,他每天都走上几千圈,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外.
  
   那时,二狗真的不知道这两个已经在战场上死过一次的人为什么会对即将到来的斗殴感到如此不安。
  
   “申爷,你不走了行不行?看得心烦”赵红兵或许也有一些焦虑不安,但他可从来没表现出来过,比小北京沉稳得多.
   “红兵,快一个月了,你说李老棍子怎么还不来”小北京还是没停下脚步,一圈一圈的走来走去.
   “呵呵,我也不是李老棍子,我怎么知道.”无论赵红兵内心是否也同样不安,但他总能表现出举重若轻的轻松态度,别人看了他的态度以后都觉得心里很有底.
  
   “红兵,当年我们都写过遗书,连长说让冲我们就冲了,是生是死就在一晚,当时我们都是坦然面对,没一个人犯怂,怎么这次我感觉这么心慌啊”小北京还是在不停的转
   “当年我们面对的是越南鬼子,我们都想多杀几个.可现在面对的同胞,是不是你觉得下不去手啊?哈哈” 赵红兵还是不忘调侃小北京
   “李老棍子这样的同胞算什么同胞,比越南鬼子还他妈的不是人,要是杀人不偿命我早杀了他了”小北京终于停下来,赵红兵在他眼中就是最好的镇定剂
  
  现在,二狗终于明白为什么身怀绝技且不怕死的赵红兵和小北京当时为什么会那么的不安。
  
  当年在老山前线,他们冲向高地时,之所以无畏,是因为他们身后站着的是共和国十亿的人民,所以他们都胸怀正义,视死如归。他们深爱着共和国南疆的那座不知名的高山,那座高山上,留有他们班三个战友的鲜血。现在,那座高山上已郁郁葱葱,他们三个战友的身躯,已与那山融为一体,化作高山。他俩也愿意,化作高山。
  
  今天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劣迹斑斑的老流氓,他们当然完全可以像当年杀越南鬼子一样杀了他。但现在站在他们身后的,已,不再是那共和国的十亿人民,而是一个,拿着钲亮手铐的警察。
  
  这片土地,依然是他们深爱的共和国。而他俩,正在接受的是由正义走向邪恶的那无与伦比的内心折磨。
  
  “申爷,你现在是越来越像张岳了,这不像你啊”赵红兵说,的确,小北京这些天的确是火大.虽然说在和黄老邪等人交手中没吃亏而且立足了威风,但是毕竟挨了一刀,他在枪林弹雨中都没吃过这样的亏.
  “张岳想杀人的时候才不管是不是要偿命呢.红兵,你说李老棍子会不会不来找我们了?他不来找我们,我们怎么给小纪报仇?”
  
  “我们去找他”赵红兵凝视着门外,悠悠的说.
  
  二狗多年以后曾经看过一个故事,故事里讲的是美国的一个家庭的事,有一个很传统的美国家庭住在海边,这是个三口之家.和蔼可亲的父母和一个十五六的女儿,其乐融融.但是这个三口之家的平静被新进驻附近的一队美国士兵打破了,因为这队美国士兵各个英俊高大,器宇不凡.女孩子的父母每天都在担心正在青春期的女儿被这些英俊的男孩子勾引,他们焦虑又不安,每天都在关心自己的女儿是否怀孕.终于有一天,女儿的妈妈冲回家哭着对爸爸说: “我们的孩子怀孕了”.满脸泪痕的妈妈没有想到,爸爸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一天终于来了,我们再也不用担心她怀孕了.”
  
  迟早会到来的事,还是来得更早一些好.
  
  无休止的等待,是一种折磨.
  
  
  1987年国庆节,赵红兵再次邀请刘海柱等人吃了一顿饭,这次饭的议题是如何主动出击约战李老棍子.吃饭的人除了赵红兵兄弟六人以外,还有李四带的五个人,刘海柱带的七个人,小北京带的七个人,一共是26个人,坐了三桌。
  
  当晚,“第五届群殴讨论会扩大会议”在贵宾楼隆重召开,之所以称之为“扩大会议”是因为主要发言的是赵红兵、小北京、刘海柱、小纪、费四、李四等六个曾参过军的人,与会的多数人都只有听的份。会议的主题是具体的分析李老棍子团伙,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由于李老棍子团伙庞大、有经济利益在其中,并且还有刑警队的领导作为其保护伞,已具备黑社会雏形的一些特征。所以赵红兵等人分析的方法很像今天McKinsey & Company分析所用的7Ss模型,从相互影响的七个方面进行具体分析:
  
