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四十二节、大盈若冲,其用无穷(上)

2008-05-28 | 1:26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9,915 views

第二部 第四十一节、中国的村上春树(下) 第二部 第四十二节、大盈若冲,其用无穷(下)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四十二、大盈若冲,其用无穷(上)

赵红兵和高欢开始地下情之后,开始很少和大家混在一起了,也不酗酒了,每天独来独往,神神秘秘。

赵红兵脱离大部队总是单独行动引起了很多人不满,当然了,最不满的是和赵红兵焦不离孟的沈公子。已经习惯了每天和赵红兵泡在一起的沈公子感觉十分孤单,半年前再也看不见了最喜欢的女人,现在连最好的朋友他也总找不到了。

“红兵,你丫成天在干什么?神神叨叨的,人影都见不到”沈公子一见到赵红兵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干什么去告诉你干啥?!”赵红兵也挺怕沈公子纠缠他的去向的。赵红兵心里挺没底,怕是一旦沈公子知道他现在的所作所为会大力阻止。
“反正你的大哥大费用每个月都是我去交,下次我就去邮电局拉账单,看看你成天跟谁打电话”沈公子斜着眼睛看赵红兵,似笑非笑。
“下个月我自己去交”赵红兵还真有点怕了。

“那我想查也能查的到”沈公子太了解赵红兵了,几句话就知道赵红兵肯定有什么隐私。
“你要是敢去查,咱俩就绝交!”赵红兵赶紧转移话题。
“绝交就绝交!”沈公子和赵红兵成天这样开玩笑。
“啥意思?拼一把呗!?”赵红兵伸手去掐沈公子的脖子。
“你是对手吗?……”

赵红兵和沈公子近身肉搏了起来。

这两个已经28、9岁了的男人,在别人眼中,总是成熟稳重的形象。但在私下,他俩和七八岁的顽童无异,动辄就近身肉搏一次,类似于柔道,但又没柔道那么多的限制,每次都是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再也撕不动了为止。他俩身手差不多,赵红兵吃亏在一只手少了手指,不能擒拿。据二狗所知,他俩肉搏不但是健身运动,而且还创造了很多擒拿的招式。经常是赵红兵发明一招能把沈公子按在地上的招式,然后沈公子再苦思冥想几天去破解。

这俩人成天闹的还挺有劲。

“住手,你丫把我新买的西装的扣子都撕掉了”处于下风被按在沙发上的沈公子忿忿不平的喊停。
“你说你服了我就住手,服不服,说!”赵红兵可不管那些。
“我不服!”沈公子喊,左手又出了阴招。
“……服不服”
“不服”

  • 再次和高欢走到一起,赵红兵一点都不怕社会上人的目光,但是他好像是挺怕像是沈公子这样的好兄弟反对,一直没想好怎么和沈公子等人开口说这事。

    在赵山河等北郊混子被灭之后,赵红兵、张岳等人在社会上的声望都达到了顶点。社会上的混子这下都知道了得罪赵红兵、张岳、李四这样的人是什么后果。虽然在赵红兵出狱前,张岳团伙和李四团伙在社会上已经很有名气了,但是也都是以狠闻名,始终不成大的气候。赵红兵出狱后,这个团伙的凝聚力更强,也有了主心骨,在93-94年,纵横我市,无人敢惹。

    1993年农历腊月二十三,祭灶王爷,东北把这天叫小年。二狗不知道其它地区的混子团伙都是哪天聚集,但二狗知道我市的这些混子团伙总是在农历腊月二十三啸聚一堂,大宴一场,各个都是不醉不归,而且还会合影留念。

    在93年之前,赵红兵等人虽然经常合影,但是始终不怎么正规,而且在赵红兵入狱的日子里,有时过年连合影都不留了。自93年这次起,赵红兵团伙留下了合影的习惯,即使赵红兵入狱,那么也会把最中间的那把椅子空着,其它人每年腊月二十三一样会留张影。

    赵红兵等人八十年代的合影,基本都是无心之作,几个人醉得糊里糊涂,面红耳赤的乱坐一气随便拍上一张,总是兄弟七八个人,偶尔多个刘海柱。而93年以后的合影则完全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谁站着谁坐着,谁站在中间谁站在两侧,都井然有序,尊卑分明。

