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二十五、操盘的又怎么样?我是操庄的(上)

2008-08-19 | 9:59 a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39,690 views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二十四、穷人的玫瑰(续)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二十五、操盘的又怎么样?我是操庄的(下)





二十五、操盘的又怎么样?我是操庄的(上)
  
   但在当时,诺基亚8110对于大志来说还是个梦想。直到有一天,大志发现钱赚的是那么的容易。
  
   那天是赵红兵结婚的前一天。
  
   赵红兵终于和高欢结婚了,这个本来应该早就举行的婚礼一直拖到了1998年。高欢当时28岁,风姿依然绰约。赵红兵却已略显苍老了,而且看起来比同龄人要老许多,人的心在江湖容易本来就容易老,赵红兵,经历过的风雨坎坷忒多了点。还好,这份爱,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分毫的削弱,反而,愈加炙热。
  
   社会上的人普遍费解他俩的婚姻,忒费解了,不能理解。江湖中人普遍认为赵红兵有点亏,主流正派人士普遍认为高欢有点亏。
  
   认为赵红兵亏的原因是:高欢已经结了一次婚了,还有了个孩子,以赵红兵的身份和财力,在我市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为什么却要找个二婚的,亏。
  
   认为高欢亏的原因是:高欢堂堂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有着爱他的老公和可爱的孩子却全都不要了,去跟一个劳改过两次的全市最大的混子结婚,亏。
  
   赵红兵和高欢肯定认为都不亏。因为,世人看重的那些,他俩都不怎么看重。他俩都曾经看重过,但结果是两个人都不幸福,都为太注重世俗的眼光付出了代价。在这份爱面前,他俩都曾经懦弱过,但是,一次懦弱已经够了,够惨痛了,已经年过而立之年的赵红兵,还会在乎这些冷语流言吗?
  
   二狗认为赵红兵和高欢最后走到一起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两个人的生活态度和思维方式有着惊人的默契和相似之处。人的一生中,能够遇见这样的人不容易,能够走到一起更不容易。
  
   二狗的朋友helyanwe曾经说过:我相信,一对夫妻能够幸福的前提是一定要有共同语言,一定要是最好的朋友,否则,两个人连心灵上的沟通都没有,就失去了夫妻真正的意义。美女、帅哥看够了终归要腻,金钱超过了一定数量也就失去了意义,只有灵魂的沟通才是永恒的。
  
   维系婚姻和感情的关键,就在于此。
  
   又如马三所说,赵红兵在没有高欢的日子或许身边也有一些女人,但是这些女人没人能替代高欢在赵红兵心中的位置。并不是因为这些女人没有高欢的美貌,而是赵红兵和她们实在是没话说。
  
   不管外人怎么说,赵红兵和高欢还是兴高采烈的操办婚礼,尤其是高欢,里里外外忙个不停,从筹办酒席到购买杂物,都是一个人操办,就连布置新房这样繁琐的事儿,高欢也不愿意找外人来帮忙。结婚前几天房间就打扫得一尘不染,而且每天擦拭,喜字、窗花、鞭炮早就买好了,别人想帮忙,高欢也不让插手。
  
   且说我市有个风俗习惯,就是在结婚的前一天宴请最好的朋友、哥们儿,大吃大喝一顿以后再豪赌一把。连派出所都知道哪个“社会人”结婚了,就得抓赌去,肯定有收获。
  
   赵红兵结婚更不能例外,在赵红兵结婚的前一夜,我市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基本上是齐了。这些人不但包括张岳、费四这样的多年的兄弟,还包括李老棍子、三虎子这样曾经的仇人,当然了,还有本文中没有提到过的一些小号的社会大哥,总共大约有70-80人。
  
  可能有童鞋质疑:为什么你孔二狗写的江湖大哥就那么几个?一个接近百万人口的城市怎么可能就这么几个团伙?
  
  二狗要回答的是:我市的混子团伙数不胜数,但是既有经济能力而且手头又硬的团伙,的确就这么几个。就好象是这次运动会,参加的国家200多个,但是有能力夺金牌的只有几十个,能夺10枚以上金牌的更是屈指可数。所以,那些夺不了几块金牌的江湖大哥,就略作不提了。
  
  这次婚前的聚餐本来平平无奇,江湖中人啸聚一堂,其乐融融。但是二狗听说这次酒局散后的赌局,却是经典中的经典。
  
  据说那天酒局未散时,就有人建议:“四爷,安排个局呗!”。
  
  四爷是在说费四。古有薛仁贵三箭定天山,今有费四俩耳光定南山。自从南山之战过后,四爷已经不再仅仅是赵红兵、张岳等人内部对费四的昵称,而是成了所有江湖中人对费四的共有称谓。费四那次忒露脸了,一向在我市横行霸道以阴险歹毒著称的李四才被人称为四哥,而费四却被称为四爷,可见费四一战过后,名声的确大震。社会人都知道这费瘸子的胆略实非常人所能及,不愧是当年和赵红兵、张岳、李四一起出来混社会的。
  
