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十三节、我们这里不加“褥子”

2008-04-16 | 5:09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3,397 views

第一部 第十二节、未来的世界是我们的 第一部 第十四节、防卫过当致人死亡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3 14:24:07 
  十三、我们这里不加“褥子”
  
  据说那天赵红兵等人从“紫月亮”走了以后不久,张浩然自己一个人拿了一把三棱刮刀回去找了他们。赵红兵等人艺高人胆大,听说以后没把这太当回事。
  
  “见他一次我打他一次”张岳说。
  
  春节过后,费四、李四和李武等人真买了二手辆130小货车去乡下收废品了,小北京则留下来和赵红兵一起经营旅馆。赵红兵的旅馆生意比较红火,主要是因为地段比较好、规模比较大,而且赵红兵这人特爱干净,二狗每次开房间的门都感觉是进了军营,赵红兵把服务员训练的比军人还军人、一尘不染的褥叠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虽然当时我市已经有了很多私营的旅馆,但是规模普遍不如赵红兵这边大,客房比较少而且管理不规范。所以赵红兵这边是当时火车站附近除了铁路宾馆这个三星级酒店外生意最好的。
  
  赵红兵旅馆的客源主要有两类,最主要的一类是过路的旅客,大概能占他总收入的70-80%,另一类就是本地的一些小混混带着他们的“小马子”来开房。对于后一类客人,赵红兵极度厌烦,嫌他们太脏,也怕公安局来查。但是小北京的说虽然他也很不喜欢这类客人,但是这类客人的较为稳定,而且住的时间比较短,通常2-3个小时把事情做完就会退房间走人,很少在这里过夜,收拾一下换一下床单又可以住人,所以这样的客人多不是坏事。赵红兵没办法,对于带“小马子”来开房的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这个时期,赵红兵倒是真的认识了一大批小混子。这些小混子都是20岁左右,跟着“老大”在街上瞎混,以偷、抢和讹诈为生,也混不出什么名堂。他们都比较怕赵红兵,因为虽然赵红兵从没想过要出名也没想过加入黑道,但是赵红兵等人捅了路伟、废了二虎、两个人打了三虎子10几个人、还揍了刚出狱的张浩然等事迹这些小混子也有所耳闻。他们见到赵红兵都叫 “红兵大哥”,从那时起,这个称谓就流传开来,一直到现在。
  
  这些小混子带的“小马子”多是本市一些初中毕业就辍学并无业在家的女孩子。“小马子”在当时是绝对贬义词,其实按现在的眼光看,可能她们干的也根本不算什么坏事儿。她们绝对不是卖淫,只不过是对性的态度有些放纵,有点随便,经常和一些没认识几天的流里流气的男孩子开房什么的。但她们这样的人在当时社会人的眼中,基本可以和卖淫女划等号甚至比卖淫女还要低一个档次,换在现在,这样的女孩子太多了,没人会过多的谴责了。
  
  十年,只用了十年,和她们一样都对性比较放纵的卫慧和安妮宝贝成了“美女作家”,成了众人景仰的对象。不是二狗不明白,实在是这世界变化快、忒快。
  
  在赵红兵经营旅馆期间,二狗没少见过这样的“小马子”,她们多数不到20岁,穿着在当时都比较前卫,大冬天的经常只穿个很短的裙子,走在街上很是显眼,她们中也不乏美女。虽然她们对性的态度相对比较放纵,但是毕竟还是女孩子,多数看起来都还很腼腆、羞涩,她们也希望找到真正的爱情。
  
  赵红兵就没少遭到这些女孩子的纠缠,二狗印象最深的是一位个子高高、眼睛大大、皮肤白白的长相很卡通的女孩子,后来看动画片《机器猫》的时候,二狗每次看到里面的那个“小静”的时候就会想起她,因为她总爱穿着那个“小静”那样的裙子,颜色总换,但是裙子的样子总是那样的。具体的名字不方便说,因为她现在也是我市的知名“企业家”,我们就把她称为小静吧。
  
