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二十三节 、宿命

2008-08-05 | 2:49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1,777 views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二十二节、城里的流氓,把梦照亮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二十四节 穷人的玫瑰





第二十三节、宿命
 

        大志和九宝莲灯俩人一个是城市贫民子弟,一个是农村贫民子弟。俩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愿意回那个贫寒简陋的家,宁愿睡在马三这个游戏厅。他们睡就是睡在几张椅子拼成的“床”上,还要时不时的被“上分”声吵醒,想洗个澡都得去公共浴池。但他俩,还真就俩月仨月的不回一次家。
  
   二狗每次骑自行车路过马三的游戏厅,都能看见这二位。而且看见这二位的时候,他俩总是稀松着睡眼,一副没睡醒的架势。这两个当时年仅20岁的孩子,总能让二狗感觉已经垂垂老矣,暮气沉沉,颓废的很。也难怪,成天就这休息条件,怎么可能让人有精神。
  
   黑社会成员的小弟,过着就是这样的生活,他俩如果想翻身,除非等马三混到张岳那地步。可全市混成张岳那份上的,无非也就张岳一个而已。
  
  马三可没逼着他俩让他俩成天没日没夜的泡在游戏厅里,这是他俩自愿的。在马三这里,总是能有口饭吃,而且吃得还不错,马三按月给他们发工资,工资也不低,而且马三还不定期的甩给他们几百让他们出去好好吃两顿。他们已经很满足了。
  
  听说大志的爸爸曾经来游戏厅找过几次大志,连打带踢,把大志强拽回家。但过不了三天,大志就又来了。大志的妈妈来游戏厅连哭带闹,拉大志回去上学,大志嫌他农村的妈妈丢人,不愿意让他妈妈在这里闹,只能跟着回家。但不出一礼拜,大志也又回来了。
  
  像张岳这样的城里的流氓,已经把大志的梦照亮了,这倔强的农村孩子,下了决心要混社会,混出个名堂里。在他们农村,混子都是被全村人瞧不起的,但是在城里,好像张岳、赵红兵这样的大混子是很受人敬仰的。大志,就想成为像赵红兵、张岳这样的人。
  
  大志烦自己的父母,嫌自己的父母又墨迹又给自己丢人,但九宝莲灯倒还挺羡慕大志,羡慕大志有个完整的家庭和爱他的父母。
  
  九宝莲灯由于在上初三时偷了自己贫寒的家里父母仅有的4000块钱存折在半个月内全部花光,被父母暴打一顿后逐出家门,虽然没有正式断绝父子及母子关系,但是也和断绝也差不多了。九宝莲灯的姐姐也只比他大两岁,学习成绩一向不错,但是在上高一的时候和同班的一个男同学相恋,一不小心怀了孕,怀孕以后她又不跟任何人说,也没去做人流,直到肚子里孩子已经6、7个月了的时候,被太多的同学都发现了她肚子的异样,风言风语传到了老师耳中、家中,九宝莲灯的姐姐才承认。此事,曾在我市X中轰动一时,九宝莲灯的姐姐,也成了知名人物。

      当时九宝莲灯的姐姐自杀过,但自杀未遂。随后,流产、退学,在九宝莲灯被逐出家门一年以后,九宝莲灯的姐姐也被性格暴躁的父母逐出了家门。一个年仅17岁的女孩子那纤弱的肩膀怎么能承受这些?被逐出家门后又怎么样去生活?从此,九宝莲灯的姐姐成了妓女,这个清清秀秀文文静静的小姑娘,就在我市距离火车站约100米的洗头按摩一条街的低矮的洗头房里卖 淫,一卖就是四年。

 据说,九宝莲灯在收拾老古时领到第一笔安家费三万元的时候,曾经找过他姐姐。
  
  “姐,这三万块钱你拿去开个店吧,现在租个店面也没几个钱。”九宝莲灯说。
  
  谁愿意让自己的亲姐姐去卖 淫?受人欺凌?
  
  “你先拿着吧,三万块钱可能不够。我想代理个二线服装品牌,我现在也有点积蓄,等我再干一年,最多一年,咱们就合伙开个专卖店,这钱你先留着,要么,姐姐帮你存起来吧。”九宝莲灯的姐姐知道,九宝莲灯这三万块钱是拿命换回来的,拿命换回来的钱,不能随便花了。
  
   人的生命的价值很难用数字估量,但九宝莲灯当时的生命价格是确定的:三万块。
  
   此时的九宝莲灯已经20岁了,多少懂些事儿了,再也不像上初三时那样有钱到手就乱花了,真存下来那三万块钱。开个二线品牌服装专卖店,是那段时间九宝莲灯总挂在嘴边的话。

二狗还记得九宝莲灯的一件事儿,从这件事儿足以反映其姐弟情深。98年夏天的某天黄昏,九宝莲灯等人坐在游戏厅门口抽着烟吹牛,二狗也在。这时,大耳朵骑着摩托从旁边路过,看见九宝莲灯等人在门口,就停下了车。
  
