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发)第二部 第二十二节、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下)

2008-04-21 | 1:08 pm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1,804 views

(补发)第二部 第二十节、你的声音我听不见,现在太吵太乱(下) (补发)第二部 第二十五节、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下)





作者: 孔二狗

日期:2008-3-23 23:12:42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二十二节、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下)
  
  当时,正在摇滚着的我市特别流行一首崔健的歌,歌名叫《一块红布》。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自从李洋认识张越那天起,张越就用一块红布蒙住了李洋的眼睛,也蒙住了天。认识八年了,李洋眼前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见幸福。无论是张岳入狱、一次又一次的受伤、每天的提心吊胆,李洋的眼前始终都是一片幸福。因为,她知道,张岳这个看似豪放不羁的男人的心里,始终没有别的女人。这样的男人如果认准了一个女人,那就是,一辈子。
  
  张越究竟用怎么样的一块红布蒙住了李洋的眼睛,谁也不知道。或许,李洋自己也不知道,但她一定知道,什么是爱情。
  
  对,爱情就是这样,就是张越对她这样,这就是爱情。
  
  前几天,二狗在不经意间听见有人的手机中传出一首熟悉的歌,当二狗听到“人说北方地狼族,会在寒风起站在城门外,穿着不锈的铁衣,呼唤城门开,眼中含着泪”,“人说地安门里面,有位老妇人,犹在痴痴等,安详地老人,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这几句歌词时,竟潸然泪下。
  
  那是因为二狗想起了传说中的六年后的一个镜头。
  
  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敲开了张岳的家门。
  
  “等着我,过几天我就回来”张岳最后环视了一下李洋亲手布置的温馨的家,又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李洋和李洋怀中的孩子。
  “恩”李洋朝张岳微笑了一下。
  
  张岳再也没能回来。
  
  后来有人对李洋说,张岳出不来了,判了死刑。大家都说在临刑前,叫李洋去看看他,但李洋说什么都不去。。
  “他不会死的,他那天走的时候对我说了,他会回来的”无论别人怎么劝李洋,李洋都坚持不去看张岳最后一眼。
  
  直到张岳被执行了死刑,电视上也播了,李洋也交了五块钱的子弹费,李洋才相信,张岳再也回不来这个家了。
  
  “人早晚会死的,他只不过比我早去了几年,等我把孩子养大了,我就找他去”据说,李洋没在人前掉过一滴眼泪。
  
  奇怪的是,虽然李洋没有在人前掉过一滴眼泪,但是在张岳刚被执行死刑的那几天里,去探望李洋的人没有一个不落泪,包括赵红兵。在张岳被执行死刑那天,赵红兵都没有落泪,但见到李洋,赵红兵这个刚强至极的男人却落下了泪。
  
  事后赵红兵曾经在酒后说:“我见到李洋时,她的脸上,竟然还是幸福”
  “看到她那坚定的眼神,我也真的以为张岳还能再回来。看到她那痴痴的表情,没有人能忍住不落泪。”赵红兵补充了一句。
  
  李洋曾经说过,只要能和张越结婚一天,那么她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和张越结婚六年,她今生无悔且无憾。
  
  李洋直到现在仍然未再婚,全身心的教育儿子,张岳的这块红布,依然在蒙着她的眼睛。
  
  张岳结婚,是一向比较悠闲的赵红兵和小北京的头号大事,他俩忙里忙外,所有的事儿都给张岳张罗差不多了。
  
  二狗至今仍然记得张岳的婚礼,那绝对是我市九十年代最气派的一场婚礼,比市长儿子的婚礼还气派。几十台花车没有一台是五十万元以下的,也不知道是小北京等人怎么张罗来的。小北京和赵红兵的破林肯,根本张岳就不让加入到车队中去。酒宴,更是摆了上百桌。
  
