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游记(孔二狗济南行)

2008-05-21 | 11:46 pm分类:狗友系列活动 | 标签: | 15,550 views

全国哀悼日 第二部 第三十九节、十面埋伏(下)





感谢七木緣投递:

大明湖风起雨满楼 济南府群英灌二狗

一、

公元二零零八年五月一十七日中午时分,济南府火车站走出来一人,此人身高1.60—1.90之间,面色在白与黑之间,略带微黄。此人名为孔二狗,祖上乃山东省东昌府一书香门第,1850年二狗祖先奉皇上旨意远赴东北支教,此后定居在那儿,据二狗本人所言,那儿民风彪悍,二狗居于此地,身兼环境之熏陶和遗传之书香,倒也练成黑白两道左右逢源乾坤混合大挪移之法,从此百毒不侵,成就一番大事(此为后话,暂且不表).

二狗听闻江湖传言,说是山东一狗迷群拥有世界最先进的猛灌以度量酒量之法,不禁心痒,特与山东狗迷群约在今日,切磋拼酒之技艺。

此刻,七木缘正在收拾行装,此人乃江湖著名帅哥之一,出门自然要倒拾半天,倒拾完,七木缘又听了半曲古典音乐吸了半支烟 喝了半缸子凉水平复了一下大战前紧张的心情,昨天群里搞评选,七木缘被评为五虎喝将之一,想起那刻,群里高呼口号:灌倒二狗必须七木 。想起这些 七木缘不禁微微一笑。

出门,七木缘抬眼望天,云起风来,颇有大雨欲来之相,七木缘叹道:果然此番必有大战,只是不知输赢之果,胜者何方。

下午三点四十五分,七木缘登上了开往济南府的大巴,短信二狗,回复在济南日报社等,五点五十,七木缘到达济南,出得车站,打的,连问五车,一一拒载,七木郁闷之极,走出三里地开外,方才求爷爷告奶奶地加了五块钱,上车去了日报社,此时,孔二狗刚刚更新完天涯里的一个帖子。

七木缘来至日报社门外电话二狗,不一会儿,二狗楼上下来,后面跟一文静书生,带一眼镜,虽身材略有纤细之感,倒也有与众不同之书卷气质,又含铮铮不屈之铁骨精神,(此处不好写,怕有人拿刀追我),七木不禁多留意了一下此人,虽知此人乃群里名蛋生的是也,倒也是头回见着,大家握手,寒暄半天,方由蛋生招手打了一的(蛋生乃济南本地人,中午就是此人去车站接的二狗),七木缘注意了一下,没有拒载,不禁心中潸然泪下。

      此次拼酒大会是由济南府本地一霸,叫做黑道联盟的人全权代理,据说他一大哥开了一酒店,又据说是以烧烤为主打,还据说济南最出名的是烧烤,烧烤最出名的就是黑道联盟的大哥的酒店的烧烤的味道的与众不同的别具一格的特诱人的这么一种的刚赛了的风味(此处肺活量小的可免读)所以特地选了此地请二狗品尝。

      七木缘与二狗等三人在街口下了车(就是不说蛋生的名字),步行往里走,二狗忽然说:今天胃里有些不舒服,老出虚汗,是不是买点药吃先?七木缘闻得此言,不由一怔,想起遥远的过去的不知哪个朝代的一古人说过:拼酒有三怕,一怕红脸蛋儿的,二怕梳小辫儿的,三就是怕带药片儿的。七木心中感叹:果然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二狗怕是却如江湖所言,乃拼酒一高手也。酒会还没有开始,已露三分真容。再往里走,七木不由有些惴惴。

      终于到了黑道联盟的大哥的酒店的门口,七木放眼望去,楼高约有六米开外,宽约十米之长,上书“伏一烧烤”四个大字,虽黄昏之时又风雨欲来,字仍烁烁放光,映得整条街都明亮了许多,二层大楼在街面上巍然耸立,果是不同凡响,气度不凡。

      入得店内,一群人迎了过来,有黑道联盟(不用多言,前文已略有交代),一木(对此人颇有看法,本人名曰七木,他竟然叫做一木,虽相貌堂堂,仍然BS一下,以解心头之怨气),济南一个人(此人这里不便多言,本人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一漂亮媳妇,所以顾虑颇多,嫉妒心使然,见谅),济南老头(此人也要说道说道,还是我慎重审批后同意入群的,居然起名叫做老头,本以为群里我为年长,怕是大哥之地位不保,问之,曰二十八九岁,忽悠我不轻,BS),到此就不一一列出,不为别的,唯此刻心不在焉,目光只在站在最后两人身上流连忘返,乐不思蜀了,只见站于后面两人,年方二八,青衫罗衣,红唇娥眉,半遮笑颜,静如处子,宛若清扬,海棠花谢,潇潇雨霏,月满西楼,醉画佳人,桃花妆靥,倾城之顔,古今多少描绘,竟于此时归了这两个MM,还未喝酒,已是醉了三分,七木暗暗咽了口唾沫,方才收了目光,与众人一一寒暄,临到两个MM跟前,黑道联盟一一介绍,才知两位MM之名(俺就是不说什么名字,打死也不说),话都不会说了,就只点点头,闪到了一旁,后来差点后悔地从酒店的最高层跳下,后悔怎么不就先握握手呢。(此处文笔过多,敬请理解,莫要BS)

