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十九节、赵爷爷的计策

2008-04-16 | 6:20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6,012 views

第一部 第十八节、大侠刘海柱 第一部 第二十节、10年后,我杀你全家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9 14:24:41 
  十九、赵爷爷的计策
  
  且说赵红兵和高欢私奔以后。高欢的父母都气得几天不出家门。高欢的爸爸一向自命清高,没想到一向被视为骄傲的女儿却出了这样的丑事,从那以后高欢的爸爸更加孤僻。根据二狗爸爸了解,当时高欢爸爸主编的《市志》已经接近尾声,只剩下最后一节“军事*剿匪”这一节,愤懑中的他浓墨重彩的把“镇东洋”描绘成了一个杀人如麻、强抢民女、打家劫社的无恶不作的土匪头子,是个座山雕和胡司令的混合体。完全扭曲了镇东洋以前在一些老百姓心目中杀富济贫、抗日救国的英雄形象。
  
  他把他对赵红兵的怒火全倾泻在了笔下,倾泻在了此事的导火锁张岳的爷爷的身上。他固执的认为如果没有张岳,那么他们就不会知道女儿恋爱。如果他们不知道女儿恋爱,高欢的妈妈就不会去学校,如果不去学校,女儿就不会伤心离家出走,如果女儿不离家出走,他这个清高了一辈子的读书人就不会面对整个社会投来的或鄙夷、或同情、或不屑的目光。他恨死了张岳,然后恨乌及屋秧及镇东洋。他根本就不曾考虑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正是他本人。
  
  倘若镇东洋九泉之下有知他已经被《市志》永远的钉在了耻辱架上,这个粗鲁勇敢且杀日寇无数的山大王在镇惊之余或许会对高欢的爸爸说出类似于葛优在《夜宴》中那句shakespear style台词:“是复仇的火焰带你穿越了那时间之谷,抑或是我孙子的朋友打动了你女儿的心,让他们的感情来影响你的公正?我一世的英名都敌不过你那颗狭隘的心。……如果是这样,请你把尊严还给我!”
  
  看!这个一个大字不识的土匪头子都被高欢爸爸这样的刀笔吏逼成莎士比亚了。真不容易。
  
  二狗看来,高欢的爸爸还不是真的清高,真正有骨气、有节气的读书人不会为了自己的私仇去刻意的丑化那些形象本不应如此丑陋的人物。
  
  他,没有资格瞧不起赵红兵。因为,他,只是个心胸狭隘的刀笔小吏,而已。
  
  或许,这就是高欢的爸爸那个年代的读书人的共性。他们正确的世界观即将成型时,就被文革焚书坑儒了一把,真正有骨气可以把他们教育好的人或入狱或含冤而死。当时教育他们的人传达给他们的关键词只有“批斗”“歪曲”“丑化”“颠覆”“消灭”“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
  二十年后,通过电视、报纸等主要媒体教育我们的人传达给我们的关键词又是什么?还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吗?还是吧,只是手段更高超、更加含蓄隐蔽,其具体表现形式诸如假一个13岁的女孩子口中说出…………
  
  二狗不再废话了,因为二狗的这篇帖子不但“很黄很暴力”,而且“很暴力很黄”。
  
  总之,高欢的父母很生气。高欢的妈妈还有精神分裂的前兆,成天神神叨叨。逢人就说就当没这个女儿。
  
  赵爷爷年龄要比高欢的父母大几岁,而且阅历和思想都要比他们老道,虽然他也有点承受不住舆论的压力,但他思想相对较为开明。他认为这是两个孩子被逼无奈之举,没必要过多的追究。
  
  赵爷爷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找来了赵红兵的三姐。
  
  “红燕,最近红兵给你打电话了吗?”赵爷爷知道三姐跟赵红兵年龄最接近,在兄弟姐妹间她俩关系最好,他猜赵红兵一定会往家里打电话,而且还猜一定会打给三姐。
  “没打,唉,也不知道这个小兔崽子谁知道跑哪去了”赵红兵的三姐挺惆怅
  “如果他打电话给你,你就告诉他,高欢的妈妈气得脑血栓了,现在病危,十分想见高欢”赵爷爷老谋深算,他认为这是唯一可以让高欢回来的办法。而且他认为,只要能回来,就有谈判的余地。
  
