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二十二节、赵红兵与黄老邪

2008-04-17 | 2:19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9,642 views

第一部 第二十一节、倦鸟知归 第一部 第二十三节、惺惺相惜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11 15:38:42 
  二十二、赵红兵与黄老邪
  
  高欢真的去参加了高考,而且考得很开心。谁都不知道赵红兵和高欢在那段时间去了哪里又干了些什么,反正可以确定的是高欢的学习貌似是没拉下。因为一个月以后,高欢就以高分被第一志愿中国人民大学录取。从那以后,高欢的父母又可以抬起头做人了,这是后话。
  
  黄老邪来找小纪“买”玉是在高欢结束高考的第二天,那天,赵红兵和李四在给小纪陪床。
  
  黄老邪姓黄,在电视剧《射雕英雄传》播出之前他的绰号是黄鼠狼,但是自从大家听到有黄老邪这么一个名字以后,就都叫他黄老邪了。因为他的确很邪。
  
  光从黄老邪走路的姿势就可以看出此人必定是个流氓,他走一步晃三下,慢慢悠悠。又高又瘦,一双眼睛贼溜溜,从外表上看,还是叫黄鼠狼更贴切些,总感觉他长的比黄鼠狼还像黄鼠狼。
  
  虽然此人贼眉鼠眼,但他最大的特点故作斯文、幽雅。他从不说脏话,讲话慢慢吞吞,轻声细语。如果只听他讲话不看他本人,那么一定会认为他是个小知识分子。据说他装斯文的行为在他们团伙内部也引起了很大的不满,大家都看不惯他一个没文化的流氓总装斯文。据流传曾有如下经典对话:
  
  “黄老邪,你不装逼能死啊”李老棍子有次实在看不惯了骂了一句
  “不会!”黄老邪轻声细语的回答,优雅而坚定
  “那你还总装逼干什么?”李老棍子实在不耐烦了
  “死是不会,但是只要允许我继续这么装逼,我会长寿的”黄老邪微笑着回答
  “操!”李老棍子抓狂了
  “装逼是我的天性”黄老邪还不忘补充一句
  
  集体晕倒。
  
  据说黄老邪虽然狠,但也有他怕的人。他最怕的人就是大侠刘海柱,黄老邪刚刚开始混的时候,刘海柱曾经提着一把豁了齿子的破菜刀追了黄老邪三条街,把黄老邪的上衣砍成了碎布条子,最后黄老邪跪在地上说:“亲爷爷,活祖宗,放过我吧!”。刘海柱才饶了他。直到八七年的时候,刘海柱在十四门口搞了个修自行车的摊儿处于半隐退状态,但黄老邪就是不敢从那条路上走。
  
  黄老邪总希望自己能够与众不同,同伙们用的武器都是枪刺、双管猎枪,而他则是经常腰缠一柄软剑,也就是皮带剑,当前中国没这个东西了,但是八十年代很流行,虽然软剑的杀伤力连普通匕首都不如,但他认为带刀带枪上街太粗鲁、太没层次,这不是他的性格。他还曾经梦想有一把铁的折扇作为武器来匹配他那优雅的风度,但是遗憾的是他通过《故事会》上面卖武器的地址邮了三次钱购买,一次货都没发过来!盛怒之下黄老邪奔赴他汇款的地址浙江温州去找了那个骗子,还真被他抓住了,但对方是个女人,他没动手,最后那个女人退了他180块钱了事,他大胜而归。忘了提了,他往返温州的路费就是一千多。
  
  别的流氓都是以打几次大的胜仗成名,而黄老邪当年则是以挨打成名。社会上的混子一提到黄老邪就说,“这小子真是命大,刘海柱砍了他30多菜刀,这小子都成了个血人还能跑”,“在红旗公园门口他被20多个人拿着钢管和棒子打了起码5分钟,居然打完他还自己去了医院”。
  
  总之,黄老邪在很久以前就享有体格好、抗击打能力强的盛名,但真的变的凶悍起来还是跟了李老棍子之后。他刚跟李老棍子的时候还没有软剑,当时打架总拿双节棍,带着几个兄弟专门帮李老棍子平事儿,被他打过的人基本都要在医院住上两三个月。在李老棍子手下的几员战将中,老五、土豆两人下手最狠。黄老邪肯定不是胆子最大的,也肯定不是最能打的,但他的确是最有名的。
  