      众人你一言他一语,互相打量,互相寒暄,话语之亲切,气氛之热烈,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比之罗斯福斯大林丘吉尔三巨头相会多了不知多少头,令七木又平添许多感叹。当然大家的主要目标还是二狗,直把二狗围了个水泄不通,大伙儿心中埋了N久的思念直向二狗招呼过去,话语连珠,招招中的,一瞬间仿佛都成了律师,政府发言人,政客等等诸如此类的快嘴儿狠角色。

      开始二狗从容不迫,接招递招,有条不紊,尽显大将之风度,领袖之风范,隔壁大婶儿之流利,街头泼三儿之高亢,犹如高山流水般起起伏伏,又如尼亚加拉瀑布般错落有致,一口标准的非东北的,非北京的,非上海的,非…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非所有地方的但又确确实实是咱中国的普通话,把个七木听得是目瞪口呆,哑口无言,神魂颠倒,肝肠寸断,痛不欲生,死去活来(本人文底尚浅,许是有些词汇还未想到,各位看官可发挥无比之想象力,尽情发挥),七木心说,到底是去过沈阳,大连,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又坐过汽车,火车,轮船,飞机的游历甚广的人物,果不其然,其不果然,不同凡响,不一般啊,太不一般了。不觉对二狗之景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天地可证,日月可见啊!七木越是想着,越觉鼻子不得劲,用手摸去,立刻粘了一把鼻涕,赶紧寻个角落,甩了出去,又悄悄在桌下抹了几把,才在裤子上擦了擦。生怕那两个漂亮MM瞧着。

      几个回合下来,二狗脸上不觉有了些许汗意,原来潇潇洒洒,挥洒自如的手势渐渐呆滞,眼神渐渐迷离,手指渐渐颤抖,修长的双腿亦开始哆嗦,特有型的嘴角亦开始抽搐,敏捷的思维亦开始凌乱,泰然自若的神情亦开始狼狈(回忆到这里,本人笑翻一个先)。

      眼看二狗就快招架不住,落下被痛打落水狗之口实,毁一世英名于今日,好一个二狗,急二狗自己之所急,想二狗自己之所想,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恶向胆边生,计从心头起,猛然往后一闪,退到墙边一椅子处,手倏然向上一掀,一件T恤就扒了下来,露出了白嫩嫩的上半身,T恤往旁边椅背上一扔,只见T恤轻轻飘过椅背,滑落于地,旁边的一木身手敏捷,一探身,直接捞了起来,爱惜地轻放到椅背上,关怀备至地说:慢点慢点,别弄脏了。

      只见二狗大刺刺往椅子上一坐,高声说道:儿白哥儿几个说的高兴,先不等菜,整一大杯再说(此处交代一下,因济南府泉水出名,趵突泉啤酒好喝,二狗身体总有不适的感觉,所以经山东群领导班子商量后决定:不喝白酒,将啤酒进行到底)

      闻得此言,黑道联盟与济南老头转身出去,不一会儿两人双手各提了几个硕大的扎啤杯进来,呯呯呯放于桌上,不一会儿,就都灌满了酒,二狗站起身来,右手端杯,左手轻抚自己白嫩嫩的胸脯两下下,嘿嘿笑道:儿白,在东北老家,喝扎啤都好光膀子,习惯了,两位MM不要见怪啊,各位兄弟,咱先干了这杯,来—。众人一致仰起了肥瘦不一,长短各异的脖颈子,90%都闭起双眼,脑袋向后倾斜60度(许是还要多,因本人没有实地测量,就只是约莫了一下)咚咚咚咚灌了下去(两位神仙MM喝的是饮料只是浅饮一下就都放下了),二狗不愧是二狗,第一个干了,我稍差一点,第二个干(比二狗慢了大约0.001秒,比之百米赛跑之间的差距还要小些),大伙儿一个个都干了,只有济南老头与蛋生二人没有喝完,在大家严肃认真,细致而又苛刻但又公平,公正,公开地指责与批判之下,也都勉强干了。酒又添满,二狗再举杯:来咱们先同干三杯再说(此时,七木又注意到,两位神仙MM看着豪爽的二狗,这里请注意,是看着二狗的眼睛,七木对天发誓,两位神仙MM绝对没有看二狗白嫩嫩的上半身,四只美眸渐渐湿润,看到这里,七木的眼睛也渐渐红了,还泛起了蓝幽幽绿汪汪的光芒)。