  小静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比较温柔,也比较腼腆,干干净净,那时顶多18,9岁。以前和一个纹着身的小流氓来赵红兵在开过房,那个小混混以认识“红兵大哥”为荣,和小静在退房的时候和赵红兵说了几句话。就在说这几句话的功夫,服务员走过来了。
  
  “赵经理,他们的房间的床单上有血迹,是不是要他们赔偿?”这个服务员边说着还边拿着床单走了出来。
  “这个按规定当然是要赔偿的!”没等赵红兵说话,那个领班先答上话了。
  
  这时赵红兵发现小静的头深深的低下、白白净净的脸红的像一块红布,手紧紧的抓住那个小流氓的手摩挲着。赵红兵看出来了,这个女孩子太害羞了,要是再耽搁一会赔偿什么的,这女孩子非在这里哭出来不可。他可怕女孩子哭。
  
  “行了,小李,把床单扔了,赔什么赔”赵红兵跟领班说
  “你们快走吧,没事儿”赵红兵赶紧给了小静一个台阶下。
  
  小静走到门口以后回头看了赵红兵一眼。据二狗分析,就是赵红兵这一句话和她回头看这一眼,小静就爱上了赵红兵,而且后来爱的不是一般的深。
  
  几天后这个小静就跟那个小流氓分手了,而且给赵红兵写了封信,是情书,二狗还清楚的记得,那封信是通过邮局邮的,收信人一栏写的是“红兵大哥”。
  
  赵红兵收到信以后看看也不以为意,哪想到小静是铁了心要跟他搞对象。过了不几天又邮来了用一个大玻璃瓶装的她亲手一个一个叠的1000个小星星。赵红兵收到后怕高欢看见,居然没过几天就转手送给了张岳当作张岳23岁的生日礼物,太有才了!而且赵红兵还对张岳说这是他赵红兵亲手叠的,张岳当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总之,小静是两天一封信,三天一个礼物,疯狂轰炸赵红兵,与此同时,她还给高欢写信,信里说一定要从高欢手里抢来赵红兵。赵红兵挠头不已,他没想到,小静还有更狠的。
  
  1987年的5、6月份的一天晚上,小静骚扰赵红兵达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那次二狗亲眼目睹了骚扰实况。当天小静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来到了赵红兵的旅馆,赵红兵正在吧台上看孙大伟每天送来一本的武侠小说
  
  “小静,你来啦!”赵红兵笑吟吟的说,虽然赵红兵真是怕死了小静,但他还是得客客气气的,他对女孩子从来都拉不下脸来。
  
  “恩,红兵,我跟爸妈吵架了,他们不让我回家”小静说。
  “那怎么办呢?实在不行让小北京在三楼给你开个房间,你在这里先住几天吧!吃饭就跟服务员一起吃,怎么样?”赵红兵说完汗流浃背,他总不能看着小静流浪街头吧,实在没办法。
  
  “红兵,我不愿意去楼上睡,我只想上你床上睡!你的床干净”小静毕竟是个女孩子,说完这句话脸又是通红。
  “这里的床都干净!”赵红兵吓得拿着小说的手都哆嗦了,颤抖着说
  “你的床是单人床,我喜欢睡单人床,我在家里就是单人床。”小静说
  
  “那你睡红兵的床,红兵睡哪?难不成和你睡一张床?”小北京笑嘻嘻的说
  “恩,那也好…………”小静低着头,玩着手指说
  
  赵红兵差点当场倒地。
  
  小静还真的睡在了赵红兵吧台后面的房间里那张单人床上,一睡就是一个多礼拜。在这一个多礼拜中,赵红兵只要脱下一件衣服,小静看见马上就给洗掉,赵红兵吧台后的小房间里的枕头套、被褥小静洗了2,3次。每天晚上到睡觉的时候,小静准时脱衣服上床睡觉,她离家出走还带了件当时看起来比较性感的睡衣,和在自己家一样。赵红兵每次一看到她脱衣服马上转身出门关上门就走到吧台,小静晚上自己就在那里睡。幸亏有孙大伟的小说顶着,赵红兵活活在吧台上坐着边看边睡过了一个多礼拜,一个礼拜折腾下来,人都瘦了好几圈。
  