  混子,讲的就是个面子,讲的就是个排场。这不但是张岳的婚礼,还是我市江湖中人的盛会,那天,基本全市大小混子头子全来了。九十年代的张岳,由于讲义气、讲信誉、交际广,还有赵红兵、李四这样的闻人是他的铁杆朋友,绝对是全市妇孺皆知的江湖大哥。
  
  小北京是张岳的伴郎,本来赵红兵说死说活也要当伴郎,但是被张岳一句“必须是童男才能当伴郎”给否决了。赵红兵1987年就不是童男了,全市人民都知道。所以,赵红兵负责为张岳接待客人。也就是说,负责为每个客人安排座位等杂务。这也是赵红兵生平仅有的一次“伺候人”,没办法,为了朋友,咬牙干了。
  
  张岳婚礼那天,有几个细节赵红兵终生难忘。这一天,把赵红兵的一生改变。
  
  第一个就是,他又看见了严春秋。据说,由于严春秋毒打过张岳,李洋恨死了严春秋,虽然李洋和严春秋在高中时是很好的朋友,但她根本就没邀请严春秋。严春秋不请自到,而且还随了礼。
  
  站在门口接待客人赵红兵看到了严春秋,连续一年多酗酒的赵红兵记忆力有些下降,脑子已经想不起来眼前这个一身警服的人是谁,只是觉得有些眼熟而已。而严春秋看见赵红兵居然点头笑了笑。
  
  “你最近没犯什么事儿吧?听说你现在挺老实?”严春秋居然微笑着说了这么难听的一句。
  “……呵呵…没有”赵红兵还没想起来他是谁,以为是他在监狱时的管教之类的呢。
  “那就好,你老实点啊,现在又要严打了”
  “哦?”赵红兵被严春秋莫名其妙的问出了一肚子火,但是毕竟这天是张岳的婚礼,赵红兵也不好发作。含糊的答了一句就去接待别的客人了。
  
  “你最近也没犯什么事儿吧”严春秋居然又向和赵红兵在一起接待客人的小纪问了同样的一句。
  “呵呵,你别以为你穿了身绿皮,戴个大盖帽就谁都能管,你纪爷爷现在是良民,你们公安还能管天管地?连良民也抓?”小纪根本就没给严春秋任何面子,上来就开骂,小纪可记得严春秋是谁,当年小纪也暴打过他。那时候公安的警服还不像现在一身黑,是绿色的,所以小纪说他一身绿皮。
  “没惹事儿最好了,你继续当良民吧!”严春秋居然没回击小纪的挑衅。
  
  严春秋走远以后,赵红兵问小纪:“他谁啊?”
  “严春秋”
  “他来这里干嘛?张岳看见他还不得出事?你想办法把他撵走”
  “撵能撵的走?你看看他…………”小纪指了指严春秋。
  
  只见这时严春秋的一身警服在人中格外扎眼,只见他走到一桌,刚坐下,这一桌的人就全散了,十个人的桌子,只坐了严春秋孤零零的一个人。江湖中人聚会,来了个刑警队的,谁不烦?
  
  赵红兵见状赶紧走了过去,“呵呵,你和你的同学坐一桌吧,今天你们同学基本都来了,你去那边”赵红兵指了指。
  “哦,我刚才没看见我的同学,我这就过去!”
  “恩!”
  
  赵红兵安顿好严春秋,转头又走去门外迎接宾客。刚走到门口,赵红兵的身子就是一颤。
  
  因为他看见了高欢,穿着孕妇装大腹便便的高欢正向他迎面走来,他想避也来不及了。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补发)第二部 第二十节、你的声音我听不见,现在太吵太乱(下) (补发)第二部 第二十五节、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下)

  1. 说实话,现在才看到你的补发是种遗憾,现在看已经难以接上当初看到此节的心情。

  2. 海水和水的不同,就是微量元素的不同!虽然我不喜欢方舟子,但是在这个事件上!的确说的没有错~!而且上面说了是用在军事用途上~!那么大致一般都是用在航母!有问题么?第二就是你只看到对你自己有利的事情,没有实地的考虑其他!世界上的淡水资源是所有水资源的百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