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六节、1994年原浆白酒

2008-07-01 | 12:38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0,490 views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五节、无奈(下)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六节、1994年原浆白酒(下)





日期:2008-6-25 12:06:51
  六、1994年原浆白酒
   丁晓虎在请赵红兵喝酒是有原因的。因为,赵红兵曾经请他喝过两口酒。
   丁晓虎和赵红兵的交情始自号子里,他俩关在一起。那年,丁晓虎在斗殴中手持枪刺扎翻了两个人,入狱。
   春节,赵红兵弄到了满满一大茶缸白酒,原浆,70多度。在监狱里能喝上这么一大茶缸白酒,忒不容易了。沈公子究竟花了多少钱让赵红兵在号子里面喝上酒,这个二狗也不清楚。但是二狗多年以前在天涯看那个著名的“周公子大战易烨卿”贴中看到周公子提到价值1万3千美元的拉菲受到易烨卿的质疑时,周公子说:我说的是价值,不是价格,这个酒是不卖的。二狗笑了,二狗想起了赵红兵那年春节在号子里喝的那一缸白酒。就是号子里的这一缸70多度的散白酒,可能价格和价值都超过周公子过年喝的那瓶拉菲。同样,这个酒在号子里也是不卖的。
  尽管这个酒只是我市1994年出品的价格7毛多一斤的原浆白酒,不是法国1986年的拉菲。
  谁过年不喝两口酒?
  赵红兵盘腿坐在铺上身体倚着墙,怀里抱着这个大茶缸,微笑着。赵红兵爱喝酒,除了老婆他就对酒最亲了。
  “过年了,兄弟们,每人来一口!”赵红兵对号子里的几个兄弟说。虽然平时赵红兵偶尔也能喝上酒,但赵红兵多数都是自己喝,很少给别人喝。这天是春节,赵红兵想让号子里的每个兄弟都能喝上一口酒。
  如果是在外面,赵红兵绝对不和别人用同一个杯子。
  监舍里的每个兄弟都喝了一口,满眼都是感激。
  丁晓虎是最后一个。
  “红兵大哥,我能在监狱里喝上一口酒,这是我的荣幸,能认识你,更是我的荣幸!”丁晓虎喝了一大口,对赵红兵说。
  赵红兵始终觉得丁晓虎这孩子比较可爱,看着丁晓虎冒充成人说这些话,赵红兵觉得挺有趣。
  “晓虎,没喝够吧!没喝够就再多喝一口”赵红兵笑着看着丁晓虎说。
  “谢谢红兵大哥,今天我喝你一口酒,等我出去天天请你喝酒!”丁晓虎比赵红兵还好酒。
  “哈哈!”赵红兵觉得太有趣了。赵红兵在外面什么时候缺过酒喝?
  “出去以后,我跟你混吧,红兵大哥!”丁晓虎端着杯子,说的一本正经。
  “混啥混,跟我有啥混的,你快喝吧!”
  “反正我以后就跟你混了!”
  “行啊,你快喝吧!”
  “那我干了!”丁晓虎一口把一大茶缸原浆全喝了。
  包括赵红兵在内的监舍的人全看傻眼了:我操!这酒赵红兵还一口没喝呢就被你丁晓虎喝光了!
  丁晓虎一口把这酒喝光了,自己也觉得不妥:对不起,红兵大哥,忘了给你留了。
  赵红兵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据赵红兵日后对丁晓虎说:如果不是看丁晓虎这孩子当时太小,早一脚把他踹飞了。
  其实二狗知道,赵红兵还是比较欣赏丁晓虎,所以没真踹他。
  “红兵大哥……等咱们都出去,我请你喝酒”
  “……”倚在墙上的赵红兵看着那个被丁晓虎喝的一滴不剩的茶缸,一肚子火,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不起啊……”
  “没事儿!”赵红兵气得说不出话,倒头蒙上被子睡了。
  后来,在赵红兵和丁晓虎在号子相处的日子里,俩人关系相当好。
  只要赵红兵对别的犯人说一声:“你别得瑟!”。丁晓虎肯定冲上去就是一通组合拳。
  “操,我没让你打他啊,我只是让他别得瑟!”
  “他在你面前得瑟那他就是找打呢!”
  “操!你快歇会儿吧!”看着丁晓虎,赵红兵头疼死了。
  赵红兵算是明白了,又一个小号的张岳出现了,纯粹浑人,浑不吝。虽然是对赵红兵绝对的赤胆忠心,但是犯了浑,赵红兵也劝不住。
  几年后,赵红兵和丁晓虎先后出狱,丁晓虎早出来几个月。
  丁晓虎始终记得那两句话:“今天我在监狱里能喝上酒,那是我的荣幸,能认识你,更是我的荣幸,等出去以后,我请你喝酒。”,“红兵大哥,出去以后我跟你混了。”
  虽然赵红兵和丁晓虎的交情已经很厚了,早就不需要喝几顿酒来加深感情了。但是丁晓虎还是要履行诺言。
  “红兵大哥,还记得那年过年,我一口把你一茶缸白酒喝了吗?”
  “操,我当时气得差点没踹你,你还好意思提?”赵红兵也没忘这事儿呢。
  “那时我就说了,等你出来我要请你喝酒。结果,你一出来我还没等见到你,你就去北京了,我才找到你。咱们今天一定得多喝点”
  “少喝点吧,我老婆回来了,我喝多了回家肯定要被她归拢。”
  “谁敢归拢你我削死谁!”丁晓虎没听清楚赵红兵说要被谁归拢,瞪着眼睛敲着酒杯咬着牙说。
  “我老婆要归拢我!”
  “……哦,那……”
  “咱们都少喝点吧!”赵红兵总是这样,在没喝酒之前总是挺矜持,推说不能喝或者是建议少喝。但是二两酒下肚以后,谁不让他喝他跟谁急。
  “红兵大哥,给你介绍我的两个朋友,从小跟我一起玩儿到大的,这是先儿哥,这是大耳朵。都是我们西郊的。”西郊混子的质量全市闻名,丁晓虎和他的这两个朋友更是西郊混子中的极品。
  “红兵大哥,你不认识我们,但是我们认识你,我们兄弟俩敬你一杯!”先儿哥和大耳朵站了起来。
  “呵呵,坐下吧!别那么拘束,肩膀齐为兄弟,别那么客气!”赵红兵说。
  “好,肩膀齐为兄弟,听你的!”这俩小子一口干了3两3的白酒。
  “……”赵红兵一咬牙,也把酒干了。
  “你出来以后,我们就跟着你混了”
  “跟我混啥?有啥混的?要么你们去跟张岳玩儿去吧,我给你们介绍,张岳在社会上比我玩儿的好,真的,你看他的那几个兄弟,各个开着车挂着粗金链子,要么跟费四玩儿去,他混的也不错,你们跟我玩儿也玩儿不出来什么。”
  “张岳混的是好,费四也挺有名,但是社会上谁不知道,他们都是你的兄弟。”
  “不算是我兄弟,我们都是朋友。”
  “反正不管怎么说,我就跟你混了!我绝对不去做别人的小弟,就给你当小弟心甘情愿”
  “…………”
  “红兵大哥,出来以后,想做什么生意?”
  “没谱呢,沈公子说包个小区防水防漏的工程,我也不认识做这个东西的……”
  “先儿哥的表哥就是做这个的,正好啊!”
  “是吗?有时间介绍出来认识认识,吃顿饭。”
  “好!”
  就这样,赵红兵混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小弟,三个小弟,被逼无奈收的。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五节、无奈(下)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六节、1994年原浆白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