  对了,还有人曾经给二狗提过意见:你那文中“四”太多,有点分不清。二狗在此解释一句:李四、费四那些60-70年代生人的,的确“三”“四”特别多,那时候咱们国家不是说“人多力量大,人多是好事”嘛,家家都恨不得生个7个8个的,所以“三”“四”特别多,这是那个年代的特殊产物。换到今天,大家还能听到哪个80年代、90年代出生的人叫什么“三”“四”的吗?都独生子女了。
  
  话说回来,开赌局这生意看似简单:只要把人找来让他们对赌,然后自己抽水钱,赚钱很容易。其实很不简单:1,必须罩的住,得让赢钱的把钱拿走,得让输钱的人把钱拿出来。2,不能让赌徒在自己的场子里输急了打起来。3,防备白道的警察抄场子,防备亡命徒抢场子。
  
  所以说,赌局这东西不是谁都能开的,但毫无疑问费四有这本事,罩的住,朋友们也都给面子,费四组织的局大家都爱去。
  
  “行啊,散了席咱们就去我那玩儿两把吧!今天红兵结婚你们都打了礼,去玩儿吧,今天我一分钱水钱不抽。”费四的赌场每隔10天8天的就换个地方,据说这次,换到了一个接近200平米的复式住宅里。
  “现在就散了吧,咱们都过去!”
  
  至少40多人去了费四的场子,从不赌博的张岳、孙大伟等人也被拉了过去。在这40多人中,属于赵红兵、张岳等人团伙的约10来个,其它人都是一些其它团伙的。
  
  据说当天费四摆了四张台子,只能有10几个人玩,其它人在旁边干瞪眼,在旁边飞苍蝇总是不过瘾,所以,大家建议玩儿点新的。
  
  “四爷,你不是也开球盘吗?今天不是有球吗?咱们赌场球吧!”
  
  98年,赌球刚刚传入我市,98世界杯时我市的赌徒刚刚知道足球也可以赌,那时候的赌球还极为不规范,不像现在,随便拿个皇冠的网址就可以赌外围,盘口随时变化,赔率也随时变化。98年时我市的赌徒赌球还都是以用手机打电话的方式下注,赔率相当的低且保持不变。那时候赌亚洲盘也就是让球盘,经常上盘80,下盘80,也就是说,下一万块,输了全输,赢了却只有8000块,上下盘水位加起来才160,不像现在赔付率这么高,现在五大联赛的比赛C网的外围上下盘加在一起有192,深盘还能开到193或者194,在98年,那是不可能的.
  
  但即使是赔率如此的低,我市的赌徒对赌球还是趋之若鹜。毕竟,这东西是新东西,以前没玩儿过。
  
  “恩,今天有场比赛,一会就开始了,甲B联赛,辽宁队对成都队”费四说。我市的江湖中人文化程度普遍比较低,根本不懂欧洲足球,他们只认识一些甲A、甲B的队伍,所以那时候赌甲A和甲B的比较多。
  
  费四当时也开球盘,他那时主要盈利的方式有两种。1、对缝球:比如甲买了A队1万块,80的水,那么他赢就赢8000,而乙买了A队的对手B队1万块,也是80的水。甲和乙都把球报到费四这里来,费四上下一对缝,不管谁赢,费四肯定能赚2000块。当然了,这事儿放在现在是不可能的,早没人电话报球了。2、赚水钱:当多数人投注倾向于某一队时,费四就把多余的这一部分报给省城的庄家,能赚取一些水钱。水钱虽然比对缝球赚的钱少很多,但是毕竟也是钱。
  
  费四当时有一搭没一搭的做着球盘,收入还真不少,每逢周六日经常赚个5万6万的。
  
  “盘口怎么开啊?”
  “我刚才电话问过了,成都队让辽宁队半球,上下盘都是83的水。”让半球的意思是成都队必须要赢了辽宁队才算赢,而辽宁队打平或者赢球就可以赢钱。
  “啥?成都队让辽宁队半球?成都都快降级的队了能赢辽宁队?扯淡!”
  
  曾经十连冠的辽宁队是随着东北的经济一起没落的,98年时已经降入了甲B,就好象一改革开放东北就没落了一样,足球一职业化辽宁队也没落了。但是那年辽宁队在甲B踢得相当不错,连续胜利已经冲击甲A成功,而那天它的对手却是濒临降级且多次被辽宁队横扫的成都五牛。
  
  只要是个神智清楚的人都会认为:成都五牛拼尽全力最多能踢平辽宁队,而辽宁队只要平就可以赢钱了。
  
  98年时,甲B联赛不像是世界杯或者欧洲联赛是由国外或者澳门的操盘手开盘的,而是由“土庄”开盘的,“土庄”就是咱们国内的庄家,这些庄家的水平肯定远不如国外的操盘手,但是他们开出的盘很“鬼”,经常开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鬼盘”,诱人上钩。
  
  “我下两万辽宁队!”
  “我下一万辽宁队!”
  