      闲言少叙,三杯酒很快干掉(后两杯本人比二狗快了0.01秒,二狗都是第二名,令我想起了神交已久,却素未谋面的千年板凳兄弟),各种烧烤兹兹冒油,带着扑鼻而来,诱人无数的香气也都端了上来。大伙儿开始放下道貌岸然之面相,撕破精心伪装之脸皮,大块朵颐,乃至动手争抢了起来。很快第一轮烧烤一扫而光,唯二狗保持绅士之风度,不紧不慢,相当文雅地吃完了一串羊肉,放下签子,想要再拿时,发现已经没有了,也不禁流露失望之色。

      三杯饮尽,序幕已经拉开,此时,窗外风起,雷声渐近,好一个风雨欲来之像。七木不禁又生许多感慨,高手过招,看似平平常常,却隐万千玄机。二狗的闪身一退,看似无奈,却是应了古人的话——退一步海阔天空。脱衣光膀子,更见其高明之处,第一转移了大家的视线第二充分展示了东北老爷们儿的豪气   第三 深入群众,瞬间拉近了和群众们的距离 第四壮自己的威风(虽然身材较之史泰龙距离甚远),意图杀杀对方(即我们)的锐气第五有可能想显露其性感的一面,大家可不要忘了有神仙MM在。(本句话纯属虚构,瞎猜,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第六由守转攻,变被动为主动,未显山露水,已是带头干了三杯。

      二狗功夫之高,未望其顶,心思之深,未曾可测,常人一石二鸟就算高明,二狗居然六鸟(哦不对,不该是鸟,我们是群英),二狗居然一石六群英,今天的较量看来想不精彩都难。

      七木正想着,二狗忽然间又使出一记重拳,只见他站起身来,高举扎啤杯,说道:这杯酒,敬给在地震中死难的同胞。一时间全场静寂,鸦雀无声,无人推让,立马都干了。只是心绪难平,好几分钟竟无一人说话,气氛在此时,低到了极点。

      忽然,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人,高声喊着:二狗在哪里?就在此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映在此人的身上,立马呈现一种怪异的色彩,双眼还放射出两道白光(后来知道,此人戴眼镜,估计是镜片反射),七木立马晕了,传说中的闪亮登场比之差了不是一个两个级别,此人大步向我们走来,窗外的雨,也在此时倾盆而下。(此刻,七木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一部叫做【画皮】的电影。)

      黑道赶紧介绍:这个就是老谭。见老谭着黑色T恤,浅色休闲裤,四六分微长有些自然凌乱的发型,戴一眼镜,硬是比之七木还似乎,大概,也许,可能还帅了这么一下下。大家都站了起来,又开始新的一轮寒暄。

寒暄完,一木端起了扎啤杯:二狗,你的帖子写的太好了,看了这么久,太想知道你什么样啦,今儿终于见着活的了,高兴,来咱哥俩整一杯。

      好一个一木,终于率先发难,前文说过,一木相貌堂堂,短发,比七木高些,着横条T恤,牛仔裤,身材可谓虎背熊腰,脖戴一条粗大的金项链,未戴眼镜,胖胖的脸上总是挂着一副笑呵呵的模样,不过刚才七木曾见一苍蝇落到他脸上,一木猛然一个狮子大甩头(前文交代过,一木身手那是相当的敏捷),苍蝇落荒而逃,一木脸上的肉瞬间横了起来,双眼恶狠狠地瞪着逃飞的苍蝇,那神情之凶狠,眼神之恶毒,似是恨不得吃了它。那一刻,七木知道,一木绝不是一般人物。(今儿得知一木据说相当漂亮的正身怀六甲的老婆也在看我写的帖子,在此,特向一木的漂亮的老婆说一声:您好,为了祖国的未来,您辛苦了。)

      二狗亦不含糊,也端起杯子:儿白,一木,一看你就像黑社会大哥(闻听此言,想必二狗也看到了一木瞪苍蝇那一段),来,干了。两人一口气都干了

(二)拼酒大会刚刚开始,已是跌宕起伏,水深火热,七木不由又生许多感慨,自二狗一退,一脱,一端杯起,掀起了第一次高潮,没有锣鼓喧天,没有彩旗飞扬,气氛已是相当热烈,大伙儿情绪逐渐高昂,偏于此时,二狗又端第四杯酒,大伙儿的心瞬间跌入谷底,(特此声明:二狗与山东狗迷群所有成员,对四川地震甚是关心,对死难同胞无比尊重与痛心,大伙儿踊跃捐款,献血,此文这段亦是对死难同胞表示哀悼与怀念,敬请各位看官莫要误解)