  1、 风格:李老棍子对黄老邪等人的管理可以用恩威并施这个词来形容。主要原因是李老棍子的手下都很怕成名已久的李老棍子,而且李老棍子又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2、 结构:李老棍子手下是黄老邪、土豆、老五等人,而老五等人各有10个左右的的小弟。由下至上绝对服从,组织严密,垂直管理,整个团伙约35-40人。
  3、 员工:都是心狠手辣之辈,以两劳释放人员为主,手中均持有枪刺、三棱刮刀、沙喷子等杀人凶器。他们终日与古墓打交道,老远就感觉阴气森森,邪气的很。
  4、 制度:根据为其团伙创造的利润不同为其团伙成员分红。盗墓立功、出货立功、讹诈立功、打架立功等都有物质奖励,为团伙坐牢的也有安家费,住院有医药费。虽然不是按月发工资但是这个团伙的所有成员都有较为稳定的收入。
  5、 技能:尽皆白丁之辈,各个身无长技。但正是如此,他们才异常凶悍。
  6、 战略:李老棍子团伙一直定位为本市的第一流氓团伙,并希望利用此名气获得财富。
  7、 共同的价值:A、不惜一切手段获得财富 B、在社会上扬名立万
  
  以上素材皆由刘海柱的兄弟提供,由赵红兵、小北京、小纪进行分析整理。
  
  通过以上分析得出了以下结论和计划:
  
  第一步,约战:如果约战李老棍子,李老棍子必将前来应战。如果不来应战,李老棍子在江湖中的地位必将不保,这是他最不愿意失去的东西。约战约在市区西郊的江边,江边人烟稀薄,如果斗殴中失手把对方的人打死可以直接扔进那滚滚的江水。
  
  第二步,斗殴过程中:李老棍子手下心狠手辣且各个持有杀人的凶器,再基于其奖励的制度,其手下必定在斗殴中各个凶悍绝伦,真正打起来有杀人的胆子不在少数,我方必须持有三支以上的枪械才能确保不吃大亏,枪械最好是五连发,如果没有,沙喷子也可以。约战的时间在我方准备一个礼拜以后,不给他们过多的时间准备。今天是10月1号,准备一个礼拜到10月8号,10月9号约战,10月10号开战。
  
  第三步,斗殴结束后:如有兄弟负伤住院,其它兄弟多多保护,提防李老棍子去医院补刀。同时,打听李老棍子的人在哪里住院,如时机恰当,我方也应去医院对其补刀。如有兄弟失手杀人,由赵红兵和小北京出钱,小纪安排其跑路。
  
  一个小时的会开完,刘海柱等人对赵红兵、小北京、小纪等三人在会议中表现出来的高超的分析能力和判断能力叹为观止,并对其制定的作战策略完全赞同。如果说是侠义的精神让刘海柱、小北京、赵红兵三人产生了一定的共鸣的话,那么这次分析讨论会中赵红兵所表现出来的冷静和思维缜密让刘海柱更加认为赵红兵是个值得交的朋友。
  
  在大家举起酒杯要喝下最后一杯准备走的时候,楼下传出了两人怒骂、撕打的声音。大家听出来了,这是潘大庆和三扁瓜这对情敌打起来了。
  
  小北京千不该、万不该带上了潘大庆,那个曾经由于泡刘海柱兄弟的女人后躲在旅馆内避难的小兄弟。潘大庆是个小帅哥,但是在打架时通常表现的较为懦弱,那次被刘海柱的兄弟吓得躲在小北京和赵红兵的旅馆里半个月不敢出来足以说明此人胆小。虽然他胆小,但是他始终认为小北京对他有恩,这次知道小北京被人扎了,他非要帮小北京报仇,死活也要来参加这次聚会。小北京本不愿带他这样一打架手就哆嗦的人过来,但是拗不过他,只得把他带来了贵宾楼。
  
  打了半辈子光棍的刘海柱并不认为潘大庆抢走了三扁瓜的女朋友是什么大事儿,刘海柱在吃饭之前还让潘大庆和三扁瓜握了握手,并且把他们安排在一桌子坐着,意思是让他俩好好聊聊。
  
  碍于刘海柱和小北京的面子,三扁瓜开始时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言辞。但几杯酒下肚、眼花耳热之后,三扁瓜的话开始不中听了
  
  “刘歌在床上的活儿不错吧?我可是深有体会”三扁瓜酒喝多了,还记着这茬子呢
  “三哥你喝多了吧”潘大庆低声说
  “没喝多,她17那年我就把她开了,她活儿怎么样我能不清楚”三扁瓜这是故意斗气呢
  
  “三哥,她现在是我女朋友,我们不聊她行吗?”潘大庆被三扁瓜这两句话说得很不自在
  “什么女朋友啊,她不就是个马子吗?我他妈的玩腻了”三扁瓜未必真是玩腻了,只是上次去揍潘大庆反而被小北京打了一顿,一肚子火没地方发,他怎么也不敢再去惹小北京。这次碰上了潘大庆,借着酒劲发作了
  “恩,你们慢慢喝,我去厕所”潘大庆十分尴尬,但还不敢发作,只好借口去上厕所。
  
  潘大庆前脚去了楼下的洗手间,三扁瓜后脚就跟了过去。在潘大庆上厕所的时候,三扁瓜去后厨拿了把锋利的菜刀。
  
  潘大庆上完厕所裤子还没系好,三扁瓜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姓潘的,是不是刚才三哥说的话,你不的爱听啊”三扁瓜背着手拿着菜刀在挑衅
  “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能侮辱刘歌”
  “谁侮辱刘歌了,她本来就是个骚货。你这个小白脸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点”
  “注意?我今天就花了你这张小白脸”
  