    八十年代的合影是赵红兵等志趣相投的八兄弟,九三年以后的合影是以这几兄弟为首的以经济利益为基础的有组织的团伙。这个团伙的初衷可能并不是危害社会,但他们从事的行业多数都需要武力来保驾护航,比如李四的游戏厅、张岳的夜总会、费四的赌场,甚至赵红兵的饭店、小纪的文物生意。

    虽然赵红兵的团伙已经由毫无经济利益的兄弟结盟变成了有经济利益的有组织团伙,但二狗认为,这还远远不是黑社会。不和党政及司法的腐败官员勾结,那不叫黑社会。

    二狗小时候不明白,为什么当时大侠刘海柱每年都参加腊月二十三的聚会,但却从来不进入合影。直到最近几年,二狗才明白。

    93年的那张合影上,赵红兵理着很精神的板村,穿着一套十分像周星驰在《龙过鸡年》里白色中山装,坐在椅子的正中间,翘着二郎腿,自信的微笑着,手里还掐着个陶瓷的烟嘴。现在看起来,那套白色中山装真是要多土有多土,但在当年,那套白色中山装绝对前卫到了一定程度。赵红兵人长的比较精神,其实一向很注重自己的形象,爱打扮,但是自从酗酒以后不修边幅,总是穿条黄军裤。现在又和高欢重逢,又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了,而且有点矫枉过正,他那套白色中山装,全市就那么一套,但赵红兵,就是敢穿。

    坐在赵红兵左手边的是小纪,在当天合影的四十多人中,最不像“社会人”的就是小纪,小纪穿了件深蓝色鸡心领羊毛衫,还戴了个眼镜,一副学者风范,其实他一点都不近视,戴的眼镜就是平光镜,没度数。但他搞文物必须要装文化人,必须要戴眼镜。

    坐在赵红兵右手边的是张岳,当时的张岳依然身材消瘦,面色惨白,咬着嘴唇,胡子刮得干干净净,没什么表情,穿了件熨得板板正正的黑色西服,里面一件白衬衣,没系领带。他的头发比费四和李四的接近光头的发型都要略长,但也长不到哪去。整个人感觉斯斯文文,在这相片里面,除了赵红兵就是他帅了。

    坐在小纪左手边上的是费四,当时的费四形象放在今天,还是典型的东北社会大哥形象。那时费四开赌场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钱着实赚了不少。他和李四关系最好,用同一个理发师,头发是仅比光头长一点的圆寸,留了点胡渣子,费四身上最耀眼的,就是脖子上栓着的一根巨粗无比的金链子,忒沉。

    坐在张岳右手边的是孙大伟,胖乎乎的他脖子上也挂着一根金链子,只不过比费四那根细多了,一双小眼倒是目光炯炯,眉开眼笑,挺富态,挺喜气。

    坐在费四左手边上的是沈公子,沈公子和赵红兵同一个发型,穿着件白色羊毛衫,腰杆笔直,目光炯炯,以纯粹的五官来说,沈公子不能算是个帅哥,但是把五官综合在一起再加上他那副天下老子最大的骄傲表情,沈公子足可吸引80%的青年女性。当然了,前提是他不能张嘴说话,他一张嘴,女人全跑了,一半是被他吓跑,一半是被他气跑。或许也能剩下一两个,那是聋子。

    坐在孙大伟右手边的是李四,朦胧着睡眼,总是没睡醒的样子,病恹恹,拍照时居然还打了半个哈欠。其实李四从不吸毒,但是社会上的人总是以为他在吸毒,因为他平时迷糊着眼睛还有点驼背,瘦小枯干,那时他才27、8来倒像是37、8岁,在相片中,最不起眼的就是他了。像是很多武侠小说一样,武功最高的,下手最狠的,往往都是些看起来不起眼的角色。

    站在赵红兵等七人身后的,是王宇、王亮、范进、富贵、蒋门神、马三等该团伙的核心兄弟,他们在社会上都有一定的名气,在团伙中,地位仅次于赵红兵等兄弟几人。在相片中,他们能露出个半身。

    站在这些核心兄弟身后的,是20几个外围的兄弟,他们多数都是王宇、范进等人的小弟,在相片中,他们只能露出个脑袋。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二部 第四十一节、中国的村上春树(下) 第二部 第四十二节、大盈若冲,其用无穷(下)

    1. 集合合影过后 又要有几个出事 或者进监狱了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