  黄老邪去的医院的那天穿着一双拖鞋、裤子是大杠烫绒的、上身穿了件白衬衣还系了条鲜红鲜红的领带,衬衣也没有塞到裤子里,不伦不类。身后带着三个小兄弟,这三个小兄弟手里还提着水果罐头和麦乳精,他双手揣兜一步三晃进了小纪的病房。
  
  “小纪兄弟,你好”二十年前出口就说“你好”的全中国可能也就黄老邪一个
  “恩……你是谁?”小纪问。虽然赵红兵等人已经打了多场硬仗,但社会上的流氓当时认识的还的确不多。
  “我姓黄,你就叫我小黄吧!大家都这么叫我”黄老邪看来对自己的绰号很不满意。
  
  “恩,小黄兄弟,我好象以前见过你嘛”小纪没想到他是李老棍子的人。
  “四海之内皆兄弟”黄老邪开始拽文了,他一共就会这么几句词,每天翻来覆去的说。
  “那谢谢你了!你看你,还带了这么多东西”小纪说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李老哥吧!”黄老邪这才说明了来意。
  “哦………………”小纪没答话,回头看了看坐在他旁边床上的赵红兵和李四,赵红兵和李四心领神会。
  “李老哥呢,让我来,就是想替他陪个不是,他也就是一时冲动,以后大家都是朋友”黄老邪说的诚恳极了。
  
  “陪个不是?”小纪问
  “是啊,而且李老哥说,还希望继续和你做生意,只要你把你的玉拿出来,价钱还好商量。”原来黄老邪来还是为了那块玉
  “那他希望出多少钱啊?”小纪躺在床上,说话有点费力
  “8000块,怎么样?如果可以,我现在就带着钱呢”
  
  “我不卖”小纪说完这句就闭上了眼睛
  “小纪兄弟,别给你脸你不要啊!”黄老邪虽然火了,但是说话还是很温柔。
  
  “小纪累了,要休息一下,这玉的问题,我来和你谈吧!咱们去走廊谈,别影响小纪休息”赵红兵站了起来说。
  
  “和你谈,你配吗?”黄老邪斜着眼睛看着赵红兵
  “呵呵,谈完你就知道配不配了”赵红兵才是真正的优雅,对黄老邪的这句挑衅仿佛一点都没生气。
  “我哪来那么多闲功夫,你一边凉快去”黄老邪不耐烦了
  “玉在我手里呢,呵呵,咱们出去吧!”赵红兵说
  
  没等黄老邪答话,赵红兵和李四先走出了病房。他们相信,黄老邪一定会跟着出来的。
  
  果然,黄老邪带着那几个小兄弟跟了出来。
  
  “玉要是不在你手里,今天我把你脑袋给你拧下来”黄老邪细声细语的说
  “玉呢,是在我手里,但是我不想卖给你,呵呵”赵红兵和李四都笑嘻嘻的看着黄老邪,他俩都不是爱主动生事的人。但是今天,他俩就是想把黄老邪惹火了,然后“合情合理”的毒打黄老邪一顿,给小纪出出气。
  
  “你黄大哥我的名气你们听说过吧!我的脾气可不大好”黄老邪火气上来了
  “哎呀,不好意思黄大哥,我这个兄弟的脾气更差,还有精神病,你可别把他惹了啊,精神病杀人可不偿命,他都好几天没杀人了,刚才还和我说要整死两个呢。你可小心点。”赵红兵故作担心的表情指了指李四说。看来赵红兵是把小北京的贫嘴功夫学到家了,虽然平时不贫,但贫起来小北京也比不了。
  
  “哈哈,你TMD才有精神病呢!”李四大笑着推了赵红兵一把。
  
  黄老邪这下算看出来了,赵红兵和李四这是消遣他呢。
  
  “肉皮子发紧了吧!”黄老邪倒退一步,伸手向腰间摸去,他是摸他白衬衫下面那把软剑去了。
  
  他这个动作倒是把赵红兵和李四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腰间有枪呢!他俩几乎同时窜出去抓黄老邪要“掏枪”的那只手,这都是他们侦察兵的习惯性动作,已经是条件反射了。不过,由于赵红兵距离黄老邪稍远,还是李四快了一步。
  
  说时迟,那时快。李四一个箭步上前按住了黄老邪的手,另一只胳膊化作肘拳狠击黄老邪的下巴,黄老邪被一击之下马上倒地,李四扭过胳膊发现黄老邪腰间缠着的原来是一把破软剑。
  
