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十八节、大侠刘海柱

2008-04-16 | 6:18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6,225 views

第一部 第十七节、小北京版的“和平饭店” 第一部 第十九节、赵爷爷的计策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7 20:28:38 
  十八、大侠刘海柱
  
  要找小北京麻烦的刘海柱究竟是什么人?因为刘海柱在接下来的故事中是个重要的人物,所以必须要对他做一定的介绍。
  
  暂且不说刘海柱的那些事迹,光刘海柱的造型就够让人景仰了。先从身材五官介绍此人。当时他约33、4岁,但看起来像是40几岁,不是一般的沧桑。 178cm左右的身高,体重顶多110斤,还得说是“毛重”,也就是穿着衣服的重量,他究竟有多瘦呢?二狗记得上初中一年级第一次打电子游戏“名将”的时候,选中了那个拿着双刀的木乃伊,二狗身边的一个同学惊呼:“这他妈的不是刘海柱吗?”。可见刘海柱有多瘦。
  
  此人的脸是长条的,根本没有什么肉,鼻子又高又挺、嘴唇薄薄、下巴尖尖。他的眼睛和眼眉究竟是什么样的,全市也没几个人见过,因为此人无论春夏秋冬,都戴着一个斗笠!二狗活了二十六年,唯一见过一个活的戴着斗笠的人就是他。他戴的斗笠极大,完全遮住了他的眼睛和眉毛,所看起来十分阴险,他能看的见别人的眼睛,别人却看不见他的眼睛。他的这个斗笠二狗曾经在当时热播的电视剧《天涯明月刀》中见过,那个叫燕南飞的人总戴这样一个斗笠。二狗至今不知他这个斗笠是从哪弄来的,反正全东北应该仅此一顶。
  
  他还与众不同的留了山羊胡子,虽然不是刻意修剪,但是十分有型。要知道在八十年代,全中国的男人都把胡子剃的干干净净。
  
  他每天穿着一双黄胶鞋,穿着一条蓝色帆布的七分裤或者说是九分裤,具体是几分裤二狗不清楚,反正从90年代末开始流行的七分裤人家刘海柱在八十年代中期就已经开始穿了,绝对领先潮流。他夏天通常不穿上衣,光着个膀子露出一身排骨,冬天的时候里面穿一件军棉袄,外面批一件披风。
  
  他的坐骑也是一辆二八大卡自行车,但是这个二八大卡已经简化到不能再简化的地步。没有车踢子、没有瓦盖、没有后架、没有链盒子、没有车闸、连脚瞪子都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棒子,他骑在跨下就像是骑着两个光秃秃的车轱辘。
  
  可以想象,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头戴斗笠、光着膀子肋条根根清晰可见、穿着一条七分裤、脸上唯一清晰可见的部分就是那部唏嘘的山羊胡子、骑着一辆几乎只剩下了两个车轱辘的二八大卡从你身边飞驰而过的时候,你能不牢牢记住他?他肯定不是全市最有名、最厉害的混子,但是他一定是全市最有型的混子。记得二狗上初中时,美术老师要求用“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作画,基本上全班的同学都是以刘海柱的形象为原型画出了那个“蓑笠翁”,可见此人在我市人民心中的形象的确是无法磨灭的。
  
  刘海柱把看守所当家,如果在市里有十天看不见他,那他肯定是进去了。
  
  他终生未娶,但终生未娶未必代表他没有性欲。据说他不但有性欲而且性欲极强,性能力超越常人,只是性取向颇为与众不同且标新立异。他性欲和性能力究竟怎么样二狗也不知道,但是二狗听小北京描述过,是真是伪二狗根本无法判断,以下内容皆出自小北京之口:
  
  据说刘海柱在当时算比较有钱,每天晚上在农贸市场快要收摊的时候,他一定走到农贸市场的猪肉摊前:
  “师傅,来二斤猪肉”由于有斗笠遮挡,谁也看不见他的眼睛,只能看见他的山羊胡子抖了抖
  “好勒,给你称去”
  “一点骨头也不许有,我要一整块猪肉,有一根骨头,我明天砸了你的摊位”
  “好说好说,肯定没骨头,我给你割”
  
  “啪”,猪肉割好了,往刘海柱面前一放。
  
  “师傅,那你的那把条刀在这块猪肉上帮我戳个口子!只许戳一刀”刘海柱说
  “为什么要在这猪肉上戳个口子啊!?”摊主问
  “让你戳你就戳,问那么多干嘛?”
  
