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十六节、中国北方墓葬研究所第三考古队

2008-04-16 | 6:08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3,399 views

第一部 第十五节、红拂夜奔 第一部 第十七节、小北京版的“和平饭店”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6 16:08:13 
  十六、中国北方墓葬研究所第三考古队
  
  高欢的妈妈不曾想到,她在高欢班主任老师办公室里那她认为痛快淋漓的发泄导致的直接的恶果就是彻底伤害了女儿那颗自尊心极强的心。那是一颗极其脆弱的18岁女孩子的心,那天,这颗心在滴血。这颗心的主人没有勇气再次面对曾在被老师辱骂时投来或鄙夷、或嘲笑、或幸灾乐祸的目光的同学们,没有勇气面对那曾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如今却又把她当成十恶不赦的小荡女的父母。这颗在滴血的心现在只有一个归宿:赵红兵。再无其它可选项。
  
  当天晚上,赵红兵怕高欢的父母找来没有留宿在自己的旅馆,而是去了铁路宾馆。二狗猜测他俩的第一次肯定是发生在那夜,在这之前,赵红兵肯定是处男,高欢也肯定是处女。但那夜具体是怎么发生的,二狗并没有看到现场直播且二狗尚无性经历,写出来的东西必然无趣,所以此处删500字。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参阅《金瓶梅》《玉蒲团》等中国古典文学名著,英文好的还可以参阅《tropic of cancer》等不朽的英文名著。
  
  高欢父母过度的“关心”终究促成了二人的好事。天下的父母,考虑更多的是孩子的未来,他们都很少在意孩子的自尊心。如果没有高欢妈妈在六中的大闹,或许,高欢的人生会快乐很多。如果天下的父母都对孩子少一点“关心”,多一点信任和理解,这个世界是否会真的和谐很多?!
  
  第二天早上,赵红兵真的和高欢两个人走了,两个人走之前先找了小北京。
  
  “咱们还有多少钱?”
  “22500元”
  “流动资金至少需要多少?”
  “还好刚发完工资,有2500元应该够了”
  “把2万给我,我走”
  “去哪里”
  “不知道”
  “和高欢一起走吗?”
  “是”
  “你走吧,现在我去给你取钱,这里有我,放心吧”
  “恩,不多说了,兄弟”
  
  小北京虽然贫嘴且馊主意不少,但他是个“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的人,他不会轻易承诺别人,但只要承诺,一定会苛受诺言。他和赵红兵是枪林弹雨中一起活下来的战友,二人之间虽然经常调侃并开一些夸张的玩笑,但这二人的感情胜似亲兄弟,二十几年来,他俩没红过脸,钱也没怎么分开过,更没人计较过。负责管钱的,总是小北京。
  
  在高欢和赵红兵拿上钱走之前,他们还见了李洋
  
  “我们走以后,你告诉我的父母,说我走了,我很安全,和红兵在一起”
  “你们要去哪里?”
  “不知道”
  “决心不参加高考了?”
  “高考对我已没有任何意义”
  “高欢,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梦见什么了?”
  “那只血风筝、张岳”
  
  李洋是那天最后见到他俩的人。
  
  赵红兵和高欢私奔的传闻在这个百万人口不大不小的城市引发了轩然大波。主要的原因是赵爷爷和高欢爸爸的知名度。当然了,赵红兵和高欢在同龄人中知名度也比较高。如果我市有八卦报纸的话,那么这则新闻至少要占据头条一个礼拜的时间。当时坊间的传闻有很多。二狗曾经听到的版本有:
  
  “赵部长的儿子复员以后就直接当了大流氓,他说要玩100个姑娘,高欢就是第100个”
  “高欢就是个小马子,六中的男生上过她的不少”
  “高欢怀孕了,赵红兵带她去生孩子了”
  “………………”
  
