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二十三节、惺惺相惜

2008-04-17 | 2:20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9,401 views

第一部 第二十二节、赵红兵与黄老邪 第一部 第二十四节、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12 15:42:36 
  二十三、惺惺相惜
  
  黄老邪这次打挨得可够重的,躺在病床上起不来。李老棍子放出话来:让赵红兵等人多蹦达几天,等老邪伤养好了,带着老邪去新帐旧帐一起算。
  
  据说黄老邪养伤期间,每天长吁短叹,心中充满了哀怨。更常常顾镜自怜,叹息他那如花的容颜,如今已经被赵红兵和李四踢得满目创痍狼籍一片。他也曾在夏日的院子里,双手托着下巴仰望浩瀚又深邃的星空,心中感慨万千,感慨他那几年来的英名,竟毁在了赵红兵的手上。夏日的晚风吹过,吹乱了黄老邪梳的整整齐齐的秀发,暖风吹过的同时,黄老邪的心,也乱了。
  
  当晚他吟诗一首,是七绝,无题。此诗是后来小北京朗诵过的,不知是不是出自黄老邪之手。赵红兵疑是黄老邪托枪手所作,因为赵红兵认为即使这么烂的打油诗,他黄老邪也没能力写出:
  
  我是城西黄老邪
  轻敌遭到生死劫
  有朝一日伤好后
  让他满身都是血
  
  一首诗吟罢,黄老邪紊乱的心绪平静了多。
  
  这个仇,一定要报。他黄老邪,一定要杀了赵红兵和李四!
  
  李老棍子去看望黄老邪的时候,黄老邪正坐在家的院墙上静静的看着盛开的向日葵发呆。
  
  “老邪,干什么呢?”李老棍子问
  “赏花”黄老邪轻声的回答,头都没回
  “装逼犯,早晚挨干!”李老棍子骂
  
  是的,倘若“装逼”的行为是一种罪的话,那么黄老邪一定会被判一亿年。随便他怎么上诉,都不会减刑。
  
  “你什么时候能出门?”李老棍子继续问
  “两、三个礼拜以后”黄老邪还在静静的赏花
  “我查出了打你的那个人,叫赵红兵,在火车站那边开旅馆,老五你们俩多带一些人去,带上枪,先砸了他的旅馆,然后再废了他”李老棍子说
  “恩,这个仇,一定要报的”黄老邪幽幽的说
  
  
  在李老棍子和黄老邪这边准备报仇的同时,赵红兵他们也没闲着。
  
  在赵红兵这个团伙中,虽然是兄弟八人,但关系的密切程度不同,内部还可分为三个小团伙。
  
  第一个团伙是:赵红兵、小纪、费四、李四等四人,这四个人多年前关系已经很好,虽然不在一个连队里,但是也算是一起上过老山前线的战友,有共同语言,从复员以后就每天年在一起。
  
  第二个团伙是:赵红兵和小北京,赵红兵和小北京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这两个人好得像是一个人,而且这两个人中不存在谁听谁的关系,打架斗殴小北京听赵红兵的,做生意赵红兵听小北京的。因为小北京对赵红兵特讲义气,所以小北京也就对赵红兵的这几个兄弟特讲义气,其它的兄弟几个都很喜欢小北京的为人和智慧。
  
  第三个团伙是:张岳、孙大伟、李武。他们三个都是从小玩到大的邻居,孙大伟和李武从小就怕张岳,而张岳则最佩服赵红兵,而且在很多方面也挺佩服小北京。张岳和小纪等人的关系都很好。孙大伟人很善良,没什么心眼,成天嘻嘻哈哈,虽然打架是怂了点,但是大家都喜欢他。李武在这个团伙中有点另类,因为他在加入这个团伙前和大家都不熟悉,而且他也总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儿,赵红兵和小北京都有点瞧不起他,但是毕竟他是张岳的兄弟,也不好表现出来。
  
  总之,赵红兵是联结这个团伙的核心,整个团伙总体而言是亲密无间。唯一有点不招人待见的就是李武, 但是李武对其它兄弟也算够意思,大家也不烦他。
  
  李四身手好、讲义气、性格梗直,是个典型的东北男人,在李武被捕、小纪出事以后。以前李武那些小弟都跟着他混。李武的这几个小兄弟成天小偷小摸。李四很看不惯,由于已经收了几个月的废品,李四手里也有几个钱,所以李四想买几张台球案子摆在街边,让这几个小兄弟看着,每个人每月发一百元的工资,这样既能给自己创造点收入也不会让他们再继续去小偷小摸。这几个小兄弟听到以后兴奋极了,“可算有个营生了”“谁愿意去偷啊!”。这几个小兄弟在以后的十几年里,一直跟在李四身边,后来都成了李四黑社会团伙的重要干将。这些小兄弟,当然也算在赵红兵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里。
  
  而费四在那些被鬼吓了以后开始盲目的信仰宗教、神神叨叨,从佛教、道教、喇嘛教到基督教他信了一个遍,记得当年费四脖子上拴了个十字架、手腕上绑了一串开过光的佛珠、上衣口袋里装着一把小号桃木剑,后来有段时间又流行毛主席像章,他也在胸前别了一个。看这意思是,就算他费四遇上古今中外的厉鬼集体开年会也不怕了。如来佛祖、玉皇大帝、基督耶酥、毛主席在他身上完美融合。当然了,费四也就是形式上信,虽然他以居士自居, 但还是该喝酒喝酒,该吃肉吃肉,该打架打架。
  