  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刘海柱每次来都是要称二斤猪肉,然后在猪肉上再戳一个口子,大家也不问了,他在猪肉上戳口子究竟要干什么,始终是个谜,谁也不知道。
  
  谜底真正揭开是有一次他有一次请了四个兄弟他家吃饭,酒后吐真言,据说他那天给这几个兄弟炒了两个菜,分别是猪肉炒蒜苔和猪肉炒青椒,每人分了一瓶56度一斤装的白酒。边吃边喝,不一会,菜消灭光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
  
  “还是赵紫阳总理好,现在有钱就能买肉,不必须用什么肉票了”刘海柱的一个兄弟说。
  “恩,今天这肉怎么样?”刘海柱问
  “不错,不错,真不错”
  “那是,这肉我动过”虽然看不见刘海柱的眼睛,但是还能感觉出他有几分得意
  “怎么动的?”
  “我每天买猪肉时都让卖肉的给这上面割个口子,我也没个老婆,我每天回来以后自己脱光了然后就鸡巴塞进这猪肉里开始操这块猪肉,操个三四次以后我再切了吃”刘海柱说这些时面无表情。
  
  但是他可把他这几个兄弟恶心到了。
  
  “柱子哥,今天咱们吃的这猪肉你操过吗?”他的一个兄弟强忍着没呕吐出来,想确定一下、核实一下。
  “当然操过”
  “哇………………”刘海柱的两个兄弟当场吐了出来
  
  “操!我他妈的把这肉洗过了!洗干净了!看你俩那熊样!”刘海柱理直气壮且十分不屑这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兄弟。
  “柱子哥,你把你那东西也留在这肉里面了?”一个胃肠消化系统明显要好很多的兄弟胆战心惊的问。他这句话翻译成现代的话就是“柱子哥,你在这猪肉里面内射了?”。
  
  “恩,我不弄到里面我能弄到哪去?”刘海柱依然平静
  
  这个消化系统相对比较好的兄弟也承受不住了,当场呕吐不止。
  
  据说当时还有个没吐的,此人的神经貌似是钢铁打造的,像刘海柱一样镇定,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又说了一句。
  “柱子哥,你总操这猪肉没意思吧?你要是对猪感兴趣,你直接找个母猪搞一下不就结了?”
  “哦,母猪也弄过,但是太松,还是这个紧。”
  
  唯一没呕吐的那个兄弟当场晕倒。
  
  小北京在叙述完这件事以后还补充说,当天在刘海柱家吃完饭的四个人后来有两个人信仰了佛教,另外两个人信奉了伊斯兰教。反正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这四个人是再也没人吃过一口猪肉。
  
  虽然小北京的话可信程度二狗没办法核实,而且到今天依然半信半疑。但二狗认为刘海柱的做法貌似没什么不妥,毕竟,当时全中国也买不到一个充气娃娃。正所谓:创新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灵魂。我们中国现在虽然发展很快,但毕竟还是在搞一些劳动密集型低端制造业,离创新型国家尚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二狗认为其主要原因是:中国人聪明是无可置疑的,但国人太爱阉割人类本来就应该拥有的创新能力。刘海柱使用猪肉作为自慰的工具无疑是创新之举,但却很难为大家所接受。可悲啊!如果他的方法能通过适当的渠道予以推广,那么中国男人的性福指数是不是能made great progress?(原谅二狗说了半句英文,如果说中文怕是大家联想起新闻联播,这玩意和那块猪肉差不多一样恶心)
  
  再者说,允许女人使用黄瓜就不许人家刘海柱使用猪肉?植物和动物区别大吗?很大吗?
  
  二狗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刘海柱,那次他给二狗留下的印象非常好,认为他不但是个创新的人才,还是个行侠仗义之辈。那天赵红兵尚未携高欢私奔,带二狗去看电影,电影的名字是《南北少林》。
  
  那天二狗去的是市中心的文化影院,文化影院前面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这个广场的一个作用就是法院经常来这里开公审大会,所以,还竖着一根旗杆。这根旗杆就在这个广场的正中央。
  
  当时我市比较著名的有四个疯子和两个傻子,在两个傻子中有一个傻子非常有名,他姓白,大家都叫他白傻子。这个傻子什么都不懂,但是唱歌唱的非常好。二狗很少真正的夸奖谁,说非常好那一定是非常好。他唱歌时的台风像杨坤、表情像孙楠、穿着像庞龙、嗓音像刀郎,总之,融20年后中国四大天王级巨星的优点于一身。唱歌时中气十足,从不跑调。白傻子的特点是表演欲特别强,哪里人多他去哪。80年代人的精神生活极度匮乏,18英寸彩电没几家有,而且即使有了也没几个台可看。所以有了新电影,几乎全市的人都会去看,白傻子一听说“彩色宽银幕武打故事片”〈南北少林〉即将在文化影院上映,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去了那里走穴赶场,那里真是人山人海,有点现在春运的样子。
  
  “白兄弟,唱一个!”有小混混起哄
  “唱什么?”白傻子乐了
  “霍元甲”大家都喜欢听这歌
  “昏睡百年……”白傻子陶醉如孙楠般开唱
  “好!!”他的粉丝们鼓起掌来
  “国人渐已醒…………”白傻子唱的真不错
  “…………岂能让国土再糟践踏,这睡狮渐已醒!”二狗从来没听过哪个东北人把粤语歌唱的如此标准,正是因为白傻子不识字,所以不受字幕干扰,只是学着歌里边的发音。看来的确有时候正常人受其它因素的影响反而还不如傻子。
  “好!!”掌声经久不息
  
  “白兄弟,还会唱什么?”
  “海灯法师,范无病那个”
  “这样吧,你唱的这么好,干脆上旗杆上去唱,你爬上旗杆上去唱,下来我给你买三毛钱的瓜子”几个小混混存心耍白傻子。
  “大哥,真的?”
  “真的!”
  