  人言可畏,三人成虎。八十年代某些自诩为正派的人们从来都用最龌龊的心理、最富有视觉冲击力的淫乱想象加上最毒辣的语言去编织一个又一个超级成人黄色小说,然后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其痛加批驳。在唾沫横飞的传述中,即满足了其阴暗的心理又获得了相互间“道德”上的认同。二狗虽然不知道究竟谁才是真的龌龊,谁的想法才是真正的淫荡。但二狗敢肯定,那第一个编瞎话说赵红兵玩100个女人的人心理一定不健康,赵红兵活现在已经40出头了,可能也只有过高欢一个女人。
  
  很不幸,这次轮到的是赵红兵和高欢。像二狗这样了解赵红兵和高欢的人又有几个?当时他们是多么纯洁善良的两个孩子!赵红兵以前只是在混子中出名,如今,他也成了阿婆阿姨们的饭后谈资。从此,赵红兵混子加淫魔的形象在我市深入人心。
  
  所以说:赵红兵这人专干出名的事儿。
  
  
  两三天内,赵红兵这个团伙骤然减员,最能服众的赵红兵走了,下手最狠的张岳进去了还不知道要判几年,身手最好的小北京要每天留在旅馆里出不来,手里有把沙喷子的孙大嘴巴每天守着那租书室。目前他们这个团伙的核心成员只剩下了四个,而这四个人中李四、费四、李武三个人还常年在乡下和县城收废品,如果这个时候二虎找上门来,恐怕小纪是非吃亏不可。其实小纪也真高估了二虎他们,毕竟张岳刚刚杀了张浩然,他人虽然是进去了,可是他的确是为他自己和这个团伙打出了相当的名声。二虎他们现在知道了赵红兵这帮人里有人敢杀人,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但毕竟小纪曾在他的废品回收站里自己一个人被二虎等人抓住过,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安。赵红兵走的当天他决定,暂时离开废品回收站,让李武的两个小兄弟看着,是赔是赚无所谓。他和李武等人一起去乡下收废品,等赵红兵回来以后再继续经营。当时小纪自己已经开了一年半的回收站,由于他胆子比较大什么都收,所以手头当时已经有了几个钱,他也不愁没钱。
  
  赵红兵他们以前成天在一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觉得相互之间都是兄弟,不存在谁是老大的问题。直到赵红兵走了以后小纪等人才发现赵红兵的重要性,他们心理上都在一定程度上依赖赵红兵,一旦出了事没有赵红兵做决定,这兄弟几个还真是有点手足无措。
  
  赵红兵走了,李四、费四和李武就听小纪的,在赵红兵这个团伙中,馊主意、鬼点子最多的就是小纪和小北京,这两个人不相上下。小纪这个人有个优点,就是如果对某件事情感了兴趣,那他还真是能下苦功夫、大力气去学。
  
  自从大年初六拜师李老先生以后,小纪是真的学了很多文物的知识,而且进步神速。每当费四等人在乡下看到文物以后,都找小纪来鉴定。小纪鉴定几次以后拿着收来的文物去找李老先生让他再评价评价,李老先生对小纪的鉴定文物的眼光总是赞叹不已:“我李老头教书这么多年,每年师院历史系毕业的本科学生60名,没有一个比你更出色、学东西学的更快”“但是,你别把这本事用到不正当的地方上去”,李老先生不但是个知识分子,还是个十分正直的知识分子。
  
  小纪就是对这个东西感兴趣,他不但学了文物鉴定,而且在经营废品回收站的空余时间他还学了“阴宅风水”“堪舆”这样的东西。二狗想:小纪学这个东西的时候肯定不是想去挖古墓,只是对这些看起来有些神秘的东西好奇而已。
  
  一辆130小货车,可以坐四个人,小纪在赵红兵走的第二天就和李武等人去了乡下了。由于在这之前的几个月收上了十几件文物使他们尝到了不小的甜头,所以当时这几个人的主要精力已经不是收一些废铜铁,而是主要以收文物为主。当然了,如果有废铜铁他们也收,赚点零花钱。
  