  三扁瓜冷不防一刀朝潘大庆的脸砍过来,潘大庆猝不及防,这一刀端端正正的砍在了脸上,血顿时流了下来。
  
  “操你妈!”早就被三扁瓜说得怒火中烧的潘大庆被这一刀彻底点燃了,朝三扁瓜扑了过去,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小便池里。手中有刀的三扁瓜的刀在近距离也施展不开,两人在小便池里撕打了起来,滚来滚去。
  
  在撕打的过程中,潘大庆的身上又挨了几刀。
  
  “都他妈的给我住手”刘海柱赶到以后一声怒吼。
  
  两个人都停了下来。随后,赵红兵等人也赶了过来。
  
  “谁先动的手?”刘海柱的山羊胡子在抖,看的出,他怒了
  “柱子哥,是我”一身臭味的三扁瓜低头说
  “三扁瓜,长能耐了是吗?”刘海柱怒不可遏,他本来以为凭他的面子,他们两个人已经说和了,万万没想到又在厕所里打了起来,还动了刀子。
  “柱子哥……………”三扁瓜跟了刘海柱多年了,知道刘海柱脾气发起来是什么样,今天弄不好刘海柱在这里剁了他。
  “把刀给我!!”谁都看得出来,刘海柱这是要砍三扁瓜
  
  三扁瓜没说话,低着头把刀递给了刘海柱
  
  “三扁瓜你记住,我和小申、红兵是兄弟,他们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今天让你们坐在一起喝酒你们就是兄弟,你对兄弟下死手这也不太够道了吧?!”刘海柱声色俱厉。
  “我错了”
  “今天你怎么砍的这位小兄弟,我就怎么给你砍回来”
  
  刘海柱说着拿刀就朝三扁瓜砍去。
  
  小北京和李四同时出手拽住了刘海柱,一个抱腰,一个抓胳膊。
  
  “刘哥,小潘也有不对的地方,今天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赵红兵沉声说了一句。
  
  赵红兵也只说了这么一句,说完以后,轻轻的拍了拍刘海柱,挽着刘海柱的胳膊就出了厕所。
  
  刘海柱居然没再发作。
  
  二狗一直怀疑赵红兵是不是会催眠术?为什么无论张岳那样的狼崽子还是火药桶刘海柱都能被他一句话就熄了火?
  
   看来,一个沉稳的人的魅力和影响力,是无穷大的。一个沉稳的人,能把好事变得好上加好,能把坏事变得不那么糟糕。
  
  随后,潘大庆被送到了医学院附属医院,不一会儿,他的女朋友,那个三扁瓜口中的破鞋刘歌也到了。
  
  “医生,大庆他没事儿吧”刘歌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没有生命危险,但是…………”
  “但是什么?”
  “估计会毁容了”
  “那就好,毁容这无所谓”
  “无所谓?”医生纳闷了
  “恩”
  
  在这之后,潘大庆和刘歌儿曾有一段对话。当天赵红兵的三姐带二狗到附属医院洗澡,正好目睹了这一幕。而且当天二狗的外婆也在,二狗的外婆说的一句话使二狗对这件事印象极为深刻:
  
  “我对不起你,如果没有我,你不会挨这一刀”刘歌趴在潘大庆身上说
  “刘歌,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
  “大庆,是我不好。我知道你对我好,跟了你以后,我才知道世界上有男人会对女人这样好。就算是三扁瓜杀了我,我也不会离开你。就算是你变成了丑八怪,我也不会离开你”
  “恩……我也一样”
  “我不能把我的第一次给你,但我愿意,把我的最后一次给你。”
  
  在回家的路上,二狗曾经问过外婆和赵红兵的三姐他们俩究竟在说什么。
  
  “海枯石头烂“二狗的外婆操着一口浓重的天津口音回答说,二狗的外婆也只说了这么一句。
  
  十几年以后,二狗才明白外婆这句说错了的成语“海枯石头烂”在男女的感情中究竟意味着什么,这是一种完全脱离了肉体的感情,这是刻骨铭心的相思,这是不惧流言蜚语的勇敢,这是不计回报的付出,这是超越了世俗的超然物外的高尚情操。
  
  而这“海枯石头烂”的感情就产生在了世人眼中的一个小混子和一个破鞋中间。按常理度之,这样的感情貌似应该发生在柳永和李清照这样的才子和才女之间才是。但柳永和李清照各自的爱情又是如何呢?
  
  恐怕说出来,会让人失望吧。
  
  
  “幸好,是刘哥的人砍伤了潘大庆,而不是潘大庆砍伤了刘哥的人”赵红兵在回到旅馆以后对小北京说。
  “恩,不幸中的万幸,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我们就没法再和李老棍子决战了”
  
  的确,想要驾驭好这三十多个人的团伙,正确处理好他们的矛盾,赵红兵,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1987年10月9日,李老棍子接到赵红兵的口信:“明晚7点,西郊河边的大桥下,做个了断”
  
   “好”李老棍子说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二十五节、小静版芍药使者 第一部 第二十七节、告诉三姐,我爱她

  1. “我不能把我的第一次给你,但我愿意,把我的最后一次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