峰回路转,老谭的忽然出现,又使大伙儿从悲痛中走了出来,由此,又引发了第二次高潮。二狗之高在于,既是表达了对同胞的怀念,又不动声色地极大地打击了我济南府群英的士气。

开始时七木就在想,二狗敢于一个人不远千里,独闯济南府拼酒大会,必然有其过人之处,至此看来,果不其然啊,如不是老谭及时赶到,力挽狂澜,(此刻,七木想起了梁山好汉宋江宋公明)众群英已是武功尽失了,又如不是一木挺身而出,此刻,怕是还在跟着二狗的节奏在走,踢过或看过足球的都知道,跟着对方的节奏走,是很难有好下场的。如此看来,与二狗之较量,以后每走一步,都要千万小心,江湖险恶,不得不防。

二狗与一木喝完,矛头立刻指向了老谭,语气慷慨激昂,措辞激进强烈,力陈老谭晚到之种种恶行,大有不把老谭罚死,誓不罢休之势。老谭不慌不忙端起扎啤杯:二狗哥,小弟今天就是来跟二狗哥喝酒的,酒是当然要罚,不过,可不可以先和二哥你同喝一杯?(高啊,任二狗千言说尽,我有一定之规),此话一说,二狗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于是两人都干了。

黑道立刻站了起来:二狗哥,我也和你整一杯。(对黑道提出口头表扬一次,掩护工作做的忒好了)黑道今儿穿了一件白底兰花竖条短袖衬衫,深色休闲裤,戴一黑边眼镜,初看会以为就一白面书生,但如果细看他的眼睛和薄薄紧抿的嘴唇,就会发现含有一种誓把牢底坐穿的硬气以及与一木瞪苍蝇相似的眼神。到底是黑道,不愧叫做【黑道联盟】。于是,黑道VS二狗,结果共饮杯中酒。

(三)二狗喝完,已是有点气顶咽喉了,又不好张嘴,无奈闭了嘴,伸了几下脖子,口内咕噜噜响了几声,悄然化掉了涌上来的几个饱嗝。正想坐下,这时,济南老头晃晃悠悠端一酒杯,斜刺里冲了出来,至二狗跟前,几乎鼻挨着鼻了,方才站住,看那架势,颇有常山赵子龙之像(只是比子龙胖了许多,又戴了眼镜,还笑眯眯的,露出腮帮子上两酒窝,着白色长袖衬衣,黑色西裤,未扎外腰,斯斯文文,潇潇然往那儿一站,俨然一弥勒佛之代言人,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七木忽然莫名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二狗面色也是一紧,连忙伸出双手做推车状,刚举到脸部,忽一想,又落到胸口处(幸好没有举过头顶):岳哥(老头本家姓岳),儿白,刚才没有吃到烤虾,一会儿别又没了,容我先吃几串。我实在太想。老头打断二狗:二狗兄弟,先前几个你可是都喝了,我可是等着盼着挤着要过来与你整上一杯的(后来知道老头是真的往前挤,大伙儿一让,老头有点失去重心,就成了斜刺里冲了出来,佩服啊,这种情形还能保持常山赵子龙之像,弥勒佛代言人之态,甚是了得),为什么单给我判个死缓,不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必须尊重人权,尊重公民应有的权利,今儿,二狗兄弟,这酒必须得喝,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我先干为敬。说罢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蛋生在旁边告诉我,老头是律师。原来如此,果然是伶牙俐齿,思维敏捷,又极善于抓住要害,看准弱点,(二狗正在化解打嗝)一击中的,且穷追猛打,死缠烂磨,一副不把对方整倒,誓不罢休的态势。瞬间分别使用了苦肉计,强词夺理计,卑鄙无耻下流计,先喝以使其下不了台计等种种计谋,不愧是律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怕是二狗再高的高手,也是无话可说,无招可挡了。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全国哀悼日 第二部 第三十九节、十面埋伏(下)

  1. 看来二狗同志酒量惊人啊。

    看来,江湖上文笔非凡的高手真实到处有啊。
    等待七木更新中……

  2. 厉害,二狗真能整.济南府各位也是了得.

    期待新贴.

  3. 昨天把你的网址弄丢了,终于又把你找到了。期待更新中……

  4. 郁闷,俺咋就不知道二狗来济南呢?我就住在离济南日报社200米的地方,火车站的哥们我去接就行了,敢拒载?哼哼

  5. 呵呵,看了大半,原来算半个老乡,我也是聊城东昌府的
    济南的士很烂,经常拒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