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十二节、未来的世界是我们的

2008-04-16 | 5:06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3,581 views

第一部 第十一节、小北京的武、禅与毛泽东思想 第一部 第十三节、我们这里不加“褥子”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3 9:23:06 
  (十二)未来的世界是我们的
  
  去年,刚刚复员的赵红兵带着断指带来的自卑和烦闷度过了一个极其郁闷的春节,今年春节,赵红兵却格外的开心,因为他有了高欢,虽然由于高欢还在读书还只是地下情,但二人爱的火热且甜蜜,都沉浸在初恋的幸福中.而且春节过后,就要开展自己的事业了,要当老板了,赵红兵真是意气风发.
  
  小北京也真没客气,留在了赵红兵家过春节。赵爷爷十分欣赏小北京,说他爱读书、爱动脑、有思想、热爱祖国,而且还特懂礼貌。赵爷爷这样一个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的老头居然经常拉着小北京聊天,别人都感觉不可思议。每天来赵红兵家找赵红兵玩的年轻人这么多,赵爷爷只喜欢小北京一个。
  
   “红兵一个人忙不过来,总得有个人帮忙,白天一班晚上一班。如果你回北京暂时没什么更好的出路的话,那么还不如留在我们这里和红兵一起做生意。”赵爷爷对小北京说
   “这不大好吧,承包旅馆都是红兵张罗的钱,我又没出钱”
   “红兵做事比你稳,但你比红兵有想法。你俩又是生死之交的战友,如果一起做生意,肯定也能配合默契。你就不用出钱了,你出人就可以了。现在不都讲入股吗?具体分你多少股,你和红兵你们小哥俩商量,我不管”
   “恩,我得跟我爸妈打个招呼,只要他们同意,我肯定没问题!”
   “跟你的父母说,不要瞧不起商人,现在国家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跟他们讲国家的政策,他们就会同意”
   “赵伯伯,我就直接跟我爸妈说我不当上万元户我就不回北京!成吗?!”
   “好小子!哈哈”
  
  赵红兵是比较开心,但也有犯愁的,那就是李四和费四这“跑路双雄”。从李四回家以后他爸爸就没跟他说过一句话,李四从来都是等家里别的人吃完饭他再去厨房找剩饭吃,也不大好意思出门,毕竟,在那个年代,丢了工职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和李四相比,费四更惨,费四在家排行第四,爸爸已经去世了,他的三个哥哥都是国家干部,他到家以后就被这三个哥哥狠揍了一顿,揍得他走路都一瘸一拐,要不是赵红兵和小纪上门说情,他非被逐出家门不可。
  
  大年初一,这哥儿几个又聚在了一起。和去年的疯玩不同,今年更多的是探讨将来如何发展。
  
  “红兵,我看我们的旅馆的一楼不如分出一大半开个饭店,火车站前的饭店没几家,而且饭菜质量也不好。开旅馆赚的钱都是有数的钱,开个饭店能赚的多点”小北京说
  “恩,不错。可以考虑考虑,咱们先看旅馆的经营情况吧。我承包旅馆已经跟我爸、我哥、我几个姐姐要了不少钱,实在不好意思再向他们化缘了。等咱们赚了点钱了,有了点资本再说。”赵红兵对小北京提出的意见一向很尊重。
  “恩,那就先开半年旅馆再说吧”小北京说
  
  “唉,红兵你有旅馆,现在我和李四工作也没了,我们将来可怎么办啊!”费四说
  “费四你愁什么,我和大伟从初中毕业就没工作,现在不也活着呢吗?”李武说
  “那总不能靠父母养这样一辈子吧!”李四说
  
  “我妈不是在图书馆工作嘛,她的意思是让我在他们单位楼下开个专租武侠言情的租书室,就是十中、师院、艺校门口都有的那种,借一本书每天两毛钱,押金10块,这样也好,我孙大伟也能算是个文化人了”孙大伟很得意的说
  “别恶心我了,你还文化人?书名上的字你能认全吗?上次你和我说你在看射雕英雄传,九指神丐你都能读成九指神亏,你还租书?别给我们丢人了。对了,你还认识雕字,真TMD不容易”张岳最瞧不起孙大伟的一点就是孙大伟实在太没文化
  “我把丐认成了亏那是我小时候读书太用功了,我近视!丐这个字连你张岳都认识,我能不认识吗”虽然孙大伟最没文化,但他最怕别人说他没文化
  “大伟,你是大学漏子,你最有文化!行了吧,别打岔,我们正愁呢”李四说,80年代大学漏子绝对是褒义词
  