  “喂!大耳朵,干嘛去!”九宝莲灯和大耳朵认识。
  “找你姐姐玩儿去!”大耳朵随口开了句玩笑。
  
  只见九宝莲灯“霍”的站起。
  
  “草 你 吗!你说啥!?”九宝莲灯看样子是想动手。
  “你骂谁呢?我就说找你姐姐玩,我说要把你姐姐怎么样了吗?”大耳朵还是笑嘻嘻。
  “草 你 吗!以后你他吗的说话注意点!”九宝莲灯怒气未平。
  “我草 你 吗,你姐姐不就是个卖 X的吗?”大耳朵当时跟着赵红兵混,大场面见多了,此时被马三的小弟连骂了两句,也火了,连出恶语。
  
  九宝莲灯不再答话,顺手抄起一块砖头子冲了上去。挥臂一抡就把大耳朵连人带摩托车一起放倒。
  
  九宝莲灯的铁哥们儿大志随后也捡起来一块砖头子,俩人开始削倒在地上的大耳朵。
  
  拉架的众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九宝莲灯和大志拉开,大耳朵已经被打得满脸是血,过了半天才被人扶起来。
  
  大耳朵刺到了九宝莲灯心底的最痛处,尽管九宝莲灯很清楚,他的姐姐就是个卖 淫的,但他还是不愿意被人说出来,而且,还是被当众说出来。任何人都有自尊心,即使是混在社会最底层的九宝莲灯也不例外。
  
  事后,马三给张岳打了电话,张岳又给赵红兵打了电话,才把这事儿平息,否则大耳朵非把丁晓虎等人都找来报仇不可。
  
  “都是自家兄弟,一语不和,打起来很正常,但别再去找九宝莲灯了昂。你要是去找他,以后我就不认识你。”赵红兵是这么对大耳朵说的。赵红兵的确也没法处理,赵红兵和张岳情同手足,但他们俩的几十个手下的关系可未必关系还是那么融洽了。而且这事儿,也很难说谁是谁非,大耳朵恶语伤人肯定不对,但是九宝莲灯出手就把自家兄弟打来个半死也说不过去。这时候,做大哥的,只能息事宁人。
  
  头上缠满了绷带的大耳朵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当晚就真的去PIAO了九宝莲灯的姐姐!
  
  而且,一PIAO就是一个月。夜夜都去洗头房把九宝莲灯的姐姐带走,狠狠的糟践,夜夜折磨到天亮。
  
  直到大耳朵的伤好,才停下来,不去PIAO九宝莲灯的姐姐。
  
  大耳朵这算恶搞吗?大耳朵的所作所为很无厘头吗?据说大耳朵还振振有词:她是卖的,我是PIAO的,PIAO谁不是PIAO?她卖谁不是卖?我这是照顾她生意,她高兴着呢。
  
  九宝莲灯想维护姐姐的尊严削了大耳朵,他做到了,而且干的痛快。
  
  但是他把本来没有真想去糟践他姐姐的大耳朵彻底激怒了,真的去PIAO了他的姐姐。
  
  这能怪谁呢?在我们这个社会中,生活在底层的人永远是受欺负的命,即使能偶尔振作起来拼死反戈一击,但还是逃不脱那悲惨的宿命。
  
  想要从宿命中突围,只能努力、奋斗。
  
  九宝莲灯和他的姐姐当时应该都在想:快了,再过一年,我们就有自己的生意了,不用再受人家的白眼了。
  
  九宝莲灯不知道她姐姐连着被大耳朵PIAO了一个月的事儿,他姐姐不敢告诉他,他身边的朋友更不敢告诉他。包括大耳朵,也肯定没胆子去跟九宝莲灯说这事儿。他知道,说了以后九宝莲灯说不定真杀了他。
  
  此时,九宝莲灯还在追求动力小火车。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九宝莲灯就是喜欢小火车。
  
  (本节未完待续,等本人晚上回家以后再写剩下的,实在是没时间了,只能写这么多了,不好意思昂。)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二十二节、城里的流氓,把梦照亮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二十四节 穷人的玫瑰

  1. 时也。。。命也。。。老汉的地板也。。。

  2. 唉,有点沉重阿,九宝莲灯!
    这是真正的社会底层吧。
    东北前几年的社会动荡,苦了一批这样的人。
    我这个有姐姐的人,看不了这一章~~~~~~

  3. 1、写的很好!看了几个月了。
    2、不必一曝十寒,定期更新即可,有规律可循。看的写的都舒坦。
    3、最好别断,哪怕先写好很多,一章一章定期上传。
    祝二狗一切顺利!