  小北京和赵红兵两人琢磨着自己的人手还是太单薄,每天都在商量如何对付李老棍子他们的复仇。
  
  “咱们几个加上李四的那几个小兄弟,怎么能对付李老棍子他们?”小北京问
  “当然不能。对了,你每天在旅馆门口吹的天花烂坠,不是也有很多人愿意跟着混吗?”赵红兵说
  “恩,但是真的能打架的也没几个,哪天我们请他们吃顿饭吧!”小北京说
  “唉,请归请,拉拢归拉拢,但常来咱们旅馆的那些小兄弟我看也是战斗力也太差,没几个是能打架的料子”赵红兵说
  
  “呵呵,你嫌战斗力差,要么你把咱们侦察连的一个连的战友都叫过来?那战斗力肯定强,别说李老棍子,就算把你们这个城市占领了也绰绰有余。”小北京又开始贫了
  “呵呵,你要造反啊!你认识不认识社会上的混子呢?”赵红兵问
  “你丫就出生在这里, 你都不认识,你现在来问我?”小北京说
  “我什么时候和那些地痞流氓打过交道啊,他们那样的人,我见一个打一个。”赵红兵说
  
  “呵呵,现在该用上人家了,就不提打人家的时候了?当时你要是和路伟、二虎他们好好商量,不就是朋友了?现在也能帮帮咱们”小北京说
  “宁可被李老棍子打死,也不跟那群混蛋交朋友”赵红兵笑笑说
  “红兵,我还真认识一个大混子,而且还挺仗义,但是和他不太熟悉,一面之缘”
  “谁呀?”
  “刘海柱”
  
  “你认识他?早说啊,呵呵,这老小子和别的混子不一样,人很仗义。我上次在电影院门口看见他打了几个欺负白傻子的小混子。”
  “那就找时间和他认识认识吧,他上次说他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
  “恩,我知道,赶明儿个咱们俩去找他聊聊”
  “别赶明儿个了,就今儿吧!”小北京说
  
  
  赵红兵和小北京找到刘海柱的时候,刘海柱正在给一个小姑娘修自行车。
  
  “刘海柱,忙着呢?”小北京走上前去打招呼
  “你这是带着人来找我麻烦来了?”刘海柱说着手抓起了一把大号五花扳子站了起来,硕大的斗笠下,看不到他的表情
  
  这回轮到赵红兵楞了:敢情着小北京这样就叫认识啊!!认识还一见面就要动手!!他算是服了小北京。
  
  “呵呵,您息怒,我来找您有事儿,找您帮忙”小北京笑息息的说
  “你能有什么事儿啊,一个人把我四个兄弟都给打了”刘海柱说着又蹲下去修自行车了,看样子还记着小北京打了他兄弟的仇呢。
  
  “没事儿请您喝酒还不行吗?”
  “请我喝酒?我和你又不熟”刘海柱专心致致的修着他的自行车,连头都不抬
  
  “他太牛逼了,求他干嘛,咱俩走吧”赵红兵一向心高气傲,他以为小北京和刘海柱很熟,实在无奈才想找刘海柱帮帮忙。他看见刘海柱这带答不理的样子火就大,拉起小北京就要走。
  
  “就知道你们找我有事儿,什么事儿,说吧! 别请喝酒请吃饭的,我刘海柱又不是没饭吃”刘海柱此时也正好修完了自行车,站了起来。
  “我们打了黄老邪,李老棍子要收拾我们,我们倒是想和李老棍子好好岔上一架,但是觉得人手有点不够。”小北京说
  “操他妈的黄鼠狼我就是见不到他,见到他我非再砍他一顿。上次我看见他在工会门口骂一个二中的小姑娘,我追着他砍了他几十刀,没砍死他算他命大”刘海柱下巴的山羊胡子颤抖着
  
  “这黄老邪和李老棍子太欺负人,非要强买我们朋友手中的玉”赵红兵忍不住插了一句
  “操,李老棍子多个鸡吧?!我们当年在一个号里,他成天欺负人,我就他妈的不怕他。”刘海柱的确是谁都不怕
  
  “是啊,李老棍子他们太欺负人。我们这次就想好好修理修理他,这不是来找你帮忙吗?”小北京说
  “按理说这个忙是我不该帮的,你姓申的打了我兄弟,我没找你算帐就算给你面子了,再说我和你又不熟。不过今天你有事能找到我姓刘的,说明你看的起我,我也敬你姓申的是条汉子。如果你实在是怕,就躲我家来吧!看他们谁敢来我家!”刘海柱边说收拾,准备回去。
  
  “刘哥你这是说什么话?我们能怕到躲出去吗?我们是想收拾李老棍子,想找你帮忙,如果你不愿意帮忙,那也就算了。至于躲,我们是绝对不会的”赵红兵说话不紧不慢,语气沉着镇定有力。
  
  “呵呵,你们俩胆子可真不小,现在全市谁敢和李老棍子打啊?”刘海柱也开始佩服小北京和赵红兵的硬骨头了,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
  
  “欺负了我的战友,我就是要打。我和小申都不是怕死的人,在战场上我们都已经死过一次了”赵红兵说
  
  “你们还当过兵?我也当过兵。走吧,去喝酒,我请你们小哥儿俩”刘海柱收拾完了修车工具后把那摊东西往十四中门卫那一放,推起了他那辆只剩下两个轱辘的战车。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二十二节、赵红兵与黄老邪 第一部 第二十四节、一夫当关万夫莫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