  “要么你俩跟我一起收废品吧!”小纪倒是挺想帮他俩的
  “和你一起当破烂王?成天被公安局调查这个线索那个赃物什么的?别扯淡了”费四说
  “警察找我知道为什么吗?这叫军警一家,你去西宫、红旗、南山这几个派出所问问,哪个警察不认识我小纪,我经常和他们聊我在老山打仗的事,他们都特别崇拜我,我和他们都是哥们、朋友”小纪说
  “恩,哪个警察要是不认识你,那他也当不下去警察了。这么大个销脏窝点,谁不得每天来关照关照”李四挖苦小纪说
  “不管怎么说,兄弟我在派出所、公安局有人!以后你们谁犯了事儿进去就跟他们提我,说小纪是我兄弟,肯定没人为难你”小纪牛着呢
  “小纪,那次咱俩在六中惹完事,从公安局出来你怎么鼻青脸肿的,是不是那天晚上你和你那些公安的朋友闹着玩的碰的?”赵红兵挖苦小纪
  “妈的,那天审我的是个实习生、小警察,我和他提了很多领导他都不认识,还把我一顿胖揍。再说,我挨揍还TMD不是因为你,大冬天大半夜的跑六中挂码子”
  
  “还别说,我倒是觉得小纪那里真不错,现在小纪是坐等着收废品,已经赚了很多钱了。咱们以后去收,开车下去各个县和乡镇去收废品,应该赚的更多”李武说
  “李武说的没错,收废品去下面收应该能赚很多钱,说不定还能收上点文物什么的”小北京说
  “小纪不是也收文物吗?”李四问
  “收!但是认不太好,不大敢收”小纪终于谦虚了一次
  “认不好?这太简单了!我叔叔就是师范学院历史系的老师,咱们市出土文物每次去鉴定的都有他,以后让他教你啊!”李武说
  “好呀,那我就拜师学艺了!”小纪说
  
  “其实我觉得小纪说的很好,反正费四和李四都会开车,你们俩就弄一个小破车去乡下收废品,肯定收入不错。你们再跟李武的叔叔学学鉴定文物,咱们市的文物可不少,收上一个大件你们就发了。你俩也没别的事儿干,我看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赵红兵考虑了一下说
  “恩,我考虑考虑吧,的确是,现在也没别的事儿可干”李四说
  “大年初六我拜师怎么样?李武你叔叔有空吗?小纪说
  “应该没问题吧,拜什么拜,请他吃顿饭认识认识就行了,又不是外人”李武说
  
  经过几天的考虑,费四和李四决定真去收废品了,而且他俩还准备跟家里要点钱买一辆二手130小货车,李武没事儿做,也非要和他俩一起去收废品。这个废品三人组就这样成立了。
  
  大年初六那天,小纪出钱在“紫月亮”摆了一桌拜师宴。紫月亮是我市最早的几家大型个体饭店,无论是装修还是厨师的水平都非常高,就餐环境也非常好,但是据说老板娘是个“大破鞋”,所以市里的领导干部几乎从来不来这里吃。来这里吃饭的都是一些爆发户和小混混。
  
  虽然拜师宴二狗没参与,但是后来二狗还是见过了小纪他们的师傅,也就是李武的叔叔,是位仙风道骨、鹤发童颜、骨骼精奇的神仙般的人物。据说那天在席间大家都拘谨的很,只有学识相对渊博的小北京和张岳能偶尔插上几句话。因为李老先生的学问实在太高且健谈,此老天文地理风水星象无一不通,所谈及的历史与墓藏、文物断代和风水玄学博大精深,无一人能够领会,一顿饭吃下来大家连皮毛都不懂。
  
  而且还听说,当天在李老先生在的时候,最贫嘴的孙大伟居然一个多小时一句话都没说!真是难以想象!!
  
  在留下几本书让小纪等人学习并撂下一句“不懂随时问我,记得看完把书还我”以后,李老先生飘然而去。
  
  李老先生走后,这哥儿几个才恢复了流氓本色,动筷夹菜大口喝酒
  
  “你叔叔真有文化,但是怎么会有你这么个没文化的侄子!”张岳很是感慨的对李武说
  “唉,我是被文化大革命耽误了!”李武更加感慨
  “那人家张岳就没经历文化大革命了?人家怎么考上大学了?”孙大伟很是不屑
  
  “李叔说的那些实在是太有趣,太神秘了,咱们真得好好学学”小纪说
  “我看啊,咱们也别收文物了,干脆挖古墓去算啦!”费四无论干什么,永远都是那么直接
  “别介,那可是违法的,抓住要判刑的!”赵红兵说
  “红兵你成天和流氓打架斗殴就合法啦?!”费四说
  “红兵他自以为是除暴安良呢!你有辙吗?”小北京说
  “说起打架我就上火,等二虎出院我非再打他一顿不可!”张岳一提打架就想起了他有生以来唯一吃的那次亏
  
  紫月亮的单间是三扇2米高的木板拦成的那种,不隔音。当张岳说还要打架的时候,隔壁就听见一个男人说:“谁说打架呢?”
  “我说呢!怎么了?”张岳喊了一句
  
  隔壁的人没说话,听见椅子叮当的响,看样子是隔壁的人过来了。
  
  赵红兵他们所在的单间的帘子被拉开了,走进来一个粗粗壮壮的男人,个子不高但很是彪悍,一嘴酒气,看样子是有点多了。
  
  “刚才是谁在这边喊?”这个男人挺横
  “我喊的,怎么了”张岳说
  “你们这群小逼崽子,在这里吹什么牛?”这个男人出口就是脏话
  “你说谁是小逼崽子”张岳看样子火气又上来了。
  
