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第四节、去北京转转(上)

2008-06-19 | 8:38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3,952 views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三节、Buy Futures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四节、去北京转转(下)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四、去北京转转(上)
  
   流水账结束吧,写了以上三件事,大家应该都明白这个故事发生的背景了。
  
   写点开心的事儿,赵红兵出狱了。
  
   曾经有人对二狗说过:判断一个男人的年龄,要看他脸的两侧胡子,如果胡子还是绒毛,那说明这个男人年纪不是很大,应该不会超过30岁。如果他脸两侧的胡子露出了青茬,那么可以说明这个男人不再年轻了。
  
   赵红兵入狱时胡子还是绒毛,出来时,已经是青茬了。
  
   虚岁34岁,的确,青春已经不在了。
  
   赵红兵23岁时,无论和谁有了冲突都马上开战,不打到有人终生残疾或者死亡不罢休,比如李老棍子。 赵红兵28岁时,不再主动和人发生冲突,但是有人真的惹恼了他,他一样要把对方打服,比如赵山河。现在,赵红兵33岁了,下定决心就在瀑布的激流下戏水了,他该如何面对江湖?
  
   赵红兵这次出狱的排场显然比上次大很多,不但兄弟们都到了,而且,社会上的一些朋友也都开车来迎接了。人群中,少了沈公子。
  
   拿着半袋子书的赵红兵在人群中看到了高欢以后就开始找沈公子。
  
   “高欢,沈公子呢?”赵红兵四处张望着。
   “他昨天刚回北京,他爸爸身体不太好,带着老婆回去了,这个是他给你的。让你出来马上打电话给他。”高欢拿出了一部当时价值18000元的摩托罗拉328C模拟手机,掌中宝。
   “这是什么东西?”赵红兵在里面呆了几年,没想到手机已经进化成手掌大小了。
   “手机”
   “手机?”
   “就是大哥大,现在改名了,呵呵”
   “呵呵,那我给沈公子打个电话。”
  
  赵红兵还没等打电话,新剃了个光头的张岳一把搂过赵红兵的脖子。“上车再说!”
  
  浩浩荡荡百十来号人,众星捧月般的把赵红兵推上了车,喝酒去了。
  
  席间,高欢静静的坐在赵红兵的旁边,一直紧紧的拉着赵红兵那只已经残疾的手。俩人基本没有说话,都是赵红兵在和别人说话。
  
  或许,他俩之间已经不用说过多的话。
  
  赵红兵一直在和席间的张岳、孙大伟、费四、富贵等人聊着天。
  
  “张岳,你这光头造型也太招摇了吧!”
  “光头省事,醒目”张岳说着自己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大伟,你最近这两年在干嘛?”
  “大伟现在除了军火和毒品不倒卖以外,基本上有啥就倒卖啥”张岳接过话说。
  “我是瞎折腾”孙大伟难得谦虚了一句,在赵红兵和张岳面前,他不敢太装。
  
  “富贵,你现在夜总会的生意还好吧?”
  “不太好,太乱,不怎么赚钱,不太想经营了,准备兑出去。”
  “那你准备干嘛去?”
  “和我老婆一起,带着夜总会的五十多个小姐,去广东,投奔四哥(李四)去,干两年,然后再回来。那边赚钱可比咱们这里容易多了。”
  “……”
  
  赵红兵没说话,看了看张岳,张岳朝赵红兵笑了笑。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三节、Buy Futures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四节、去北京转转(下)

  1.   四、去北京转转(下)
      
      “张岳,那你出来以后做什么生意呢?”
      “我比你早出来没几天,现在没事儿干,呆着呢”
      “张岳,你干脆和富贵一起去广东算了!”
      
