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二十八节、华山论贱(中)

2008-04-17 | 9:23 am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5,782 views

第二部 第二十八节、华山论贱(上) 第二部 第二十八节、华山论贱(下)





日期:2008-4-7 15:32:40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二十八 华山论贱(中)
  
  1993年前后,东北大中型城市中的人的日常生活表面上还没有出现大的问题,但是实际上已经危机四伏了。其危机主要表现在市里的几个大型国营企业早已机构臃肿,人满为患,初中高中及中专毕业的学生根本无法安置,除了有限的一小部分升入大学外,其它所有的年轻人全部在家待业,无事可作。93年前后我市经常出现类似的人家:一家五口,父母都在工厂里有正式的工作,三个男孩子全部待业在家。然后,三个孩子全去“混社会”,轮流被劳教或者劳改。
  
   总之,1993年前后,那群数量庞大得惊人的无事可做的“待业青年”,是我市社会中最不安定的因素。
  
   当年,我市大型娱乐场所并不多,巴黎夜总会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夜场。这里,被那些以“待业青年”为主体的混子们当成了扬名立万的场所,在这里打上几场胜仗,如果很幸运的没被抓进去,多少都会有点名气。
  
   每天晚上9:00过后,巴黎夜总会就成了全市各路混子聚集的场所。曾有人评价说:“巴黎夜总会每天都在斗殴,有点像华山论剑,都想争天下第一,看到最后谁厉害”。
  
   二狗认为:这些混子当年在巴黎夜总会根本就不是华山论剑,而是华山论“贱”。
  
  真的华山论剑就算是王重阳打伤了欧阳锋,欧阳锋肯定不会跟王重阳要医药费,而且衙门也不会把王重阳抓进临安大牢。而当年那些在巴黎夜总会华山论“贱”的混子们,不但要被人追讨医药费,担心被警察抓,而且还要赔夜总会的损失。他们多数身无分文,去夜总会喝顿酒的钱都是几个人凑出来的,打架过后赔偿的钱多数是向父母要,父母如果不给,他们就去偷和抢。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在这一次又一次的殴斗中都没能成名,有的赔了钱,有的进了监狱,有的落下了残疾,还有的直接没了命,留下每日以泪洗面的老父母。
  
   这不是贱是什么?
  
   他们就是在比谁更贱。
  
   当然,在这些人中也有真的成名了的人物,那就是曾经和晓波打过架的丁小虎。
  
   当时很多人都觉得难以理解,一个当时只有10几岁的孩子怎么能在那么混乱的夜总会中屡战屡胜?10几岁的孩子和20几岁的人打,怎么可能打得过?
  
   二狗第一次见到丁小虎的时候,丁小虎在拿着一把野营用的开了刃的大号开山刀在聚精会神的刮着指甲中的灰垢,边刮边吹着,悠闲的很。
  
   几年以后,二狗在《古惑仔》中看到了用大拇指挖耳朵的陈浩南,当时一起看录像的同学普遍表示陈浩南这个动作酷毙了。二狗当时想:他们是没见过丁小虎用开山刀刮自己的手指甲,如果看了丁小虎的那个架势,他们肯定再也不会觉得陈浩南的那个动作很痞很酷很帅。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二部 第二十八节、华山论贱(上) 第二部 第二十八节、华山论贱(下)

  1. 做人实在点,有一说一不寒碜!别整天沉浸在自己构建的虚幻情景中,还强行代表别人,像你这种水平的装逼范现实生活中我一刀一个都不带眨眼。