  “这样不太好吧,如果高欢打电话给家里……”三姐一向不会撒谎
  “高欢的父母那边我来跟他们谈”赵爷爷永远那么胸有成竹
  “高欢这孩子的也是的,读了10几年书读的都很好,现在快要高考了却连试都不考了”
  “让他们回来主要就是想让高欢回来高考,不考太可惜了”
  “她要是考上大学还会要咱们家红兵吗?”三姐见过高欢,特别喜欢高欢,总担心高欢读了大学就不要了赵红兵。
  “高欢要不要红兵这个先不考虑。总之,红兵不能耽误了人家的前途,你现在就去告诉红兵的那些朋友,让他们也统一口径。”
  
  由于当时二狗虽然上了幼儿园,但依然寄宿在赵爷爷家,所以赵爷爷和赵红兵三姐的对话二狗听的清清楚楚,二狗当时并不知道“私奔”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二狗还对赵红兵的三姐说:“三姑,二叔和高姐姐走了为什么大家这么生气?”二狗一直把赵红兵叫二叔,却把高欢叫高姐姐,辈分全乱了。
  
  “二狗,他俩恋爱咱们家不反对,但是他们不该离家出走”赵红兵的三姐一向温柔,而且在医院里担任儿科大夫,遇上小孩子总是特别耐心
  
  “既然你们都不反对,那他们一起出去又有什么不好”二狗真的不明白
  “…………你是小孩子,你不懂”一向对二狗极其耐心的赵红兵的三姐也不愿意和二狗过多的解释了。
  
  二狗今天已经实足27岁了,读了15年书又工作了4年半,但是还是依然想不明白,这究竟为什么这么让人难以接受?为什么毛主席躲婚就是“为了突破封建包办婚姻的樊笼”而为人所称颂?为什么同样不听父母话的赵红兵和高欢就为人所不齿?虽然具体的情况有区别,但殊途同归,他们不都是为了追寻美好的爱情吗?如果高欢像奇女子秋瑾那样“琴瑟异趣,伉俪不甚相得”是否是高欢父母就会满意?
  
  当然了,二狗当时还小,没能想象到这二人私奔以后究竟会发生些什么。二狗从记事那天起,看到的电视剧就是〈西游记〉,唐僧那个肥头大耳的和尚一见到女人就是“贫僧有礼了”,然后目不斜视,鼻观口,口观心。二狗一直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该像唐僧这样,这样才对,这样才好。这一理念一直到二狗20岁时看了日本动画片〈蜡笔小新〉才知道并不是全世界的小孩子都是像中国小孩子这样熟知和尚的清规戒律的,比如当老师说到:“男女生到青春期会有第二性征出现,女生平坦的胸部会隆起,就像……” 的时候,小新就会插嘴说:“像双安全气囊“。
  
  这就是从小就成天看四个和尚跟妖怪打架的中国孩子和每天看〈蜡笔小新〉的日本孩子的区别。二狗虽然当时不懂但同龄的日本小孩子一定能懂。
  
  
  在接到赵爷爷的命令以后,赵红兵的三姐想对赵红兵布下天罗地网,她准备把赵红兵可能联系的朋友挨个的去找,由于当时雷阵雨刚停,二狗也要看彩虹,所以也和赵红兵的三姐一起去了。找到小北京的时候,刘海柱刚刚离开,小北京正拎着个鸟笼子在逗鸟,鸟笼子里装的是一只满天都飞的那种小麻雀。
  
  “三姐,您来啦!哎……看茶!”小北京一见到赵红兵三姐就两眼冒绿光
  “呵呵,我来是告诉你件事儿,如果红兵打电话来,告诉他高欢的妈妈脑血栓了,让他们马上回来。”赵红兵的三姐看见小北京的发着绿光的眼睛,她赶紧左顾右盼远离小北京的目光。
  “真栓了?”
  “没栓,不这么说他俩能回来吗?”
  “恩,社会属性,自然属性,疏轻?疏重?”小北京看问题的角度和正常人不一样
  “什么意思?”赵红兵的三姐虽然是中国医科大学的毕业生,但哲学显然没小北京应用的好
  