  赵红兵又一脚踢倒了一名冲在前面的黄老邪的小兄弟。
  
  二狗认为,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总写斗上几百个回合不大现实,在实战中,那些经过严格训练的人打倒那些小混子基本就是一两下的事儿,比较接近古龙的作品。李四和赵红兵对付这群小混子基本就是一两下就打倒一个,而且招数非常简单,什么“回旋踢”之类的花招根本没有,就是简单的一抓一踹或是一肘拳一电炮,但对方就是避不开。
  
  两分钟以后,黄老邪和他带的三个小兄弟全倒在地上哼哼。
  
  赵红兵和李四没理会黄老邪的三个小兄弟,让他们三个赶紧起来滚蛋。他俩把火全发到躺在地上的黄老邪身上了,赵红兵和李四踢人极狠,隔10秒种左右踢一脚,中间还留给黄老邪喘气的时间,每踢一脚,黄老邪都闷哼一声,哼声刚停,第二脚就来了。他俩多数只朝黄老邪的大腿或者屁股踢,因为要踢他别的地方,黄老邪恐怕早被踢死了。他俩边踢躺在地上的黄老邪还不忘嘲讽着他:
  
  “你起来呀,你脾气不是大吗?”
  “我早就跟你讲过我们的脾气更不好”
  “你那把破剑是吓唬你侄子的吧”
  “回去告诉李老棍子,没钱买玉就别买”
  “想当流氓可以,多回家练几年再出来”
  
  一向以抗击打能力强而著称的黄老邪终于也顶不住了,再踢已经没反应了。
  
  黄老邪这个耀武扬威已经好几年的混子,终于今天再次尝到了被打的滋味。他没想到跟了李老棍子以后居然还有人敢把他打成这样。黄老邪可能已经忘了,今天他是来讹人家来了。
  
  赵红兵想起躺在病榻上无缘无故被扎了一刀的小纪就怒火中烧:
  
  “姓黄的,你是个男人就站起来,你怎么走进医院的你怎么走出去”
  
  黄老邪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晃了晃手,看样子是的确走不动了。
  
  “好,你不走,我拖你出去”赵红兵抓起黄老邪的头发就开始拖着走。
  
  赵红兵的原则一向是:尽量不动手,但一旦动了手一定要把对方打“服”了,否则他以后还会找麻烦。
  
  赵红兵拖着黄老邪没走几步,就看见了一瘸一拐朝他跑过来的三姐。原来,赵红兵在这里打的太热闹了,值班护士不敢拉架,便把他三姐找来了。他三姐穿着高跟鞋没跑几步就把脚扭了。
  
  据赵红兵三姐回忆说:从来不知道红兵有那么大力气,拖着黄老邪在水磨石地面上走就像是手里提着个公文包似的。
  
  “红兵,别打了,你这是要把人打死!”
  “他们欺人太甚!”赵红兵一向听三姐的话,松开了黄老邪的头发
  “快把他送到门诊!”
  “好吧”赵红兵挺不情愿,又抓起了黄老邪的头发,想把他拖过去
  “你还抓他头发!?放开!和小四你俩把他架过去!”现在在赵红兵的三姐眼中,黄老邪已经不是来讹诈的流氓,而是她们医院的病人了。
  
  黄老邪在赵红兵眼中是个无恶不作的流氓,正在对他的战友进行讹诈。但在赵红兵三姐眼中,黄老邪只是个可怜的病人。赵红兵和他的三姐都是好人,但同一个人在他俩的眼中差别就是这么大。二狗认为:三姐同志对黄老邪这样的人仁慈就是对整个社会的残忍,他多躺在床上养几天病,就会少危害社会几天。
  
  李四和赵红兵两人不情愿的架着黄老邪下楼,赵红兵的三姐走在前面。
  
  当时是夏天,赵红兵的三姐跑过来时没穿白大褂,穿的是个比较薄的裙子。
  
  赵红兵和李四没架出几步就发现黄老邪竟然在色眯眯直勾勾的看着赵红兵三姐那凹凸有致的背影。
  
  都被打成这样了还有闲心看美女!!!!
  
  “你还敢看我姐!!!!”赵红兵把黄老邪扔在地上,又是连续的猛踢
  “我…………没……”黄老邪又被打的说不出话了
  “唉,红兵…………”三姐也拿赵红兵没办法了
  
  
  当天晚上,赵红兵他们又开了个不怎么正规的小型的会。会议得出的主要结论是:李老棍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继续落实防范措施并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二十一节、倦鸟知归 第一部 第二十三节、惺惺相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