  每到晚上11、12点钟,小静肯定喊:“红兵,该休息了,进来睡吧!”
  “我……我还不太困!我在看小说”赵红兵哭笑不得
  “别看了,进来吧!”
  “不行,床太小”
  “咱们俩挤挤”
  “唉,你就先睡你的吧!”
  
  高欢虽然相信赵红兵肯定不会和小静干什么出格的事,但是她也很吃醋,每次见到赵红兵都让赵红兵把小静赶走。
  
  “你赶不赶,你不赶我赶了”高欢说
  “她跟她父母吵架了,身上也没钱,你把她赶走了她去哪?”
  “你给她200块钱,让她赶紧走,爱去哪睡去哪睡,反正不许睡你床上,你的床我还没睡过呢”高欢说完这句话可能觉得有点不妥,她的脸也红了
  “我跟她这样讲过,但她非要留在我这里当服务员”
  “就她还当服务员?红兵,你必须把她赶走”
  “别赶了,人家毕竟是个姑娘,我怎么好意思赶人家”
  “姑娘怎么了?我也是姑娘,你怎么就不考虑我的感受”
  “………………人家毕竟是个姑娘”
  
  据二狗了解,赵红兵肯定是没和小静发生过关系。而小静直到现在已经结婚了并且有了小孩,还没放弃勾引赵红兵。在赵红兵劳教时,小静基本是每个月都去探望,每次探望都花掉她至少大半个月的工资给赵红兵买东西,她去的次数比赵红兵这些兄弟去的次数加在一起还多。到了现在,小静虽然看起来比较年轻,但现在毕竟也快40岁了,经营的整容美容连锁店生意很红火,在我市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但每次知道有赵红兵出现的场合一样打扮的花枝招展,每隔3、4天必然要给赵红兵打个电话。她嘴里说的是已经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只是把赵红兵当成个好朋友,但二狗了解她,她肯定还想和赵红兵发生点风花雪月的事。而高欢,则早就对她这二十年来的骚扰麻木了,习以为常了。
  
  “红兵,你干脆把她办了算了”每次小静勾引赵红兵,小北京都这么坏笑着说
  “我有高欢了”赵红兵说
  “不让高欢知道不就结了?”
  “没高欢我也不喜欢她,我觉得她有点埋汰”
  “埋汰?多干净、多水灵的一个姑娘啊”
  “别烦我,你喜欢你上!”
  “人家可看不上我”
  
  赵红兵这人就这样,对女孩子从来都是一句狠话也不好意思说,他没想到,小静这一住还真住出了点麻烦。
  
  那天礼拜六晚上,周末,下了班以后张岳请吃饭,嘴上说的是想请几位兄弟和高欢等人,大家都知道其实他是想见李洋,高欢、李洋和孙大伟的“女友”三人是死党,走到哪里都在一起。赵红兵和小北京成天在旅馆里无聊的很,听说张岳要请客都叫嚷着一定要去,谁也不肯留在旅馆里,赵红兵没办法,只好叫来了他的三姐帮忙看一下旅馆,他俩则去和张岳喝酒。下午赵红兵三姐一下班,就来旅馆和赵红兵换班。
  
  正所谓龙生九子,子子不同。赵红兵的大哥长的看起来比较粗鲁,大姐和二姐长的也一般,但赵红兵的三姐和赵红兵一样,长的特别标致,是电影明星级的。他们姐俩长的漂亮当时全市都有名。赵红兵的三姐当时年龄也不大,估计只有25、6岁,刚刚结婚,看起来还像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那天是第一次帮赵红兵去管理旅馆,她也觉得新鲜的很。
  