  4. 九宝莲灯也是个苦命的孩子,要是不写死了就好了。

  5. 狗哥写的太好了!
    有喜有悲,而且对社会分析的相当透彻,对人物的描写也拿捏的很到位,总能触碰到人的内心,时而让人开怀大笑又时而发人深省,看狗哥的书,我笑过,哭过,感动过,太感谢狗哥能写出这么好的作品了!

  6. 三兄弟!你写文章怎么和挤牙膏一样。麻烦你等写多的在发表出来好吗?不会你比温瑞安还会挖坑吧?感觉你文笔有些方面在模仿他的写作风格,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说的不对别生气哈,千学万学可千万别学他挖坑呀!

  7. 多谢二狗兄弟,中国人文学史注定有你深深的烙印;你比大多数的“著名”作家更有良知。

  8. 二狗第一次在这说话
    貌似你写得越来越好了
    质量也高了!!

  9. 2狗辛苦拉,要上班要码字,注意身体!一直关注!

  10. 紫微星君,人家二狗也够忙的了,每天更新不容易,你别老催,有种你也写啊· 狗哥,加油,别理他

  11. 我虽没见过九宝连灯这类型的人,但是绝对相信有这种人的存在!前面楼上说九宝连灯是虚构的那位,你太不了解历史,太不了解这个社会了!或者说你活得一直太幸福了!你看着二狗写的前几节,在当时经济极不景气的情况下多少下岗女工走向了洗头房,多少象富贵带着的那班女的南方下?而这仅仅是一个缩影!试问可以选择的话谁会自甘堕落?我们很多人没见过、没接触过这一群体的人,但是综合当时的情况,我们绝对相信有此一类人的存在!作者写的,再综合我们平日见到种种,你才会明白,在生存的问题上,尊严、努力在弱势群体中是那么苍白无力!愿天下不再有“九宝连灯”,愿幸福着的人们继续幸福,强势群体不要欺凌这些弱势群体!

  12. 二狗,看了你的小说,俺就想起俺小的时候得事情。前边和你们那里差不多,不过没有到黑社会的地步(Z F打击太狠,流氓不敢抬头了)。当年俺们那里被称为“小香港”,因为俺们那里属于重工业基地,能源、冶金、化工、军工,一条龙什么都有。“文革”的时候文攻武卫,除了炮外,手枪、步枪、机枪、炸药包、手榴弹、火箭筒什么都用上了,一直到八十年代初,俺们那里的流氓打架不用刀,几乎都是制式装备。俺小的时候就天天听说那里那里又开枪了,半自动;哪里哪里又被手榴弹炸了;哪里哪里又被炸药包给炸了。后来Z F严打,俺们那里能算得上的大小流氓都被收拾得差不多了。
    看完你的小说,最赞同一句话,现在的人比那时的人少了点东西–英气。

  13. 看到二狗写到社会底层人物的生活,心里总是非常难受。
    也真的没有办法,“想要从宿命中突围,只能努力、奋斗。”但是不同的人,努力和奋斗的方向是截然不同的。

  14. 我们这里棉纺厂倒闭的时候,错埠岭被叫成cao bi ling,全是下岗女工,只要50。当时我和同学做零售商的市场调查,据小卖部的人说,他们小区是国棉厂家属院,小卖部的乐百氏奶根本就卖不动。

  15. 我也有几个东北的好朋友,怎么没听他们说“昂”呢?这是哪里的口音呢?

  16. 怎么写到一半就不写了? 还说晚上再写我等到第二天早晨你也没写啊???怎么搞的嘛` ? 汗了“`

  17. 二狗写的是真的,一定是真的,我们家是东北的一个小煤矿的,煤快采空了,有很多废弃的小矿,不景气的那几年,我们到大批的女孩子出去卖,非常多,地方不大,很多人都很熟,他们当中有我的好几个同班的女同学,另外还有同学的姐姐,妹妹出去卖的,她们中的很多人的变化让我不敢相信.她们大多跑到离家里100公里左右的市里去,家里大多不清楚她们在外面干什么,可是同学们大多是知道的,她们用出去卖的钱经常回来给父母买点鱼,买点肉,有的还给哥哥弟弟钱聚媳妇,当她们说到能给家里钱的时候眼里有时还会流露出一点自豪.而我当时比较幸运的走了出来,尽管在外面并不怎么样,但当时回到家乡同学都很羡慕我,而我呢,当时在聚会时看到那几个女孩子眼里的自豪心里还很是鄙视,后来渐渐的大了,明白了一些道理了,也看到了现实,才明白她们当年是多么的不容易.才想到自已只是愚蠢的看到了她们眼里流露出的那一丝得意后的无奈的表情,听说后来其中一个女孩子死了.一直不知道什么原因.已经多年没回到家乡了,也不知道她们中的其他人现在过的好不好.

    二狗的文章从一开始就勾起了我许多回忆,不过二狗不要再写的这么沉重了,张岳可能是罪有应得,可是看到范进的结局,想到九宝莲灯的结局,越看越心酸.我都不想再往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