  这时,赵红兵等人都强忍住笑。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醉鬼要倒霉了。以张岳的性格,肯定是要揍眼前这个出口伤人的男人了。这个醉鬼怎么这么倒霉,紫月亮吃饭的人这么多,他得罪谁不好,非得罪最不能得罪的张岳。
  
  “你们这群小逼崽子”这个男人确实是喝多了,根本没听见张岳这句话
  “你在说谁是小逼崽子!”看样子张岳的确是有进步,居然被骂了两句还没动手,只是嗓门大了点,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们这群小逼崽子”这个男人绝对是醉了,连续三次重复这有一句话,而张岳问了两句他一句都没回答。
  
  事后才知道张岳没动手的原因,张岳看他的确是醉了,又只有一个人。张岳觉得自己这边这么多人而且对方是个醉鬼,如果动手打他有欺负人之嫌,不是好汉所为,所以一直忍着。
  
  “大哥你醉了,早点回家吧!”赵红兵说。
  “你们这群小逼崽子,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认识我吗?”这个男人说
  “我TMD不知道你是谁,你再不滚出去我打死你”张岳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我告诉你们,我是张浩然!”这个男人边说手边指指点点,一副恐吓大家的劲头。张岳共跟他说了三句话,他好象一句都没听见。
  
  在座的人这下都明白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么嚣张,的确是有点来头。张浩然是我市83年严打前的市区大流氓。83年严打被判刑的时候定义为我市“流氓团伙二号头目”,判的是死缓,判完以后还挂着牌子游了街。可能是由于严打风过以后,当局也在纠正83年一些偏重的判决,所以虽然被判的是死缓,但是这些没被掌握犯罪事实的罪犯还是很快就放了出来,1986年底,我市放回了一大批83严打被判刑的流氓,张浩然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是其中名气最响的人物之一。
  
  “张浩然多个JB,你TMD再不滚我打死你”张岳怒了。别说是张浩然,就算是东方不败,张岳也照打不误。
  “老子混社会的时候,你们…………”张浩然还是不走,但也还是仿佛没听见张岳说的话
  “未来的世界是我们的!”张岳边说边抄起手边的一个空的白酒瓶子,直接朝张浩然的脑袋砸了过去。话音落地的同时,酒瓶子也砸碎在了张浩然的头上。
  
  随着“哗”的一声脆响,张浩然的头也淌下了血。张岳手里拿着半截带着玻璃棱子酒瓶嘴指着他,没再说话,但是张岳表达意思他应该是能看懂:赶紧走,我张岳就不再打你。
  
  张岳这一酒瓶也给他醒了醒酒,清醒了一大半的张浩然看着眼前这群气定神闲、微笑着看他被打的年轻人终于知道他这回是碰上硬茬子了。张浩然毕竟是老江湖,他清楚的知道,普通小混混听到张浩然的名字就没几个人敢动手。而一旦有人敢率先动手了,其它小混混肯定是一拥而上,痛打落水狗,而他眼前这群年轻人没有,除了张岳以外其它人根本连动手的意思都没有。张浩然明白了,这群年轻人是有必胜的把握。这群年轻人一定认为,有一个张岳对付他足够了。这群年轻人或许还认为,几个人打一个人不是英雄好汉,是在欺负人。
  
  遇上这样气度的一群年轻人,酒醒了一大半的张浩然认栽了。
  
  “这几位小兄弟,刚才老哥喝多了点,不好意思。来,咱们一起喝一个吧,刚才的事都是误会”张浩然拿起酒瓶,象征性的给在坐的每个人都倒了一点,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
  
  赵红兵等人没答话,也象征性的举了举杯,抿了一口酒。只有张岳看样子怒气还没消,没喝酒眼睛瞪着张浩然
  
  “好了,几个小兄弟,老哥先走了!以后如果有事需要老哥照顾…………”
  
  张浩然话还没说完,张岳已经把酒泼在了他的脸上。“谁TMD用你照顾”张岳泼完酒正眼都没看他一眼,蔑视至极。
  
  张浩然看了张岳一眼,然后脸也没擦头也没回的掀起了门帘就走了出去。
  
  张浩然出去以后,大家都说张岳泼酒的这一举动有点过分了。虽然张浩然喝多了来这边骂人不对,但是张岳把人也打了,人家也赔了礼,事情如果这样结束也就过去了。张岳却还这么不依不饶,确实有点过分。再说,张浩然虽然是在里面呆了几年,但毕竟也不是好惹的,这纯属闲着没事惹事上身。
  
  “张岳你呀,肯定是嫌咱们的仇人还不够多,呵呵”赵红兵和张岳一向关系最好,也没太责备他。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一部 第十一节、小北京的武、禅与毛泽东思想 第一部 第十三节、我们这里不加“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