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黑社会全传 三十八、打狗你也要看主人!(上)

2008-10-02 | 11:47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37,020 views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三十七、疯了,都疯了(下) 第三部分 黑社会全传 三十八、打狗你也要看主人!(下)





      天涯的狗迷们!你们好吗?!大家晚上吃了吗?!国庆节快乐!
  
  “你TMD说谁呢?!”大志近期已经杀人杀红了眼,而且,今天张岳,就在包房里,就在他们身后。
  “说你呢,你不服?”
  
  袁老三还认为大志和九宝莲灯是一如既往的好欺负。他不知道,大志早已非当日任他欺凌的吴下阿蒙了。
  
  “我不TMD服!”大志棱着眼睛看着袁老三。大志和张岳一起出去了几天,把张岳发怒时的样子学了个淋漓尽致。偶像的习惯,总是那么容易感染粉丝。
  “哎呀我操……”袁老三有点惊诧于大志的强硬了。
  
  这时,袁老三和袁老四都看见了坐在包房里身穿黑色西装、白色衬衣面无表情冷眼看着他们吵架的张岳。
  
  袁老三和张岳勉强算是认识张岳,所以袁老三抬手跟张岳打了个招呼:“大哥,你也在啊!”
  张岳冷眼看着袁老三,没说话。张岳是从心底瞧不起这群太子党。
  
  和张岳打完招呼,袁老三又朝大志去了,还伸手推了大志一把,说:“和社会大哥在一起,就以为我怕你了?”
  
  据说袁老三这句话刚说完,就看见张岳“霍”的一下站起,用手指着袁老三一字一顿的说:“打~狗,你~也要~看主人!”
  
  张岳的这句话说得铿锵有力,而且“霍”的站起的气势完全压倒了全场所有人。立马,袁老三和袁老四的气势就弱了三分,他们以往都只是听闻张岳的一些悍事,但绝对没和张岳正面交锋过。今天张岳就这样站起来说了一句话,他们的手就开始哆嗦了。
  
  “……张总,你的面子我肯定是要给,但是这俩傻逼……”
  “我再说一遍!打狗,你也要看主人!”没等袁老三把话说完,张岳就指着袁老三再次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句话。
  “……对,你是社会大哥,我们怕你还不行吗?但这俩傻逼,以后可别让我再见到!”袁老三虽然被张岳摄人的盛气压倒,很无奈。但是他还是很不忿的又多说了一句话。
  
  张岳本人很少说废话,而且他最烦的就是聒噪的人。据说袁老三说完这句话以后张岳一脚蹬翻了KTV里的茶几,哐当一声。
  
  张岳蹬翻茶几以后,再次一字一顿的指着大志和九宝莲灯说出了最后让他被判了死刑的六个字:“给我打,打死他!”
  
  早已忍无可忍的九宝莲灯和大志就在等着张岳这句话。
  
  据说时刻准备着为姐姐报仇的九宝莲灯的羽绒服的左侧袖口里一直装着一把用报纸层层包裹的枪刺,张岳这句话一说出口,九宝莲灯就从羽绒服左侧的袖口里拔出了这把枪刺。
  
  九宝莲灯愤怒至极,连包着枪刺的报纸都没拆下就没头没脑的朝袁老三抡了过去。在九宝莲灯抡枪刺的同时,大志掰开了手中的那把大卡簧。
  
  袁老三的头上被用报纸包着的枪刺砸了一下以后转身就跑,袁老四也跟着他跑。这哥俩不知道九宝莲灯手里的报纸包里包着的是什么,但是都看见了大志手中的那把明晃晃的大卡簧。
  
  张岳和九宝莲灯所在的包房在二楼的楼梯口,所以袁老三和袁老四直接转身就下楼梯,下了楼,九宝莲灯在前,大志在后,开始追袁老三和袁老四。
  
  据说在追的过程中九宝莲灯一直没来得及拆下枪刺上的报纸,虽然从后面结结实实的戳了袁老三好几下,但是没对袁老三形成致命的伤害。
  
  真正的血案,发生在了歌厅的门外。
  
  袁老三和袁老四跌跌撞撞的冲到了歌厅的门外,这哥俩一个向东,一个向西逃去。
  
  手里攥着一把大卡簧的大志朝西去追袁老四,九宝莲灯朝东去追袁老三。
  
  已经积压了几个月的怒火的大志今天不捅了袁老四是不肯罢休了,大志在过去一个多月里没少见到了血,捅袁老四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袁老四身高腿长,跑得不慢,但大志是穷追不舍,俩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九宝莲灯追袁老三有点费事,但是也没被袁老三彻底甩开。
  
  那天,这四个人上演了我市官宦子弟与草民百姓家的孩子间两个对立阶层的决战。
  
  草民百姓子弟积累的怨气已经突破极限,有如火山爆发。不出人命,已经不可能了。
  
  据说那天大志边追边发出阵阵类似于狼嚎的吼声,跑在前面的袁老四,被这狼嚎似的吼声吓得胆战心惊。
  
  据说,袁老四如果不是被大志这狼嚎似的嘶吼吓破了胆,那天袁老四还真的或许能逃脱。
  
  在大志和袁老四二人冲到我市医学院门口的一个花池子旁边时,大志又发出了一阵狼嚎似的嘶吼。袁老四,千不该万不该在这声嘶吼发出之时回了下头。
  
  袁老四回头时究竟看见了什么没人知道,或许他看见了大志的那双正在喷火的眼睛,或许他看见了大志手中那把明晃晃的卡簧,或许他看见了大志那张由于愤怒而狰狞的脸。
  
  总之,袁老四回头之后忽然腿一软。
  
  据目击了全过程的二狗的一个高中同学说:袁老四当时或许是腿软,或许是想来一个足球运动员式的急停转身,或许是想回头打大志一拳,反正,袁老四的速度忽然减下,仿佛是要跌倒……
  
  就在袁老四忽然莫名其妙的减速时,嘶吼着的大志的卡簧刀扎了上来。
  
  从袁老四的背后,直接扎进了袁老四的心脏,卡簧刀,直没入根。
  
  目睹了此凶案全过程的那位二狗的高中同学后来读大学学的是医学,他在回忆那件凶案的时候经常说:人的心脏从后面是很难伤到的,因为有肋骨保护,可是那天追袁老四的那个长头发的小子怎么就能在那么高速奔跑的情况下一刀正好就从肋骨的缝中扎进去而且恰巧扎在心脏上呢?这概率恐怕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不管概率究竟是多大,只要事件发生了,那就是百分之百。
  
  袁老四也发出了一声嘶吼,摔出了很远,趴在了医学院路边的花池子里。
  
  据说,袁老四摔倒时左脚下留下了一道弧线,或许这条弧线能告诉有经验的警察袁老四当时究竟想转身还是腿软,但是二狗就不清楚了。
  
  袁老四死了。
  
  死时手里抓着一把花池子里的泥土,嘴里啃了满嘴的雪和土的混合物,脸是青的,青的发紫。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三十七、疯了,都疯了(下) 第三部分 黑社会全传 三十八、打狗你也要看主人!(下)

  1. 这么个大沙发
    二狗 好快哦 辛苦辛苦
    看着真过瘾
    加油

  2. 我是东北的,这个故事真的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上高中的时候,听说了很多这样的事情,作者的笔风有点像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