  大家都选择了下辽宁队,短短时间,费四的桌子上多了10几万块钱。
  
  “等一下,先别下了,我打个电话!”费四说。
  
  辽宁队太热,费四根本没法对缝了,他打电话是怕在庄家那里辽宁队也太热,不接受他的投注,这在98年是常有的事儿。
  
  “辽宁队现在还受注吗?”费四问省城的上家。
  “不受了,一分钱辽宁也不接了!我现在这里上百万买辽宁队的,辽宁队要是真平或者赢了,我非清家荡产不可!”费四省城的上家不算土庄,他只是根据土庄的盘口开盘。看样子,费四的上家也被这盘口害惨了,再也不敢接受新投注了。
  
  费四撩下了电话,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场面出现了,那就是:他的上家不接投注了,他必须要跟刚才已经下注的人对赌!!
  
  “不好意思啊,我的上家现在不受注了,辽宁队太热,没办法!刚才下了注的就算下,刚才没下的就算了。”费四只能硬着头皮和刚才已经下注的人对赌。
  
  “四爷,这可不像你啊,你刚刚说了辽宁队受让半球的,怎么现在又不接了?”
  “四爷,我刚想下呢你就打了电话,凭啥接别人的投注却不接我的注啊?”
  “……”
  
  众人嚷嚷开了,很是聒噪。
  
  当天在场的人都以为下辽宁队就是捡钱,没下注的开始不满了。
  
  “现在我上家也不接了,没办法!”费四重复这句话。
  “四爷,都在你这输10来万了,今天有这场好球,你还不让我下………”
  
  复式房里的人,都挤在了客厅里,几十个人一起吵,声势很是浩大。
  
  这些人很多都是费四的老主顾,费四虽然在社会上混的不错,但是总不能对他这些老主顾发火,只能在那无奈的解释。
  
  “真不好意思,人家不接了……”
  “四爷……”
  
  正在众人围着费四大吵大闹时,一个低沉厚重的男中音说了一句话。
  
  只说了一句。
  
  就这句话,大家就都肃静了。
  
  这句话的内容是:“你们下多少,我接多少!”
  
  大家朝这声音的发源地望去……
  
  大家看到了一个穿黑色西装白衬衣系着红色领结的微笑着的大胖子,笑得略带矜持。
  
  赫然是:孙大伟!!!
  
  有人说那天孙大伟是喝多了,还有人说那天孙大伟是实在看不下去这些外人“围攻”费四了。二狗认为,或许这二者兼而有之。总之,孙大伟那天张了这么一嘴。
  
  “行啊,你说的是吧!你带着钱呢吗?”有人问。
  
  “啪!”孙大伟像是赌片里赌神show hand一样,轻轻松松的扔到了桌子上一把车钥匙。
  
  “现金今天没多少,谁赢了,把我这车开走。”孙大伟,依然,夹着烟微笑着。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二十四、穷人的玫瑰(续)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二十五、操盘的又怎么样?我是操庄的(下)

  1. 大伟就像我,或者说像我身边大部分社会人的普通朋友。胆小,但是好面子,为朋友有时会冲动花掉自己手头上能控制的钱~

  2. 难道又是沙发?还得审核,也不错,就算沙发,不过二狗更新太慢,每天上来几十次,就看这么多,不过瘾,加班啊,现在流行

  3. 每天N次的刷新,终于今天占据了,沙发、板凳,马扎,哈哈!

  4. 大伟怂是怂些 但能担当 又为朋友着想 是个不错的男人

  5. 终于第一次坐上传说中的沙发了,看过了不得不多夸几句。二狗的文字我是大步流星追上来,然后每天原地踏步的等,为什么? 好看啊。一是好在文风,冷幽默,甚得我心。二是根据真人真事演绎,故事性和情节都非杜撰可比。三是二狗本人多不多才我不知道,博学是肯定的,从礼乐数到黄赌毒都写得合情合理,佩服。最妙的是用上了咨询行业练就的逻辑分析,技巧娴熟,工具得当,完美了。 只可惜题材通不过新闻审查,否则拍成电视剧,绝对能火。

  6. 真是奇怪了,这么多人都以为自己是沙发,大哥怎么审核的。我是发了2个评论,看见评论在沙发位置上后,又发了第三个评论感慨坐上沙发了。结果,现在看,前面莫名其妙又冒出2个沙发,真晕~

  7. 二狗不是当大哥的说你,你有点不太地道了 ,更新的速度也太慢了 ,是不是痔疮有犯了,不能坐凳子了 ,就是痔疮犯了 ,该更新也得更新啊 ,可怜这些喜欢你的兄弟了 !

  8. Pingback: wholesale nfl jerseys

  9. Pingback: fitflop pas cher

  10. Pingback: mackage jackets

  11. Pingback: roger vivier sale

  12. Pingback: wholsale nike nfl jerseys

  13. Pingback: Michael kors handbags

  14. Pingback: fitflop frou

  15. Pingback: fitflop sandal

  16. Pingback: roger vivier outlet

  17. Pingback: cheap nike nfl jerse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