  当天他们就开车到了一个叫“红旗乡”的地方,他们曾经在这个乡的某个村子里收到过两件金代的文物。小纪由于以前很少和费四等人一起来乡下,所以这天小纪非要来这里再看看能不能再有什么新的收获。
  
  到了这个村以后,在村口,小纪就下了车,把村子周边的地形地貌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等费四等人进村收了一圈废品以后,小纪又上了车。
  
  “收到什么没有?”小纪问
  “就收到点几斤铜线和几件废的铁农具、还有有个铁栅栏的大门,没什么意思”费四性格比较急,总想赚快钱,早就厌倦了这么一分一毛的赚。
  “呵呵,那你还想收点什么?”李四这个人倒是个勤勤恳恳做事、踏踏实实赚钱的人
  “文物呗!收一吨废铜也不如收一件像样的文物”费四边启动车边说
  “哪来那么多文物让你收啊!呵呵,现在农民也不傻!”小纪笑着说
  “知道李老棍子吗?他从监狱里放出来以后也带着一群兄弟搞文物”李武在社会上认识不少混子
  “哈哈,他还搞文物?他也下来收?”小纪问
  
  “人家才不像咱们这么实实在在的收,收能收来几件?他们是直接挖古墓,你现在看看人家李老棍子他们,活的比咱们滋润多了,每天晚上都在万鹤来、贵宾楼摆酒,喝完了就去嫖”李武看样子很羡慕李老棍子他们。
  “咱们干脆也直接去挖古墓算了”费四拍着方向盘说
  “操!费四你想去你去,那事儿太缺德,我TMD不去”李四这人憨厚着呢。在他和费四跑路期间,费四没少想干违法的事儿,全被李四拦住了。
  “李四你别装,你以为你收上来的文物就不是从死人骨头旁拿出来的?”费四说
  “那我也不能自己下手去挖人家的坟!”
  “你还别说,我看这个村村口的东梁岗附近风水不错,是个阴宅的好地方,说不定就有古墓”小纪在村口观察了半个多小时,根据他从书上学来的东西,他觉得这个地方可能真的有古墓。
  
  其实小纪判断哪里是不是有古墓的方法很简单,就根据两点。1,在这个村子及附近是否曾经收上来过文物,如果的确收上来过文物,那么说明这里在千百年前一定有人曾在这里生活过。2,这个村子附近的风水怎么样,如果我是风水先生,我会选哪片儿当墓地。
  
  毕竟小纪不是专业的,他不知道还有洛阳铲这样的工具,可以一铲子打到地下十几米,看铲子上带的土就知道下面究竟有没有古墓,李老先生也不可能教他这些东西。小纪看见这个村子的东梁岗背倚巍巍的高山,周边小溪环绕,就确定这里肯定是块好墓地。事实证明他也是正确的,这个村子虽然现在的名字已经改成了汉语的地名,但是历史上这个村子附近被称为“百音布拉”(音译,二狗不知道这是不是满语,但据说是“有小溪环绕的地方”的意思),早在辽金时代就有人类在这里栖息繁衍。
  
  “小纪,那咱们要不试试?”李武还真动心了。
  “你们别扯淡,要是红兵在,肯定不让你们干这事儿”李四还想阻拦
  “要干就干吧!小李四你不爱干可以不干,兄弟几个挖出来东西一样分你钱”费四说
  “谁稀罕那两个钱,你们这么干是TMD违法的!抓住要判的!张岳刚进去,你也想进去?”李四说
  “抓住违法,不抓住就不违法”几句话过后,李武是真动心了
  “咱们说干就干吧!”费四不理会李四了
  “要么明天咱们来试试?”小纪说。小纪可能并不是像费四那样想赚快钱,他只是对这东西感兴趣,也想看一下自己的眼光究竟怎么样。
  