      赵红兵看见张岳纵容富贵去广东当鸡头,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无论到了什么年代,组织卖淫嫖娼的人都会被人鄙视。赵红兵虽然自己也承认自己是个混子,但是他绝对不会干这事。听富贵说了以后,火全撒到张岳身上了。
      
      “红兵,这活儿我干不了。富贵也不容易,他如果不带着这些小姐去广东,这些小姐早晚自己也得去广东,在咱们这,现在根本就赚不到钱。有富贵带着她们,她们还能少受点罪,起码不受欺负。到了广东,让四儿帮忙找个场子。”张岳说。
      
      赵红兵看了看张岳,没话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费四,你出来以后干嘛呢?”
      “和以前一样,开个小盘子,几张牌桌,抽点水。一天抽个3千5千的,还凑合。”费四说。
      “恩……”赵红兵虽然鄙夷富贵带小姐去广东卖淫,但是却认为费四的赌场勉强能算“正事”,这很奇怪。
      “沈公子说了,就等你出来呢,你出来以后跟你商量商量干什么去。他最近这大半年都快闲死了,每个月都回5、6次北京,就等你呢。”
      
      “行,明天我就去北京,找他玩儿去。也看看他爸去,刚才我给他打电话了,他爸身体没啥大事儿。”
      “那你今天快回去休息吧!收拾一下”小纪拍了拍赵红兵,大家都知道,赵红兵这几年在里面肯定憋坏了,想出去转转。
      “干了,走了!等我回来再喝”赵红兵一口把酒喝了,牵着高欢的手,转头就走了。
      
      赵红兵除了和几位兄弟喝了几杯,聊了几句以外,其它来监狱门口接他的百十来号江湖中人,赵红兵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可见,虽然在里面混了三、四年,但赵红兵的江湖地位依然很高。而且赵红兵在和江湖中人交往的时候,火候拿捏的很好。总是和和气气,和谁都能聊上几句,但除了张岳、费四这样多年的无话不谈的兄弟外,赵红兵和别的江湖中人交往总是保持着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
      
      什么叫恰到好处?
      
      就是说:喝喝酒、聊聊天可以,一两个礼拜见一次可以,如果有小事儿帮忙也可以,如果需要赵红兵出面说句话就能解决问题那也可以。但是,绝对不会像是和沈公子、李四一样每天都混在一起,更不会在一起办大事儿。
      
      社会上的很多人都以和赵红兵“很熟”为荣,赵红兵在和他们交往时也表现的有礼有节有度。认识赵红兵的人,对他的评价都相当不错。
      
      “红兵,再喝点再走!!”张岳说。
      “想喝到北京找我喝去吧!”赵红兵回头笑笑。
      
      高欢牵着赵红兵的手走了,紧紧的牵着,十年了,千辛万苦,到了今天,他俩终于能名正言顺的把手牵在一起了。高欢,可不愿意轻易的撒开。
      
      当晚,高欢订了两张去北京的两张火车软卧的票。赵红兵后脑受过伤,乘飞机头疼,只能乘火车。
      
      第二天一早,赵红兵就去小纪的店里去呆着去了,这二位在小纪的店里从早上一直喝到距等火车快开的时候,这时,赵红兵才想起来还要出门呢。
      
      小纪开车带着赵红兵风驰电掣的赶到火车站时,火车已经开了。高欢早就在火车上等着,差点没气死。没办法,高欢先去了北京,赵红兵第二天才去。
      
      在北京,沈公子携其夫人兰兰热情迎接了高欢。
      
      “你爸爸没事儿吧?”高欢问沈公子。
      “没事儿,明天就出院了,昨天我还带兰兰去了趟动物园,兰兰也是的,来了这么多次北京,昨天才第一次去了动物园。”
      “沈公子认识很多动物,介绍的可好了,昨天真长见识,高欢,要么,今天让沈公子带你也去转转吧,反正明天红兵才过来。”兰兰说。
      “哈哈,好呀,动物园离我以前学校近,几站路,但我毕业以后就没去过,沈公子开车带我去转转吧,再去动物园那服装批发市场看看”
      
      “好啊,我带你去,我这人就喜欢动物!一看见动物我就开心。”沈公子万万没想到这句话后来成了名言、警句。“还有啊,高欢,动物园那里的服装批发市场衣服档次太低,不适合你,我就带你逛一天动物园吧!”
      “好!”
      