  那天二狗才知道,白傻子不但唱歌不错,而且爬秆子也不比猴子差!
  
  只见白傻子刷刷几下就爬到了旗杆的顶上,开始唱海灯法师。一曲唱罢,下面又是掌声一片。
  
  “大哥,给我买瓜子”白傻子下来以后傻了八几的跟人家要瓜子
  “谁说给你买瓜子了?我没说啊?”那几个小混混开始耍赖了
  “你说的呀?”
  “谁听见了?”
  
  这时那个小混混听见“啪”的一声,然后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阵剧痛,他被人扇了一耳光,站在他面前的,就是刘海柱。
  
  “柱子哥,怎么了?”小混混被吓的不轻
  “给白傻子买瓜子去!”刘海柱瘦归瘦,打人的力气可不小,这一耳光把人家扇的眼冒金星
  “我逗白傻子玩呢!”那个小混混说
  “人家本来就傻,你还逗人家!”刘海柱力气不小,嗓门也够吓人的
  “傻子不就是被人逗着玩的吗?!”那个小混混觉得很冤枉
  
  “操你妈!傻子就不是人?傻子就不是爹妈养的?傻子就活该让你们逗着玩?”刘海柱真是讲理。
  “柱子哥,我们错了!”
  “撒楞地,快点地,给白傻子买瓜子去,给他买六毛钱的!”刘海柱一声令下,那个小混混赶紧去给白傻子买了六毛钱瓜子
  “什么玩意儿!抠皮子,挂马子,追疯子,操傻子。你们这帮小逼崽子还有啥不能干?再欺负白傻子,我把你们全给剁喽!”刘海柱人很仗义,绝对是大侠的派头
  
  二狗从那天开始崇拜死了刘海柱。而且二狗后来听说,刘海柱打的架10次有8次是因为打抱不平才打的。
  
  如果,我市历史上如果说有一个大侠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刘海柱。
  
  因为他人仗义,爱打报不平,所以有很多兄弟跟着他。80年代的混子没那么功利,打架都是谁下手狠谁说的算,图的都是个名声。所以在80年代中后期,刘海柱的名字绝对是响当当的。直到现在认识他的人也不少。
  
  刘海柱并不是职业的混子,也不靠偷不靠抢活着。他当时的职业是修自行车。他修的自行车又快又好,很少有返修,在他那修自行车的用户对他都是交口称赞。有的时候他因为打架斗殴被拘留了,还真的有老主顾宁愿不骑自行车,也要等他放出来然后再修。当时修自行车的旁边都放一个气管子,别的修自行车的每打一次气,都收五分钱。但刘海柱当年一分钱都没收过。
  
  
  就是这个大侠刘海柱,现在要去找小北京的麻烦。
  
  据说刘海柱被兄弟找去收拾小北京的那天,像是小说中众多高手决战的场面,天正下着雷阵雨,轰隆隆的雷声伴着瓢泼大雨,虽然只有下午5、6点,但是天已经黑了,什么都看不见。
  
  雨中,雷声闪电中,光着膀子戴着斗笠的刘海柱孤身一人站在那里,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的手里提的,是一把豁了齿子的破菜刀。
  
  “谁姓申!出来!!”
  “找小爷什么事儿?”小北京笑嘻嘻的走了出来
  “你打了我兄弟,你凭什么打我兄弟”刘海柱一向讲理
  “他们要去我的旅馆里面找人”
  “住在你们旅馆的人骗走了我兄弟的女朋友!”
  “他们的事儿我不知道也管不了,但只要住在我的旅馆,谁也别想动他一根汗毛”
  
  “你怎么就那么牛逼?”
  “我去你家里打人你乐意啊?”
  “我当然也不乐意,但那潘大庆小子就是该打!凭什么勾引人家的对象?”
  “打,可以,走出我旅馆的门一步,你就可以打,有耐心,你就可以在这里等着”
  “好,这件事算他妈的你有理,但你把我几个兄弟都打进医院了怎么说?”
  “他们违反了规矩我就是要打,再来一次我就再打一次”
  
  “恩…………你小子挺牛逼啊”刘海柱最讲理,听了小北京这番话他觉得没什么不妥,确实人家说的有道理。
  “呵呵,我牛逼习惯了!”小北京已经跃跃欲试想动手了,以为说完这句话刘海柱肯定要动手了。
  “你小子还算他妈的是条汉子。我走了,姓潘那小子什么时候从你们旅馆出来,你告诉我一声,我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我非废了他”刘海柱居然转身走了,他肯定不是怕小北京,只是他的确是讲道理,他觉得小北京说的话在理,而且小北京也不像是那些路边普通的小混子。
  
  “呵呵,您走好!”
  
  后来,小北京和刘海柱成为了好朋友,颇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但,每次刘海柱邀请小北京去他家吃饭时,小北京总是婉言谢绝。
  
  八十年代我市的古典流氓,刘海柱算头一号。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十七节、小北京版的“和平饭店” 第一部 第十九节、赵爷爷的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