  这哥儿几个在回城的路上就商量好了,明天晚上过来挖古墓。李四不愿意去就在家呆着,反正他们三个是铁了心要去挖挖看有没有古墓。
  
  第二天,李四果然没来,他去了赵红兵的旅馆找小北京玩,也去打听张岳的事儿会不会重判。
  
  而李武、小纪和费四等人却去准备了铁锨等工具。正所谓无知者无畏,人家正经八本的盗墓贼都是打盗洞什么的,这哥儿几个可好,直接想拿着铁锨开挖,挖出什么算什么。
  
  “你说我们挖古墓的时候遇上鬼了怎么办?”费四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有点怕鬼
  “鬼怕恶人”小纪说
  “咱们也不是恶人啊,鬼还怕什么?”费四问
  “我听我爸说,鬼还怕枪”李武说
  “咱们也没枪啊?”费四又想发财又怕鬼
  “大伟不是有把火药枪嘛,就是那个沙喷子,差是差了点,可是总是把枪啊”小纪说,看来他也有点怕鬼。
  “那就跟大伟把那把枪借来”费四说
  
  当天下午3点多,这三个人就开着那辆破130货车去了东风乡的那个百音布拉村,2个多小时以后,快天黑的时候,他们已经快到了。
  
  据说,他们那天在路上就遇见了一件邪事。
  
  当时天刚刚擦黑,但还能模糊的看见人,由于已经快到了,他们把车停在离村子大概5公里的路边,准备下车抽根烟,商量一下把车停在哪里。费四先下的车,他刚下车,就看见公路的旁边的大沟的对面有两个人在向他们招手,模糊中,依稀可以看出其中是个老头,手里还拿着一个东北特有的烟袋锅子。
  
  二狗在南方现在也生活了很多年,但很少见到在东北经常见到的那种约30-100米宽,5米左右深的由山洪冲成的大沟,或许是南方山比较少的原因吧。那天费四等三人停车的公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那条大沟约200米,而公路旁的那条大沟的宽度大概有50-60米,沟对岸的那两个人离沟沿大概100米左右,也就是说那两个人离他们大概在350米左右,而他们之间,有一条深起码有4、5米的大沟,费四他们可以看见,想过这条沟附近根本没有路,有一条比较险陡的路在沟的东边大概400米的地方。
  
  费四也向沟对面的老头招了招手。当时是八十年代,人都比较淳朴而且很多人都乐于助人。费四知道,大沟对面这两个人是天黑了不愿意走夜路,想搭他的顺风车。
  
  “老乡,搭车是吧?”费四这人挺热心,平时收废品的时候看见路上的老人或者抱着小孩的妇女在赶路,他总是主动让人家搭他的顺风车。今天在这荒郊野岭的看见有个老头,以费四的性格不可能不帮忙。
  
  对面的那个老头没说话,挥了挥手中的烟袋,意思是想搭顺风车
  
  “老乡,你往东边走,那里有条路,你从那条路过来,我们在这边等你”费四这人真不是一般的热心
  
  对面的老头又挥了挥烟袋锅子。
  这时,李武和小纪两个人也下了车。
  “咱们晚上去挖的时候,把车停在哪呢?”小纪边说边点燃了手中的香烟。
  
  小纪在把自己的烟点燃了以后拿洋火要点李武的烟的时候………………
  
  他们三人赫然同时发现,刚才还离他们有300多米并且隔着一条大沟的两个人,仿佛身子一晃就到了他们的这边!!!现在离他们只有30-40米的距离!!!而这两个人里,分明就有刚才一直在挥着烟袋的那个老头!!!就是这么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已经到了这边!
  
  他们是怎么过来的?这么宽这么深的大沟,他们俩是飞过来的?
  