      当天,沈公子真的带着高欢去游了动物园,一游就是一天。据说,沈公子的确学识渊博,从动物园的历史到动物的纲目种类,说的头头是道,比动物园的介绍还全,让正宗名校毕业的高欢折服不已。
      
      “沈公子,认识你十多年,还真不知道你有这本事”。
      “我说了,我这人就喜欢动物!一见到动物我就开心.”
      “的确是!”高欢点点头。
      
      第二天,赵红兵也到了,和张岳、李洋三个人一起到的。张岳也是刚出狱没事儿干,看见赵红兵来北京转了,带着老婆也跟来了。据说,赵红兵和张岳在卧铺车厢喝了一夜酒,张岳下了车还没醒酒呢。
      
      “红兵,今天咱们玩儿什么去?”沈公子问
      “问高欢吧!”赵红兵说
      “我想和兰兰、李洋我们三个刚才商量了,去趟燕莎”
      “……那我留在酒店睡觉了”赵红兵一听说要逛街购物就打怵。
      
      “……那我也留在这了”沈公子一听要逛街,比赵红兵还打怵。
      “呵呵,那我们三个去了,你们三个留在这里吧,对了,红兵,昨天沈公子带我去动物园了,沈公子解说得可好了,比任何导游都好!”高欢夸赞沈公子。
      “那是,我这人就喜欢动物!一见到动物我就开心”
      “要么这样,张岳你们三个今天去动物园吧!”
      
      “好呀,沈公子,今天张岳咱们三个去动物园。我起码有十年没去过动物园了”赵红兵刚从里面放出来,就想瞎逛。
      “……这个”沈公子两天内去了两次动物园,再喜欢动物也实在是腻了。
      “怎么了?”赵红兵看沈公子好像不大愿意去。
      “红兵啊,现在北京动物园里那些动物都已经老了,还是我小时候看的那些动物呢,实在没啥看头。”沈公子一时没想出什么借口,拿动物老了来敷衍赵红兵,这借口实在不怎么样。
      
      “扯淡,我非看年轻的动物干啥?我管动物老还是年轻呢!北京动物园的动物再老能有几个比你老?你都30多了,我不还成天看你呢吗?”赵红兵看见沈公子搪塞他,开始损沈公子了。
      “得,我陪你和张岳去还不成吗?”
      “我不去,我喝酒喝的难受,今天在酒店里睡”张岳说。
      “沈公子,咱们俩去吧!”赵红兵说
      “去就去,谁怕谁!”
      
      当天,沈公子又陪赵红兵逛了一天动物园,又把赵红兵给折服了。
      
      “这些动物你都怎么认识的?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
      “……红兵,你知道,我这人从小就喜欢动物!一见动物我就开心。”沈公子说这句话时稍显苦涩,没了跟高欢说的时候的底气。毕竟,三天内去了三次动物园,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回去以后,赵红兵很是兴奋。
      
      “张岳,今天太遗憾了,沈公子带我去了动物园,解说实在太精彩了。明天让沈公子带你和李洋去动物园,必须去”赵红兵说。
      “……你他吗的说啥?!”沈公子一听这话,眼睛都绿了。
      “红兵不就是让你带我和我老婆去趟动物园吗?你急啥?”
      “我…………”伶牙俐齿的沈公子说不出理由拒绝,毕竟不管怎么着,他是北京人,张岳提出要他陪着去动物园,也没法拒绝。
      
      “沈公子从小就喜欢动物,一看见动物他就开心,他喜欢去动物园,是吧?沈公子。既然你喜欢,就多去几次吧。”赵红兵笑吟吟的看着沈公子。
      “……对!是!我喜欢动物!我喜欢去动物园!”沈公子恶狠狠的看着赵红兵。
      
      第二天,沈公子又带着张岳和李洋去了动物园。
      
      “哎,沈公子,那个狗熊是不是认识你啊?怎么你一来它就朝这边扑过来?”张岳问沈公子。
      “不认识我才怪呢!算今天,我四天喂他四次了!”
       “沈公子就是人缘好,连动物一看见你都特亲近”李洋说。
      “恩,我马上也要成动物园的动物了。张岳,实在不行了,咱们走吧,我现在一闻动物园这味就想吐”沈公子一脸痛苦,汗水淋漓。
      “不行,我还没看蛇馆呢”张岳说。
      “那看完蛇咱们走吗?”沈公子用着祈求的表情,眼巴巴的看着张岳。
      “看完蛇咱们再去看看斑马吧,对了,沈公子,今天咱们又看了动物,你开心吗?”
      “……我……开心,我开心死了”
      
      沈公子算是看出来了,赵红兵和张岳在监狱里面呆的时间太长了太憋屈,出来以后找乐子,这是故意逗他玩儿呢。表面上是要看动物园,实际上是想恶心他、折腾他。
      
      没办法,谁让沈公子是赵红兵最好的朋友呢。赵红兵出狱以后,不找他玩儿找谁玩儿,不折腾他折腾谁?
      