  “老板娘,你们这里夜里加褥子吗?”外面进来了四个小年轻人。“加褥子”这个词在我市及周边地区80年代是嫖娼专用术语,意思就是晚上有没有小姐来为他们服务。当时80年代没有现在这么多娱乐场所,嫖娼多数都在一些小型的旅馆里。
  “晚上要加褥子?那好吧,加就加呗!”赵红兵的三姐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她怎么懂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以为是让晚上再送一床褥子进去。
  “嘿嘿,那我们住了!”这几个年轻人是省城的,看见有这么漂亮的老板娘还听说可以“加褥子”很高兴,并且他们还看见了住在赵红兵房间里的漂亮的小静。
  
  赵红兵的三姐高高兴兴的给他们登了记。
  
  到了晚上10:00左右,赵红兵的三姐还真让服务员给他们每人都送去了一床褥子!!
  
  10分钟后,这几个年轻人全出来了!
  
  “我们的褥子呢?”
  “褥子?刚才服务员不是给你们送去了吗?”
  “我们要的不是那种褥子!”
  “那你们要哪种?”
  “我们要的是女人!”
  “我们这里没有!”赵红兵的三姐这时才明白这几个人要干嘛
  “胡扯,我进来时看见吧台里面的房间里就有个姑娘,她肯定不是服务员!”
  “那是我弟弟的朋友!”
  “你弟弟的朋友?”
  “是啊”
  “老板娘,其实我们几个都看上你了,要么你陪陪我们吧”
  “滚远点,等我弟弟回来打死你们!”
  “我一见你就硬了!”
  “……”
  
  旅馆的门“咣”的一下被推开了,门口站着的,是已经喝醉的赵红兵和小北京。
  
  “红兵,他们欺负我!”赵红兵三姐的眼泪流了下来。
  
  接下来的事情二狗没亲眼看见,也就不叙述了。反正后来这四个人被小北京和赵红兵打的都躺在地上起不来,踢他们身上像是踢死狗一样已经没什么反应。
  
  “红兵,咱们还能继续打”小北京说
  “他们都没反应了,还怎么打?”
  “咱俩的手都很有准,这几个人肯定谁也死不了,也不会有什么重伤。咱们俩叫费四把130开过来,带这四个人去医院,每人打上一针杜冷丁,这几个人没重伤,打了杜冷丁以后肯定都能站起来,咱们俩还能再打打”小北京的馊主意真不少
  “好办法,你出去找费四吧,给他们注射完度冷丁再继续打”
  “三姐反正你在医院上班,帮我找个大夫,打个电话告诉帮忙打几针杜冷丁”小北京说
  “杜冷丁是红药方,普通大夫可没权力签四支”从小出身高干家庭的赵红兵的三姐第一次被男人这么欺负,气还没消。
  
  “姐姐,姐姐,是我们错了,你人好、心好,你求求你的两个弟弟,让他们别再打了”有一个年轻人听到赵红兵和小北京的对话吓得快尿了。
  “知道错了?”一向温柔的赵红兵三姐也上去朝当时说得最下流的那个年轻人头上用高跟鞋踩了一脚。
  
  “红兵,饶了他们吧!”女人到底是心软,看到这几个小流氓被打成这样,赵红兵的三姐还真帮着求情了。
  “今天是三姐放过你们,知道吗?”小北京说
  “你们这几个小流氓,要不是三姐求情,即使我不打残你们也把你们带到南山派出所”赵红兵说
  
  的确,赵红兵和小北京经营旅馆期间,从来都没有养过暗娼,干干净净。而火车站旁的其它二十几家旅馆,几乎家家都有暗娼。
  
  这件事以后高欢比较开心,因为小静知道这件事也有她的责任,所以没等有人赶她,她就知趣的走了。当然,走了并不代表不再纠缠赵红兵了。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十二节、未来的世界是我们的 第一部 第十四节、防卫过当致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