  “我的妈呀!”小纪喊了一嗓子,拉起了已经吓傻在那里的费四就上了车,等李武窜上车以后开车加上油门就跑,三人惊魂未定,车启动以后胆子最大的李武还回头看了一眼:路上连一个人都没有,刚才那两个人也不知道到哪去了。
  
  后来,二狗曾无数次听到这三个人在不厌其烦的重复此事、讨论此事。但是他们三人始终没能想明白那两个人怎么在半分钟的时间里跨过那条附近根本没有路的5米深几十米宽的大沟的,三个人明明同时看见人过来了,再回头看的时候为什么又消失了。
  
  总之,那天这三个人吓的不轻。
  
  “今天撞邪了,晚上别去挖了,咱们都回去吧!”费四最怕鬼
  “别自己吓唬自己了,或许是咱们眼花了”李武说
  “难道咱们三个眼睛全花啦?操!”费四吓死了
  “这地方太邪,咱们回去,绕路回去,说什么也不走那条路了”小纪也被吓坏了
  “你们俩就这点胆?咱们不是有枪吗?你们人都不怕,怕鬼干什么?”李武胆子真不小
  “那我可要拿着这把枪”费四说
  “行了,咱们先别去挖了,现在还早着呢,过了晚上10:00咱们再去,咱们先找个地方喝点酒”李武说
  
  这几个人开车到了离百音布拉村约30公里的一个小镇,坐在那里喝酒,一直喝到晚上10:00。
  
  三个人都喝了点酒,也就没刚才那么怕了,喝完酒开车开到了离村口约一公里的地方。把车停了下来,那时候大概11:00多,80年代的东北农村很多还没通电,即使通了电供电也极不正常,晚上11:00多以后基本人都已经睡着了。由于那块地离村子不远怕被村民发现,所以他们选了这个时间来。
  
  小纪像模像样的拿着罗盘指着一片玉米地说:“咱们在这里挖,或许能挖出点东西来。”
  
  说着,小纪和李武二人拿着铁锨就钻进了玉米地,而费四则拿着那把沙喷子死不撒手,给他们望风。阳历六月份玉米长的已经很高了,小纪和李武二人钻进了玉米地以后就不见了踪影,只听见他们在玉米地里穿来穿去衣服划到玉米叶子的声音。
  
  据费四回忆,那天无风有月,月亮非常亮。他们钻进去以后就留了费四一个人在外边望风。费四见他们进了玉米地不见了踪影以后觉得有点糁人,他一害怕就想撒尿,然后他也猫腰进了玉米地,他模糊的看见好象小纪和李武好象是在离他15-20米左右的地方,正在猫着腰拿着铁锨挖,他还能听见挖土的声音。
  
  费四手里还攥着那把沙喷子,解开裤子就想撒尿。他刚解开裤子,觉得身后好象站着一个人,他的脊背一阵一阵的发凉。他回头一看,月亮下,就在他身后5米左右的地方果然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正是今天黄昏的时候在大沟边看到的那个拿着烟袋锅的老头!
  
  “有鬼!”费四感到头皮一麻,喊了一嗓子扔下沙喷子朝小纪他们的方向冲了过去。
  
  费四又高又壮,吓的惊不择路,连冲带撞撞倒了不少棵玉米,几步就跑到了李武和小纪跟前。
  
  “咋了?”小纪也被费四这一嗓子吓坏了
  “别问了!快走!”费四拉起小纪就跑,小纪也扔下了铁锨和费四往玉米地外面跑,李武胆子虽然大,但也禁不住这样吓唬,也跟着冲出了玉米地。
  
  他们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130车前,赶紧上了车,开车就跑。沙喷子和两把铁锨都扔在了玉米地里。
  
  事后费四说:他们冲出玉米地的时候,他又看见了那个老头。
  
  而和他一起冲出玉米地的小纪和李武则坚称没看见。李武直到死,也一口咬定那天晚上玉米地里绝对没有什么老头,肯定是费四看花眼了。
  
  无论如何,费四这次是吓破胆了。
  
  “不如听李四的了,这TMD伤天害理的事儿不能干,以后再也不干了,一辈子没见过鬼,今天见到了三次!”回到市里费四这样说。
  “我也不干了,太吓人了,我差点被费四吓尿了”小纪说
  “小纪,那里到底有没有古墓?”李武还在惦记着那块玉米地
  “我TMD哪知道,我刚挖了两铁锨土就被费四拽了出来”
  “那你估计那里到底有没有古墓?”李武还真是锲而不舍
  “看风水的话,在那玉米地附近,是很可能是有的”小纪说
  “你们不去,我去!”李武说
  