      故事的高潮发生在张岳和沈公子去了动物园的那天晚上,孙大伟乘飞机飞来了,赵红兵打电话把他叫来的,据说什么都不为,就为了让沈公子带他去趟动物园。
      
      “沈公子,听说你很喜欢动物?一见动物就开心?解说的还特别的好?这不,红兵给我打电话,说让我见识见识。”
      “是啊!我就喜欢动物!我一见动物就开心!”沈公子彻底明白了,不琢磨出点坏招来,说不定明天一大清早,小纪又飞过来了。
      “那你今天带我去动物园吧!”孙大伟说。
      “好呀,我现在就开车带你去!”已经在过去四天逛了四次动物园的沈公子看起来貌似依然饶有兴致的样子。
      
      沈公子和孙大伟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去了动物园。
      
      “北京动物园的历史可追溯到清朝光绪年间,当时叫万牲园…………”解说得轻车熟路的沈公子开始了。
      
      孙大伟听的饶有兴致。
      
      “印度象,又名亚洲象,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大象有两个种,即非洲象与亚洲象,中国的大象仅见于云南的西双版纳等地,在云南呢,咱们这没有…………大伟你看,它那牙……”
      
      沈公子越说越起劲,每个动物他至少要介绍15分钟。
      
      “沈公子,咱们快点吧!照这样下去,到天黑咱们也逛不完啊!”
      “逛不完那就明天逛!”
      “那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我饿死了”
      “吃什么呀?!吃就更逛不完了。”
      
      “非洲狮子是猫科动物,号称林中之王,非洲狮颜色多样,但以浅黄棕色为多……”沈公子滔滔不绝。
      
      “饿死我了,你快点说吧行吗?我走不动了!”
      “哎呀,咱们连五分之一还没逛完呢,你就不行了?走,咱们去看孔雀去”沈公子斗志昂扬,他横下了一条心:你孙大伟敢乘飞机来专程折腾我,那我肯定要先折腾死你再说。
      “真不行了,儿白”
      “必须走!好不容易来一次。”
      
      “袋鼠产于澳大利亚,是食草动物,吃多种植物,有的还吃真菌类。这东西,只会跳,不会跑……”沈公子果然渊博。
      “沈公子,你爱逛你逛吧,我走不动了,我饿,我是得吃东西去”
      “别呀!”沈公子抓住了孙大伟的胳膊。
      “真不行了,儿白,真不行了”孙大伟央求沈公子,用力掰着沈公子抓住他胳膊的手。
      
      “走,咱们去看蛇去,张岳就爱看蛇”沈公子窃喜,孙大伟是真不行了。
      “求你了,沈公子,咱们回去吧!”
      “别呀,好看的在后面呢,连熊猫馆咱们都没去呢!”沈公子说的挺诚恳,但是心中在狂笑。
      
      “沈公子,求你,等咱们回去,我请你吃饭,你说吃啥咱就吃啥”
      “咱们兄弟说那个干嘛?咱们接着逛”
      “求求你了”孙大伟虽然胖,但身体虚,逛了大半天,浑身虚寒淋漓。他这身体和沈公子当然是没法比。
      “别求我啊,咱们再逛三个小时,就走!”沈公子看了看表。
      
      “沈公子,申哥,申爷,我真的走不动了,咱们回去吧!”
      “唉,那就回去吧,那咱们明天再来逛剩下的,好不?”沈公子问。
      “不逛了,说啥也不逛了,再逛我非死在这里不可”
      “大伟,不好意思啊,我这人就喜欢动物,一看动物我就开心”沈公子洋洋得意。
      “……我看出来了,咱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