  “三姐你是读书人,我一说你就能懂。自然属性是指他俩的食欲、性欲、自我保存等,而社会属性是说在这个社会中他俩所要面对的亲情、友情等组成这个社会的重要因素”小北京说话从来不拖泥带水而且语速极快
  “不明白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赵红兵的三姐一旦有什么不懂就瞪起她那特大号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人家,也就是小北京一向沉着且自信,换了其它人被她这双大眼一瞪或许话都说不出来。
  “我是说这要看他俩的性欲能不能战胜亲情。”小北京说
  “你怎么就说的那么难听,你就不会说是爱情战胜亲情?高欢知道她妈妈生病,一定会回来的”赵红兵的三姐虽然结婚了,但是听到小北京嘴里直接说出“性欲”二字,还是脸红了。
  
  “未必,我认为人首先是自然的,然后才是社会的。爱情是上天赋予个人的权利,别人无法更无权力剥夺。三姐,要是换了你,你怎么办?你认为爱情重要还是亲情重要?”小北京说。
  “恩…………都重要”赵红兵的三姐沉思着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你对爱情比较看重、性欲比较强……”小北京一脸坏笑
  “滚!”羞红了脸的赵红兵的三姐抬手重重的打了小北京后脑瓜一下转身出了旅馆
  
  “你别忘了,红兵打电话的时候你一定要这样说!”赵红兵的三姐走出了十几步以后回头对小北京嘱咐了一句
  “知道了……”小北京摸着刚被赵红兵三姐打过的后脑,恋恋不舍的看着赵红兵三姐婀娜的背影说。
  
  小北京总是这样,总希望赵红兵的三姐能过来和他说几句话,但是,总是不超过10句他肯定就把赵红兵三姐气走。
  
  
  赵红兵的三姐找到孙大伟的时候,孙大伟正在和几个高中生模样的学生谈租书的价钱。
  
  “孙哥,你就不能便宜点,人家租书按天算,你怎么租书按小时算?”学生说
  “兄弟,实在不行啊,你要借的这几本书要借的人实在太多,天天在这排队呢”孙大伟说
  “那你按小时算也太离谱了吧?”借书的学生挺不满意
  “兄弟,这样,你借一天,一块钱一天,算大伟哥给你的优惠,怎么样!”孙大伟假装挺豪爽。
  
  原来孙大伟不但租一些武侠言情小说,他还弄了十几本黄色小说。当时没有网络、没有光碟、没有录像带。学生只能看一些黄色小说解闷,他这十几本黄色小说总被抢着借。这时孙大伟显示出了他与众不同的经济头脑,他针对不同产品采用了不同的营销手段和定价策略,普通的书二毛钱一天,而这几本黄色小说5毛钱四个小时,不但提高收入而且加快其流通的速度。
  
  “大伟,你借什么书呢,那么贵!”几个学生走了以后,赵红兵三姐问
  “几本小说,现在这帮孩子,不学好,就爱看这个”孙大伟还假装挺正经
  “恩?什么书这么好看?恩?〈春梦〉?”赵红兵的三姐拿起了其中的一本说。二狗清楚的记得那本书叫〈春梦〉,因为二狗还问过她什么是春梦,她告诉二狗是春天的梦。
  “咳,三姐,你要是喜欢看的话你就拿去看”孙大伟看三姐把这本书翻个没完,说了一句。
  “恩……那我就拿回家看看,后天你路过我们医院的时候去我办公室拿吧”赵红兵的三姐说。二狗从小就知道,美女也爱看黄色小说。
  
  “三姐,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如果红兵给你家打电话,你骗他说高欢的妈妈病危了,让他们赶紧回来!”
  “三姐,这不合适吧!我没骗过红兵,如果他知道我撒谎骗他,他回来非宰了我不可!”
  “红兵要宰你的时候你就告诉他是我说的,让这小兔崽子来找我吧!”
  “这………………好吧!”
  
  赵红兵的三姐随后去废品回收站找小纪,小纪不在,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又找了一大圈也没找到,挺郁闷,准备回她的单位拿点东西然后回家,她的单位也就是医学院附属医院。刚回到医院,赵红兵的三姐就看到了小纪,不过,她看到小纪这时候小纪已经不能说话了,正在往手术室里送。
  
  小纪,再次被捅了。这次倒霉的又是他,但这次捅他的人可没像二虎那样手下留情。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十八节、大侠刘海柱 第一部 第二十节、10年后,我杀你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