  “你疯啦?!还敢去”费四说
  “我白天去挖总不能白天见到鬼吧!”李武说
  “白天去?不被人家看见啊?”小纪问
  “我有办法!”李武说
  
  第二天,李武找到了他一个开货车的小兄弟,跟他讲明了这件事。他的这个小兄弟在开货车之前是个职业小偷。他听到李武这样介绍,很感兴趣。李武就把这辆车当成作案的交通工具。
  
  并且在这辆货车上的车厢上端端正正的喷上了几个大字“中国北方墓葬研究所第三考古队”。
  
  太有才了!
  
  第三天,他就带着他收的那几个小兄弟去了小纪挑中的那块玉米地。据说,他们到了以后,沙喷子和铁锨还都在,看来这块的主人已经准备收玉米了,这两天没去打理这块地。李武找到了这块地的主人,并且给了他500块钱,告诉他:“我们是国家的考古队的,现在要在你的这块地进行考古,这500块钱是国家赔偿你们的损失”。这块地的主人高高兴兴的收了钱,任由他们去发掘。当天晚上李武回来以后就把那把沙喷子还给了孙大伟。
  
  从这天开始,李武就带着三个小弟每天在这里“考古”,光明正大的盗墓,而那辆“中国北方墓葬研究所第三考古队”的车就放在国道旁边,很是扎眼。这个村子里的妇女小孩也来看热闹。
  
  李武他们四个还真是倒霉,挖了二天半,坑挖了很深但是什么都没挖到,除了土就是土,用后来李武出狱以后的话说就是:“不能再挖了,再挖就打出地下水来了”。就在他们想放弃的时候,出事了。
  
  那天,该县的刑警队正下乡办案,看见该村子的村口聚集着一大批人在看热闹,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两个刑警就下车准备盘问一下。走到跟前,他们看见有几个人在挖大坑,觉得不对劲,紧接着他们又看到了那辆“中国北方墓葬研究所第三考古队”的货车。
  
  刑警的嗅觉就是强,即使看见了那辆车他们也没放弃盘问。
  
  “同志,你们是哪里的?”警察打着招呼
  “北京的,我们来这里考古”李武说
  “哦,听口音怎么像东北的?”警察问
  “我家是长春的,现在在北京工作,咱东北口音都差不多”李武面不改色
  “车牌怎么是本地的?”警察又问,边问边走上前去
  “最近我们就在你们市考古,借的本地的车,方便,我们考古队现在的车都在哈尔滨那边,也没车了”李武有点理屈词穷。
  “呵呵,同志,真是辛苦了,有问题可以找我们”警察边说着边走到李武跟前要和李武握手。
  “你们警察更辛苦!”李武也微笑着伸出了手
  
  两只手握在了一起,手握住的同时,李武的手腕上多了一个亮晃晃的手铐。
  
  “真逗,考古队我见的多了,但像你们这样拿着几把铁锨就来考古的我真是第一次见到,真是开了眼”把李武带上警车的警察说,“你们胆子不小,就是太业余了”。
  
  几天后,我市的博物馆的人真在离李武挖坑的地方30多米处挖出了一座金代墓葬,虽然不是什么大墓,但是出土的文物不少,现在都放在我市的博物馆里。
  
  李武虽然贪财,但是还是条汉子,没有咬出小纪等人,只说这古墓是自己找的。
  
  因为是盗墓的主犯,李武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十五节、红拂夜奔 第一部 第十七节、小北京版的“和平饭店”

  1. “百音布拉”应该是蒙古语,现在都叫“白音宝力高”或“巴音宝力格”。“百音”是富裕的意思,“布拉”是泉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